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窒息潛游*青帝(無頭騎士異聞錄)

那瞬間他鬆了口氣,少年鬆了口氣,就像是被恐怖電影影響,覺得穿紅衣或穿白衣的長髮女性都是鬼,每每忍不住失禮地往她們腳下觀察,發現對方確實踩在地上,被光照到也能跟自己一樣拉出一條黑影,就會覺得鬆了口氣。 是啊,對方確實也是個人類!會生氣、會自衛、有平常不會表現出來的那一面……就跟自己一樣。 黑沼青葉搖晃著被繃帶包捆著的右手手掌,向自己以及隨便誰都好的第二者炫耀展示著。 「啊啊,可以的話真想給他看看啊,萬一龍之峰前輩、我們親愛的首領知道他到底還幹了哪些好事,會有什麼反應呢。啊啊,我鬆了口氣啊,真愉快!」 昏暗的廢棄工廠裡僅有滲入屋頂破洞和牆壁空窗的月光以照明,其他人沒有多加理會心情好得簡直要站上破鐵桶哼歌跳舞的青葉,對方才受到的衝擊尚心有餘悸。 那個乖巧好學生模樣,怎麼看也不像DOLLARS創始者的龍之峰帝人,方才就在這裡,在簡直可以稱為瞬間的幾分鐘內將一切偏見及設定好的角色形象破壞殆盡。 他說著接受我的憤怒時,他們是愕然,而當他拿出消毒水和繃帶替青葉處理貫穿手心的刺傷時,他們屏息浸入深潭般的恐懼之中。 他們會感到恐懼是因為不明白,不明白龍之峰帝人在今日幾個小時內反省了些什麼。青葉倒是立刻理解了。 所以他鬆了口氣。 「這下子就算到手啦,接下來要讓這剛睡醒的鯊怎樣地游又要循著誰的血的氣味玩狩獵遊戲呢?」 而能理解青葉的人又有多少呢?他們視線各自落在不同的地方,有人甚至打起呵欠來。不能怪他們。 因為每個人重要的東西不一樣啊。 青葉把握帝人所有微小的變化,顯然在這個後輩面前他已無可隱藏。 要說困擾的話,大概就是帝人仍沒辦法將這段學長學弟的關係視為交相索利的偽裝。 他看到青葉的手會覺得有罪惡感,會反省是不是當時其實還有更好的作法或自己有點激動過頭了呢?但同時又會因著這些想法萌生出更多矛盾複雜的感情,例如他心底有個喧囂的聲音直說他做得沒錯,甚至還做得不夠徹底。 青葉看得一清二楚,他毫無保留地笑著,而在另一側也揶揄著:「龍之峰學長真的很溫柔、很可愛啊,如果你是女孩子我一定立刻向你求婚哦。」 「青葉…不要捉弄我了。」帝人刻意不讓杏里進入他和青葉接觸的時間與空間,雖然青葉沒機會對杏里開玩笑讓帝人放心不少,但那笑得天真無邪的學弟卻開始肆無忌憚地將玩笑盡轉移到他身上。 「可是龍之峰學長是男的啊,而且是個好男人。」青葉羨慕似地比了比兩人的身高,還差了一截。不是因為帝人長得特別高,而是青葉的童顏讓他有看起來更矮小的錯覺。 「……多謝誇獎。」 帝人不知所措,青葉欺身靠近帝人,迅速縮短彼此的距離,那像女孩子般精緻的五官就近在眼前,笑得像櫻花一樣,帝人一瞬間還真的有緊張心跳的錯覺。 「所以啊,當學長畢業時,如果我向你告白,說想要你第二顆鈕釦,請一定要給我哦。」青葉眨著圓亮的雙眸,雖然微笑著,但眼神很認真,不管男生還是女生一定都會迷惑的吧,到底這個人熱切的語言之中有幾分是真心的? 「……」帝人不知如何回應,只好沉默,沒發現話題的主導權讓給青葉的話,或許情況會變得難以收拾。 「不過,當然,我最希望的還是學長真的答應我,我想我一定會比現在開心千千萬萬倍,到可以去摘下星星送給學長的程度哦!。」 「呃?」無法掌握青葉發言的中心主旨,帝人呆愣。 「答應我啊,答應來自可愛後輩下定決心的告白。」 「唔、!」 青葉伸出右手推了帝人一下,帝人誇張地往後退,撞在牆壁上,不是因為青葉忽然有了怪力,事實上他根本還沒能碰到學長的制服,對方就自己退開了。 「噗、哈哈哈哈!」青葉像是隱忍很久,總算能爆笑出聲般,誇張地仰頭狂笑。 「不…青葉,你的手還是讓它好好休息復原才好…」 「現在還說什麼啊!如果不用右手我會很困擾的!那麼啊,為什麼學長要刺右手啊?我的左手很不靈光啊。」