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終曲*靜帝(無頭騎士異聞錄)

【我有想要做的事,想要實現的願望】 【我有想要見的人,想要傳達的話】 【我有想要守護的東西,想要堅持的信念,想要貫徹的做法,想要前進的理想,想要接觸的未知的所有的一切的美好的精彩的非日常的將我丟擲出一切正常觀念框架的神奇的特別的意外的驚喜的傳說的興奮的將是未來我一直謹記的我活過的在這裡的證明的此時此刻的】 沒有指定對話人,也沒能真正按下ENTER鍵。我只是快速流暢地打下了一串字詞,卻只譜成了連自己看來都毫無意義的呻吟。在光線不夠充足的僅僅數疊的我在池袋的空間裡,縈繞不止的打鍵盤發出的喀答喀答聲或許更有它存在的理由。它確實存在,因為我碰觸到的實感使得它存在。不像這些文字,一個個並列在一起,無意識地只是被迫並列在一起,映在螢幕上又再倒映在我眼中成為上下顛倒的像,再反覆一次進入我的腦袋好將它硬生生地翻轉,然後催眠自己那些字分別是長成這樣、念成這樣,卻無法確實地詮釋它們的意義。 最近偶爾會忘記我究竟在期待些什麼。不管是起床還是醒著在路上朝著一個既定的目標行走時,回到這裡時,打開電腦時,鍵入字詞時,按下發送時,發呆看向外面黃澄澄的夕陽時,覺得睏而閉眸睡覺時…… 那可能是一秒也可能是一分鐘或者是一個小時的恍惚,或者說是悲傷,無理由地包裹我的世界的這個時空。即使正在聊天室-看似-輕鬆愉快地聊著天,也覺得寂寞。為什麼呢?明明以前我最喜歡這段時間了。 螢幕裡熟悉的用字遣詞不知為何漸漸陌生了起來。不,這樣說不太對吧,陌生的不是螢幕裡的東西,也不是那一頭可能的某個誰,而是我心底不斷膨脹的感情。 我在這裡想要追求的東西是什麼?我渴望的東西是什麼?最近我常常逼迫自己給這些問號一些能合理說服人-卻也不知道是要說服誰-的答案。但也只是一瞬間浮現的癡想,明明從一開始就不應該有疑問的。 我來到這裡,是為了脫離那些我太過於習慣的一切。我想做些什麼,想遭遇些什麼,像是一次很遠、很長、很久的不顧父母反對硬是要收拾行李與同伴一同出發的遠足-或許嚴重一點就可以說是離家出走,然後回來得意洋洋地向所有人分享我的經歷。 我只是想要那樣而已。 不只是接受別人-例如總是跑在好前面我沒辦法輕易追上的紀田-從外面帶給我的一切,可愛的、有趣的、令我羨慕的,我也想要帶給他-當然也包括我自己-些特別的什麼。 【一開始只是想要那樣而ㄧ】 打到一半就作罷,連按了Backspace鍵消除了一切。鍵入的閃爍符號壓在輸入列的最左側,無奈但卻是注定永遠突破不了那個框,漸漸不能確定按住的Backspace的中指到底有沒有正確施力。我提起手,感覺指腹微微滲汗,離開物體後接觸空氣而一陣冰涼,讓我有了些許這就是現實的踏實感。 《最近太郎先生是不是有煩惱呢?》 【為什麼這麼說?】 《怎麼說呢!最近跟太郎先生總是話不投機半句多的!》 【那只是單純和甘樂小姐無話可說而已哦】 《嗚哇!好過分哪!人家要哭了!》 悄悄話模式《要小心哦!》 悄悄話模式《我是真的啊,關心你才這麼說的哦。》 悄悄話模式【請問是什麼意思呢?我真的不明白。】 悄悄話模式《明白一點的說法就是,現在的帝人啊,充滿破綻哦。》 悄悄話模式【……總覺得不夠明白。】 悄悄話模式《不如真的放空,別多想別人的事了,自己的事才最重要,才最需要擺在第一順位啊,如果自己都沒顧著了,怎麼有餘暇顧及他人呢》 悄悄話模式《想要的就努力去得到》 悄悄話模式《別說什麼我對現狀超滿足不需要其他這種話哦。啊,不過帝人也不會說這種話的吧。》 