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手心是愛,手背是信賴*英西

這件事情我沒有跟任何人說過,也不是特別隱瞞,只是覺得沒什麼好說。只是現在回憶起來算是美好的過往吧,我是這麼想的。 我和法蘭西斯是鄰居,儘管我很討厭他,小時候卻常常在一起玩,而法蘭西斯另一邊的鄰居是安東尼奧,髮色與膚色明顯與我們不同的男孩子,但是從那時開始我就覺得他是很可愛的人。或許我多少對和他感情甚篤的法蘭西斯懷有嫉妒之心,所以才會一直想和他作對。不過我也很想和安東尼奧作對,或許只是一種幼稚的競爭心態吧!如果我贏了他,就可以讓他多注意、多喜歡我一些。這種想法並不太正確,是一直到我度過可說是叛逆的國中時期之後才理解的。也不是我一個人頓悟的,而是他間接讓我明白的。 總之呢,我們三人其實算是兒時玩伴。誰都以為只有法蘭西斯和安東尼奧是。我並沒有為此感到生氣或是失落什麼的,反而如果我跟他們綁在一起我會很困擾。很多方面。我偶爾會真心地希望我喜歡安東尼奧這件事情除了我和安東尼奧以外不要有其他人知道,更別說是那個總是能輕易激怒我的法蘭西斯了。對於這種情愛感情特別敏感的他很快地察覺到,以後便一直拿這點開我玩笑。真的很受不了。一點都不知道人家的心情。明明他自己也是喜歡安東尼奧的。難道就是有自信安東尼奧不會選擇我而拋棄他麼?……真的很受不了。 三個小男孩聚在一起玩什麼呢?其實我們沒有什麼共同的興趣,所以法蘭西斯總是會提議玩躲貓貓。三人躲貓貓,聽起來真是怪寒酸的。我很早就知道法蘭西斯是想藉此偷得空檔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至於是什麼事,因為我一點興趣也沒有所以從來沒搞明白過。 因此每次當鬼的,不知道為什麼不是我就是安東尼奧。現在想來真是很不公平啊!可是我也忘記是怎麼決定誰當鬼的了,八成是法蘭西斯扯了什麼貌似很有道理的爛理由輕易說服安東尼奧,再因此讓不能反抗安東尼奧的我默認吧。不過,或許我該感謝法蘭西斯。 為什麼我會不厭其煩地陪他們玩什麼躲貓貓呢? 我當鬼的時候,安東尼奧總是就躲在附近某些特定的場所,到底是故意呢還是他真的很沒有天分,每次我都可以輕易地找到他。 「亞瑟好厲害啊,每次都這麼快找到我!我覺得這次躲得很完美的!」安東尼奧天真又帶點傻氣的笑容總讓我胸膛某處暖暖的,一直暖到全身。這就是喜歡吧,只不過是被他這樣隨口稱讚了,竟然就這麼高興啊! 如果我說他是故意讓我這麼快找到的話,大概會被法蘭西斯說我自戀得要命吧。雖然想確認,我總不好拿這種陳舊的問題問安東尼奧的,那不是擺明著我很在意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麼?不,雖然對我而言非常重要! 然後他當鬼的時候,也總是能很快地找到我。這很可怕。因為我非常確定我每次躲的地方都很隱密,也都不一樣。 「找到你了哦!亞瑟!」 他的笑臉總是在我想「怎麼還不來,一個人很無聊」的時候出現,棕色的短髮上或許還沾著花瓣樹葉或和著陽光的氣味的汗。 「嘖,你這麼快找到我幹什麼!」 雖然嘴上這麼說,其實我是很想驚喜地問他為什麼總是能這麼快找到我?結果一直到現在我仍沒有問出口。我好幾次揣測著他的回答,想像著如果真能從他口中聽到那些話該有多好。 「因為法蘭西斯很難找嘛,我們一起找?」 無論是我當鬼還是他當鬼,最後發展都差不多。我們會手牽著手,應該說他主動牽起我的手,理由是怕走丟了,雖然曾嘴上抱怨說你想太多了哪裡會走丟,可我還是會乖乖地回應他握緊的手心,一起走遍附近的林子或廢棄的建築物,對當時還小的我們來說,每一次都像是一場全新的冒險,偶爾會遇到一些驚奇的事情,偶爾也會什麼也沒發生,偶爾很快就會找到法蘭西斯結束這段時間,然而我從來沒有一次覺得煩膩過。 即使夏天重疊的手心汗濕,也沒想過要放開。冬天的話更不用說了,更是兩個人靠得緊緊的。那時候他什麼也不知道吧,我也不太懂,只是單純覺得跟他在一起似乎不管做什麼都很快樂,沒想過深究原因,當下才是最重要的。這大概就是小孩子最幸福的原因吧。 而當我們從玩躲貓貓的年紀畢業時,我很快地發現這份感情並不是友誼,安東尼奧卻是天真故我。這讓我有些惱火。 當他無知地要求和我牽手時,我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他卻覺得我拒絕了他,就是討厭他了。為什麼這個人不認真地想想我的事呢?