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J.B.F*【巡音ルカ】Just Be Friends【オリジナルPV】同人

00.魔鬼 可能是出生以來第一次,她虔誠地發自內心呼告主。 天啊,天啊!拜託,請將他苦澀的眼淚奪去,即使那是從他身體裡側漫溢出來炙熱的心的血液,也請將之抹去……我不想相信之後會更好這樣毫無根據且不負責任的話,也不想看他不願我擔心不願我傷心的歉疚的臉…… 天啊,天啊!拜託,如果所謂愛情是這樣痛苦的話,是否這是被祢所不允許的呢?那麼蠱惑他的是什麼?啊啊,那個我未曾見過的魔鬼,在很久、很久的以前,便遁形在他影子之下吧。 未去碰觸他影子的我,也是罪人吧。天啊。 01. ____的祕密筆記 她的手背上還殘留著他手心的溫度,溫熱的、溫暖的、溫柔的。曾經就在那張長沙發上,連兩份體溫也融化成唯一。如今僅剩下連哀悼都嫌晚的殘留的記憶。 是自私呢還是怯懦呢,還是相反地是一種堅強呢?她輕輕閉上眼,怎麼浮現腦海的那些畫面,都是彩色而美麗的。 啊啊,如夢似幻。 而這現實過分而哭不出來的悲劇,著實正在發生當中。她的身邊散落著紙飛機,有的摺得漂亮精緻,其他的卻破爛不堪。 「Hello!」                           「Just be ____.」 「What do U want to say?」                     「All we gotta do,Just be ____.」 「I LOVE U」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I already know for a long time.」                           「Just be ____.」 「How long?」                      「All we gotta do,Just be ____.」 「Try to guess!」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Don’t trick me!」                        「Just be ____.」 「From____To____.」 稱不上是好看的有些幼稚的英文字跡,到成熟的書寫體,散布在紙飛機的摺痕之間。 她又想起了,即使不刻意去碰觸,一段段記憶鮮明地重現著:那個年輕的她和稚氣的他、紙飛機中的愛的訊息、飛往天空表示永遠不滅的承諾…… 她拾起一隻隻紙飛機,它們在她純白的裙襬中擠成一團,無規則地堆疊像是可憐無辜的垃圾,依偎著,彷彿明白結局是往地上去,恢復原貌-化為灰燼。 她無語地伸手一只一只收拾著,這一蹋糊塗的曾經的愛語,她的手背上還殘留著他手心的溫度,溫熱的、溫暖的、溫柔的…… 02.髮 她喜歡他纖長的手輕輕梳著她的頭髮,她會將頭髮留到今天這般長度,或許也是因為這種原因也說不定,留得愈長,就能將那雙可愛漂亮的只有她最清楚知道的手留得愈久。 「頭髮,留長了呢,以前才勉強能綁兩個小馬尾在這裡。」 「現在綁兩個馬尾的話會很像奇怪的角色扮演吧?呵呵!」 「不會啊,一定很可愛。」 「那換你綁兩個小馬尾好了!」 「那才是奇怪的角色扮演吧!」 她也很喜歡梳他的頭髮。墨黑的、柔軟的、纖細的短髮,填滿指間的縫隙,同時浸沐在屬於他的溫度和氣溫中,不知道他在梳她的頭髮的時候,是不是也有這種感覺呢?非常喜悅的感覺,非常幸福的感覺。 「為什麼忽然說到頭髮的長度呢?該不會,友你比較喜歡短髮的女孩子?」 「妳留長髮很可愛啊。」 他甜蜜的微笑和甜蜜的聲音絕對不存在著欺騙,直到現在她仍從不懷疑。 儘管她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他既不答是也不答否的曖昧的保留回應,已經是一種常態了。 03.你是? 有時候他會陷入一陣恍惚,覺得現實是很不穩定的東西,回憶也是很不可靠的,不然為什麼他會這樣想念那個人呢?