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185>蘋果糖*夏目x田沼

雖然塔子小姐笑著向他說:「貴志,你可以帶喜歡的女孩子一起來過七夕呀,我們會準備七夕竹哦,可以一起許願。」他一瞬間的臉紅是因為害羞,而下一刻的心虛畏縮則是因為他從來沒有想過要跟哪個女孩子過七夕:「我、沒有那種對象啦…可以邀田沼麼?」 「呵呵,他願意的話當然歡迎。」 塔子小姐不疑有他的溫柔笑容卻是讓他更加怯懦,一旁肥圓的招財貓笑得滑稽像狐狸,他忍不住揍了他一下。 剩下的就是要去邀田沼。他花了幾天時間想應該要怎麼說才好,畢竟即使是關係再要好親密的朋友,只有兩個同性一起過七夕還是有些奇怪吧?雖然他有約六成的自信田沼不是不喜歡他,但卻有極大而不願意計算的比例明白自己的喜歡和對方的喜歡並不相同。 他不但參考了許多妖怪們的意見,連貓咪老師也問了,當然答案都非常不實用,其中最扯的當然就是貓咪老師了:何必搞得那麼麻煩?想得到就直接吃掉啊! 這些建議不但無法採用,還平白讓他想得更多! 結果就是拖拖拉拉直到七夕前一天,夏目才遲遲地鼓起勇氣叫住田沼,而邀約的台詞普通得要命:「田沼,明天有什麼預定麼?沒有的話要不要來我家一起過七夕?」一旁的貓咪老師忍不住歪歪嘴,碎念:龜毛了這麼多天還不是跟平常一樣。 「咦、一起過七夕麼?」田沼一愣一愣地有些詫異,夏目還以為是不願意,慌忙地又想說些讓田沼能順利拒絕又不會覺得歉疚的話,但顯然他是誤會了。 田沼微笑,溫柔間似乎又有些羞澀,點頭道:「嗯,我想跟夏目的話會很開心吧。」 夏目忍不住也笑了,腳下的貓咪老師卻狠狠吐嘈了一句:「笑得真噁心。」但是他們倆誰也聽不見。 七夕當天,夏目白天幫塔子小姐準備七夕竹還有一些料理,幾次出去幫忙買東西,每每一直注意著時間,好不容易才等到傍晚。塔子小姐不經意地笑道:「貴志,看看你期待得簡直想站在玄關前等了呢。」她本人倒沒意思要讓夏目臉紅心跳的,夏目有些狼狽又有些尷尬,傻笑敷衍,趕緊撇過頭做別的事。 溽暑中的六點,太陽才正慵懶在西側斜躺,慢慢滑落地平線,儘管不是在海邊,那漂亮的溫暖彩霞仍美得絕倫,而田沼恰巧在此時按了夏目家的門鈴。 從容是因為緊張過度,夏目開了門,和緩地微微一笑:「歡迎。」只能在心裡稱讚著因披著夕色而有些棕紅的田沼的黑髮,多麼漂亮。 「今天有七夕廟會的樣子呢,剛剛我出門時已經有幾個攤販了,然後這個,吃麼?蘋果糖。」 田沼一手一支,裹著麥芽糖淺麥色糖衣的漂亮圓球,遞給夏目一支,他當然開心地收下了。 「嗯,我知道,早些時候我出去買東西時也有經過,擺攤的大叔還說晚一點有煙火呢。」夏目邊說邊觀察田沼的表情,沒什麼異常的樣子,於是再開口問道:「吃完晚飯後要一起去看煙火麼?」 田沼沒什麼猶豫便答應了。夏目還不確定田沼有沒有想到,到那時四周一定都是情侶,那樣氣氛是不是會有些奇怪?夏目是不在意的,說得肉麻一點,跟田沼在一起的話,不管周遭如何,都是件值得開心的事情,空氣裡似乎總是有如手中蘋果糖一般甜而不膩的香氣。 他們吃完晚餐後,開始寫許願箋,田沼的願望很普通,就是希望大家都平安健康,夏目倒是想了好一陣子。 「夏目,你是想要的東西太多不知道該寫哪個麼?」田沼故意地笑道。 「沒有啦!」夏目趕緊反駁,差點就要回口一句:是相反沒什麼想要的東西才不知道要寫什麼啊。 「既然是七夕,就許跟愛情有關的願望就好啦,夏目,希望能跟那個人更親密一點、之類的,呵呵。」