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071>兼愛非攻*美西/丁典/土希

雜以情愛的殺伐 *西班恩(國名)=西/班/牙=安東尼奧 阿咩哩咖=美/國=阿爾弗雷德 英吉利斯=英/國=亞瑟 阿爾弗雷德擊沉安東尼奧的最後一艘船,拔起最後僅剩的,代表他的所有物的那面彩旗,面對他時卻喜悅得像是發生了什麼天大般的喜事。 「Hello!」阿爾弗雷德背向著太陽,他的露齒笑容在逆光處顯得更加燦爛刺眼到令人嫌棄的程度。 安東尼奧可笑不出來,什麼社交辭令也懶於敷衍,如平常開心笑著般直率地擺出厭惡的表情。 「咦?為什麼是這種反應呢?」 安東尼奧微嘟尖了嘴,默然,用力撇開頭,假裝漠然,隱藏想不理性地怪罵阿爾弗雷德的衝動。安東尼奧真的不想和阿爾弗雷德吵起來,原因說不上來,大概是和亞瑟有關吧,看著這個孩子,就忍不住會聯想到亞瑟,安東尼奧總為此感到說不出口的煩悶。 「安東尼奧。」阿爾弗雷德笑臉未褪絲毫,緩步走近安東尼奧,一邊伸手逕自牽起他的雙手。 「你看看,是你的手變小了呢?還是我的手變大了呢?」將緊握成拳的安東尼奧的雙手包覆在自己的掌心之中,阿爾弗雷德問道。 「問這種問題…當然是因為你的手變大了呀!明明記得好像昨天的你才小小的到我的膝蓋而已…」安東尼奧面對澄澈直率的阿爾弗雷德的雙眸,就是沒辦法憤怒以對,只是無奈地嘆口氣,抽回雙手,阿爾弗雷德倒也乖巧地鬆了手。 「…唉、呃?」當安東尼奧又悄悄嘆氣的瞬間,阿爾弗雷德毫無預警地以雙臂銬抱住他。 「不可以露出那種表情哦,也不准說過去的事情哦!吶、吶、吶,你不明白麼?」 明白什麼?安東尼奧不解。 阿爾弗雷德莫名其妙的舉動著實讓安東尼奧頓時怔愣啞然,良久才因為對方的沉聲叫喚而回神。最奇怪的是,安東尼奧沒有想掙脫的意思,究竟是不討厭和他這樣擁抱呢,還是覺得怎樣都無所謂了呢?安東尼奧自己也不知道確切理由吧! 或許非常單純,他只是累了,好累、好累啊!一直以來緊抓著的沉重的一切,總算能鬆手了。儘管外人看來是被強迫而不得不放開的,但其實他自己早已對緊緊抓著的這個動作感到厭煩和疲倦了。而雙手空蕩再無重量的現在,只捧著滿掌心的擁抱的溫暖,真是無與倫比的可親可愛。 阿爾弗雷德外套的毛領綿絲隨風輕撫著安東尼奧的頸項,柔軟的觸感輕易地卸下安東尼奧一切警戒心,他漸漸放鬆,感到輕盈而自然,像是被充滿,也像是被掏空。 「安東尼奧。」不知道這是阿爾弗雷德第幾次呼告了,總算繼續說下去:「所謂英雄啊,要的不是實質的酬勞,也不是眾人的尊敬或漂亮響亮的名聲,只是單純地想要守護所珍愛的人事物啊,所以呢,你不用感謝我。」 「說什麼哪……那麼亞瑟也是英雄咯?」安東尼奧直接地聯想。相似的金髮和相似的侵略與爭奪,這樣就叫做英雄? 「不是哦,他是標準的反派角色。」 「你們哪有差呀?」 「你還不明白麼?真的不是普通的遲鈍呢!」 「一般人都不會明白的!」 「但你不是一般人啊。」 「所以到底哪有差嘛?」 阿爾弗雷德施力又稍微重了些,使兩人的距離趨近於零無法尺量,然後說道:「太陽一如既往,待會它西落了,明天又會從另一邊升起,只是一如既往。而在你掌心一無所有的現在,你在我懷裡。」 阿爾弗雷德神采奕奕地笑道:「其實我要的東西從頭到尾只有一個!」 是什麼?阿爾弗雷德沒有說下去,話就止在這,而安東尼奧也沒發問,兩人之間漫開一陣靜默,只是側首相視,眨了眨眼,他眼底萬里無雲的藍天映著他純潔原始的綠地,不知幾個明暗交替的瞬間過去了,誰都沒有多說什麼。 在追求情愛的彼端 *蘇維典(國名)=瑞/典=維爾德 狄恩馬克=丹/麥 說到丁典就是要折檻。 狄恩馬克稱呼典典「維」,捏造的不好意思 終於可以結束了。 其實早就可以結束的。維爾德暗想。為什麼會拖拖拉拉掙扎到這個地步才終於可以結束了呢? 