青葉邊說,邊以右手輕貼在帝人胸膛上,帝人輕顫,但立刻僵住無法動彈,同時青葉的左手正笨拙地解著他的領帶。 「你看,解個領帶都是問題啊,你知道我今天早上打領帶時多辛苦麼?啊啊,不過最辛苦的還是洗澡的時候吧。還有啊,右手傷了就不能發洩了啊。」 「……?」 青葉沉默想看看帝人的反應,卻見他好像一知半解的樣子,嘴角扯起不可思議的笑容,再欺上前,兩人的胸板和腹部相貼合的地步,甚至是下腹部的地方,帝人覺得相當不自然,輕扭著身子想抗拒,左手手腕卻被青葉的右手握住。 「青葉?你到底要做什麼?」 「好問題呢。同性的話可能有點難想吧,那就假裝我是女孩子好了。一個女孩子,在會議結束之後慰留你在空無一人的教室中,然後把沒有明顯拒絕的你推至牆邊,努力讓兩個人的距離變得這麼狹窄,還說了都是因為你害得她最近欲求不滿之類的話,那麼學長你覺得,這個女孩子是想做什麼呢?」 「青葉…」 「學長,幫我嘛,我用左手怎麼樣都用不好啊,很痛苦啊,再說,我是想著學長變成這樣的哦。」 「……」 帝人沉默,既慌又困窘,沒辦法輕易甩開青葉強迫拉著他左手去碰觸他微脹下腹的右手。 「呵呵。」青葉細聲笑著,說道:「別這麼露骨地表現出厭惡嘛,學長。難道你忘記這種感覺了麼?對同性有性欲這種事,很奇怪麼?我這樣靠近你,你覺得噁心麼?」 青葉說著說著,不知為何眼神忽然變得哀傷了起來。 「龍之峰學長,你很喜歡杏里學姊,想保護她,所以刺穿了我的右手手心。那麼另外一個學長呢?」 「呃!什、什麼意思!」 「就是那個黃巾賊的,嗯嗯,記得是姓紀田吧,如果我說他將會怎樣怎樣,以這來威脅你的話,學長,這次會刺穿我的哪裡呢?」 「青葉、你!」帝人忍受不了已經離開的正臣竟然被青葉提起,甚至還當作挑釁的素材,情緒激動下他想甩開青葉的手,青葉卻硬是不肯放地用力握住。 「啊、啊、好痛啊!學長請不要亂動啊!」手心深深的傷口因施力壓迫刺痛陣陣,正在復原的細胞再一次被破壞,不僅重現著當時血肉被刺穿的痛,更模擬了一種近似撕裂的感覺。 「唔!」帝人看著青葉皺緊眉頭痛苦的樣子,腦中想像了那份痛楚,幾乎下意識地放鬆了力氣。 「龍之峰學長。」 「等!」 青葉用全身壓制著帝人,用兩隻腳的力量分開帝人的雙腿,大膽露骨地摩擦彼此的小腹下的中心部位。 「龍之峰學長,答應我吧。」青葉的右手從帝人的手腕爬至他手心,然後四指滑進指間,像戀人那般十指相扣地握緊手。 「不要、住手、」帝人感覺隨著腰部搖晃的頻率增加,青葉握住自己的手也更加用力。 「答應我…」 「唔、青葉、住手、」 帝人手心滲汗,不,可能不是汗也說不定,濕濕黏黏的,也不是兩人身體摩擦處無法控制的生理的分泌物。帝人難受地閉上眼,那感覺卻更加膨脹清晰,侵犯他所有感官,包括青葉吐出的話語,都令他窒息欲絕。 「我不會像那個傢伙一樣‥逃跑的、哦…不管學長變成什麼樣子,我一定會在你身邊,你憎恨我也罷,殺了我也好,當然,最好能喜歡我,答應我哦,答應我,光是『這樣』還不夠…」 青葉呻吟著,不全是性方面的興奮,他和帝人相交握的右手手心湧出溫熱的液體,髒了純白色的繃帶,一定也浸了對方整手吧,他好像能聽見水滴般清脆的溢漏滴答聲,又能聽見像是游泳時水流包裹全身在耳邊咕嚕悶響的聲音。 「啊啊,帝人、學長!」 青葉鬆了口氣,親吻帝人鐵鏽臭的左手,像是魚兒一般,嘴巴一開一合地碎念著:「答應我吧,答應我吧,答應我吧,答應我吧,答應我吧……」 未完待續。 後記: 未完待續也是正文哦。(喇賽) 好棒啊啊啊確實是短篇!!俺真的打了短篇哦哦哦終於沒有爆字數了!!! 摩擦下體的童顏組!萌吧!!(深夜的情緒*目前是下午6:01分)) 青葉我支持你的啦!!!!!! 就是想說這句話。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這什麼沒內容的後記啊(摔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