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水底飛翔*青帝(無頭騎士異聞錄)

田中太郎【如果沒有打聲招呼就忽然下線的話對不起,因為今天家裡有客人來】 甘樂【哎呀,那太郎先生還是趕緊去接待客人比較好不是麼?】 賽頓【嗯,沒關係的,還是去招待客人吧。】 田中太郎【現在沒關係,客人在洗澡】 甘樂【洗澡的客人、是留宿的意思?】 田中太郎【是的】 甘樂【太郎先生真色w】 田中太郎【哈啊?只是我的後輩來借住一晚而已!】 賽頓【……太郎先生有些話聽聽就算了。】 田中太郎離開聊天室 甘樂【後輩說借住不就是超明顯的那個麼?】 甘樂【啊、竟然這麼快就下線!】 「帝人學長——」聽到從浴室傳來的青葉的叫喚聲,帝人藉機匆匆關掉了電腦。老實說他不太想要臨也問及有關青葉的事,更直接地說是他不想回答。 「怎麼了?忘了拿什麼東西麼?」帝人走到浴室門口,朝裡頭問道。 「帝人學長,我不太會用……」 帝人愣然,不懂青葉是指不太會用什麼,遲遲沒聽見回應的青葉只好繼續說道:「我明明把水龍頭轉在紅色的地方了,卻一直沒有熱水!總之,學長,不好意思,你能進來一下麼?」帝人聽著學弟的懇求和嘩啦水聲,尚有些不知所措,「學長!為什麼不理我?你還在麼?」青葉關了水,乾脆主動開門。 帝人怔楞,不知為何看著青葉以毛巾包裹身體的模樣有種對象是異性般的羞恥感。 「學長,對不起,來幫幫我嘛。」青葉自然毫不介意,伸手拉過帝人,硬是將他帶進浴室裡。 畢竟帝人也不想洗冷水澡,他乖乖隨著青葉到不知出了什麼問題的水龍頭旁,總之先轉開試試看,水聲嘩啦啦地流洩,他卻驚愕地發現蓮蓬頭的水柱目標是他假日的家居服-一件素面的白色襯衫。 帝人還沒能反應過來,拿著蓮蓬頭的青葉趕緊將水柱的方向轉往地面,慌張而歉疚地說道:「對、對不起!學長!」 「……沒關係,反正等一下也要洗了。」帝人無奈地苦笑。儘管說著沒關係,他的胸口及至腹部已溼透,輕薄的夏季襯衫緊貼著肌膚,感覺冰涼而黏膩不適,他擰著衣角,擠出的水卻往下淋濕了褲子,水珠子沿著腹部,滑進底褲裡,感覺真是糟透了。 帝人無力嘆氣時,青葉高興地說有熱水了,帝人只好擠出笑容說那真是太好了。為什麼他一開就有熱水了呢?這樣的疑惑並沒有在心上停留太久。 「不過…帝人學長溼透了…對不起…」青葉關了水,將蓮蓬頭放置在水龍頭上,然後扯下身上的毛巾,貼近帝人,想替他擦乾淨。 「不、沒關係的!」儘管是同性,青葉的裸體仍讓帝人不知該把視線放哪才好,又想著對方是出自一片好意,硬是推開豈不失禮,他只好慌張地口頭婉拒著。 「是我沒注意害的嘛…如果我能再細心一點就好了,一定就能避免許多不必要的爭端了吧。」青葉認真地擦拭著,一邊小小聲地自我反省著,帝人不禁語塞。 帝人凝視青葉稚嫩的臉龐,平常開朗無憂的神采如今被懊悔似的憂鬱覆蓋不再,想起幾分鐘前忽然抱著換洗衣物拜訪,懇求借住一晚的他,那異於平常慌張而疲憊的模樣。「我和哥哥吵架了,爸媽又剛好不在,我還跟他同房,氣氛糟透了,他還對我掄起拳頭…這種事我不知道能跟找誰說,首先就想到了學長…學長…不行麼?」鮮少聽他提起家裡的事,帝人有些不知所措,但也因此明白事情的嚴重性,或許比他口述得還要複雜難言也說不定。反正只是借住一晚,會有什麼問題呢?如果這是他唯一可以做的事的話。感受到了一種使命感,帝人更無法拒絕了。 他知道青葉不是他外表看來那樣單純乖巧,但正因為如此,青葉暴露的真實的弱態才更讓帝人動容。 他是不相信他沒錯,但是他不想懷疑他。 帝人陷入沉思恍了神,沒注意到青葉愈靠愈近,而毛巾正擦拭著手臂,明明那裡只是濺到了幾滴水花。 