都幾年前的事情了!但直到現在,他看著右手無名指上自己買的銀質指環,浮現的身影除了美麗的她之外,卻還有那個人。 他從那時開始,便一直將她和那個人做比較。不自主的下意識行為,太過自然,一直到最近他才猛然驚覺,倏地不明白了:「為什麼?」 那個人的眼底好像也在問著為什麼。 想來一切都是偶然,從一開始到現在這個時點。他不得不相信所謂偶然編織而成的必然的命運之網是真的存在的,彷彿誰故意操弄的,那個人毫無預警地又出現了,自從中學以來。 「友。」他的聲音跟以前不太一樣了,更加低沉而飽和,像是碩大的銅鐘,只要敲了一下便匡地沉沉巨響,餘音震動全身,久久無法消去:「好久不見。」 「……」所以他呆立了,心臟顫跳的頻率忽然放慢而後又加快。 「請問你是?」依偎在身邊的流歌很自然的反應反而更令他感到些許不適合感。 「妳好,我是友從小到中學時期的朋友,最近回來這裡,才從友母親那裡得知兩位的喜訊,很高興認識妳。」那個人微微一笑,溫柔得令人沒有拒絕的餘地。 流歌笑著回應,想及他們也剛好是中學認識並且開始交往的,於是既好奇又有些開玩笑地問道:「中學?那我怎麼沒看過?友你都不介紹給人家哦?」 「…不是…」對他而言,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整個狀況都還無法把握,他頓時啞然,不知該從何解釋。 「我身體有些狀況沒辦法去學校,所以友在讀中學的時候我是在家自修。不過友有跟我說過很多妳的事哦!自從跟妳開始交往之後。不過,友中學還沒畢業,我就因為一些事去了國外,這次也只是短暫回來一下而已,雖然在那之後,嗯,我跟友,有些斷了聯絡,不過因為我們父母也是朋友,所以都還能知道彼此的狀況。」那個人娓娓道來,該說的都替他說完了。 他看著那個人,卻覺得眼神沒辦法準確地聚焦。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確認眼前的這個人就是那個人,和流歌笑著互動著的這個人,就是那個人。 「……騙人…」他細碎地囁嚅著,大概只是張開了嘴卻沒有發出聲音,因為連挨在他身邊的流歌都沒有發現。 他陷入一陣恍惚,難以自拔的恍惚。他明明確實存在於這個時空裡的,卻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因為他下意識地不斷回憶著過往,那些已然虛幻、不存在的過往。 04.Do you? 他和流歌看了一場結局圓滿的愛情文藝電影,在他給她指環後的第四個禮拜,和那個人再會後的隔天。 在劇情的最後,男女主角順利步入禮堂。潔白神聖的教堂,壁雕上天使圍繞,無聲地傳唱著無限祝福的歌曲,直直地往前延伸的紅色地毯,兩人的腳步疊成一直線,合二為一往前,往未來……真是每個陷入戀愛的人都會夢想的場景。 劇終後,他和流歌去附近的簡餐店吃晚餐。 這是他和流歌常來的店,簡潔大方而不失情調的裝潢和浪漫的氣氛,與兩人自然地融為一體,美好得像是電影裡的情節。 坐定後,兩人輕鬆地聊著看完電影的感想。流歌眨著水藍色的大眼睛,可愛地要求他重複男主角說的結婚誓詞。 「咦?嗯,那麼要用英文?總覺得像是在考試呢。」他笑道。 「不行麼?」 「不討厭哦。」他淺啜了一口紅茶,回想那幾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英文句子。 「I could promise...to hold you...and to cherish you.」我發誓,擁抱你,珍愛你。 「I could promise to be there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I could say till death do us part.」我發誓我將長伴你左右無論病痛或是健康,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離。 啊啊,不行。他忽然感到一陣暈眩,手貼上額頭,發出疼痛似的低吟。流歌嚇了一跳,趕緊搭問怎麼了。 