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致命一擊*與儀x花礫(狂歡節)

「我喜歡你!」 與儀平常親切和緩又有點蠢的臉上此時異常地正經且誠懇,想必這句告白是經過內心的天人交戰百萬回合之後,才能堅定而勇敢地說出口吧。 而被告白的那個人-平門-,坐在對面沙發上,表情不以為意甚至有些輕視感,淺笑著說道:「哦…沒想到你是同性戀啊。」 「不、不是的!」與儀連忙用力甩頭否定,「我…只是喜歡你而不是喜歡男人!」 「呵,是麼。那麼,具體而言,到底喜歡我哪裡呢?」 「唔嗯…你的黑髮跟黑眼睛都非常漂亮,都不僅僅是黑色那樣簡單,總是明亮得讓我忍不住追逐你的身影…」 「你只喜歡我的外表?」 「不、不是的!」與儀連忙又再一次用力地搖頭反駁,「我更喜歡你的堅強獨立!不服輸的地方也很可…敬!」 「所以?你對我到底是怎樣的喜歡呢?只是尊敬?」 「不、不…我、可以的話…想、呃,就是,那個…」 「像男女之愛那種?會想要擁抱對方…」 「對!」 「原來你的目的是我的身體麼?」 「不、不是啦!」 「那到底是怎樣呢?」 「那、那個嘛…就像王子一定有必須保護的公主一樣,但是,我明白你也是男的,或許你已經有了自己的公主也說不定…但是,我不會放棄的,比起保護公主什麼的,我更想、成為你的力量!」 「……」 與儀一股腦兒地說完令人有點發毛的肉麻自白後,才發覺平門沉默得有點久,定睛才發現平門眼神落在右手邊,他循著撇頭看去,即刻愕然地嘴巴半開,看起來比平常還要蠢個一點五倍。 站在門邊的是微蹙眉,用三分鄙視七分嫌惡眼神瞪著與儀的津久茂。 「小、小津…?嗨、嗨!什麼時後來的都不打聲招呼!」與儀的語氣僵硬不自然到連自己都覺得很奇怪。 「……就在剛剛,目的是身體什麼的…」津久茂的眼神漸漸轉而充滿責備。 「啊哈哈,原來如此啊…不、不對!小津!拜託妳別誤會啊!平門先生,拜託說說什麼吧!」與儀激動地站起身。 「唉,還有什麼好說呢。」對比之下平門依舊交叉翹著腿,語氣無奈表情倒是很怡然自得的樣子。 「平門先生!」與儀欲哭無淚。 「誰叫你不關門呢。」 「咦咦?平門先生是在我之後進來的才對啊!」 「欸,你應該要樂觀地想『幸好不是被花礫看見』這樣才是平常的與儀啊。」 「啊,說的也是…呼…」與儀單純地感到鬆一口氣。 「可是,其實我剛剛來時有遇到花礫,他說你們正在忙最好不要來打擾比較好,不過我有事情想跟平門報告…我並不是故意偷聽的‥平門,非常抱歉。」 「是嘛,那還真是…」平門看著與儀瞬間定格石化,眼神憐憫但是嘴角上揚。 「到底是?」津久茂疑惑地希望平門說明一下情況。 「嗯,說起來的話,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啦,雖然對某人而言是人生大事。」平門語畢,轉而沉聲像是命令般喚了與儀的名字。 「呃、是?」 「你如果在這裡灰化的話挺麻煩的,你還有事必須去完成不是麼?比如說向某人傳達剛剛那些話,還有你真正的心意之類的。」 「平、平門先生!我知道了!謝謝!我出發了!」與儀信誓旦旦握緊拳頭像是勇者要去打惡龍然後救出高塔裡的公主,他金黃色亂中有序的捲髮彷彿也有了生命般比以前任何時候都來得燦爛耀眼。 與儀奔跑出會廳,很快地便在長廊上發現花礫的背影,他匆匆喚了一聲:「花礫!」