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將往的幸福之路*英+西

亞瑟全身欺上安東尼奧,拉扯著束縛著他脖頸的銀鍊,任鍊子碰撞發出尖銳不和諧的金屬撞擊聲,夾雜安東尼奧因著他的進犯而洩逸的嗚咽哀鳴,譜成無限悲傷悵然的調子,亞瑟的眼神卻像是第三視點的觀賞者,冷靜而有些許滿悅,說著:「很好哦。」 「不錯哦。」 「再來啊。」 「再叫多一點。」 「喊聲救命來聽聽。」 「恬不知恥地很享受嘛。」 「還想要啊真拿你沒辦法啊。」 啊啊,似曾相識。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每一次紊亂的吐息,都令亞瑟有種似曾相識的既視錯覺。 既視現象,那些自稱理性主義者是這麼說的:你主動地往潛意識尋找當前相似的場景,再逕自疊合,合二為一,令你對眼前的一切曾經發生過的判斷毫不懷疑。但事實上,那真是從未發生過的事。 他們說得很對。亞瑟陷入一種夢幻,好像如此加諸在安東尼奧身上一切惡劣的行為-於他自己而言則是愉悅-,就像是從很久以前即是如此的理所當然。 理應如此,所以亞瑟並不明白安東尼奧哭泣的理由,不明白安東尼奧心底湧生的被背叛的強烈悲愴。 單調的房間裡只有這張床,床頭上是窗,床尾直直延伸過去便是門。安東尼奧不願意看著亞瑟,只好看窗,窗外的天透藍得像太過美麗而覺虛假的粉彩畫,潔白綿軟的雲很近,卻是怎樣也無法掌握的遠,彷彿還有風推著海浪,而空氣中有股海鹽的氣味,隱隱約約,令安東尼奧無法判斷一切是否只是他可憐的妄想。 於是安東尼奧掙扎著,爬行,還未接近床尾便又被亞瑟捉住肩膀,往他懷裡擠壓,以如淵的欲望捆束安東尼奧,生理和心理的痛楚讓安東尼奧又後悔無比,他巴望著門,既複雜又矛盾的心情浮上心頭,他希望門在下一瞬間就立即為自由而敞,又希望門就那樣乖巧地閉鎖著,為什麼呢? 拜託,拜託。這樣不堪的模樣不想被誰看見。 「羅‥維諾…」 拜託,拜託。這樣不堪的模樣不想被那個親愛的孩子看見。 「喂。」亞瑟聲音淡漠,顫慄如有形的冰冷的手從背脊撫摸上安東尼奧的頸項。 「別開玩笑了!」亞瑟重壓上安東尼奧,聽不見安東尼奧拔高的哀嚎,耳際僅有一陣憤怒的喧囂。 「剛剛還想是怎麼了呢,是想求救?嗯?不過啊,你叫得在大聲,也只有門外面的守衛聽得見哦,我是無所謂啦,呵。你看。」亞瑟語氣又漸漸趨於平緩,輕輕抬起安東尼奧的下巴,強迫他視線落在門上。 「門後他們聽著呢,你如果叫得再可憐一些,說不定他們會心軟哦?還是說呢,你真期待你的那個孩子,打開那個門,然後…」 「啊啊啊啊──!」 門後那向外延伸的長廊,空無一人,寂靜無聲。 安東尼奧從如鉛般沉重的夢魘中醒來,映入眼簾立刻就是那扇門,卻是敞開的。 他忽然感到恐懼不已。 身體仍爬滿傷和疼痛,無法如意活動,脖子上的銀鍊也仍纏在床頭,安東尼奧光是左右顧盼,便已施盡全力,只有銀鍊磨搓的金屬碰撞聲,殘忍地清晰而有精神。 沒有人,亞瑟也不在。除了床以外什麼也沒有的房間給安東尼奧一種不真實感。 安東尼奧眨著眼,確認一般小心地呼吸著,並暗數時間,一秒、兩秒,似乎又是一分鐘、一小時這樣過去,時間感漸漸錯亂,恐懼感同時加劇,安東尼奧頻繁注意著空蕩的門外,對於接下來可能出現的畫面,不斷臆測,然後為不同的情況感到更加不安。 是亞瑟吧,他還不肯放過自己吧。但若是羅維諾呢?法蘭西斯?誰?會是誰?安東尼奧陷入焦躁以及混亂。 安東尼奧直瞪著門,直到眼睛乾澀不已,不自主地閉上眼,油然而生一種消極的想法:啊啊,是夢吧。 如果是惡夢就太好了,那麼醒來之後就會發現一切是多麼可愛吧! 幾分鐘後,亞瑟踩著輕緩的腳步進來,以毛巾擦拭安東尼奧的身體,解開了銀鍊。他的手撫上安東尼奧的額,抹去冷汗,那沾著透明水漬的白皙對比安東尼奧些許日曬過後的淺褐,有種強烈的不適合感,但卻如此真實,亞瑟才恍然,自己確實是做了相當過分的事。他忽然覺得好笑,卻又覺得悲傷,既感後悔,又不禁感到滿悅……矛盾至極。 亞瑟想起許久以前遇見安東尼奧的情形。站在法蘭西斯身邊的安東尼奧,棕色的膚和髮,還有簡單的白袍裝束,一切都與法蘭西斯格格不入,而他說的話亞瑟聽不懂,但那抹笑容明晰,對小時候的他而言,那可是第一次被別人以善意對待呢。 亞瑟卻打從心底覺得這個人才是真正適合太陽的。那時他心想,許多人把太陽的光畫成炫目的金黃色,其實根本不是那樣子的,所謂太陽的顏色,應該就是安東尼奧身上的顏色。 亞瑟輕輕撫過安東尼奧像是吸收了太陽的顏色而染成的棕髮,順著那微捲的弧度,然後旋身離去。 不知道是不是忘了,門開著,從窗以及廊外的海風吹得它來回搖晃,嘰喳作響。安東尼奧又漸漸恢復了意識,額上殘留的溫度,他以為只是一場夢幻。 「……」安東尼奧看著蜷捲著縮在地上的銀鍊,總覺得有些可憐,想把它撿起來,但身體暫時還沒辦法任意活動。 安東尼奧輕嘆了口氣。這下子總算結束了吧?他邊想著,邊揉揉額頭,剛好也遮住眼睛,耳鼻感受到的海浪聲以及海鹽氣味更加清晰了。 亞瑟走出房子,踩著海崖上的青草,頭頂的天向八方無限延伸直到與地上的海形成蔚藍的一條地平線。強烈的既視現象讓他感到一陣暈眩,以及行為的重複感,他有些不安,但仍相信,現在踏出的這一步,是開始前進。 完啦(^q^)/ 後記: 最近大抵都是這種感覺。 媽啦偶想要學畫畫偶不要當什麼文手ㄌ!!!!!!(摔自己(?) 現在想想很奇妙。 俺真的沒有特別喜歡亞瑟的為什麼會本命英西?(不要問) 其實俺很想說俺本命美西啦,不過深思熟慮之後覺得那樣會嚇走太多人所以…俺絕對沒有喜歡美西到想主張成本命哦!俺絕對沒有那麼喜歡美西啦!只是相當有點很喜歡美西而已!!!!! 對不起後記好像比以前都還要沒內容了(摔自己)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高三考生生活真是充實,但卻說不出有什麼收穫,這樣子真的很痛苦。 希望模擬考多一點。 唉。 俺真的就這樣因為要考試所以開始討厭寫作文了。(哭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