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煩惱不鳴的金絲雀*正帝(無頭騎士異聞錄)

其實正臣很懷疑,帝人真的明白他們倆已經是交往中的情侶了麼?老實說就連他自己也沒什麼踏實感,他們倆從兩小無猜的友誼跨入禁忌的愛人同志只是一段極簡就像帝人平時對正臣切中要害簡潔俐落的吐槽一般的對話:「跟我在一起吧,帝人。」「嗯?哦。」天知道正臣當時有多緊張!沒想到帝人的回答超稀鬆平常根本就像是問「你要吃草莓口味的霜淇淋對不對?」「嗯?對啊。」雖然也是在做決定但是嚴重性完全是不同個次元啊! 「帝人,今天我爸媽都不在家,來我家過夜吧!」 「嗯?好啊。」 帝人爽快地答應了,正臣心情卻有些複雜。這傢伙一定不懂!一定不懂「今天我爸媽都不在家」這句話有多深厚的暗示意味。 「來池袋好一陣子了,卻一直沒有去紀田家呢,感覺有點興奮。」抱著裝著衣物和盥洗用品的包包,帝人在進正臣家前,瞇細了眼睛有些羞赧地這麼說,正臣一方面覺得真可愛啊,另一方面又覺得有種罪惡感:對不起帝人,但我是健全的青少年啊!也是會偷偷跟班上同學輪流傳色情書刊的健全的青少年啊!所以我今天一定要至少跟你……牽到手! 兩人很普通地在客廳看電視、聊天說笑,一直到時間晚了,他們都忍不住有了睡意才決定輪流盥洗然後準備上床睡覺。正臣先洗,再來是帝人。 聽到浴室水聲停止,正臣故意關了電視,關了燈,悄悄地鑽進房間被子裡。從這裡還是聽得到浴室那邊的動靜,他期待地聽著,聽見浴室門打開,帝人疑惑的聲音:「紀田?你在哪?真是的……好暗啊,燈的開關在哪?咦?找不到……」 正臣忍著笑,繼續豎耳聽帝人踩在木質地上謹慎而輕巧的腳步聲,不久聽見碰撞聲,幾乎同時便是帝人吃痛的呻吟:「啊、痛!」 「唉,真是……呃,我記得剛剛看到房間是在這裡…」 正臣更加仔細地聽帝人愈來愈接近的腳步聲,並且掀起床單一角偷看。 「紀田!你要躲到什麼時候啦,真是、嗚哇!」帝人正想自己主動掀開床單,卻搶先被正臣冷不防伸出的手抓住,被迫往前跌進被窩裡。 「I get you!帝人!」正臣趁著帝人還沒能反應過來,更用力地將帝人往自己身上攬,手不安分地在他的腰間,開始搔起癢來。 「啊、啊哈哈哈哈、不要、不要啦哈哈哈哈、紀田、哈哈哈哈哈住手啦!」兩人在床上像是扭打成一團一般,床單都被擠得滑了一半在地上。帝人受不了地怒斥一聲,才終於讓正臣心滿意足地停手。 「看在你這次有進步的份上,就這樣放過你吧!」明明就是惡作劇的一方的正臣卻擺著教師般的姿態,搞得帝人不知所以然,正臣戳了帝人額頭一下,然後說:「只有撞到一次!上次你撞到幾次還記得麼?六次哦!」 帝人好像因此回想起了什麼,不好意思地別過身,拉起拖地的床單,嘴裡碎念道:「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紀田你太幼稚了啦!」 「多久以前啊,嗯,大約六年前吧!那時候的帝人還這-麼-小哦!」正臣用雙手誇張地比了一個大概剛好可以抱在懷中的大小。 「你還不是一樣那麼小。」帝人不甘示弱地反駁道。 「還有這張臉,從以前到現在都這麼可愛。」正臣湊近帝人,用食指戳了一下帝人柔軟的臉頰。 「……」帝人不以為然,又好像是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愣愣地沉默以對。 