當時自我中心的想法,現在想來幼稚,但卻是讓他正視我對他特別的原因,儘管是有些負面的,我並不後悔。 用手背拍掉他伸過來的手,他露出了受傷的表情,我不由分說轉身離去,他卻跟了過來。 說著如果他哪裡不對了要跟他說,說著法蘭西斯說他很遲鈍所以可能很笨拙,說著他真的很喜歡我不想要我討厭他……我一語不發,只是讓他靠近我,與我並肩齊走,感覺到他手背貼上我的,試探性地一下子又分開,隨後又貼上,沾著兩人的體溫,還有指節骨互相碰觸的實感。 他的話語一句句只是讓我更氣惱,到想哭的地步,真的不是因為悲傷或是怎麼樣的,我只是對於這種狀況感到無法掌握而焦躁,責怪著他也罵著自己。我沒思考我到底要走去哪,該停在什麼樣的地方,該說些什麼話,一直到他曲起手指輕勾我的,我才一股作氣反捉住他的手腕,朝他不理性地吼道:「煩死了!你一定要我這樣對你才明白麼?」 「你…真的討厭我?」 這種情況下還問這種問題真的是他不好吧。我兩手扣住他的作為牽制,砰地一聲將他的肩膀撞在無人的窄小防火巷牆上。 明明不需要任何力氣,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候我喘著氣。仔細回想可能是因為我快哭了。他更是因為疼痛而泫然欲泣。 我緊壓著他的手,十指交扣,我的手心和他的手心卻異常冰冷,或許心臟少跳了那麼一瞬,就讓血液沒辦法往這裡流了。 「亞瑟…痛…」 他嗚噎著。 「……你也知道痛?」 「吶…為什麼?」 「……就當我嫉妒你,討厭你,可以麼?」 之後他囁嚅著說其實我要什麼他都可以給我的。 「你真的一點也不明白。」所以才更令我氣憤。我將他的手壓擠出紅痕,從手心到手背。 我到底做了些什麼呢?明明變了的是我,我卻要求他也要改變。之後我和他的關係陷入僵持,我更加獨來獨往,只交了幾個何時分手也不知道的酒肉朋友,再來我便專心於課業之類利我的事,變得更自私只是懂得了偽裝並且釋出善意。 一直到因為是學生會副會長而不得不有所交涉的法蘭西斯,忽然地主動提到安東尼奧。 「我一直以為是你單方面在鬧彆扭。」 「你想說什麼?」 「被亞瑟抓的手已經不會痛了也早就看不見痕跡,但是卻仍有一個地方痛得要命,是接近胸口的地方,好奇怪啊,是不是當時我撞到了什麼?但是如果用手按住的話,就會和緩許多,可是總不能整天按著胸口啊,而且按久了,是不痛了,可是很悶啊。」 「……你這是什麼意思?」 「這其實是很久以前安東尼奧跟我說的啦,可是我啊,抱歉啦,一直忘記跟你說。」 「……」 「可是我這不是說了嘛,哥哥我真是濫好人啊。」 「……」 「不要再一臉被拋棄的深宮怨婦的臉了,你到底有什麼不滿呢?既不敢吐出所有真心話,又一邊期待著他回應給你什麼,你真是比我還要蠢啊。」 我一時無法言語,腦袋裡紛亂地一邊想著要反駁法蘭西斯些什麼我才甘心,一邊則是翻遍所有詞彙和文法組成一句洽當的句子好能一次向安東尼奧表達我的心情。 「總覺得亞瑟有什麼話沒有對我說清楚,是不是不想說呢?還是怎麼樣呢?我在意得不得了,可是不敢問他,要問為什麼的話,那是因為他甩開我的手了啊,說著討厭我什麼的,可是那不是他的真心話,我是這麼覺得的。」 安東尼奧會說那些話麼?雖然有點難以想像,但我霎時真的覺得即使是法蘭西斯瞎掰的也罷。 僅只是給我一點,那樣一點微小的希望,我就非常想要緊抓著不放。就像故意躲在難找得不得了的地方,仍相信:啊啊,你一定會立刻找到我。怎麼還不來呢?馬上就來了對吧。 然後就能看見他的笑臉,對我伸出的手心,微汗,我的手心疊上後,就好像連動脈鼓動的聲音也聽得見,甚至是最深處的澎湃心跳;手指穿過指尖攀在手背上,在天造地設的兩指骨之間柔軟的皮膚上,那彷彿就是為了讓我能緊緊捉住而存在的地方。 當然也是為了讓他能夠緊緊捉住,而存在的地方。 完。 後記: 父親節快樂(一點關係也沒有) 祝福各位父親及其家人,健康快樂!!! 只是想打玩躲貓貓。 俺很討厭躲貓貓。俺覺得玩躲貓貓很可怕。可是要俺說為什麼,實在也說不上來,可能要讓俺仔細思考一陣子才能回答吧。總之俺小時候好像只玩過一兩次躲貓貓。 這樣的俺竟然忽然想打躲貓貓真的很弔詭。 ……弔詭,俺為近很喜歡這個詞(?) 標題也很弔詭。 信賴擺在愛後面是因為俺覺得信賴是堅定愛不可或缺非~常~重要的東西。 壓軸的意味(弔詭的說法) 法蘭西斯一直當好人實在沒辦法,俺會努力打ABC文補償法西(野望) 想著要趕快消化兩百題卻還是這樣…弔詭。(不要再用這個詞了混帳)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