「不,抱歉…沒什麼…只是忽然有點頭暈…」 「該不會是著涼了?還是趕快回家休息吧!」 「……是呢。」 「我會陪著你的哦,如果暈倒了我也會努力把你搬回家。」 「那就有點…」 「不是說了麼?I could promise to be there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嗯。」 啊啊,不行。他闔上眼瞼,殘留在腦海的方才視線中的流歌溫柔的模樣,漸漸褪入黑色,反而浮現出了那個人的身影。 好熟悉,那些我發誓的話語好熟悉。並不是因為才剛剛看完那場電影,在更久以前,他就曾經聽過,並不是在誰的婚禮上或是哪齣連續劇裡,而是在更久更久以前,他就曾經說過…… 啊啊,不行。他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為什麼會感到如此動搖,為什麼那個人的存在會被他放在心上,和流歌相同的位置上呢?他和那個人不過是故友。如今,最多,也不過是朋友。 我們要當一輩子的好朋友哦。那個人如是說。 一輩子跟永遠,你覺得那個比較久?那個人如是問。 我覺得是一樣的哦,不過一輩子比較實際。那個人如是答。 你不太懂?嗯,這沒有標準答案的呀,我明天可能又不這麼覺得了也說不定呢!那個人如是說。 我們當然能當一輩子、永遠的好朋友囉!我發誓,我會珍視你,會一直在你身邊,不管是生病的時候還是健康的時候,直到生命終結。那個人如是誓。 你願意麼?那個人如是問。 我願意。所以,你不要再哭啦……看著你哭,我會覺得好痛啊。那個人如是答,如是誓。 04-1. YES,YES,YES,I do. 他們倆從有記憶起便玩在一起了,自然到從未想過理由。兩家的父母是兩代的鄰居了,關係相當密切友好,當然第三代也不例外,兩人的生日只差了三天,沒有稱兄道弟,反而讓兩人能順利地平等交往。 從幼稚園到小學,一直到初中,他們學校都相同,雖然不同在一班,但相距都不超過兩班,即使在自己班上有各自的朋友,離開學校後他們總是在一起。 他們的感情就是這麼好。當然數年間也吵架過無數次,甚至打過架,但都只更堅定他們的友誼。 雖然沒有說出口,但他們都各自認定了對方會是自己一輩子的好朋友。 然,果然人生,不可能總是如此順心如意的。 初中的最後一個暑假,他們吵架了。原因很單純,也很幼稚,就只是這個暑假結束之後,他們將各自就讀不同的中學,這樣而已。 整個過程或許根本稱不上是吵架,而只是兩人迴避著爭執的冷戰,誰先開始的已記不得了。 他們逕自煩悶著,氣惱著:為什麼夏天這樣燥熱?夏天如果永遠不來就好了。明明他們是要好到因為知悉對方的個性而沒有所謂秘密和禁忌的朋友,為什麼呢?為什麼只不過是要分開上不同中學,就讓他們之間的氣氛變得如此糟糕呢? 沒多久,意外發生了。那真是一場再偶然也不過的意外。 在兩人以前常一起閒逛的商店街上意外碰著的兩個人,他怯懦地跑開,他著急地追上。 雖然不想這樣下去,可是還沒有自信能用平常的表情和他說話!怯懦的他是這麼想的。 不可以再這樣下去了,沒有什麼可以彌補失去他的代價!如果親口聽到他說他們的關係從此結束了的話,那他也就死心了,但是還沒有,而他更相信那不可能發生!著急的他是這麼想的。 「友!」他在後頭大聲喊著他的名字,他沒有回頭也沒有緩下腳步,他還以為他聽不見,用力扯著嗓子繼續喊,絲毫未覺他們倆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成了奇特的注目焦點。 他怎麼可能聽不見呢,每次那名字鼓動耳膜,就像是連他的心臟也一同敲振了,心跳變得更重且快速,引起胸口的陣陣劇痛。 他敏捷地彎過轉角,離開最熱鬧的商店街,下意識地打算跑回家,連接住宅區有一個斜坡,他顧不得安全,仍全速前進。 「友!危險啊!」 他聽見耳際風颯颯地響,自己粗重的喘息,還有他的吼聲。接下來眨眼的瞬間,事情-命運-的發展是他們誰都無法控制的。 耳際的風沒那麼大了,卻有不和諧的撕裂和碰撞音,他啞然,一直到環抱住自己的那對手臂無力地癱倒在地上。 