悄悄話模式《你渴望的 忽然一股強烈的情緒湧現,刺激成衝動的反射反應,就像眼前有刺物就會閉起眼睛一樣,我伸手便將筆記型電腦闔上,強制令它休眠。磁碟機附近會悄聲嗡嗡作響的散熱風扇停止運轉,它漸漸回歸最原始那冰冷金屬的模樣,我才又將它打開。 我沒有再點開聊天室,網路頁面停在DOLLARS的首頁,黑底與白色的線條包圍著中間幾種單色拼成的英文字。 我漫無目的地遊移著滑鼠,敲擊著鍵盤,按下ENTER看那密碼錯誤的彈出視窗也沒想去關它,一直道我想睡了,往旁橫倒,我知道明天我還是會跟今天一樣,起床、更衣、上學、放學、打開聊天室,當然也跟昨天和昨天以前的每一天一樣。 為了班上的一些事務,留校晚了。先叫園原回家是正確的。我嘆了口氣,看著入夜後安靜得近乎死寂的校園。 我往熱鬧的商店街走去,單純想找家客人不多不少的店以平復我的飢餓感,卻忽然發生了不應該發生而就算發生也沒有理由發生在我身上的事。 被拉進既暗又潮濕,堆滿垃圾與雜物,還有畜牲腥騷味的防火巷的瞬間,不知為何我的心境像是冷眼的第三者一般。 大約有三個吧,還是只有兩個呢,老實說很難判斷,總之我的嘴迅速被布織物塞住,然後膠帶的聲音撕裂我的耳膜,將布織物固定,雙手雙腳也立刻被制伏住,就算想反抗也只能像被切斷的蜥蜴的尾巴,無意義地仍以為自己有生命般晃動著,這樣無力的抵抗很快被正中腹部的拳頭給制止了。 劇烈而不習慣的疼痛之外還有嘔吐及暈眩的感覺,可是因為處在空腹狀態,我只能乾嘔,嘴巴又被堵住,喉嚨滾著酸熱的體液,眼角也立刻擠出生理的淚水。 只是這樣一擊,我就全身癱軟了,在他們放開我手腳的瞬間,我放鬆地往下跌,臉頰、手臂及膝蓋往地上摩擦,聽得見我的身體發出不和諧的聲音,衣服可能皺得亂七八糟甚至是磨損了,當然我的皮膚也很有可能破皮滲血了吧。 他們一直沉默著,然後在我倒下之後繼續以他們的四肢攻擊我的身體各處。不知道是感覺已經麻痺了,還是他們真的有手下留情呢,這些零星而不斷的攻擊當然也疼,卻沒有腹部那擊令我難捱到欲昏厥的程度。 他們仍然保持沉默。然而意外的我沒有感到任何的疑惑。心裡沒有浮現出為什麼的字眼,只是單純地覺得疼痛。倒也不覺得怨恨,也不想知道他們是誰或是誰指使他們的。 身體喧囂著疼痛,而淚水哭泣著委屈,我看著這樣的自己,也不自禁地覺得悲傷起來。這樣的我想做什麼呢?我還能夠渴望些什麼呢?弱小而不堪一擊,連想探究為什麼的勇氣和決心都沒有。 遠遠地,或許其實很近,只是那聲音太非現實而讓人覺得遙遠,馬提蹄奔跑並咆哮的聲音穿越池袋熱鬧的商業街,躍入這誰也不會注意到的髒亂防火巷裡。 有自己生命一般的黑影將我嘴上的膠帶和布連帶除去,我被那雙黑色的手拉起,穩坐在無頭騎士的黑摩托車後方,我沒有扶住任何東西的力氣,卻完全沒有重心不穩之類的問題,只是無力地輕靠在無頭騎士的背上。我這時才像忽然恢復了自我意識,驚訝於不是人類的無頭騎士的體溫與我相同,大約三十六度半,然後我聽見逐漸遠去的那個防火巷裡傳來物體崩壞的聲音,轟隆轟隆作響。 黑色機車在住宅區內穿梭,四周卻不是我熟悉的景色,看來並不是要送我回家的樣子。它在一幢獨立二樓住宅前停下。無頭騎士塞爾提敏捷地跳下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扶著我,因為我還因為傷口刺痛而全身無力,他的袖口滑出PDA,上面顯示著:「不要勉強,先坐著,或你要躺下也可以,等靜雄回來。」 「……謝謝。」 塞爾提搖了搖頭,隻手撫上我唯一沒受傷的臉部。雖然對方沒有頭,可是總覺得從她柔軟而溫暖的手心中,能感覺得到她此時此刻眼神是多麼溫柔。 「對為什麼會發生那種事有頭緒麼?」她問,我垂眸,心中浮出幾個曖昧不清的答案。 