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Laugh Maker*臨帝(無頭騎士異聞錄)

孩子。說起來確實是,他是非常純粹的孩子。不管是身高、手腕、唇瓣還是其他的任何一處,都小小的,好像能輕鬆折斷破壞一般。並且,他擁有非常漂亮的乾淨的心。好像剛拆封的Copy paper-也可以說是像,露水洗過的白色小花?如果以感性一點的說法形容的話-。是純潔,也是虛無,面對汙垢也只能默默接受。 實在是非常無聊的存在。 我想要看見的是,他的那顆心沉墜、耽溺、痛苦悲傷得欲死而後已、懷抱著對整個世界的憎惡,如此這般如曇花盛開般奇蹟的瞬間。 你會給我看的吧。然後,不管是嘴裡還是心底,咒罵盡世界上所有人,「通通死了算了」,但是,卻只除了我。 你會全部給我看,那些你嚥下的和你吐出的,然後,如同我愛你一般愛著我。 然後他應該要感謝我的。我給了他這麼多。我絕對比學校的老師同學都要愛他,甚至比他的父母還要愛他,所以我無所償地給了他這麼多,無法以言語這樣只是一味被創造並被擅自定義的膚淺媒介形容表達的東西括號複數集合名詞。 欸!我可不只愛他一人,那樣是不公平的,我明白。人類是很容易抱怨的,一旦發現不公平就會群起喧囂,儘管他們多得是明白公平從一開始便不存在的自認理性而有智慧的人。 是啊,我平等地,如人類所望那樣愛著。所有人也應該要愛我的,那個天真的孩子也不例外。 最好他發覺了我給他的一切,感到被背叛而將我訂名為「加害者」,但卻不得不自願性地靠近我甚至追求我,為了害他的是我能助他的也是我這樣矛盾的思想而煩惱不已,每個夜晚輾轉難眠,或者悄悄地嚎啕大哭。他愚蠢但不駑鈍的小腦袋是明白的,他到底會怎樣反應呢?姑且讓我期待一下吧! 光談些誰也不能確定的未來的事也很無趣吧,那麼我就現在就分享一下近期發生的事好了。別說沒興趣啊,也別移開視線,我的每一句話都很重要的,都滿溢著我對你的愛意啊。 這已經是好一段時間以前的事了,不過仔細數來其實也沒那麼久,只是回想起來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的曖昧非常的記憶了。 那個少年將軍離開那孩子身邊後,我特地去了池袋一趟。沒遇見小靜是一幸,出了車站不久便看見他,不須多費力主動去找那小小的身影,我的心情不禁更加愉快起來,這就是人所說的命運吧,我咧嘴而笑。他甚至主動發現了我,向我有禮貌地歉身問好:「你好,臨也先生。」除去外貌尚幼這點,這孩子真是儀態良好的標準日本人呢! 「你好。」我笑盈盈地回應。唉唉,可憐的孩子唷,好像比第一次見面時又再瘦小單薄了些,疲於應酬的窘態已在他年輕幼稚的眉眼間寄生並快速蔓延,侵略著他原本純真的顏色。為此我又更加喜悅了。 「怎麼今天不是和紀田同學或那黑髮戴眼鏡的可愛女孩在一起呢?」 「這是明知故問麼?臨也先生。」 「那可真是抱歉了!」我不多做辯解,笑看他好想趕快離開的焦急神情。 「你有空麼?一直站著也不好說話。」 那個還不太會馬上扯出個謊子的孩子誠實地露出些許窘態,難為地支吾起來。看啊,即使他再不喜歡我-很可能是因為愛我-,因著他心底的溫柔抑或是軟弱也許是兩者皆是,他沒辦法輕易拒絕我。 「我…是沒什麼事。」他捏緊了背包的背帶,那模樣有點像個自願的援交少女,正要跟第一個男人走進簡陋而飄著霉味的便宜旅館,明明是那樣不情願,卻又走得慷慨壯烈如同出征的勇士,將自己的貪婪及無能怪罪於整個社會……只不過這個孩子的貪婪可不是援助交際那樣一把鈔票就能解決的。 