正臣大嘆了口氣,伸長手臂攬住帝人的肩膀,再施力讓他們一起往床墊上狠狠摔了一下,同時說道:「唉,帝人啊帝人,這個時候不是應該要臉紅或是嬌嗔人家才沒有可愛呢之類的麼?真是不懂啊!」 「我是不懂…那些話應該要說給女孩子聽比較恰當…不是麼?我被說可愛一點都不覺得高興啊。」帝人一臉認真地回道,正臣反而不知所措了。 「可愛不一定是那種可愛啊,不一定是女孩子看到路邊的小野貓會呀、好可愛的那種可愛,而是個人定義的可愛,也就是CUTE跟LOVELY的差別!You get it?帝人對我而言就是LOVELY!LOVE!」兩人側身面對面躺著,正臣邊說得情緒激動,邊興奮地用手比LOVE四個字母。正臣心想說得這麼直接了,帝人好歹會有些反應吧,但他還是眨著跟小時候一樣圓亮的大眼睛,只是看著他。 「喂喂喂,你別這樣,這樣變成我感覺有點害羞了啊!」正臣輕彈了帝人的額頭一下,帝人瑟縮,低下頭,但仍然沒說話。正臣覺得氣氛有些微妙,隨手開了床頭的小夜燈,鵝黃色的燈光下,他發現帝人連耳根子都是紅的。 「帝人你」「還是快睡覺吧!晚安!」帝人慌忙逃避似地打斷正臣的話,拉了被單翻身轉向另一側。 正臣才不管那些呢,再整個人撲上帝人的背後壓住他,語帶調侃地說:「原來你有好好地在害羞嘛!真可愛耶你這傢伙!」 「我不可愛啦!你才可愛呢!說那種話還不會害羞!」 「嗯嗯!原來你也這麼愛我!我超-高興!太好了,我之前本來還很不安的呢!」原本掙扎著想把正臣甩開的帝人聽到這句話愣了一下,自然地反問道:「不安什麼?」 「因為啊,那個啊,我們好歹算是那個,嗯,情侶對吧!可是啊,完全沒有任何改變啊!不管是我們平常做的事還是對話還是什麼,都沒有改變啊!就想你到底有沒有理解我的意思,有沒有把我們當朋友以上的關係之類的……」正臣放開帝人,雙手忙碌地比畫著,遮掩著他的不安。 「你是想要什麼樣的改變?」帝人認真地問,此時對正臣而言緊迫得像質問一般。 「咦?啊、也不是啦,只是多少會有點期待啊,LOVELOVE超展開啊之類的……生氣了?」兩人在床上對坐,正臣心虛地觀察帝人表情的變化。 「沒有啊,只是覺得,不改變不是也很好麼?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這樣子的,沒有改變的,我就覺得很開心了……」帝人移了視線,落在側面沒有固定目標的一個點,一瞬間正臣還以為他要哭了,心頭慌亂卻只能愣著。 「能夠像以前一樣開心地在一起我就很快樂了,那時我可做了以後也許再也不可能再見了的心理準備和你說再見了。」帝人低下頭,掩飾不了因說了平常不會說的話而羞紅了的面頰。 「哈,我可記得很清楚,你硬是要擠出笑容卻只擠出止不住的眼淚和鼻涕,我本來也很難過的,看你那樣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哪、你明明也哭得很誇張!哇啊!」帝人剛抬起頭想反駁,正臣兩手一張,又將他壓倒,夾在柔軟床鋪和自己之間,平時明明力氣相當,不知為何此時卻無力反抗。 「我也很開心很快樂,超-快樂!更何況我們已經不只是朋友了!」正臣抓回了自己的主導地位,得意地笑,還直壓著帝人不放。 「嗚嗚、不要再壓了啦!」帝人使力推開正臣,方能輕鬆喘口氣,推擠正臣的雙手卻被無預警地反握住。 「我錯了,我確實錯了。