一旁躺著享受夏夜涼風的貓咪老師更是非常特意地調侃。 「貓、貓咪老師!」。 「嗯?夏目有喜歡的女孩子了?」 「啊、不、沒、沒有、那個…」 見夏目慌張不知所措的樣子,田沼覺得有趣地忍不住笑了。 「就寫上去吧,我發誓我不會偷看的。」 「…所以說了沒有啦…喜歡的女孩子什麼的…」 夏目頗為無奈地碎念辯解著,阻不得田沼和貓咪老師在一旁竊竊笑著。之後他們開始聊天,夏目的箋紙就一直白著,直到能聽見不遠處傳來煙火迸射的聲音,他們匆匆向夫婦告別,睡著的貓咪老師也沒叫,就這樣出門看煙火。 兩人穿過住宅區,來到神社前,攤販的生意有些冷清,大概是因為大家都已經聚集起來看煙火了吧。 「去那邊吧?人比較少比較好吧?」田沼拉住夏目,指著較高處神社旁的樹林。 夏目笑著應答,直覺性地反捉田沼的手腕,追逐著一次次往上跳躍而碰地一聲隨著彩光散落的朵朵煙火。田沼一瞬間有些驚訝,倒也不覺怎樣,只是加緊腳步,穿過樹林,來到一處空地,剛好煙火就幾乎在眼前盛開。 「夏目。」 「啊、抱歉。」被田沼叫喚,夏目才發現自己竟然一直抓著他的手,彆扭地放開了,田沼卻只是側身指著放煙火的另一邊說道:「看,另一邊的星星也很漂亮耶!雖然還是有光害看不到明顯的銀河。」 「啊、嗯,真的呢。」 「不知道到底哪個是牽牛哪個是織女呢?」 「是最亮的那兩顆。」 「真的?」 「嗯,那邊樹上的妖怪們很興奮地討論著呢。」 「這樣啊…」 「啊,換另外一種煙火了!」 田沼放棄找樹上的妖怪在哪裡,和夏目一起沐浴在煙火瞬逝但燦爛無比的光中。 但其實夏目更時時在意著田沼的反應。 田沼正很認真地看著煙火,側臉是夏目熟悉的那樣和緩溫柔的表情,服貼的黑髮被微涼的風吹梳著,平靜而恬淡,但他的心底卻莫名激動。 「田沼!」 「嗯?」 夏目知道自己接下來想說什麼,也知道那句話其實絕對不能說,但不知道是不是吃了蘋果糖的關係?鼻與唇齒,還有每一個吐息,充斥於空氣之間的一種甜蜜的氣味讓他按捺不住。 「我喜歡你。」夏目這麼說,剛好煙火在最高處裂聲砰響,但對他而言,心臟的聲音還比較大。 「……」田沼直到那顆煙火像是許多個流星般落下了,仍微愣地瞅著夏目默然不應。 「……我‥」夏目想說抱歉,他並不是想要讓田沼困擾的,沒想到卻是田沼說了:「抱歉!夏目!」 「不、」夏目想解釋,他可不願意就這樣連朋友都當不成,不過田沼不給他繼續說話的時間,緊接著說道:「剛剛煙火太大聲,我聽不太清楚。」 「……哦…」 「不好意思哦,可以再說一次麼?」 「算、算了啦,不是很重要的事。」 「真的麼?」 「……嗯。」 「……夏目。」 「呃、嗯?」 「真的不是很重要的事麼?」 「…嗯。」 「你有猶豫哦,而且眼神飄忽。」 「…真、真的啦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抱歉哦,夏目。」 「沒有必要道歉的啦!反而是我…」 「騙你的。」 「呃?」 「我有聽見。」 夏目完全不能反應,只見田沼不自然地揪緊他自己的衣角,應該是緊張的關係吧? 「只是,想再聽一次,所以……」 夏目深吸一口氣,這股甜蜜簡直麻痺了思緒。他大步踏向田沼,然後擁抱。 「我喜歡你。」結果最後一枚煙火囂張地升空在這瞬間碰了一聲,他們卻只聽見相貼的彼此的胸口裡,高漲的心臟鳴聲。 完 後記: 只是想要告白的意味。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