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轉性青年阿臨異聞錄(無頭騎士異聞錄)*<起>

良い人な折原さんが、お好みですか? 喜歡好臨也麼? 「人生就是充滿意外,而結果是好是壞是很難定義的,我選擇接受意外,船到橋頭自然直嘛!況且我不是一個人,這個人類社會可愛之處便是如此,誰都不可能會是一個人的。」醫院牆壁、擺設、電燈、床單等的潔白對比他如夜般的黑髮,他溫和的笑容卻將一切揉合成無比和諧的構圖。 圍繞著病床的每個人愣然,看著迷了似的。 「謝謝你們,不過我現在很好,你們先各自回去休息吧,夜都深了,不快點回家會有人為你們擔心的吧?」 「……」大家仍佇立在原地,有魔法施咒般動彈不得,有些人漸漸露出露骨的不知所措的神情:天啊,天啊,天啊,天啊,Oh my GOD!OMG!OMG!OMG!!!!眼前這笑容、語氣以及發言內容簡直是世界遺產級的帥氣溫柔好青年是誰啊?今天可不是四月一日!誰來給點提示或暗示這一切都是謊言或是一棒打醒這個詭異的不知道是好夢還是惡夢的幻覺啊! 「哇!失去記憶的段子真萌!」「如果是雙重或多重人格不是更美妙麼?」「或者是被附身!」「被鄰家大姊姊或大哥哥型的!」「萌!」狩澤和遊馬崎開始討論起來,不亦樂乎。門田難以忍受地清清嗓,兩人交換了個眼神,調皮地笑了笑,乖乖閉上嘴。 門田拍拍站在最中間的帝人的肩膀,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麻煩說明一下吧,龍之峰。」 「門田先生…我也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帝人輕嘆了口氣,娓娓道來。 今天中午帝人前往車站,赴與正臣的午餐約會,沒想到才到達目的地,就接到正臣的道歉電話:「抱歉,帝人,我家老爸老媽忽然決定要去拜訪親戚,還硬拉著我去,對不起啦!今天要爽約了,下次我請你作為補償!吃露西亞壽司也No problem!」 掛上電話,帝人無奈地嘆了口氣的同時,思考著接下來該怎麼辦,都已經走到這裡了,也不想直接回去。反正肚子正餓著,不如就自己隨便解決一下好了。沒想到才剛在人群中前近幾步,就被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攔了下來:「真是巧啊,帝人,看你一副非常飢餓的樣子呢,我們去老地方吃吧!」 「老地方?我從來沒跟臨也先生吃飯過怎麼知道老地方是哪裡…」「唉呀,帝人真是的,記性不太好啊,明明就一起吃飯很多次了的說!」「……隨便你怎麼說好了。」「那麼就走囉!」帝人一放棄只是徒勞的抵抗,折原臨也便不客氣地牽著帝人往他不知何時自己決定的「兩個人的老地方」前進。 帝人輕歎了口氣,對漸漸習慣這個人的任性妄為的自己感到無奈,同時懊悔為什麼從不一開始便強硬地拒絕他呢?就因為是長輩?就因為畢竟是長輩麼?可是這個人一點也不像長輩啊,不像聽說高中同屆的平和島靜雄,看起來就很成熟可靠。帝人邊被動地被帶著走,邊暗忖著,「臨、也、!」沒錯,光是聲音就充滿力量和殺氣…殺氣? 帝人猛一抬頭,果然大約前方二十公尺處是剛舉起路邊無辜垃圾箱的平和島靜雄。 「唉呀,失策了,失策了,本來想說故意走人多的地方才不會遇到你的說,小靜唷。」臨也慣用的右手仍牽著帝人的手,似乎沒有想要與靜雄來一場街頭決鬥的意思,卻也沒有要逃跑的樣子,帝人有些慌:「臨也先生?」 「放心啊,帝人,我還不至於卑鄙到拿你當盾牌啊,畢竟這個世界能檔得住小靜的攻擊的只有賽門跟嗚、!」 「臨也先生!」臨也話還沒說完,帝人就看到垃圾箱往眼前飛來,準確無比地砸上臨也的腦袋。會死!會死!只要有頭的人都會死!不然就是腦震盪半身不遂啊!帝人趕緊蹲下身,將面朝下跌在地上的臨也用力翻回正面,臨也眼瞼緊闔,沒有痛苦的表情反而更令人擔心是否已失去意識,不久,額頭髮際處開始滲血。 「臨、臨也先生!」帝人忍不住擔心,也不管會把袖口弄髒,直替臨也擦去不斷流淌的鮮血,一邊不斷喚著他的名。 「……」靜雄的殺氣沒有消失,踩著沉默但具有壓倒性氣勢的步伐接近負傷昏厥的臨也和第一次看著人在眼前進入瀕死狀態簡直快急哭了的帝人。 「臨也先生!臨也先生!臨也先生!」 