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193>後桌的空位*靜帝(無頭騎士異聞錄)

靜雄最近養成了一個習慣,每個星期五下午五點整前往露西亞壽司店,坐到從最裡面開始數來第二個位子。為了不讓等待因無聊的思緒而變得漫長,他會先和在店裡面準備晚點兒出去招攬客人的賽門漫無目的聊上幾句,如果剛好沒有客人的話就順便點根菸。 大約在五點十五分時,店門會被推開,賽門用像念外國人名字一般的語調喊那個孩子的名字:「龍之峰帝人,歡迎光臨。」 而那個孩子會以有精神的嗓音回應:「賽門先生日安!」他會看向這裡,然後向靜雄瞇細了眼睛笑道:「靜雄先生日安。」 靜雄以指節骨敲敲他左邊店裡最裡側的空位,示意他坐過來。然後他們閒聊,吃幾口壽司,被不小心加太多的山葵醬嗆得差點流眼淚……就像一般人一樣的日常,讓人輕易忘記他是池袋最強以火爆和怪力出名的平和島靜雄。 「靜雄先生等下要去工作?」 「啊啊。你呢?還有要去哪麼?」 「……倒是沒有。」 「前面那思考的時間是怎樣?」 「嗯,還是想去車站附近‥逛一下吧。」 靜雄伸手輕輕撫了下帝人的頭,帝人沒有迴避也沒有驚訝,只是有些不知所措地低下頭,很容易就猜到他在想什麼。 「我會幫你注意的,那個紀田。反正我最近工作也都在車站附近。」靜雄承諾,並不只是單純的安慰。就像帝人思念著紀田而努力想做些什麼一樣,他也想為了帝人出分力,只要能夠稍微和緩他不經意流露出哀愁的表情也好。 「非常感謝。」 「沒什麼。等會順道送你回家。」這也是為了自己。靜雄心想。看到這個人笑自己也會覺得開心,讓這個人感到安心自己也會覺得放鬆,這種心情尚無以名狀,但無所謂,深究與鑽牛角尖並不是他的個性。 「真的非常感謝。」帝人感激地頷首,右眼角閃著疲色,左嘴角則因歉意而微往下彎,形成雜揉自責著自己的任性和無能的複雜表情。 要是在不久之前,靜雄一定會耐不住胸口急聚的煩躁感叫他不要露出這種表情的,但是現在他只是保持沉默。與其看見帝人強顏歡笑,不如就這樣率直坦然。不管好的壞的都是自己的一部分,不去面對的話是不行的,這點還是這個孩子教給他的呢。 簡單填了肚子,牆上掛鐘指著七點過後,外面已經暗得只剩霓虹閃爍。靜雄和帝人起身同賽門道別,離開壽司店。 他們重覆了很多個這樣子的星期五,並沒有特別約定,也不是因著什麼樣的期待,只是很理所當然地養成一種習慣,從第一個星期五開始。 靜雄走在帝人的斜後側,保持能注意四周的最佳位置。他們來到分隔商業區與住宅區的街角,帝人稍微放慢了腳步,指著顏色有異的公共建物牆面說道:「啊,完全修好了呢。」 「啊啊。好幾個禮拜了才終於啊。」 「真是不可靠的辦事效率呢。」 「啊啊。」 兩人交換了一個視線,不禁莞爾。 那是對兩個人而言的第一次有意義的星期五夜晚。五點二十分,靜雄在這裡會面一個明明約好要見面卻想偷偷跑回家的男人,不用說,是欠了一屁股債的爛男人。 「我、我會還的、我、我可從沒說不還啊!」男人畏畏縮縮,被放鴿子在先的靜雄看了更是不快,手指痙攣,忍不住捏起了拳頭。 「廢話無用,你最好快點吐些有建設性的句子來。」 「啊、啊啊!那、那個!住我隔壁的、對面兩家的、隔條街的都還有一群人欠我錢呢!如果他們快點還我我也就有錢能拿出來了」「那種事隨便啊無所謂啊!」