觸目所及都是傷,簡直刺眼的紅色讓他旋即回神,害怕無助地張口大吼,卻終究沒能發出任何聲音。 一瞬間強大的懊悔以及自責從身體的最裏側開始侵蝕著他的精神,醫院裡由兩扇白色牆壁圍成的走廊就像是牢獄,他已被審判。但事實上卻沒有任何人責備他。不管是自己的父母,還是他的父母,都只溫柔地慶幸從斜坡上滾落的他只有擦傷,至少他只有擦傷。 「右手臂和右腳踝皆有骨折的情況,雖然不是很嚴重,但仍須接受復健,到完全恢復正常可能需要幾個月,恢復後可能也沒辦法做日常以外的刺激行為。」 醫生向兩方父母說明,他匆匆穿過大人們,病床上的他只說了一句:「你沒事真是太好了。」他又再次嚎啕大哭了起來。 他們和好了,總之不再不理對方了,也沒說到升學的事。他每天到醫院陪他,他們就像以前一樣,一起談天說地,一起歡笑。他還每天摺一隻紙鶴給他,祝福他早日康復。 暑假結束了。進入中學後的他仍每天到醫院報到。 「明明已經能走了,為什麼不能出院?」他每每這麼問他,都只能得到含糊不明的回答,久而久之也不再問了。 最後是從父母那裡得知的,他其實有一些先天性的宿疾。父母沒有告訴他太多,大概是顧及到本人的意願,還有不想讓他太擔心吧。 他倒也沒想太多,中學的生活很愉快,每天放學也都能到醫院和他見面,一起吃飯,一起聊天,一起讀書,跟以前一樣。 他很喜歡聽他說學校裡的事。連他自己也訝異於自己竟不嚮往,光聽他說就覺得滿足了。 「發生了什麼事麼?」 「咦、咦?什、什麼事?」 「友最不會說謊了呢,臉紅得不可思議哦。」 「是你太敏銳了啦…」 「不能說的事?不能跟我說的事?明明我是友的好朋友?」 「唔…其實…」 他於是羞赧地向他告白了。從此以後,他們的話題新增了另外一項,那個第三者的女性。 「她長得什麼樣子呢?」 「短髮,眼睛大大的…」 「可愛?」 「嗯、嗯。」 「很可愛?」 「嗯、嗯。」 「多可愛呢?」 「很、很可愛就是了嘛…」 「她是個怎麼樣的人呢?」 「活潑開朗的,但不失禮貌的,聰明伶俐的,很善解人意的。」 「果然是友喜歡的類型呢。」 「什、什麼嘛…」 「和你很般配的意思哦。」 「…謝謝。」 「今天和她又發生了什麼事麼?吵架了?」 「…嗯…」 「表示已經感情好到會吵架了,很好哦。」 「不要開我玩笑了啦!」 「好好好,對不起。那麼,打算怎麼辦呢?」 「明天…」 「明天?」 「我會好好道歉,和她好好說清楚的。」 「嗯,一定會和好的。」 「…謝謝。」 「友。」 「嗯?」 「你會想要跟她在一起多久呢?」 「咦?這、這種事…」 「一直在一起呢?還是永遠在一起呢?還是隨緣呢?還是盡量地長久呢?」 「…後者吧…」 「這樣啊。友那麼想的話,你和她一定會長長久久的哦。」 「…謝謝。」 「對了,如果有些話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的話,不妨用寫的哦。不只是這種時候,平常時後,也可以把想說的話記錄下來。」 「對啊!我們有一次吵架也是用這種方式解決的!」 「是啊,你還把紙條摺成紙飛機呢。」 「因為那時候你剛教我我剛學會,想說可以利用嘛。想來紙鶴也是你教我的呢,沒想到過了這麼久還記得,連我自己都嚇一跳哦,明明記性不是很好的。」 「謝謝你哦,友。」 「咦?」 「紙鶴。」 「那沒什麼啦!沒能實際幫上你什麼…」 「不…幫了我很多哦。」 「可是,你現在還是不能出院…」 「快可以了哦。」 「真的?太好了!」 「到時候,要把她介紹給我哦。」 「當然!」 「真想快點看看到底是怎樣好的女孩願意當友的女朋友呢。」 「什麼嘛,那種說法!」 有一天開始,他不再去醫院了,因為已經沒有去醫院的理由了。那天,他和那個第三者的女性大吵了一架,因為他的行為舉止因情緒煩躁而接近歇斯底里。 「He left,without saying a word.Why?I cannot understand why.We are the best friend of each other,aren’t we?He said,HE COULD PROMISE…」 他向空中投入紙飛機,沒有一只真的飛上去,明明這是理所當然的,他卻為此哭了起來。