「吵死了,這傢伙又還沒死。」靜雄低吼,帝人與其說是被震懾到了,不如說像是被提醒了什麼事一般,乖乖閉嘴,轉而掏出手機,熟練地撥了一組號碼:「這裡是OO街的路口,有頭部重傷陷入昏迷的緊急傷患。是的,是的,麻煩了。」 「喂,你叫救護車?」 「當然了,請平和島先生要負責。」 「啊啊?」靜雄不快地發聲,帝人卻義正嚴詞地抬眼直瞅著他兇惡的眉眼,說道:「你傷了人!在人來人往的大馬路上無緣無故傷了人!大家都看到了,難道不是麼?雖然大家都知道你討厭臨也先生,但若今天臨也先生躲開了,傷到了別人怎麼辦?所以請你負起責任!」 第一次有人這樣指責他,看著眼眶含著淚水但還是努力向他大聲說話的帝人,靜雄一時呆然。幾乎同時,救護車來了,醫護人員將仍沒有恢復意識的臨也抬上擔架,送入救護車,帝人和靜雄也上了車-雖然靜雄根本還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非上車不可! 在醫院急診室外家屬等待的座椅上,突兀地坐著帝人和靜雄,中間尷尬地隔了一個空位,或許裡面那個折原臨也來補上剛剛好吧。靜雄坐了一分鐘便開始覺得不耐煩,側頭想告訴帝人他要走了,卻發現帝人正襟危坐,但卻掩飾不了肩膀的微微顫抖,和就掛在眼角還不甘心掉落的倔強眼淚。 「喂,你是誰?那種人對你而言這麼重要麼?」「……」靜雄一發聲,帝人就更加動搖地顫了一下,雙眸一緊閉,淚珠便撲簌簌接連墜下。 「……」靜雄看著帝人落淚的側臉,忽然明白了。帝人除了擔心之外,還感到害怕啊。如今他才發現自己真的又衝動做錯了事,又把無辜的人捲進來了。他確實該負些責任。儘管對於要讓臨也接受治療這件事還是有些難以接受,但如果是為了這孩子的話,勉強值得吧。 靜雄長吁口氣,再重新吸滿整鼻腔醫院潔淨過分充斥消毒水的空氣,站起身說道:「我會跟醫院的人打聲招呼,你想怎麼做就隨便你,但我要走了。」 「……」 「……抱歉。」靜雄愈看著他愈覺得自己做錯了,向他道了歉,轉身離去。 只剩下帝人之後,他持續安靜地掉淚,沒辦法控制,只好任由淚腺繼續過份濕潤他的雙眸。不知過了多久,終於,臨也的病床從急診室被護士推了出來。 「你是…」 「……好友。」帝人情急之下說了謊,對比帝人些許心虛感,醫生無庸置疑,繼續說道:「沒有想像中的嚴重,只是有點腦震盪,目前看來沒什麼大礙,但…有些事情要等他清醒之後才能確定。」 「請問是什麼意思?」 「嗯,應該沒什麼問題的。你到他的病房陪他吧,他大概過不了多久就會清醒了,醒來時看到好朋友在身邊,應該會安心許多吧。」 點頭應是,帝人隨著推病床的護士到四床位的空病房。將臨也安置在靠窗的好位置,帝人拉了椅子在床邊坐下。 到底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麼嚴重?這兩個常理之外的人應該不是第一次在路上針鋒相對了,為什麼偏偏今天這麼嚴重?是因為他?因為臨也當時牽著他所以沒能及時反應?帝人忍不住揣想,漸漸自責起來,又不知道臨也家人的連絡方式,只好在這裡乖乖等到臨也醒來了。 帝人先是看著臨也貌似安穩沉睡著的臉龐,再無目標地看向窗外,重新整理了好幾次今天發生的意外事件。或許是因為哭累了,或者是春日午後的陽光太溫煦,睡意不知不覺地開始蠶食帝人的意識。 帝人不敵本能,往旁斜靠在櫃子上閉上眼,很快地陷入熟睡。 「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接近晚餐時間了,臨也先生早就醒來了,在和護士說話,我看臨也先生沒事的樣子,鬆了口氣,沒想到臨也先生卻笑著對我道謝,那很明顯就不是平常的臨也先生,而且也真的不記得我了,也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帝人說明告一段落,眾人譁然。 「抱歉,你這樣辛苦送我住醫院,我卻忘了你。」應該是臨也的好青年用懊悔而悲傷的眼神看著帝人。 「……不是臨也先生的錯,請不要道歉……」帝人心頭滿溢一種難以名狀的複雜情緒,好像是若有所失的失落感,也像是發現新事物一般陌生然而興奮的心情。 「……這實在也‥若是演技的話,也演得太逼真了。」門田汗顏。 「臨也先生也不記得大家了麼?」帝人見臨也對門田的話一點反應也沒有,忍不住問道。 