靜雄受不了了,硬生生打斷男人可憐的求饒聲,手往旁隨意一撈,便將路旁「注意行人」的標誌拔起當作槍茅一般的投擲物,威嚇性地掠過害怕得跌坐在地的男人的耳際,還削下了幾根亂髮。 「呀、帝、帝人同學!」 聽到前方傳出不陌生的女孩子喊著不陌生的名字,靜雄從暴怒中回神,拔腿往前跑,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追趕儼然成了不長眼的兇器的交通號誌,然後伸長了手拉過將要變成標的的龍之峰帝人,將他納進懷裡,並下意識環抱住他的肩膀,好確保他的安全。 碰地一聲,「注意行人」與牆壁擦撞停止運動,割下了牆壁表層的漆和幾塊磚碎片。 「抱歉,沒事吧。」靜雄確定帝人站穩了,才把手放開。 「啊,是的。園原同學呢?」帝人趕緊問旁邊看傻眼的杏里,她愣愣地搖搖頭表示她沒事。 「啊。」靜雄這才又回想起原本的工作,但回頭一看,果然男人已經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他無奈地打舌,此時一旁的帝人說道:「謝謝。」 「不,是我不好,太不注意。」靜雄搔搔後腦勺,再次道歉。 帝人莞爾搖搖頭,然後微微鞠躬道:「那麼就先告辭了。」 靜雄眼尖地注意到帝人的鞠躬姿勢有點不自然,主要是上手臂的地方怪怪的,他叫住他:「等等,帝人。」 「是?」 「你的手臂…我剛剛是不是太用力了?」 「呃,應該還好吧,只是有點痛。」 「那就不是還好了,過來,把袖子捲起來我看。」靜雄蹙緊眉頭,表情很是兇惡,帝人幾乎下意識應諾了聲,乖乖地讓靜雄將他的襯衫袖扣解開,慢慢往上捲。 捲過手肘再往上一些便能看見紅色的痕跡,捲至靠近肩膀時,就能清楚看見被人緊緊握過的掌印。 「……」靜雄臉色難看,不太能猜出他在想些什麼,一旁的杏里則悄然倒吸了一口氣,那痕跡真的殷紅得有點可怕。 「應該很快就會消的。」帝人自己其實也嚇了一跳,但真的沒有看起來那麼痛,只是有點麻,他擰眉笑了笑,將袖子捲回去。 「抱歉。」靜雄扭緊眉頭,好像比帝人還痛的樣子。 帝人想起曾聽說過的那些有關靜雄的傳聞,例如他因為不能控制自己的怪力而傷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到把自己心愛的女人殺掉之類誇張的事,不管那些是真是假,帝人感覺得到靜雄並不喜歡自己這人人稱羨的天賦異秉。他的道歉比起歉意,更多的是近似於不甘的懊悔,「為什麼自己無法好好控制?」似乎是這樣惱羞地喊著。 「靜雄先生。」帝人喚道,靜雄這才抬眼使視線交會。 「請不要再道歉啦,如果沒有你救我的話,現在可不只是一個掌印這麼簡單的了不是麼?」 「……但我還是太衝動了。」 「或許是這樣沒錯。但那樣的話也不是要向我道歉,而是要像公共道歉才是。」帝人半開玩笑地言指被破壞的公共建設們。 靜雄看著帝人擰眉咯咯笑著,只一味覺得困惑,一般人都會怪罪他或是因恐懼而離他遠遠的,為什麼這個孩子還能對他笑呢? 「那個,你吃了沒?」 「呃?晚餐?是還沒,我才剛放學…」 「吃壽司怎麼樣?當做賠罪。」 帝人自然看向同行的杏里,她輕聲道:「我家裡已經有準備了,所以沒關係的,帝人同學,你就去吧。那我先告辭了。」鞠了個躬,杏里轉身離去,留下帝人還難以反應過來。 「不願意?」 「啊,不,只是‥壽司…」帝人考慮著價位,他可不想真的這樣莫名其妙被當做賠罪而白吃一餐。 