不管是帶著他找個舒適的咖啡廳坐下,還是擅自替他點了冰紅茶跟一份草莓鬆餅,跟他開始進行言不及義的寒暄問煖,他都在暗暗地觀察並分析著我的表情、語氣、聲音包含我的一舉一動,真是可愛啊,要假裝沒發現真的有點兒困難呢,在這裡應該稱讚一下我吧! 我問著他的近況的同時說著我的近況,不留空白時間地讓話題盡可能地雜亂無章毫無道哩,他聽著,既沒動紅茶的紅色吸管也沒碰鬆餅的銀色叉子。他正乖乖地等著,等著發言的時機,等著話題主控者的角色能輪到他。好可愛啊,真可愛啊,我沒辦法控制,終是閉上了嘴,嗤嗤笑了幾聲。 「臨也先生。」 總算,他說話了。我啜了口味道拙劣滑過喉嚨也完全沒有滋潤效果的咖啡,漫不經心地「嗯?」了一聲,告訴他我確實在聽呢,洗耳恭聽。 「臨也先生好像總是很開心呢。」 「嗯?是這樣的麼?呵呵,我自己倒是沒什麼感覺呢!」 還以為他會說什麼呢,其實我有點失望。無趣地聳聳肩,我乾脆將咖啡舉了起來,輕輕搖晃它,觀察上頭化不開的奶精的形狀變化。 「我也是有很多煩惱的呀,大人可沒這麼輕鬆哦!怎麼啦,帝人同學,最近有煩惱麼?」 「臨也先生知道微笑是會傳染的麼?也就是說開心的情緒是會傳染的。」 「哼嗯。」 我沒看著他,但能感覺他一直看著我。那視線啊,怎麼說呢,還滿新鮮的,並不是熱烈也不是冷漠,不是厭惡也不是不屑……嗯,到底是怎樣呢?我抬眼想要確認,卻猛然發覺,他其實根本沒有看著我。 我有點驚訝,所以沒能控制好接下來事情的發展。 「臨也先生,如果不是真心覺得開心的話,請別笑了吧。」他垂低著頭,說起話來像含著什麼一樣,有點猶豫而不甚清晰,但我每個字都確實聽明白了。 「呵,就因為我的喜悅沒辦法傳染給你麼?」我覺得好笑,但不知為何又有點不快。 「……」他只顧著沉默,既不看我,也不看那盤甜美誘人的鬆餅。那他到底在看什麼? 「我很開心哦,我很開心哦,帝人同學。」我說。 「……」他抿緊唇瓣,啊啊,就連讓我看看他裡頭究竟含了些什麼都不願意。 「你這不就因為我傳染給你的開心而喜極而泣了麼?」我扔了衛生紙給他,買了單,摸摸他的頭,模仿著他的語調:「別哭了,如果真心覺得開心的話,就別哭啦。」當然拙劣得很,無論是再現度還是安慰的作用。 唉呀,其實這件事情還不是我想要講的重點。老實說這一段記憶挺模糊的,我只記得那間咖啡廳有一股鹹苦的濕氣,而滴水未沾當然也未進食的他嘴裡卻不知含著什麼……。或許也不是那麼值得在意的事吧,但每次這麼一想,就變得更加在意了。 啊啊,重點啊,重點在隔天。我隔天又去了池袋,唉呀,如果沒辦法停止不去在意那麼只好做確認啦。這次沒遇到他,我先去了同樣的咖啡廳一趟。 「歡迎光臨,請問幾位?」店員小姐向我鞠躬,同時從腰間擠出甜膩的果物香水,與煮過頭的咖啡味和不協調的各種口味的鬆餅的氣味混在一起,一瞬間或許會覺得香,但再吸一口氣馬上就變成臭的感覺了。 我就這樣吸了兩口氣離開了,卻發現有人在門口等我,讓我好生感動。 「臨-也-!」 啊啊,是小靜,好久不見的感動讓我下意識地展開懷中的小刀,看著立刻冷漠地四散的人群,我放棄地收起刀,習慣地閃開朝我飛來的公共物品。 「小靜,雖然很想跟你好好敘舊,但是啊,抱歉啊,我今天怎麼樣都沒有空啊!之後我會再排出一整天的時間給你,你等我的連絡哦!BYE啦永別!」我手插口袋,轉身就跑。 我輕鬆地繞進最複雜的小巷,很快就把那暴走的打架人偶甩開了,抬頭看不遠處飛上天的自動販賣機,我聳聳肩,如果那是賣香菸的話,或許也能算是功德一件吧。 