「……」臨也用認真的眼神掃過現場的每一個人一周。除了帝人和門田之外,還有狩澤、遊馬崎,以及一位戴著貓形安全帽的黑衣女性-塞爾提。 臨也搖搖頭,垂頭歉道:「對不起,真的不記得。」 塞爾提的袖口滑出PDA,她迅速地打了一行字,拿給臨也看:「那麼你記得你自己麼?」 臨也點點頭,開始說起自己的家室背景,連自己的職業是情報販子都還記得。 「以前年輕不懂事的時候曾經利用這個職業做了許多傷害人的壞事,雖然歉疚但卻不知道怎麼彌補,只好繼續努力看能不能用這些情報網幫助人…」 「等等等等!」狩澤和遊馬崎忽然插嘴,狩澤突然問道:「請問折原臨也先生!您今年貴庚?」 「二十六。」臨也不加思索,反射性地答道。 「果然如此!」遊馬崎隻手握拳敲在另一隻手的手心上,作原來如此貌,現場除了一旁點頭稱是的狩澤和好像也察覺到什麼而面露驚色的門田之外,帝人和塞爾提都疑惑地看著三人。 「小田田二十四歲的生日才剛過,為什麼跟他同屆的折原臨也,現在我們眼前的這個折原臨也,足足大了兩歲呢!虛歲也不是這樣算的吧!」 「還跨過了二十五這個關卡呢!怎麼想都很奇怪!」 「對對對,過了二十五之後就覺得好接近三十歲,感覺就老了很多啊!」 「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沒錯,超奇怪的!」 狩澤和遊馬崎兩人有默契地一搭一唱,然後同時伸直右手食指,直指向說自己二十六歲的好青年折原臨也的鼻頭,說道:「你,其實是未來的折原臨也!」 「咦?!」帝人驚呼,臨也也驚訝地瞪大了眼睛,塞爾提如果能說話,想必也會非常驚訝,甚至恐懼,因為她馬上就聯想到例如臨也被外星人綁架的情節,門田則感到頭痛地揉著額頭。 「可、可是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會忘記大家?」帝人直接地說出疑惑。 「這是平行世界的道理。」 「為了不出現矛盾而使用的平行設定!」 「雖然往往設定本身就是一種矛盾。」 「也就是說我們存在於原本我們認識的折原臨也的時空裡,但卻不曾出現在這個未來的折原臨也的過去裡。」 「兩個折原臨也可以說是同一個人也可以說完全不同個人!」 「因為一個是我們認知的現在,一個則是我們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的未來。」 「這樣懂了麼?龍之峰!」 「……那些不是在二次元裡才會出現的麼?」帝人困擾地蹙眉。 「噢!不要說!不要說我們是三次元而不是二次元啊!這是偏見!歧視!」狩澤和遊馬崎誇張地反駁道。 「雖然不太懂,但是,對不起…」臨也又道了一次歉。 「臨也先生,請不要道歉了。」帝人說道,總覺得被臨也如此真心地道歉有種奇怪的感覺。 「因為我似乎,在不該出現的地方出現了的樣子。」依照狩澤和遊馬崎的說,臨也整理出自己的結論,然後又再說了一次:「對不起。」聲音沉穩而柔和。 「……」忽然現場又陷入一陣沉默。 「嗚哇、誠意滿點的折原臨也真是閃閃發光讓人難以直視啊!」狩澤悄聲道。 「就一直這樣說不定也挺好?」遊馬崎細聲附和。 「有萌點。」 「嗯,有萌點。」 「你們兩個!」門田終於忍不住,各自搥了兩人不正常的腦袋一拳。 帝人看著眼神充滿愧疚和無助的臨也,心情不知為何突然沉重了起來。這個人真的是臨也先生麼?長相、聲音都一模一樣,但卻是個溫柔的人,別人困擾的話自己就會深深反省的人,並且與他素不相識的人。 「臨也先生,你可以說說看你熟識的人名麼?」行動幾乎快於思考,帝人丟出疑問,語氣有些急迫得不自然。 「嗯…認識的人很多,但說到熟識的話,應該是…阿雄吧。」 「阿‥雄?」帝人有些遲疑地重複了一次應該是小名的稱呼。 「龍之峰知道他?全名是平和島靜雄,我們關係好得像兄弟一樣,所以我叫他阿雄他叫我阿臨。」 空氣中再次沉默瀰漫,這次卻與之前截然不同,是膠著得讓人誤以為時間停止的寂靜。 阿雄?阿臨?……這該從何吐槽?還是說,乾脆哈哈大笑才是最適當的反應呢? 待續^q^ 後記: 一個字,爽啊。(兩個字 快來撻伐俺(沒人理你) 很難放置PLAY的一篇。(超‧一人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