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逃亡行*正帝(無頭騎士異聞錄)

帝人在學校門口和杏里告別後,突如其來一種不想直接回去的想法驅使他往人潮往來熙攘的車站走去。 最近偶爾會油然而生這般焦躁的情緒,難以抑制,尤其和杏里相處時愈發強烈。他自己明白事出有因,而杏里也知道,但彼此誰也不談,也並不是因為避諱著什麼,只是清楚預見說出口了,事實也不會因此有任何改變,反而只會徒增負面情緒的漣漪罷了。 到底是為什麼呢?想來有點滑稽,也有點令人不甘心,只是因為他們之間少了一個人-正臣。少了平常領著話題到被帝人嫌吵地步的正臣,竟讓帝人難以釋懷地感到非常寂寞。明明能跟杏里獨處應該是很開心的,反而愈是和杏里在一起,想見正臣的思念愈強烈。真是莫名其妙!那傢伙只是會講冷笑話而已!帝人不禁在心底吐槽自己不下一萬次。 每當這份憂鬱襲捲,帝人就會來到車站。一方面是因為蜂擁的人潮可以減緩獨處時的孤立感,另一方面也抱著試試無妨、沒有多大希望的期待,想著是否能在這裡遇見正臣。 他還記得在這裡與正臣闊別多年再相見時的感動,即使現在回想起來胸口也會滿溢著溫暖。雖然正臣的外表變了很多,但個性還是那樣,率真開朗,人緣很好,是他值得驕傲的好朋友。 儘管現在他們的立場有些微妙,但還是好朋友,不是麼。就像外表截然不同了,但正臣還是正臣,今天就算他再也不是正臣了也罷,不管他以什麼樣的代稱出現,在這同樣的天空底下,他們是好朋友的這件事情,無庸置疑。正臣應該也是這麼想的才是,所以才願意在聊天室裡出現…… 果然還是好想親眼見到他。明明同在這裡的,為什麼還要跟以前一樣依賴網路連繫呢?帝人想著想著,有些出神,但腳步沒緩下來,儘管是漫無目的的閒晃。 「嗨,帝、人!」 「咦、咦咦?」 聲音從前方來,很熟悉的明亮的剛結束變聲期不久的少年音,帝人抬眼,正臣那頭頗為顯眼的金髮就在伸手可及之處。 「正、正臣!」帝人喜出望外,叫喚他的聲音裡有隱藏不住的興奮。 「真是的,我可是遠遠的就看見你了哦,你卻面無表情直直朝我走來一副完全沒注意到我的樣子,有點難過啊!」 「啊、抱歉、可是我!」帝人想辯解他是很想見到正臣的,卻被正臣打斷:「不過看你這種反應,並不是忘了我,我就安心了。剛剛那面無表情真是啊,當朋友這麼多年了,我可從沒看過,總覺得有點可怕呢…」 「可怕?」剛剛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表情?帝人不解。 「嗯,不如說,你剛剛叫我的名字時的笑臉更可怕!」 「什麼意思啊…」見正臣一臉正經,帝人也認真了起來。可怕?到底是怎樣可怕? 「太可愛了啊,害我超想不顧這裡是公共場所給你一個大大的hug!很可怕吧?想想看兩個男的灑淚互相喊著對方的名字然後在車站擁抱…」 「……那算是笑話麼?根號二的程度…」 「什麼?我退步了?」正臣做出備感打擊的驚愕表情,但很快又回復笑容,帝人也是,咯咯笑了起來。 兩人肩並肩走著,在車站附近閒逛。 「真的好久不見了。」 「我倒覺得沒那麼久呢!」 「怎麼那樣說,我和杏里都覺得你不在就覺得少了些什麼。」 「很想我?」 「嗯。」 「該不會是因為這樣才來車站而不直接回家?」 「嗯。」 「超想我?」 「嗯。」 「帝人你、竟然不吐槽?」正臣感到非常不可思議地忽然說道。 「……因為是事實嘛。」帝人知道正臣是故意的,明明知道他真的是很想見他的,還那樣調侃他,不禁有些惱羞。 「抱歉、抱歉!我啊,也是,很想見你的。」正臣微笑,不似平常開玩笑似的嘻皮笑臉,而是相當認真的,打從心底真心地笑著。 「那為什麼不來學校?園原她也很擔心。」 「嗯……我有些事情想要好好思考,但見到你們的話,可能就沒辦法有個明確的想法了,我啊,其實很優柔寡斷呢!」 「……那麼,已經有答案了?」 「嗯…結果不小心見到帝人了啊…」 「是你先出聲叫我的耶!」 「你可以假裝沒聽見啊。」 「……那我走了。」 「好、好啦!