變了也好,不變也罷,你在這裡真是太好了,只要這樣就夠了,就好了。」正臣將帝人的手謹慎地貼放在自己胸口上,讓他的心跳和他的脈搏互相聯繫唱和。 帝人靦腆地瞇眼而笑,心想盡說著自己沒有變的正臣,不也是沒什麼變麼?只不過是外表變化了,內心還是原本的正臣,不管是笑容還是話語,從相識的最初便是如此,總是充滿自信和力量,毫無根據,卻無庸置疑。 「唉唉,帝人啊帝人,」正臣邊轉了個感嘆的口氣,邊將握住的手放鬆,轉而將帝人的指縫間以自己的四指補滿,掌心相貼,成一個完整的拳,像祈禱一般,「妳一定不喜歡我。」 「啊?」帝人不解疑惑正臣又想說些什麼,正臣逕自接續道:「因為太愛我了所以喜歡兩個字已經不具任何意義,哈哈!」正臣笑道,在他身上的帝人啞然,不知該吐槽還是該誠實地表現害羞。 「就跟我一樣。」沒想到正臣又補了一句,被那雙色淺但明亮的雙眸直瞅著,帝人不自覺羞怯地扭頭別過視線,同時感到一股莫名的挫敗感,老是被正臣的話語牽動著情緒,總有些不甘。 「害羞了?」 「誰像你都不知道害羞的。」 「……誰說我不害羞的。」正臣細聲反駁,帶入了一陣沉默。 「怦通怦通─怦通怦通-」短促而強烈的心搏從帝人的手心清晰傳來,那是快得誇張的正臣的心跳,率直地表現了他的緊張,抬眼一瞧,更發現正臣的臉頰異常紅潤。 帝人心情輕鬆了起來,想及正臣話說得那樣無畏,大抵根本是在逞強,就不禁覺得有些可愛得好笑。 注意到帝人忍著笑,正臣立刻再展開攻擊:「可以親麼?」他沒想要帝人的任何回答,畢竟他料想如果不採取強硬的做法的話,他九成九是會逃開的。所以正臣直接欺下身,雙眼鎖著帝人的,以免他抓住任何機會逃掉,專注以自己的雙唇去尋找更為溫暖柔軟的另一雙。 「唔!」想像著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帝人忍不住緊閉起雙眼,不自然地抿唇。正臣微笑,卻停在半途,距離只剩幾毫米,能清晰感受彼此呼吸的程度,但就是沒有親下去。 遲遲沒有落下的預想中的親吻,帝人窘迫地微微睜開眼,正臣沒有錯過,視線再次交會的瞬間雙唇輕輕碰觸,不激烈也沒有任何性挑逗的暗示,只是兩雙唇的貼合,帝人緊張地屏住氣息,但卻更加明確地感受到正臣的鼻息落在自己的臉頰上,薰得熱騰騰的。 「別憋氣啊,這樣不是不能親太久麼?」正臣往上移,輕親了帝人的鼻頭,說道。 「唔‥你是要親多久啊?」帝人擰眉,總覺得自己現在的表情一定很滑稽,不敢直視正臣,視線游移不定。 正臣嘴角大大地上揚,甚至笑得瞇細了眼睛,半開玩笑似地抬起帝人的下巴,一副相當熟練、身經百戰的前輩般,說道:「怎麼了?帝人,第一次,所以很緊張麼?不用怕,全部交給你最愛的我吧。」 「……唔。」不知道是接受還是放棄吐槽跟任何反抗,帝人輕閉上眼,乖乖地任由正臣做什麼都可以的樣子。 「果然是第一次麼!太可愛了!這傢伙!謝謝在我不在這段期間陪伴他沒有對他出手的人們!謝謝!」正臣在心裡激動地大喊,本來不想一下子做太多的,如今正臣有一種可以直接跟帝人奔回本壘的信心跟衝動。 正臣這次不客氣地壓上唇瓣,輕啃著帝人的下唇,愉快地聽見帝人不習慣的細碎呻吟,然後雙手從脖子滑往鎖骨、胸口,順勢打開了睡衣襯衫的鈕扣,相對於肌膚有些冰冷的手滑入衣服裡側,往外撥去,時常是被包裹著未被曝曬染色的胸及腹像初生之時一樣白皙柔軟。 「紀田…」喘息變得沉重,對比高漲的體溫,刺涼的空氣更加煽動著想要擁抱的欲望。 