那個第三者的女性撿起了那些紙飛機,然後擁抱他。 00-1.墜下以前 他安靜地摺著紙。她不太明白他在做些什麼,有些撒嬌地將頭靠在他臂膀上,他仍繼續安靜地摺著紙。 「你在做什麼?」她總算忍不住主動問出口。 「……忘了…」 「忘了?你不是正在做?」 「我忘了紙鶴怎麼摺了。」這麼說的他,將紙放著不管,轉而看電視去了。 「我會哦,我可以教你呀!」 「對了,妳之前說的那個節目是在哪一台啊?」 「三十七!啊、現在正好在播!」 他們親暱地靠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她卻稍微沒辦法專心於節目上,而三不五時瞄看著他的表情。 總覺得快哭了似的。 05.偏頭痛 她知道他從沒有騙過她,當然包括他愛她的這件事,甚至可以說這是她最有自信的一件事了,不曾懷疑過。 因為幾年來在他身邊的都是她啊。看著他的神采,看著他的喜怒哀樂,看著他的笑容,看著他的情愛憎惡…… 所以現在她明白他正陷入前所未有的迷惘或是徬徨或是不知所措的囹圄之中。為了什麼?她卻無法把握。 看著他和她圈著銀戒的手指相扣,她翻著大腿上的書,但試著找話題,想聽聽他的聲音,想再更靠近他的心底一些。 「你們以前感情怎麼樣呢?」 「因為是鄰居,從小就在一起了。」 「可是中學時後他離開了啊…」 「嗯。」 「為什麼之後斷了聯絡呢?」 「因為,也沒有特別有什麼需要連絡的事情吧,又不是在隔壁縣或是怎樣的,而是在國外,就算連絡了也不能怎麼樣吧,所以也就沒有特別連絡什麼的,再說我也不會覺得寂寞,因為身邊有妳,我很快樂,一直,都覺得很幸福,跟妳在一起真的太好了,我很開心,真的…」 然後誰都沉默了,句號卻只是曖昧地懸吊著。他和她都感受到了一種「不適切感」。 他說的,她應該要感到開心才是。在這段期間裡,一直陪伴著他的是她,他注視的也是她,他很快樂,她很幸福…… 「但是,在這段期間裡,你一直想著的,是他?」無論如何絕對不能問出口,就是脫口而出也不可以。問號梗在喉頭,她難受得乾咳了幾下,逼出了一層淚幕。 她懷疑了。她竟然懷疑了。她輕靈的水眸已隱藏不住這樣激烈的情緒,她將視線從書本整齊相排卻在這瞬間顯得凌亂不堪無法辯讀的黑字間移到他身上。 「……呃…」他低吟,貌似痛苦地擰眉閉眼。 「…怎、怎麼了?」 「頭,有點痛…」他壓著太陽穴,掌心遮住了一隻眼。 那指扣住無名指的銀戒剛好就在眼睫下,閃著銀光,也反射著水光,刺眼得她瞇細了眼,良久,才能夠開口:「你這樣已經不是偏頭痛的程度了吧!給我躺到床上去休息!」 她的語氣一定跟平常一樣,吧? 06.惡魔 她無法不在意一件事情:他和那個人-他從小到中學的好友-感情一定很好,但在中學期間,那個人還在這裡時,他完全沒有向她提到過他,甚至那個人離開之後,他也未曾透露些什麼,明明是好朋友不是麼?她回想起來中學二年級升三年級的暑假後半段,他有一陣子常常心情低落,那個人大概就是這個時候離開的吧。 最近她一有空閒便努力回想那時候的事。豪無理由地努力著。 她好像有問過:「最近發生了什麼事嗎?感覺最近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 他回答了什麼?為什麼她怎麼想也想不起來?因為不重要麼?怎麼會不重要呢?他常常笑,她也最喜歡看他笑了,而讓他連在應該放鬆歡笑的暑假也那樣憂鬱的事情,怎麼會不重要呢? 或許真的不重要。並不是這件事情本身不重要,而是他當時的回答不重要。 「友。」 「嗯?」 「你最近看起來臉色很差耶,要不要去看看醫生啊,也常常莫名地頭暈甚至頭痛不是麼?」 「睡眠不足吧,最近工作有點多呢。上回還幫前輩加了班,還說當作報答,請我們到他家吃飯呢,又可以和他家的小朋友玩了,有沒有很開心?他上次還問我,如果要生小孩的話,要男的女的呢,妳覺得呢?呵,現在說好像有點太早了哦?」 「友。」 「嗯?怎麼?妳不喜歡孩子的話題?抱歉…」 「不是的,友!」 「嗯?那為什麼表情這麼…」 「我現在的表情怎麼樣?」 「……」 「友!」 「……」 「你知道你現在的表情是怎麼樣的嗎?」 「…流歌?為什麼突然‥我說了什麼讓妳生氣的話」 「友!」 