見我沉默不答,她又溫柔地摸了摸我的頭,透過PDA說道:「總之現在已經沒事了。」 「那個‥可以帶我回家麼?」我還意識清晰,家裡也有些應急藥品,實在沒有必要麻煩塞爾提和靜雄先生。而且,我也不願讓靜雄先生一直看見我的拙態,我們應該毫無關聯,我不能再直想著萬一我遇到困難時還有人可以依賴的這樣怯懦的事。 「不行。」她果斷地回我,「老實說,這是我的工作……」她打到一半,又不想再接續這個話題,轉了個說法:「靜雄家有比較完整的家庭藥箱,可以幫你好好處理傷口,如果很嚴重再考慮要不要去給醫生看看,別說你一個人做得到,你不像靜雄習慣疼痛,現在應該連站著也都相當辛苦才是。」 「……」我無可否認,但又不想直接就依著塞爾提的話點頭諾是。 「至少,向他也說聲謝謝?在那之後我再送你回家也不遲。」塞爾提應該不明白為何我這樣固執吧,但仍然溫柔地換了說法。 「…嗯,好的。」 良久,靜雄先生回來了。我還來不及發出聲音,靜雄先生便隻手將我扛在肩上,另一手掏出鑰匙,要把我帶進屋裡。 「靜雄!溫柔一點,龍之峰臉雖然很乾淨,但身體上上下下都是傷啊!」塞爾提趕緊提醒。 「……我知道。抱歉。有點太著急了。」靜雄先生邊說,邊旋開門鎖,打開門,一切發生得既突然又沒辦法反抗,我面朝下在靜雄先生的肩上,感覺血液逆流,身體各處又程度不一地疼痛著,忍耐不叫出聲花了我很大的力氣,而我聽見門關上的聲音,靜雄先生打開電燈的聲音,把我輕放置在客廳沙發上,沙發椅凹陷作響的聲音……看來我是不可能回家了。 靜雄先生將醫藥箱從櫃子裡翻出,匡地一聲重重放在客廳桌上,然後替我脫去制服,負傷的赤裸的身子被看見,已經不是羞恥可以形容的了。我卻是不敢吭聲,因為靜雄先生的表情非常難看。 其實沒有很嚴重,只是有多處被揍得紅腫,大概之後會瘀血成青黑色吧,那個時候可能會比較嚇人,雖有不少處是擦傷、破皮,倒也沒有流多少血,只是接觸冷空氣會格外刺痛。 「太痛的話要說。」靜雄先生拿了棉花棒沾碘酒,總之要先幫我消毒有見血的地方,他要我背對他,讓他能直接擦我的手肘而我不必出力。 「……嗯!」雖然有心理準備,但被碘酒觸碰的瞬間,那冰冷和刺痛還是讓我忍不住悶叫出聲。感覺得到靜雄先生匆匆收回了手,他一定以為是自己施力不當了吧,我想趕緊解釋,請他不要在意儘管繼續,可是,忽然,靜雄先生的體溫貼在背部,他的雙手從旁伸到我胸前,掌心貼在肩上將我抱擁。 他身上的衣服輕擦著我背上的傷,隱隱作痛,他熱得微滲鹹汗的手心刺激著肩上輕微不得見但確實存在的磨傷,但這些比起從未感受過的胸口的悶疼而言都只是細瑣而不值一提的事。 很痛、很疼但是卻好溫暖。我差點都忘記了,人的體溫是如此令人泫然欲泣的溫柔存在,讓我切實地感受到疼痛,身體的疼痛,傷口的疼痛,心上的疼痛,甚至是這雙碰觸著我的微顫雙手的疼痛。 我旋身,努力伸直手臂,感受手骨抗議地一陣劇痛,但仍緊緊地抱住靜雄先生。我在心裡失控地狂叫著好痛好痛好痛,擰著眉閉起眼睛無法控制地嚎啕大哭了起來,吐息紊亂,卻和耳際傳來的他的心跳拍子不謀而合。 靜雄先生沉默著,我不太敢猜測,當然不可能確認,他現在是怎樣的表情。為此,卻又覺得更加疼痛了。 我趕緊說了「謝謝。對不起。」,感覺含糊不清,所以我連續說了好幾次。「謝謝,對不起。謝謝,對不起。謝謝,對不起,謝謝,對不起。」 「我可不接受。謝謝什麼的,我不是為了你的感謝才幫你的,對不起什麼的,不如再謹慎些保護自己如何。」靜雄先生的聲音沉穩,跟那個時候將我-DOLLARS-拒絕的時候一樣,只是用簡單明瞭的幾句話,不多加解釋,將他的想法誠實表達出來。 「現在我沒有任何立場,只因為覺得…沒辦法放著你不管而已。」 『我與誰有所關聯的證據』。我一直都想要這樣的東西。