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好朋友的歌*正帝(無頭騎士異聞錄)

最近正臣頻頻憶起他和帝人小時候的事。 非常奇怪,他從未如此懷念過,即使是剛轉學的那段過渡期。而如今,他竟然如此懷念,簡直積鬱成疾的地步,甚至漸漸無法品嘗快樂了,儘管他應感到快樂的,好不容易能在這裡守護她(彼女)了,能就近望見她(彼女)的笑容了,可是他卻思念著更為遙遠無法觸及的過去(彼氏)。 會是起因於一種罪惡感麼? 似乎是他親手毀棄了當時能延續下去的簡單幸福,逃避一般,為了將自己的無能為力和無法圓滿的種種謊言一併隱蔽起來……對不起。他獨自告白了無數次。 正臣不了解折原臨也的魅力,在他看來,那個人身上只有一股令人怯而止步的危險感,所以他決心不能放開沙樹任她往他的方向迷惘。但是帝人呢? 這裡有一個真實得可怕的揣測:折原臨也掌握了帝人的一切情報,從思想以至於行動,從他遠在家鄉,僅使用網路與自己以外的其他世界勉強聯繫著的時候開始。 「你不去見他麼?」面對臨也的詢問-看似關心實則嘲弄,正臣無所謂地聳聳肩-看似從容實則不知所措。 「好過份吶,那孩子那麼想見你的,還想和我交易換取你的情報的樣子呢,好可憐,好不可愛呢。」 「那怎麼不賣呢?」正臣明知地人不可能向臨也做買賣,眼前這個瞇細著眼笑的青年只是故意編織著誇張的言語想見他動搖的狼狽罷了,但他仍無法自禁,心直口快地反問回去。 當然正臣馬上便後悔了,或許當場轉身逃開還是比較好的做法。只見臨也咧嘴而笑,相當愉快地再反問道:「你覺得他有什麼能向我交易?他不是女的不能當個床伴,他沒有力量不能替我辦事,他到底有些什麼?」 那個善良溫柔的孩子為什麼非得被這種惡劣的傢伙批評得一文不值不可? 名為憎恨的醜陋感情被點燃而燒熱膨脹,正臣壓抑地握緊拳頭,咬牙閉嘴。 「唉呀,別露出這麼可怕的表情嘛。」臨也沒有掩飾誇張的看好戲的笑意,伸手拍了拍正臣的肩膀,下一秒忽然壓低了音量,清亮的嗓音變得低啞:「那你為什麼不?明明這些都是你可以並且應該告訴他的哦。你在害怕什麼嗎?那個孩子都拿出那樣真摯無邪的有情和你換了,從很久很久以前到現在哦,你一點付出也沒有這樣好麼?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這樣簡單的準則你不會不懂吧?紀田正臣。」 看啊,多麼惡劣的人。 正臣別過眼,耳際仍聽見那個人的輕笑-輕蔑般地。他說了再見,還附帶了一句「好好愛著沙樹哦」心情愉快地離去了。 聽見愈弱終至消去的腳步聲,正臣闔上眼瞼遏止欲失序咆哮的衝動,卻在黑暗中看見微弱的光點擴散成過去(彼氏)的形象。 那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了,正臣還很小,他也是,幼稚得不知何為軟弱或者堅強,只覺得每一天都充滿著興奮的新發現,世界本身就是一個大寶箱,他和他都曾經以為全部的人事物都等待著他們去發掘,都是不得了的寶貝,都值得珍藏一輩子。 開學了幾個禮拜,他們都還沒有交集,直到換位子時他坐在他後面開始。正臣才發現這個「寶貝」,他的黑髮蓬鬆,眼睛裡頭是一片無邊無際的藍天。 「喂喂,帝人!帝人!」 「有什麼事嗎?紀田同學。」 「叫我正臣就好了啦!」 「不行啦!」 「為啥不?」 「媽媽說要叫同學的姓並且加上稱謂才有禮貌…」 「哈哈哈!帝人你也太聽話了吧!我們都小學了哦!」 「我想這跟年齡應該沒什麼關係。」 「欸,總之,叫我正臣啦,這樣我們就會是好朋友了哦!」 「這是正臣朋友那麼多的原因嗎?」 「嗯?難道不是因為我太帥了嗎!」 「噗!」 正臣從恍惚中醒神,忽然覺得回憶曖昧了起來。 那個時候帝人真的有改叫他「正臣」麼?明明在那之後還是叫他「紀田同學」的不是麼?可是在他的回想當中,確實是,從那個孩子的口中傳遞出的文字訊息是…… 「雖然染了頭髮,第一眼認不太出來了,但是果然紀田同學還是紀田同學,內在是沒什麼變的呢!」 像是責備一般地不斷重複著,正臣自我嫌惡了起來。當時他連說對不起的勇氣也沒有-或許現在也沒有-,沒有坦白的勇氣和決心,告訴對方他其實是變了,變了很多。 「對不起…」 「為什麼你要說對不起呢?就算沒發生這種事,我爸媽也不會准我去校外教學的。」 「可是都是我說沒問題的,拉著你玩到那麼晚,害你不僅不能去還被罰禁足。」 「那完全是我的意願啊,而且一點也不後悔哦,因為很開心啊!」 「帝人…」 「你貪玩是事實,我貪玩也是事實,所以要道歉的話,我也該說對不起。」 「可是害你被懲罰也是事實啊!」 「那‥你也一起被懲罰好了。」 「咦?」 「懲罰的內容是,在校外教學時一定要幫我買禮物,禁足期限一到要馬上來找我玩哦。」 他的笑容讓他鬆了一口氣,並不是一種被原諒的寬心感,而是確信整個事件從頭到尾都沒有不好的地方。 那個孩子就是這麼樣的善良溫柔,如今也是。那麼他怯懦的理由是什麼? 『對不起。如果被你否定的話我就真的會失去所有勇氣的。儘管只有微小趨近於零的機率,我不敢。而這絕對不是因為不信任你……』 「正臣,你在想什麼?」 「……想我真是充滿罪惡。」 「正臣也有這麼自虐的想法麼?」 正臣的眼神越過沙樹深邃如靜夜的水眸和髮絲,細碎地叨念著:「也許也不是這樣吧,嗯,與其說是罪惡,不如說是充滿猜忌的、膽小的、一點進步也沒有的王八蛋吧!」 ……完。 後記: 對不起!俺在喇賽!!!!(翻滾衝撞) 其實這篇原本是想為一直不面對好友的正臣說些平反(喇賽王)立場的話的,沒想到俺完全敗給了正臣的喇賽力!!!!(明明就你自己才疏學淺) 下一篇就是H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超‧一人嗨) 感謝看到這邊的大天使您! 天啊俺真的完全不敢再回頭看一次這篇(翻滾衝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