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春和景明*靜帝(無頭騎士異聞錄)

與杏里在平常的街口道別,帝人旋身反向繞遠離了住宅區,往愈夜愈熱鬧的車站附近走去。 他的腳步很慢,並不是為了享受獨自逛街的悠哉,而是因著內心如泉湧的希望和期待。 中心商業區繁華的榮景與緩步行走的帝人彷彿平行在這時空,從某一角度看是重合無疑的,事實上卻無所交集:他所希求的和所有與他擦肩而過的年輕人不謀而合,都盼著一場非正常的事件發生,同時也截然不同,他只專注渴望地待著一聲再見。 正當帝人卷入自我陶醉的思念,忽然轉角那一側傳來巨響,引起街道一陣騷動,其中五成的人是因為害怕,四成是好奇,一成則習以為常持續談笑。帝人沒有遲疑困惑也未佇足,只是朝聲源瞥了一眼,果不其然看見飛向天際的冷飲自動販賣機,同時不經意聽見周遭行人大聲地竊竊私語:「就是那個,那個啊,『池袋最強』!」其中他特別注意到了甚為熟悉難忘的男聲:「唉呀,小靜還是老樣子,好危險、好危險吶。帝人,你還是快快回家睡覺比較安全哦。」 帝人的腳步因青年的出現及靠近而紊亂起來,他眼神下意識流露出詫異,對比青年從容且不知因何而極為滿足般的笑容。幾乎未經思考,帝人便語氣尖酸地回應道:「臨也先生來到池袋才是最危險的吧。」 「不錯,有戒心不是壞事,但這種情緒向著我的話就不太對了唷。」臨也旋著食指,堆滿笑容的表情的眼神底下卻無絲毫親切與類似關心之類的溫馨感情。 帝人還不確定要不要回話,遠遠的另外一頭更為低沉的男聲卻很明顯地改變了整條街、或甚至是整個城市的氣氛:「臨、也、啊、怎麼最近特別常、看見、你、在池、袋、出、現、呢、真令人火、大、得想把、你、揍、飛、啊!」像怕對方聽不懂似的,簡直咬牙切齒的清晰的咬字,以及在太陽穴上浮出的青筋,可以見得這名金髮墨鏡的青年目前是多麼「慷慨激昂」。 轉頭一看發現臨也已不見人影,帝人不禁萬分困擾疑惑地蹙起眉頭:「那個人到底來幹嘛的…」 耳際傳來女孩子的尖叫,帝人看著金髮墨鏡的青年迅速地往這裡-幾秒前那名看起來就非常火爆的青年的冤家折原臨也還在的地方-前進,青年手插在酒保制服的西裝褲口袋裡,全身散發著無法靠近的殺意,即使他赤手空拳,仍能讓人感受到威脅生命的絕大恐懼。 「龍之谷,那個草履蟲是往哪個方向了?」青年走近,對只剩一人站在路肩的帝人隨口問道。 「呃…」帝人還想不到該怎麼回答,也不確定該不該糾正對方把自己的姓氏叫錯這件事,只能往臨也消失的街的那一頭看去。 「謝啦。逃倒是挺快啊草履蟲,這一次可不這麼簡單就讓他走…」青年碎念著,很快地消失在錯綜複雜的街巷中。 「……總覺得司空見慣了。習慣還真是可怕、呢,紀田,你一定會很驚訝的吧,我是真的漸漸習慣這個城市了哦…」帝人在心底像是真的與誰在對話一般,想著。 帝人恢復原本的步調,繼續在入夜仍輝亮如日的池袋車站漫無目的地逛著。絢爛的燈火及街道上陳列的商業擺飾幾乎無法進入他眼裡,任意放逐自己的心神浸入懸想之中。 不知方才一逃一追的兩名青年是在怎樣的因緣際會之下建立起今日這般切不斷的孽緣?以前到現在是這樣,以後也不會輕易改變的吧!他邊好奇地想像著,一邊感到羨慕起來。 他在人較少行走的近街尾處停下腳步,斜靠在隔開人行與車道的金屬質柵欄上,那些與此時此刻場景相似,曾經熟悉而無庸置疑的回憶浮現腦海,並不是很久以前的事,仔細想來每個細節都非常鮮明,卻是懷念得簡直令人悵然若失。 他不禁輕嘆了口氣,再吸氣的同時,幾分鐘前才聽過的低啞男聲再度傳來:「嗨。」但這次少了怒意,反而相當柔和好聽。 「啊、你好,平和島先生。」帝人有禮貌地向青年微微鞠躬行禮道。 「說過了吧,叫我靜雄就好。」靜雄摘下嘴邊看起來剛燃不久的菸,在一旁的垃圾桶上將它擰滅。 「那請…靜雄先生也叫我龍之峰吧。」帝人稍微將自己的姓氏強調性地放慢了說。 