因為感到些許無奈和終於可以結束了的放鬆感,維爾德深吸一口氣,再長長地嘆出,輕淺小心,以免刺激到嘴裡仍滲血的破傷,連帶牽起嘴角、臉頰、眼窩…以至於全身劇烈得直令人昏厥寧願即刻窒息的疼痛。 好疼啊,好痛啊。真的很疼啊,很痛啊,到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程度。甚至已經不確定到底是哪邊在疼,哪邊在痛呢?也搞不清楚這怎樣都無法消去的痛楚是真的來自於不堪的外傷呢?還是更加不堪的心理作用呢? 終於可以結束了。連著疼痛,這一切終於可以結束了吧!維爾德瞅著也遍體鱗傷而筋疲力盡躺臥在地的狄恩馬克,心想著。 「維……」狄恩馬克開口,也勉強睜開了眼。到了這個即將結束的地步,他的眼裡終於再也沒有絲毫殺氣,反而淚積成的海漲了潮,模糊了他的世界。 「……」維爾德不由自主移開視線,他眼底的藍仍清澈得像不滯片雲的天,無所遮飾,卻因而彷彿那是誰也無法觸及的遙遠。 「…你哪‥究竟想要些什麼我不能給你的東西呢?」 「……」維爾德的視線再往旁並下沉,看見自己無力垂放的手臂滴答落下一滴淚珠子似的紅血。 「…不會吧‥哈…」狄恩馬克淒苦地從喉頭發出乾啞的哽咽聲,又或者是笑聲吧,難以壓抑,斷斷續續地說道:「不會就真的這樣結束了,再也不願意跟我講話之類的?」 「…自由……」不知為何有些遲疑,維爾德還是答了。這個詞像是要刻印在空氣中一般,聲微啞但沉而堅定。 「…哈…」 「…和、安樂。」 大概是不經意吧,眼神還是那樣交會了。狄恩馬克眼底的海蒼,和維爾德眸中的天藍,之間就是隔著一個大地這麼遙不可及。 「這樣啊…這樣嘛…哈‥哈哈哈…真不錯啊‥真的…」 維爾德不復言,努力轉身,離狄恩馬克而去,緩慢地、沉重地、只要再輕輕拉一下便可以將他絆倒在原地哪裡也不能去,那樣踉蹌不穩地。 狄恩馬克沒有動作,只是閉上眼,表情緩和地像是將沉睡。他究竟是已沒了力氣或是不再想阻止呢?維爾德想著,卻沒想要什麼樣的答案,而只是專注在往前行這件事上。 終於可以結束了。走到相對於這裡的那一邊,就真的結束了。 而下次再到這裡來的時候,下次再次見面的時候,一定…… 緊盯不放的在掌心上的東西 *土爾苛(國名)=土/耳/其=薩迪克 吉利夏=希/臘=海克利斯 「必要之惡是正義,但本質還是惡。而必須要有滅才有生,滅然後生,生然後滅,遞嬗不止一如四季……」 「你這小鬼啊,眼底的世界也太無聊了吧!」 海克利斯緊蹙雙眉,不敢置信地垂首看著頹倒在地的薩迪克。他才注意到,對方高大的身軀如今蜷縮得多麼小,又或者是他長大得太快到連自己都驚訝的程度了呢?無解,多思也無益。海克利斯默然,暗暗怨懟著。 薩迪克憑什麼到這個地步了還這樣說他?明明是他讓他看見這種世界的!海克利斯在心底暗咒了好幾次「薩迪克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哈哈,別再咒我死囉,你難道不知道嘛,愈是想要的東西就愈是得不到,或者該說就是得不到的東西才會想要得不得了啊!你想要我的滅亡嘛?哈哈…說實在的我壓根兒沒想到我也會說出這種台詞吶!」薩迪克勉強抬起還有些許力氣的左手,將掌心攤平在眼前,視線就這樣釘著在那裡。 「……」海克利斯默然,只是佇立。兩人畫般停頓著,連雲和風也戛然而止,成了鑲框將兩人圈圍在同一個構圖中,天空充滿煙塵而顯得灰濛且地面散著鐵臭的血瓣,要說真是悲劇呢,同時卻又莫名地滑稽。或許是因為太過寫實而太過粗糙吧!畫或想像中的澎湃的情緒一旦成了真實場面,有時反而會覺得虛幻。 良久,海克利斯復緩緩開口,問道:「你在看什麼?」 薩迪克抬眼,以不能說是憎恨但是含有某種強大感情的眼神瞪著其實也遍體鱗傷的海克利斯,咧著嘴巴笑道:「什麼也沒有!」 完(^q^;) 後記: 想要在冬天結束兩百題好像是不可能的任務了啊NOOOOO!!!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