抱歉、抱歉!我開玩笑的!」 「今天為止正臣的玩笑等級都是前所未有的,差勁。」 「因為我很開心嘛!其實能聽見你這樣說,我也很開心耶,說不定我是個M吧…」 「M?」 「很喜歡你的意思。」 「……」 「嗚哇,你那露骨的我是在騙人的表情是怎樣?我的心好痛!」 「好了啦,正臣,回答我的問題,你到底在想什麼?」 「咦咦,剛剛的問題好像不是這個啊…」 「正臣。」 「好好好,今天的帝人真的‥好可怕吶。」正臣喃喃自語,然後拉過帝人的手腕,把他帶離人潮。 好像是在逃避什麼一樣,正臣的腳步有些快得過分,帝人不明所以地被強硬地拉著跟在後頭,困惑地頻頻叫喚他,可是正臣只是一味地前進,無所回應。 疾走到帝人有些喘了,兩人已脫離了車站的中心商業圈,來到滿是咖啡廳、餐廳之類有休憩作用店家的邊緣地帶,街道上的人數銳減至只有他們倆,還有偶爾來往市區的車子及腳踏車。 「正臣!」帝人稍使力,甩開正臣的手,這時正臣才又轉身面對他。「突然之間怎麼了?」 「帝人。」正臣再次拉起帝人的手,這次不是手腕而是手掌。 帝人微傾斜著首,等待欲言又止模樣的正臣發言。 「對不起,我之前有很多事,都沒好好告訴你。」 「別光是你道歉啊,我也是,杏里也是…都犯了對朋友不坦誠的錯…所以,你快點回來啊,不然我和杏里…」 「不只是那樣,不只是那樣的。」正臣急忙說道,握著帝人的手勁加重了些,手心還有些緊張地發汗。 「正臣?」 「是我太自以為是了,以為不說的話就可以保持著好關係,也能不讓你捲入我造成的麻煩事中,還有什麼類似英雄主義的情感,以為只有我可以保護喜歡的人…噢天啊,雖然在心裡練習了很多次,真正說起來還真有點…」正臣不知所措地垂低了頭,勉強能看見那瀏海後有些不安的雙眸和泛紅的臉頰。 「……」突然的類似告白的語句帝人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呆愣之間充滿心上的情感卻是高興,對於這些正臣從未向自己吐露的真心話,對於以前絕對想像不到的有些怯懦的正臣,對於這些是因為自己而有所不同的事實……這樣是太自以為是了麼? 「果然還是要一起面對啊,我也想一起面對…跟帝人你…所以啊!跟著我一起逃吧!」 「啊?咦?什麼?逃?不是說要面對麼?」 正臣抬起頭,咧嘴傻笑,邊再走近帝人一些,邊小聲地道:「接下來的話就當玩笑聽吧雖然我是很認真的啦可是別忘記要吐槽我哦啊不對還是不要吐槽我好了拜託…」 「正臣?到底是…」 「可以逃的地方有三個,一、我的身邊,二、我的懷中,三、愛裡。」說著連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的台詞,正臣只管將帝人拉向自己然後給他一個大大的hug。 「……」 「……」 兩人就維持這個姿勢,沉默良久。 「怎、怎樣?這樣是幾分呢?」正臣緊張得心跳加快,仍扯著嘴角打哈哈。 「……笨蛋。」帝人只能勉強擠出這個詞。沒有辦法,許多感情充塞整個腦袋,簡直無法好好思考,不知道為什麼,放聲大笑和號哭的矛盾衝動交錯著。 帝人伸手回應正臣的擁抱,揪著對方衣襬的手有些顫抖,說不上來究竟是怎樣的感情,或許就是所謂愛吧,帝人覺得認識正臣真是太好了,以前和正臣在一起的時光好快樂,而一想到從今以後還能共同度過,就覺得幸福莫名。 「嗯,算是有進步吧!」正臣瞇眼而笑,清楚感受到帝人幾乎與自己同頻的心跳。 完。 後記: 完全就是俺得…欸,其實同人文不就是這樣ˊwˋ 正帝很美味啊,不管怎麼樣都是官配啊(盲目)幼馴染耶!!!幼馴染設定!!! 對不起哦杏里^q^(毫無歉意(被砍) 俺好愛臭いセリフ(肉麻台詞) 難道是因為玩了戀愛遊戲的關係?!! 不不不不不不不…只是因為有超適合講肉麻台詞的角色罷了…(你在辯解什麼) 正臣還不算超適合,嘟啦啦啦裡最適合的是甘樂!(???) 對,其實,俺的本命是甘樂x太郎啊(你閉嘴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