然後加快腳步跟上他。 花礫聞聲轉過頭來時,與儀已來到面前了,氣喘吁吁的。有必要跑這麼快?花礫不免疑惑,不明白與儀會這樣喘是因為心情緊張。 「怎麼?」花礫平凡的應對讓與儀鬆了口氣,但即刻又因此感到些許惆悵。這不是代表對花礫而言,方才在會廳撞見的那樣天大的誤會根本無所謂嗎? 「那個…呃…」與儀反而不知該從何說起才好,支支吾吾地良久說不出個所以然。 「怎樣?」花礫已顯得有些不耐煩,往側後方踏了一步,說道:「沒什麼事的話我要走了。」邊說邊轉身欲去,與儀趕緊又出聲叫住他,急忙問道:「剛、剛剛小津說她去找平門先生途中有遇到你、所以我想你是不是有什麼事要說之類的……」 花礫暫時默然觀察與儀極不自然的僵硬笑容,意會到什麼似地頷首答道:「其實,也沒什麼事啦。你放心,我不會到處說閒話的,也不會對你有什麼偏見,你不用這麼慌張向我卻認也沒關係的。」 「不、不、不!花礫!你誤會了!」 「……嗯,我剛剛只看見你和那個眼鏡談要事,以上以下都不知道。」 「這樣就好…啊、不對!花礫!」 「什麼不對?」花礫蹙起眉頭,心底碎念著這傢伙到底想表達什麼?既不是要來封口的也不是要確認他的告白事件有沒有被第三者看見,到底想怎樣? 「唔…花礫,你老實跟我說,你剛剛聽到我對平門先生說了什麼?」 「啊?」花礫露出難以理解的詫異表情,但與儀的眼神又異常認真,他真的有些混亂了。「就說我什麼都沒、嗚哇!」花礫撇頭拒絕回答,與儀卻忽然相當用力地抓住他的肩膀,讓他不得不好好面對自己。 「花礫,拜託你,回答我。」 「嘖…」花礫在心裡不斷抱怨著這傢伙徒有蠻力,行動又莫名其妙難以理解,只得無奈地回道:「好啦好啦,你先放開。」 「啊、抱歉…」與儀也發現並後悔自己的激動,一瞬間嚴厲的表情又軟化成平常的模樣,帶著歉意將手放開。 「我喜歡你。」 「呃、咦咦?」 「正好就聽到這句。」花礫簡潔地回答著,總覺得相當不情願。 「啊、啊嗯…哈哈,這樣啊…」還因為剛剛那句話而驚喜了一下的與儀,不禁自嘲了幾聲。 「所以?你到底在緊張什麼?我並沒有到處說這種事情的興趣。」 「我知道,但是…」與儀語塞。他想說什麼呢?或者他能說什麼呢?難不成要全部老實告訴花礫麼?然而花礫又會有什麼反應呢?忽然之間沒了頭緒,才覺自己行為之魯莽。 「但是?」 「花礫…」與儀深呼吸,既然事情發展至此,乾脆順水推舟!儘管很有可能根本是逆流險行,卻仍不怕死地相信自己是順流。 「你想說什麼就快說。」 「你是怎麼想的呢?」 「什麼‥怎麼想?」與儀反常的認真態度反而讓花礫難以應付,心底有一股近乎焦躁的騷動,總覺得無法冷靜。 「那個…其實‥我是拜託平門先生幫忙我做一件很重要的人生大事的練習…」 「啊?」 「那句話是我最想說給你聽的話,包括之後的那些…我‥喜歡你。」 花礫瞠目結舌。這何止難以應付?根本不知所措到連轉身逃跑或催眠自己這只是一場可笑的夢都做不到。 與儀紫如純粹晶石般深邃的眼眸直瞅著花礫,總覺得有種無法移開視線的壓迫感,倒也不是有威嚴或是令人恐懼,花礫無法形容,大概就像剛剛肩膀被抓住那樣吧,確實感受到自己對方強勁而無法忽視的力量。 「很喜歡,好喜歡,最喜歡,超喜歡,我愛你!」與儀愈講愈激動,往兩人前後延伸的長廊盡是他的聲音,好像還會沿著這兩道牆傳播至無限遠一般。 「閉、閉嘴!」花礫大聲一喝,順利讓與儀乖乖閉上嘴巴。 「咦、咦咦?」