「……」 「你是不是很討厭那個人?上次他打來的電話你也像是沒聽到一樣一直不接,還有一次晚上,我其實還沒睡著,你,你掛了他的電話吧?為什麼?你和他不是好朋友麼?你沒有否認,但是你的表現真的很奇怪!從來沒有跟我提過他的事,他卻說他在出國前,我和你剛交往時,你跟他說了很多!所以你也不是討厭他的吧?討厭他的話不會向他說那麼多的吧!但是為什麼從沒和我說過呢?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在那個暑假之前晚餐之後我們都不能夠在一起,連假日也是,要讀書是很好的理由,要回家也是很正當的,但在那個暑假之後卻改變了,因為那個人離去了……那個人說他曾提出想要你介紹我給他認識的想法,卻都被你迴避掉了,他開我玩笑似地說,怕我被搶走吧之類的,說你雖然看起來很體貼但其實相當沒有安全感到不敢要求。說實在的,我討厭他啊,雖然只偶然見了面,聊了幾通電話,可是我討厭他啊,他知道的你跟我知道的你不一樣…為什麼……」 「鈴鈴鈴──‥」 「……」 「鈴鈴鈴──‥」 她應該還有話要說的,還有好多好多話想跟他說的,卻被電話聲無邪地打斷了。她的視線穿過迷濛的淚簾,看向身旁的室內電話,她和他共用的室內電話,上面那個號碼並不熟悉但她卻記得。 她再瞥眼瞄看他,他果然也在看著叫囂得簡直刺耳的電話。 「流歌…」注意到她的視線在自己身上,他抬眼對上她濕潤的雙眸,喚著她的名字,輕而溫柔,但他的表情卻讓她覺得陌生:眉雖然是舒展開的,卻並不輕鬆,眼神裡也轉著水光,墨黑的眸子深邃得無法見底…那到底是恍惚著不知所措呢,還是悲傷得無法自制呢,又或者是別的,她無法猜想到也探問不出答案的別種情緒呢? 她狼狽地旋身奔跑,奪門而出。背向他的瞬間她終於掉下眼淚,拚命地一顆接著一顆,她覺得無比委屈,不明白為什麼,也不能夠接受為什麼,她的心底滿溢著的思念並不是愛更不是恨,而是強烈的敗北感,以及濃稠的悲傷。 07.流水 他呆愣著,竟然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追上去。只聽見電話鈴聲彷彿催促又似乎是挽留地不斷迴盪鳴響,直到轉成答錄機模式的嗶嗶聲像是宣告終結一般幾近刺耳地再帶出她甜美的嗓音:「抱歉,我們不在家,麻煩在第二次嗶聲後留言,謝謝!」他慘澹地想:啊啊,這才不是她的聲音,透過機器之後的她的聲音根本無法和真正的她的聲音做比較…同時,又一次的「嗶──!」簡潔地完結了,他以為就此結束了的,但耳膜的振動沒有停止,反而更是囂張。 「喂。流歌小姐,友,抱歉,打擾了…其實,我之前一直沒機會能說,該說是找不到時機呢,還是該說不知道該不該說,還比較恰當吧…對不起,友,多年不見了,雖然很開心,但同時我也有些不安,相當的呢…哈哈…唉呀,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是啊,我明天就要離開了,是中午的飛機,這次回來日本只算是返鄉的休假吧,沒能參加兩位的美事深感遺憾,希望至少在我離開之後,寫封信給我,電子郵件也好,和我說說近況吧,不然我會擔心的…啊,說擔心好像不太對,總之,我…流歌小姐也算是我的朋友啦,友,你要好好珍惜人家哦!然後,希望在離開之前還能請你們吃頓飯,今天晚上六點半在你們家附近的拉麵店,流歌小姐說友你最喜歡這家的拉麵了,希望兩位不介意,就陪我回味一下日本拉麵的美味吧!如果不行的話,打個電話通知我就好,啊‥如果沒聽到這段留言的話,也就算了吧……就這樣,Bye。」 終於寂靜了下來,他仍然佇立在原地,愣了半晌。那依舊在他耳際重覆演播的那個人的聲音,低沉沙啞而陌生,但他卻打從心底有一種安心感,確認「啊啊,是他」,毫無疑問,無所困惑,熟悉得就像那個人每天都在身邊道早問安。 他走近電話,伸手按下讀取留言的按鈕。 「有一則新留言,」她的聲音,「嗶──‥」然後是,「喂。流歌小姐,友,抱歉,打擾了…」那個人的聲音。 他抬起雙手遮起雙耳,頭垂低而緊閉了雙眸,熱淚就這樣墜下了。腳步踉蹌不穩地跌坐到長沙發上,他忽然覺得好悲傷,好思念,好痛苦,好惆悵…好想見他。 