如果沒能好好把握的話就會覺得很不安,就會覺得很悲傷,好像從這個應該精彩無比的世界被隔離開來了。我一直都想要這樣的東西。我手裡握住的線,牽綁著我的看不見的細線,那端一定也站著誰。如此期待著,我一次次、一次次循著線走去、跑去、奔去。可是總在連個影子也沒能看見的半途就感到疲憊了。那裡真的有著誰麼?然後這麼懷疑著,裹足不前。 如今,此時此刻,此分此秒,這一個瞬間,怦通怦通的,那個人的脈搏和心跳,溫暖的活著的生命的節奏,正與我和鳴著。 「別亂來啊。不知道為什麼連我都覺得痛了,光只是看著。」 我張著嘴,卻說不出話,只感覺靜雄先生的氣息散在我的髮間和額際,好近、好近、好近。 完。 塞爾提雖然仍放不下心,但也只好離開。她牽著愛馬,掉頭卻看見最不想看見的人。 「工作呢?」臨也兩手插在外套口袋裡,瞇細了眼睛笑盈盈地問道。 「你說的工作,是指龍之峰?」塞爾提迅速地讓臨也看PDA的螢幕,質問他,既激動又不可思議。 「嗯啊,是有預想妳不會乖乖把他帶來我這啦,不過這也太過分了吧?把他送到小靜這。現在他說不定痛得昏過去了。原本傷沒那麼重的,可能就要搞得非住院不可了。虧我還特別說不可以傷到臉,以免礙著他的日常生活呢!」臨也伸出姆指,側指著靜雄家寫著平和島的門牌。 「過分的是誰啊!」塞爾提怒不可遏。「你到底要把那個孩子怎麼樣才甘心!」 「欸欸欸,別用我是壞人的說法這樣責備我啊,我可也不喜歡看他痛苦難受的啊,那些完全是他自找的,跟我沒關係啊。」臨也委屈地聳聳肩。 「雖然早就知道了……你真是爛人。」 「真不留情啊。我覺得我是個好人哦,今天啊,我本來是想好好藉機安慰他一下的。因為妳應該也知道啊,那個笨孩子通常不會直接把負面情緒表現出來,也不會輕易接受別人的恩惠,所以我想到啦,就先讓他不得不表現出弱態,然後好好地安慰他啊。」臨也旋著手指,笑道:「哈哈哈,那孩子真的很可愛啊,有趣!還值得以後好好觀察啊!」 塞爾提搖搖頭,騎上黑摩托車呼嘯而去。 臨也一個人在安靜得和諧的住宅區,他倏忽止笑,用等同於他愛著人類一般的思念,怨恨詛咒道:「小靜,為什麼不快點去死啊。」 後記: 看著動畫十話後黑帝人爆增的潮流俺就憤慨地打了第一人稱文。(後悔莫及) 原本只是小突發短篇那種感覺,結果爆成這樣俺也不知道能說什麼了。 雖然跟白色情人節沒丁點關係可是俺是抱著甜蜜蜜的心情打的。 就是因為俺小時後一直看勵志心靈的故事所以俺才喜歡這種拔剌(???)劇情麼(揉臉) 對啊俺就是喜歡嘛甜蜜蜜的有什麼不好溫馨有什麼不好就算跟作品不合又有什麼不好(拜託你去萌其他部啦) 希望自己喜歡的角色幸福快樂很正常吧!!!!! 俺真的不喜歡黑帝人,總之這三個字就是討厭。不是不喜歡那樣的帝人(又名曰覺醒帝人),而是不喜歡這種說法。把「黑」當作一種萌點沸騰起來俺真的覺得(揉臉)←認真了輸了的人 必須要變得殘忍有時還要傷害別人才得以保護自己,那是為了在這個環境生存的必要手段。也就是說是受傷過了,知道惟有那樣才能使自己不再受傷。 啊好煩為什麼俺要這樣搞自己OJZ 好了,好了,對不起對不起。 還是來說些開心的吧~ 啊哈哈,結果不管是情人節還是白色情人節都靜帝了 雖然這篇不比前面的幾篇明顯,不過還是充滿了俺的愛意。 看著這兩個人安靜地互相抱抱俺就可以吃掉八碗飯(好多! 而且因為同人,俺覺得帝人塞爾提靜雄這三人組合好可愛好治癒,真是嘟啦啦啦的綠洲啊!!!!!!!! 真是嘟啦啦啦的綠洲啊!!!!!!!(太重要了要說兩次) 打這篇的時候哭了四次有吧 俺すげぞー^ω^―俺すげな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