與儀悲傷地垂下肩膀,包括下巴、眼神、眉毛也都一併沒有精神地往下,說道:「對不起‥太突然了吧…沒有好好考慮你的心情,對不起…」 「何止突然你這個笨蛋!這種事情還需要找別人練習你到底是笨到什麼程度啊白癡!你跟無一樣是個動物麼?狗?你是狗麼?」 「咦、咦咦?花礫說得太過分了啦…」面對花礫突如其來的斥罵,與儀簡直炫然欲泣,好像真的能看見他蓬鬆的金髮之中長出了一對狗耳朵,往下垂還微微顫抖。 「一點也不過份!笨蛋!」 「嗚…可是‥花礫…我真的喜…」 「閉嘴!嘖!」花礫忿忿打了次舌,不說二話便轉身疾步離去。 「咦、花、花礫?你要去哪?」與儀趕緊大步跨跟上前去。 「廁所啦!」 「咦……花礫‥」 「幹什麼啦!不准跟!跟來殺死你!」 「……」與儀異常聽話地乖乖待在原地,不知為何一臉呆滯地看著花礫匆匆往根本是廁所反方像的那邊疾走而去。 「嗚哇、大失敗啊……」與儀失去全身力氣似地蹲下,抱頭喃喃自語著:「如果是在氣氛更好的情況下一定會成功。」因為那個花礫竟然臉紅到連白皙後頸都透著可愛的粉紅色啊!與儀忍不住笑意,瞇起眼睛揚起嘴角,簡直要擠出淚水的程度。 (完) **** 小劇場~找不到廁所的花礫^q^~ 搞什麼,竟然說要上廁所,廁所明明是在另一邊!我真是……搞什麼,為什麼臉頰會這麼熱啊!搞什麼!難道我覺得害羞麼?也太噁心了吧……都是那傢伙… ……。 因為那傢伙為了練習對別人(還是那個臭眼鏡帽男!)說那種話而感到生氣的我,也是不折不扣的大笨蛋啊。真是…蠢斃了。 『很喜歡,好喜歡,最喜歡,超喜歡,我愛你!』 ……。 為什麼‥是我呢? 我忍不住停下腳步,陷入可說是毫無意義的自我省思,因為自己再怎麼想也不可能想出正確答案。乾脆直接去問對方不就好了?如果我是第三者的話,一定能夠立即也輕鬆地做出這種建議吧!如今自己是當事人,才覺得這是相當困難的事…或許我還有許多要學的吧…… 不對啊!我到底是要學什麼啊?男女情愛?不過、我跟他都是男的耶? ……。 ……。 ……。 我竟然喜歡他到沒有考慮到這最基本的問題?饒了我吧……騙人的… **** 獨立出來一下子進入本番的小劇場~好事多磨^q^~ 與儀只要一手就能抱攬住花礫,只要兩手撐在左右,就能將花礫包圍固定在床上,無法逃脫。 「……」花礫臉色難看,雖然不得已絕對得面向壓在自己身上的與儀,眼神卻倔強地就是不往上看他。 「花礫‥你就這麼討厭?」 「討厭還會讓你做到這一步麼?笨蛋。」 「可是……果然,還是不要勉強吧‥」 「你以為我是十來歲的純情少女麼?不要說那種會讓人喪興的話!」花礫抬腳輕踹了與儀一下,與儀曲身,擰眉笑道:「不是那樣的…只是因為我珍惜你,才忍不住覺得擔心,這樣做真的好麼?之類的…」 「……嘖!」花礫忽然伸長雙手,圈在與儀頸部,強硬地將他往下攬向自己,然後往他耳邊送進一句不耐的低聲囁嚅:「快點做!」 與儀好歹也是健康的年輕男性,輕易地被如此帥氣又可愛至極的戀人誘惑了,埋首開始仔細親吻以及摸索花礫未開發的性感帶。 即使事到如今才感覺無比難為情的花礫,仍不願退卻更是緊緊圈牢了擁抱與儀的雙手。與儀是不明白的吧,在對方的懷抱下,自己是多麼弱小的事實,花礫只是對此有些許的不甘心啊。 **** 小劇場~好事多磨再續^q^~ 牽手、擁抱、流連耳際的愛語,這些都做過了數次,他們是彼此心底認知的伴侶、愛人、戀人、情人,但卻是說不出口的,一方面是有些害怕吧,一方面也是充滿不安。 