「這種時候該叫我名字了吧。」 「唔…啊、!」帝人避著假裝沒聽到,忽然拉高聲音呻吟了一聲,連自己都嚇了一跳,才發覺是因為正臣的雙手輕貼在他腰間引起一陣麻癢。 「嘿嘿,你挺怕癢的吧,這樣很受不了對吧。」完全掌握在上優勢的正臣更加過分地提起掌心,僅以指尖在帝人赤裸的身上遊走,從腰往上到胸側,在斜著劃過胸部,在肚臍和小腹之間繞圓。 「啊、咦、啊嗚!」左右扭著身子也無法逃開,帝人被壓著,任憑擺布,指尖的軌跡清晰地像是真的在身上留下痕跡般,比搔癢更為強烈,有種異樣的情緒慢慢在帝人腦內擴散,整個房間的空氣忽然變得情色起來,牽制於正臣的觸摸,帝人弓起身子並悶聲呻吟、喘息,無法自制。 「你這傢伙…」正臣的頭腦也變得渾沌,埋首又是一次親吻,嗓音也變得比平時還低啞:「快叫我名字啊,不然就一直這樣哦。」 手從腰側往下,連帶退去睡褲,同時指腹滑過大腿直到小腿上緣。 「唔嗚嗯…」幾乎赤裸只剩下脫在單腳邊的長褲和底褲,帝人羞恥得泛出淚水,開始在腿間移動的手指更讓他感到性暗示般的快感。 拜託快點認輸啊帝人,在這樣下去我先受不了的話怎麼辦! 將帝人的喘息和羞赧的反應一一映入眼簾的正臣已覺興奮地口乾舌燥,難受地嚥著唾液。 「啊、嗯啊、不要了、正、正臣…拜託、啊、不要了…」帶著哽咽的哭腔,帝人像孩子般求饒著。 「好!」正臣如約定地停手,但又立刻牽起惡作劇般的狡猾笑容,說道:「那說說看你想要什麼?」 「……唔…」明白正臣是故意的,帝人雖然不甘心,但還是誠實地面對了當下的欲望,伸手主動牽住正臣的手,支吾地要求:「親‥再親一次…」 正臣將帝人的手舉起,在手心落下一個吻,說著不管幾次都可以哦,這樣甜膩而肉麻的話,低身親吻帝人的額頭、鼻梁、臉頰等多處。 「唔…」正臣故意不親嘴,帝人心碎念了一句紀田有時真的很惡劣,仰首主動去迎合正臣的雙唇。 這次的親吻更加深入了,唇齒內的熱度也能傳達給彼此的程度。正臣重心下放,一邊有意無意地讓兩人都已微腫的股間磨蹭碰觸,確認帝人沒有強烈拒絕的表示,悄悄退去了自己的長褲。 「嗯‥唔…」帝人輕顫,感受到正臣的手探入底褲包住了自己的東西。 「這下子等下要換件了吧,我的借你,你放心好了。」正臣故意說著,又不肯替帝人脫去,任由前端分泌的興奮的淡液濡濕他的手和底褲。 「呼、嗯、唔…」在正臣直攻最脆弱敏感性器的同時,帝人的喘息明顯變得更加短促,連自己都很少這樣做的激烈的愛撫,簡直奪去了所有僅存的理性。 「帝人欸,你知道怎麼做愛麼?」 「唔…咦?」正臣的手指往性器的下方移動,帝人瞬間呆愣住了,感覺到他的指頭抵在那緊閉著的入口。 「我聽說,可以用這裡。」正臣以食指指腹輕點著那裡,沾著帝人的體液漸漸將那裡變得濕潤。 「……可是‥很髒…」帝人的語氣有點顫抖,面對未知的體驗果然還是會感到些許害怕。 「哼嗯,髒麼?我看看!」正臣二話不說用空閒的另外一隻手抬起帝人的右腿,然後拉扯開底褲。 「不、不要、笨蛋紀田!」直衝腦門的羞恥心讓帝人恢復理智,雙腿齊掙扎著,擺脫了正臣的手,卻因為動得太過分,原本仰躺的姿勢往旁側轉了半圈,變成趴姿。 「帝人,我的名字不是笨蛋紀田吧。」正臣趁帝人能再翻過身來之前壓上,在染紅了的帝人耳後細語著。 「唔…」隱約感受到背後正臣脹熱的地方,帝人不知所措地輕扭著身子,殊不知這樣簡直是火上添油。 「嗯,從後面來應該比較容易吧。」