牆上的掛鐘依舊走著,在應該六點的時候時針指著六、分針指著十二,剛好就將她挑選的粉紅色愛心形狀的掛鐘一分為二了。 他沒等到她回來,握著口袋裡兩人一人分別持有一只的門鑰匙,出門了。 07-1.落花 他終究沒有去赴約,他還有工作。 途中,他一直在想,如果請假一次,去見那個人的話會怎麼樣。那個人應該劈頭第一句就是「流歌小姐呢?」吧?明明邀請的是他和她,卻只有他到場,實在太奇怪了吧。那個人一定無法了解的吧。那個人一定會覺得奇怪的吧。然後,那個人就會覺得無所謂了吧。反正明天那個人就要離開了。 反正明天那個人就又要離開了。 他胸口悶痛,充滿一份無以宣洩的孤獨感,明明就不是一個人,明明身邊是關係相當友好的同事們,貌似愉快的交談卻無法在心底留下什麼情感的漣漪,雖然還能笑,卻一點也不覺得開心……這種感覺很熟悉,多年以前那個人離開時也是這樣。 誰說什麼都一樣。不管是那時流歌的陪伴,還是父母安慰的解釋,他好久好久都無法釋懷。或許,到現在仍無法釋懷也說不定。假裝忘記似地一直沒有親自回應那個人從國外寄來的信,刻意迴避著提到那個人、想到那個人,但每次回過神來,他確實思念著那個人。 他覺得自己實在很可惡,身體長大了但並沒有變得成熟,簡直就像初中畢業那個暑假一樣,他被幼稚得可笑的情緒所控制著,一種任性的不諒解,甚至衍生出類似被背叛的憤怒。 「欸,你們覺得啊,一個非常要好的好朋友因為生病必須要去國外接受治療,你們會有什麼感覺呢?」 「咦?怎麼突然問這種問題啊!嗯,那當然是希望他早日康復!祝福他囉!」 「若他是沒事先說突然就離開了呢?」 「那表示情況很緊急吧,我想我一定很擔心,然後趕緊想辦法連絡上他,確認他好不好,也是一樣祝福他囉!」 「……嗯,說的也是呢。可是、啊…他明明說了,明明發誓過了…事先講一下又不會怎樣…為什麼瞞著我呢…總是一副明天還可以再見的笑臉…結果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啊…」 「嗯?友?你在碎碎念些什麼啊?」 他竟然還在為自己醜陋的情緒找藉口。自我嫌惡感幾乎讓他暈眩欲吐。 「友!有人送花來給你耶!」 同事抱進一束花,誇張數量的玫瑰,幾乎把人的上半身都遮住了的程度,數量目視無法數清,大概有一半是黃色的,一半是粉色的,圍成大圓的中心是一朵綻放得最美程度的嫣紅。 他表情漠然地接過花束,並將它放置在一旁,然後拿起與最中央紅玫瑰相偎的小禮卡。 漂亮流暢的字跡寫著:「May joy and happiness be around you always!」很奇妙的,他很肯定這不是拜託花店寫的,因為署名是那個人的名字,那個人必定是親手寫的吧,這張素色雅淨的禮卡也是自己挑的吧,那個人是不是有稍微煩惱該在這張卡上寫些什麼才好呢…… 他想像著的同時,頭忽然一陣刺痛,他低吟,掌心壓在額頭,但很快就消失了,他暫時將花束擱著,繼續工作。 08.落花流水 她在隔天早晨回來,她去了朋友家過了一夜,卻不知道能向朋友抱怨些什麼,結果整晚都沒能好好睡著,還斷斷續續落淚了好幾回。她疲憊而覺狼狽,第一次覺得回這個她和他的家是一件需要勇氣的事。 她插入鑰匙,然後旋開,推開門後,卻被灑落一地的水和反射著曙光應該是玻璃的碎片,還有隨意散落一地的玫瑰花瓣以及連著花的枝葉,有黃的也有粉紅的,通通混雜在一塊兒。 「友?!」她驚惶地趕緊呼喚他,辛苦地繞過那一片狼藉,發現他仰躺在長沙發椅上,睡著了的樣子。 她注意到他自然垂下的右手臂下,橫豎著一枝不同其他黃或粉那樣柔和,簡直刺目的豔紅玫瑰,旁邊還綴著沾著紅墨的面紙…不,那些紅墨,不可能是玫瑰染上去的。 「友!醒醒啊!友!你不要嚇我!到底怎麼了?」她抱著他的手臂輕輕搖晃,他慢慢睜開眼睛,輕聲緩吟。 「啊…流歌…對不起…我把花瓶‥打破了…」 「你割傷了?食指?」她緊張地將他的手掌抬起來檢查,發現不只食指,他的姆指和無名指也被劃破了。 「流歌…對不起…」 「怎麼了?很痛麼?」 「對不起…」 她看見他哭了,終於哭了,悲傷的眉眼的形狀映照在滴滴熱淚上。她頓時也跟著熱淚盈眶。卻在同時,電話響了。