「唔‥抱歉,我又叫錯了,一看到那東西就會變得沒辦法思考。能叫你的名字麼?」 「呃?咦?」沒料到靜雄會這麼問,帝人有些驚訝。難道是音節的關係?三個音節就不會叫錯麼?帝人揣想,倒也沒理由拒絕,點點頭,正想開口道出自己的名字時,靜雄就已經先開口了:「嗯,帝人。」 「是的。」帝人應道,總覺得比第一次被老師點到名時還緊張,同時也很興奮,更是莫名地覺得開心。前一陣子還覺得號稱池袋最強的平和島靜雄是絕對不能靠近的超級危險人物,如今卻能如此平常地面對面互相打招呼,不帶任何多餘的意圖,只是單純的遇見了、靠近了,也就這樣呼喊起對方的名字來了。 「他還常常來找你?」 「不。或許是我那樣希望也說不定。」 靜雄露出極度不明白的眼神,帝人趕緊解釋:「因為我有一個無論如何想再見的朋友,可能只有他才知道他在哪裡…唔、咦?」忽然頭頂傳來的熱度讓帝人嚇了一跳,緊張地抬眼,對上靜雄的視線,還有他手腕上的摺紋。 「能見到的,你這麼希望的話。」靜雄撓抓著帝人的短髮,感覺搔著掌心微刺的觸感,還有似乎能輕鬆一把抓起的他嬌小的體型。還是個孩子啊,他想。 「嗯,謝謝。」帝人垂低頭道謝,靜雄沉穩的嗓音撫過他的胸口,比有溫度的擁抱還要令人心暖,總覺得他的話充滿力量,帝人不自覺露出久違的安心的微笑,同時也想著,如果自己能擁有像這個人一般的強大就好了,漸漸的,一步步的,他一定要變得更強,更堅強,即使還遠遠無法到達能如此安慰鼓勵他人的程度,至少要能夠保護心底最重要的事物。 「……唔。」靜雄不自然地倏忽收回了手,帝人查覺異樣,疑惑地發了個單音:「呃?」 靜雄微擰眉,說道:「我不是故意的。」 帝人一瞬間還不能意會靜雄所指何事,然後明白是指忽然摸了他的頭的動作。 「嚇到你的話抱歉。」 帝人這次理解得比較快,直覺想到靜雄是顧忌著他那非現實般的怪力。 「靜雄先生常常嚇到別人?」 「……尤其女孩子、吧。」 「那請放心,我不是女孩子。」 「差不多,體型、力氣上而言。」 「任何人對靜雄先生而言都是吧!」被這樣說帝人其實有些難過,難道他看起來真的這麼弱小?或許是吧,連折原臨也都比他高,不過他正值希望無窮的生長期啊。 「嗯……所以道歉。」 「靜雄先生應該接受我的感謝才是,請不要道歉了。我沒有被嚇到,反而,非常的安心。」 「安心?」 「是的。」 靜雄好像露出了些許不可思議的表情,帝人倒是有些被這個表情嚇到了。 「不過,靜雄先生,確實很可怕。但那是大家口中簡直當做都市傳說般謠傳的『池袋最強平和島靜雄』,而不是現在站在這裡的靜雄先生。」 靜雄再伸手,帝人以為又要再摸一次了,但他只是從他的頭上捏起了一個東西,那是粉色的櫻花瓣。 這時他們倆才發現人行道兩旁的櫻花樹都盛開了,將池袋墨黑而點綴著刺目霓虹燈的天幕渲染成無邪爛漫的祥和春景。 帝人發現靜雄金黃的髮梢上也懸著一片柔軟櫻色,和他依然凜然無表情的端正臉孔形成微妙對比,禁不住咯笑出聲,被對方怪奇地問道怎麼了,他伸長了手,掬起那抹粉紅:「靜雄先生也沾到了!」 *^w^*完*^q^* 後記: 生日快樂。 感覺好像是第一次萌這麼腦補的配對,不斷膨脹的自我嫌惡感與狂熱心交互作用著,我幾乎陷入了一種變態的自我矛盾之中,不誇張。 俺真的北七! 應該快樂的,可是後記這麼灰暗真是對不起。 打了這種配對真是對不起。 萌了這種配對真是對不起。 還想三批真是對不起。 還想四批真是對不起。 還想賽門受真是對不起。 還想我帝真是對不起。 數學被當真是對不起。 不斷發牢騷真是對不起。 一直覺得好寂寞真是對不起。 一直靠腰真是對不起。 一直對不起真是對不起。 把叫名字摸摸頭一次打在一起真是對不起。 自己萌得很嗨很沒道理真是對不起。 根本沒有道歉的對象卻一直道歉真是對不起。 感謝看到這邊的大天使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