背部正臣的重量才剛離開,底褲便被輕鬆拉下,一切都被看得清清楚楚。正臣觸上帝人的臀部,輕慢地撫摸著,帝人的腦袋再度變得昏沉,他並不是不想和正臣做這種事,可是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頭埋進枕頭中,即使如此羞恥感和一股不想承認的興奮的顫慄還是侵襲著全身。 正臣一手繼續愛撫前面,另一手又貼往入口。那個從未習慣接受的口仍緊澀,正臣先慢慢探入食指,沒想到裡側是無法想像的炙熱,且柔軟,埋入一個指節後,就變得輕鬆了。 「唔嗚嗯…」頭埋進枕頭裡的帝人仍忍不住悶吟,意外地沒有感到任何不適感。正臣手指的形狀和觸感比任何時候都要清晰強烈。帝人不敢置信這種行為竟讓他感覺到從未嘗過的性的意思的衝動。 正臣漸漸感到焦急,性欲難耐,往裡再深入,並加上中指,進出的速度加快,還在裡側曲起指節,立刻聽見帝人大半被枕頭吸收仍能清楚聽聞的呻吟。 「帝人…」正臣喚著,一手拉下自己的底褲,用自己的埋入帝人的身體。 「啊啊、嗯!」帝人忍不住昂首呻吟,感受與手指截然不同的大小和力道強硬的進入。 「抱歉,很痛麼…」緊窒的包裹讓正臣難以自恃,但深怕讓帝人受傷和留下不好回憶的恐懼成功中和高漲的欲望,他問道,希望帝人能回些什麼。 「唔、唔啊…」很顯然帝人的回答不成言語,但他努力地左右晃著腦袋,然後嘴邊溢出呼喚和請求:「正臣…不要一直、保持這樣…才更難受…」 「帝人、唔!」正臣開始抽動,粗喘一次次更加頻繁而沉重。 「啊、啊、啊嗚!」自己正在做愛,這樣的想法讓帝人更加輕易地從中獲得了快感,體內像是有什麼東西融化滲透一般。 「帝人、對、不住、我忍不住了、嗚啊!」正臣頂入得比任何一次都要深入,同時在帝人體內送進了濃稠的燙熱。 「啊啊、啊唔嗯、!」液體侵入的感覺讓帝人也達到了高潮。 「帝人…」正臣從後抱起癱軟的帝人,親吻他滲汗微鹹的後頸。 「紀田…」「是正臣!」被認真的語氣糾正,帝人忍不住以微啞的嗓子咯咯笑了幾聲。 「吶,帝人,我們一起把床單換了之後再一起去洗澡然後再一起睡覺,明天再決定去哪玩吧。」 「……去哪‥不能待在家裡麼?」 「你想要的話。」 「我沒有別的意思哦!」 「嗯?什麼別的意思?」 正臣明知而裝傻地壞笑,帝人罵了一句笨蛋紀田,又被輕輕吻了一回。 完^q^ 後記: 挺久沒有的本番H,就是兩個未成年(犯罪行為) 對不起俺腦內的畫面實在很淫亂。(你也知道) 萌闌北鼻噢,兩個未成年跟一個成年x未成年俺真的覺得兩個未成年比較糟糕啊(揉臉(????)) 俺比較想打靜帝ABC(咯血(被揍到咯血)) 為什麼俺覺得俺打正臣就會覺得自己好喇賽。(正臣化(??????)) 因為覺得仔細描寫有點麻煩(誰叫你前面花了這麼多力氣搞什麼喇賽感情戲)所以讓帝人變成好進入且感度高的孩子(?????) 本番超光速就高潮了對不起^q^/ 被說很快高潮不只一次兩次了,可是中間到底要怎麼辦俺不知道啦^q^/至少俺看過的G片都是很沉默低(毆) 總不好一直描寫動作啊,啊不就那些還能怎樣描寫(超惱) 這樣算是爆字數麼?俺覺得是喇賽感情戲爆得太過分(你也知道 看到這邊,您是哪裡降臨的天使大人啊!!!!!!!謝謝您(裸體土下座) 衣服對俺而言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