鈴鈴地急切而倉促,蓋過了她和他的哽咽聲。 「為什麼要跟我道歉啊、友!」她就任由它響,只管和他一起感到悲傷,貼緊他冰冷的手心。 「鈴鈴-‥」 「謝謝妳,一直在我身邊。」 「鈴鈴-‥」 「為什麼要說謝謝?」 「鈴鈴-‥」 「我…對不起…」 「鈴鈴-‥」 「為什麼要道歉?」 「鈴鈴-‥」 「…流歌…對不起…」此時電話轉成了答錄模式:「抱歉,我們不在家,麻煩在第二次嗶聲後留言,謝謝!」 「為什麼要道歉啊…」她邊無力地說,那個人低沉的嗓音一邊毫無顧忌地充斥了整個房間:「對不起,我真是太沒常識了,打電話問伯母才知道,你上晚班,根本不可能來的,上通留言…就請當作我的失誤,懇請原諒。」她的聲音和那個人的聲音同時放出,卻清楚地分成了兩個部分。 「友,不要道歉啊…」 「我昨晚送了花過去,不知道有沒有收到?本來想送你和流歌小姐一些實用的東西的,臨時之間想不到,對不起。」 「友,我在你身邊的唯一理由只不過是,」 「不過,花的話,會很適合你和流歌小姐,我是這麼想的,如果不喜歡的話,就丟到外頭當肥料吧,哈哈…就當作我的心意,祝福兩位。」 「我愛你啊…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啊…雖然我也期待著回報,但是,」 「那……嗯……還是希望上一通留言你能聽到,友,」 「我最想要的回報,其實就只是看見你幸福快樂…因為你的幸福快樂也是我的幸福快樂…」 「嗯……那個…友…我還是希望,最後,你至少打個電話或傳個簡訊告訴我你收到了,我這隻電話是在日本用的,所以請在中午十二點,我登機以前聯絡我,好麼?」 「只因為…」 「那…Bye-Bye!」 「我愛你啊!」 她不知道為什麼她會感到這麼難過,好像已經失去了他一樣難過。她靠在他的肩上啜泣,她不太確定沉默的他現在在想些什麼,只從那略嫌單薄的肩膀感受到他的顫抖。 「那個人算錯了,友不是會知道花語這種事情的人啊…」她邊哭著,邊拾起地上的殷紅帶葉未拔除刺的盛開的玫瑰。「黃色是失戀和嫉妒,還有享受與你一起的日子,粉紅色是喜歡你燦爛的笑容以及愛的宣誓,紅色是愛情,盛開是我愛你,帶葉是希望……很棒吧…」 「……」 「友…去見他吧…你去見他吧…現在趕去機場還來得及…你去見他吧…」 「流歌…」 「這些我來收拾吧。」她輕輕梳過他柔順的黑髮,毅然起身,面對那一片安靜卻囂張,等待著誰來整理的混亂。「收拾完之後,就結束了吧。」她說。 就因為她一直在他身邊,所以她懂。她定是他最親密的朋友了,就讓她驕傲地這麼認為吧。她牽起他,她現在才驚覺他的身體是多麼纖細,簡直脆弱可憐。 09.親吻 她想起了她和他第一次的親吻。 那是秋天,微寒的夜晚,但只要兩人靠在一起就很溫暖。她撒嬌地將手伸入他長大衣的口袋裡,他咯咯笑罵她的手也未免冰過頭了,溫柔地反握住她的手,以自己的體溫烘暖它們。 她覺得好幸福,忍不住踮起腳尖輕啄了他臉頰一下。那個瞬間他的表情有些詫異,隨即轉為粉紅,很是可愛。 於是她故意停下了腳步,要他配合。他不解地偏頭看向她,趁隙她便輕輕拉扯他的衣袖,讓他的重心往下,然後再悄悄地,在那雙唇上淺淺地落下親吻。 她瞥見路旁的花圃開了漂亮的菊花,即使秋風颯颯仍怡然自得地舞著,她和他的心情就像那菊太陽般的顏色一般,也像那看似孤獨但幸福快樂的身影一般。 她沒來由地想起了她和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親吻。 010.J.B.F 他有種愉快得想要唱歌的心情,從沒想過等待會是這麼開心的事,胸臆滿是孩子般的期待與興奮。 「再給我一年時間。友。那之後的時間通通給你。加上利息的話,一輩子,不知道夠不夠呢?」 他沒有回答,只是用點頭代替,然後說:「其實以前那些明明就很夠的了,或許是我欠你也說不定。」 「那麼,你也將以後的時間通通給我吧。」 「你要的話?」 「讓我通通拿走吧。」 接下來的一年,他一天折一只紙鶴,大概只需要一分鐘的時間。很快地,三百六十五隻就齊全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