與儀房間的門關了起來,並且鎖上,無語背對著他們,讓他們能緊緊擁抱,胸膛間心跳高漲的聲響互相傳遞,但那貼合的親密感卻不是柔軟的,揭示這份情事的不可言說的地方-男與男,同性之交。 與儀小心翼翼地捧起花礫的雙頰,那輪廓還有些幼稚,他細聲問道:「可以…吻你嗎?」 「……不要問這種問題。」花礫不避開,也無法,以與儀手的溫度實在太高為由,向自己解釋並化解臉頰發燙的不堪,惱羞地瞪著他。 「那,眼睛閉起來?」看著花礫難得聽話乖乖地照著自己所說的闔上眼,與儀忍著不要每每覺得花礫可愛就說出口,閉唇慢慢地靠近那另一雙紅瓣。 總算碰觸到的瞬間,花礫忍不住緊張地更閉緊了眼睛,與儀感覺那一剎那花礫明顯動搖的顫抖,心裡不曉得喊了幾遍「好可愛」。只是雙唇交疊,這是兩人生澀的第一次親吻。 與儀注意到花礫竟然憋住氣息,邊以指腹輕撫花礫的頰、鬢及至髮,邊低喃:「花礫,要好好地用鼻子呼吸啊,不然吻不久的。」 「你、是想吻多久!」花礫激動地反問。 「咦?欸、這個‥總之,剛剛那樣絕對不夠哦。」 「……明明平常看起來是個沒什麼這方面欲望的人…」花礫撇嘴囁嚅。 「因為是花礫嘛!怎樣都不夠哦!」與儀燦笑道,毫無邪意只是單純充滿愛地再更用力地抱緊花礫。 「好、啦!不要抱這麼緊!」花礫手抵在與儀肩上推拒著,與儀又支起花礫的下巴,直接親了上去。 「唔、嗯!」有些突然讓花礫更明顯地動搖了,與儀盡量溫柔,怕是太急躁嚇到了他,畢竟花礫說不定是第一次呢,但一邊這麼想,他又忍不住興奮莫名。 與儀難以自矜地將舌探入唇與唇之間的縫隙,花礫明顯嚇了一跳,肩膀瑟縮起來,與儀雙手環抱在他腰後,力道溫柔不強硬,安撫一般地更加縮短兩人的距離。 舌尖碰著了花礫的犬齒,一陣輕顫,還有緩吟,更加往裡,舔舐內側,然後去糾纏另一片燙舌。 「唔、啊……」花礫感到類似溺水的窒息感,沒辦法只好拚命用鼻子呼吸,卻同時吸入了與儀粗重的氣息,像是會傳染一般,他的情緒也激動了起來,空氣變得稀薄,力氣漸失,呼吸紊亂,喘息聲在纏繞的唇舌之間逸散…這陌生的變化之中卻沒有恐懼,反而有種令人喜悅的快感。 「嗯、唔、嗯…」開合的兩雙唇瓣之間,黏膩的水聲和吐息令周遭的空氣轉變成異常淫靡的氛圍,與儀暗忖著:糟糕,這樣下去會停不下來。 「嗯、哈!」終於分開,這個吻到底多長?花礫無力地被與儀的臂膀支撐著,大口大口呼吸著。到底空氣中的氧去了哪?缺氧的暈眩感以及無法把握狀況的緊張感幾乎征服了花礫的理智,只是本能性不甘地向上瞪著與儀。剛剛那樣才叫做親吻麼?這是他從來不知道的事情。 「…花礫‥不要這樣看著我啊…」與儀忍不住低頭親吻花礫濕潤雙眸間緊蹙的眉頭,並且往下至粉紅微熱的臉頰,低聲竊語道:「真的,太可愛了,簡直受不了的程度…」 花礫緊揪著與儀的衣服,囁嚅著:「真是,吵死了…」使力向下拉扯,讓與儀重心不穩也跟著往下,然後仰頭努力撞上對方的唇。 「…!」從沒想過會有一天被花礫主動親吻的與儀乖乖安靜了下來,雖然門牙被撞得有些疼,不過如果是因為這麼可愛的花礫的話,即使斷了也沒關係。與儀這麼想著,沉默地只是將花礫緊抱,心臟因為愛意而騷動不已,思緒卻十分沉靜。 兩人重疊的心跳聲怦通作響,就只剩下這樣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