「我想吃,你不要?」 靜雄一臉認真,簡直不容拒絕,帝人還在困擾著該怎麼辦時,靜雄失去耐性,伸手捏著帝人剛剛解開的襯衫袖,強硬地要他跟著往露西亞壽司前進。 「靜、靜雄先生!」 「就讓我替自己的暴力做些補償,不然我會很不舒服。」 「自己的暴力?」帝人注意到靜雄用了相當負面的字詞,語氣還露骨地參雜著厭惡,忍不住反問:「靜雄先生覺得自己的力氣是那樣麼?」 「啊?」 「覺得自己的力氣是稱為暴力的東西麼?」 帝人語氣強硬了起來,簡直接近質問,靜雄不解,微蹙著眉,理所當然地答道:「不然還會是?」 「靜雄先生所擁有的絕對不是暴力,我覺得,而只是普通被稱為力量的,只是比一般人更強大而已。」 「……但我不能控制好是事實,沒有控制好的力量就是暴力。」 帝人默然,只輕拉回被靜雄捉著的袖子,再將它往上捲,一直到肩膀,方才那紅掌印已經消退不復存在了。 「你看,這不是沒事麼?或許還不算控制得很好,但是已經不會讓人輕易受傷了不是麼?」帝人急切地說明著,還捏捏自己的手臂,說著一點都不痛,靜雄真的搞不清楚到底誰才是受害者了。 看著帝人非常拚命想要說服他的模樣,靜雄忍不住覺得好笑起來,嗤嗤笑了幾聲。 「靜、靜雄先生?」難道自己說了什麼奇怪的話麼?可是是真的不痛了啊,痕跡也都消失得一乾二淨了。帝人心想,呆然地看著靜雄愈笑愈厲害。 「抱歉。」靜雄努力緩笑,然後輕撫了下帝人的黑髮,說道:「謝啦。」 「我沒有做什麼值得道謝的事啦…只是希望靜雄先生不要那樣排斥自己的力量,而是應該好好使用它…唔。」帝人說道一半忽然止住,把氣通通吞回。 「怎麼,突然不說話。」 「……感覺說得太‥自以為是了一點。」帝人支吾著,兩頰不好意思地一陣紅潮。 靜雄伸手撓亂帝人的頭髮,笑道:「所以快走吧。」 「咦?」帝人愣了一下,忙把頭髮再撥順。 「快把袖子拉好。」靜雄收起笑容,淡然地說。 「啊,是。」帝人乖乖把袖子整理好。 「就當是去捧賽門的場,走吧。」靜雄這回直接牽起了帝人的手。與其說牽,不如說是將他的手輕輕包在手心裡。 「靜雄先生,我不是小朋友了不需要這樣…」帝人有種被當成小孩看待的羞赧感,紅了臉,但即使對方幾乎沒有使力仍不敢直接把靜雄的手甩開。 不知是真的沒聽見還是假裝,靜雄逕自走著。 正當帝人不知所措,只得跟著靜雄走,誰也沒說話,而露西亞壽司的招牌已進入眼界,帝人忽然發現靜雄慢慢張開手掌,轉而握住自己的四隻手指,就像一般牽手那樣。 「靜雄先生?」帝人輕喚,靜雄仍不搭理。帝人感覺那雙手的溫度,還有些許顫抖。原來靜雄先生只是要試試看麼?帝人想著,不多想,回握住靜雄的手,確實又肯定。 「唔!」反而靜雄相當動搖的樣子,帝人慌忙想難道自己做錯了?正想鬆開手,靜雄卻說:「會痛的話要說。」 帝人忍不住笑意,覺得這個比自己高大的人有些可愛,大概是沒辦法的事吧。他一手握緊他的,另一手和他一起推開壽司店的店門,邊笑道:「不會的,靜雄先生可以再用力一點。」 剛進入晚餐時間,雖然空位還很多,他們牽著手走進最裡側,接受賽門的招呼,點了些東西,想著反正明天是周末,每口都咀嚼得特別慢,畢竟這是他們的第一個星期五。 如果還有下一次就好了。他們倆不約而同地期待著。 完。感謝您,您真是大天使(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