穿出巷子後,我已經離開商業區來到住宅區的範圍了。環顧四周,這附近我認得,距離那孩子的租處不遠。那天是假日,所以他很有可能待在家吧。畢竟最有可能找他出去閒晃的那個孩子已經不在了。 下定決心後,我轉向他家的方向,立刻進入眼簾的他卻嚇了我一跳。 他背對著我,我竟然還有些慶幸他剛好是背對著我的,並且帶著耳機,完全沒有注意到我的跡象。 要不要直接上前搭話呢?還是跟到家門口再說呢?正當我猶豫時,他忽然止住腳步,側頭往斜上方看去。 「喵嗚。」那是隻貓,花紋黑白混雜,其實不算是漂亮的貓,不過聲音很好聽,清亮但是不吵,婉約但不嬌膩。應該是野貓吧,但牠卻像是認識那孩子一樣,在圍牆上駐足,喵了幾聲,那孩子則摘下耳機,蹲下身,那隻貓同時也跳了下來,在他跟前優雅地落地。 我在確保那孩子不會發現的斜後方觀察著。他果然也是會做餵野貓這種傻事的孩子麼。我無聊地這麼想著,看著他從提袋中拿出未調味過的生小魚乾,抓起一小把,就這樣放在手心,然後在貓面前攤開。 他是怕地板太髒呢,還是想享受被野貓親近的感覺呢?我又無聊地猜想著,試圖讓這個場景變得有趣而能逗我發笑,可是似乎是徒勞無功。 那隻貓嗅了嗅那堆小魚乾,卻又再謹慎地縮了回去,重新從他的指尖、指腹、指節等每一個地方確認沒有危險。 「喵嗚。」牠又甜美地呻吟一聲,伸舌往他的手心舔。 他微笑,靜靜地看著貓迅速地將他的手心清理乾淨,尚且仍不滿足地繼續舔他的手指。 「哈、好癢,已經沒有了啦!等等。」貓舌的細刺大概在他的手上印下紅跡了吧,雖然是傷痕,但因為太淺,所以只有刺癢的感覺,他被弄得咯咯笑起來,好不容易收回手,他再捉了一小撮放在手心,這次貓毫不猶豫直接大啖了起來,沒有小魚乾的地方大概也沾上了那味道吧,牠幾乎舔遍了他整手。 「喵嗚。」牠大概心滿意足了吧,轉而用頰和柔軟的肢體磨蹭他的手,這次是想要讓他整手都染上牠的氣味吧。 他順著牠背部俐落的線條撫摸牠,然後笑著,眉眼舒展開來,嘴角上揚更顯得雙頰豐滿紅潤,就像那隻貓瞇細了眼睛撒嬌的表情一樣。 這就是開心麼?只不過是隻貓滿足口腹之慾的開心,也能傳染給他麼?我窮極無聊地聳聳肩,然後摀住自己的嘴,同時聞到鹹苦的濕氣,比在咖啡廳更濃厚。 啊啊,這是怎麼回事呢?我明白了一些事,卻產生了更多不明白的事:如果我現在是笑著的話,那麼我是為了什麼而開心呢?如果我現在很開心的話,那麼我是為了什麼而落淚呢?如果我現在落淚的話,那麼我是為了什麼而感到悲傷呢?如果我現在感到悲傷的話,那麼我是為了什麼而笑著呢? 你覺得我當時應該走上前去,把那隻貓嚇跑,然後親口問問那個孩子嗎? 完。 後記: 俺要睡覺啊媽媽把俺的喉嚨切掉!!!!!!(崩潰) 打上完字目前兩點零八分。凌晨兩點零八分。 因為黏滑又咳不出東西來的喉嚨癢而睡不著。 俺不管,俺要躺床。俺要躺床。 如果臨也先生還能因為非常平凡的小事而感動的話^q^ 如果臨也先生還能因為被愛及去愛的喜悅而感動的話^q^ 靈感來自那個,給想打從心底發笑的人動畫(??)看到別人笑真的常常會忍不住想笑! 這篇其實也躺在俺的桌面上許久…趁著深夜的情緒把它打完了。 誰來告訴俺臨也先生到底是怎麼樣的角色(崩潰) 帝人生日賀俺可能要遲到天涯海角了(自己用原子筆刺股) 俺再也不會說什麼後記之後清醒時再補這種騙鬼的話了。 就這樣吧。反正每次打文哪一次清醒的。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