「學長在想什麼呢?」聽到青葉壓低如耳語的聲音,帝人回神,看見青葉抬首緊緊捉著他的視線,而赤裸的胸膛只要再前進半步就能碰觸到自己身上溼透的白襯衫。 「呃!」帝人後退,雙手手臂撞上冰涼的瓷磚牆,他不可思議地看著青葉的笑容,總覺得這場面似曾相識,陌生的是他被毛巾捆綁住,只能背在後頭的雙手。他試著使力掙脫,但毛巾的彈性在快要鬆開了的剎那又束緊起來。 「既然已經有熱水了,那乾脆一起洗好了,反正這樣濕著也很難過吧。學長你看,這樣透出來感覺好色。」青葉惡意地用食指輕戳了下帝人胸部的突起,帝人輕顫縮瑟。 「嗯?是有感覺的啊?」像是上實驗課程興奮不已的學生,青葉抬眼捕捉帝人表情的變化,手則大膽地隔著襯衫玩弄那對突起,在那小小一點附近用指甲畫著圓,然後與拇指合作輕掐中心,讓那粉色更加鮮艷。 「唔、青葉、?」帝人狼狽地靠著牆,喊著青葉的名字,一句這是在做什麼?他愕然地問不出口。 青葉俐落解開帝人的襯衫鈕扣,手滑進裡側直接碰觸他的肌膚,青葉比體溫還低的纖細的手掌以及上頭結痂粗糙的傷口摩擦讓帝人又是一陣顫抖。青葉貼近帝人,溫熱的鼻息灑在頸間,親密至極,赤裸的身子挨著對方,曲膝分開了他的雙腿。 「青葉、等、你到底、!」帝人感受到青葉的性器抵著他的,於是瞬間明白了,從剛剛到現在是所謂性事的一部分。但意識到才是最糟糕的事,青葉在身上游動的手、赤裸裸的體溫以及搔癢著肌膚的吐息,一切都變得淫靡而充滿挑逗性,帝人顫抖得更加厲害,從喉頭滾出貌似熱烈歡迎的悶哼聲。 青葉手的撫摸仍持續,腿和下腹更是露骨地蹭著,臉頰摩擦著帝人的,然後呢喃:「學長真是的,實在讓我很擔心啊。到底是為什麼能這麼毫無戒心呢?因為我是同性?因為我是後輩?還是你覺得自己不可能遇到這種事呢?」 「青葉、住手…」 「如果這麼說對方就真的會住手的話,哪裡還會有壞人呢?我不會做讓學長不舒服的事啦,真的。」青葉一邊這麼說,邊拉下了帝人牛仔褲的拉鍊,然後連著底褲一同拉下。 「唔、!」帝人反射性地想彎腰並收緊雙腿,卻像是主動貼近青葉,然後夾住他擋在中間的腳。 「雖然學長可能不覺得這是讚美,不過真的,學長好可愛。」青葉可愛地甜笑著,一手握住那稀疏體毛間的男性性器,輕輕以指腹溫柔地套弄。 「唔、哼嗯、!」平常沒有自慰習慣的帝人對這樣的快感陌生而無法抵抗,生理的興奮很快就被挑起,儘管理智撞擊著他的思緒讓他緊閉著眼,避開青葉誘惑的視線,咬緊牙關盡量不讓喘息聲走漏,希望這樣可以讓對方感到無趣而罷手。 青葉在那性器半興奮的狀態時放開它,帝人以為自己的策略成功了,睜眼卻看見青葉露出可惜的表情,說道:「沒用的哦,忍耐什麼的。」 青葉蹲下身,毫不猶豫張口將那個地方含進嘴裡。 「嗯啊、!」帝人不敢置信,不管是青葉的行為還是衝上腦門崩解理智的性快感,他忍俊不住仰首拔高呻吟。 青葉吸吮舔吻著帝人的。意外地,面對一個同性的性器官,甚至是口交,他沒有感到任何不快。抬眼看著對方痛苦和快樂交錯揉合的扭曲表情,唇舌感受著對方最原始而誠實的炙熱和脈動,青葉反而相當享受,自己的性器明明沒有受到任何外部刺激,卻興奮地昂首顫抖著。 青葉兩手游移到帝人的臀部,揉捏著那白皙有彈性的部份,然後一手中指滑進股間。帝人感覺從脊椎底部竄升一陣搔癢的酸麻感,輕顫,就像主動扭著腰享受學弟的口交,青葉一口氣吞至根部,同時將中指伸入股間的緊穴。 「嗯啊啊、嗚!」緊閉的後穴在毫無潤滑的情況下吞進一個中指指節,奇異的被侵入感和被強行打開出口的疼痛讓帝人哽咽失聲,眼角溢出生理的淚水。 青葉不再吞吐,轉而以舌尖集中刺激帝人的尖端,更專心於將食指推入對方緊熱的身體裡。一邊推進,青葉以漸大的幅度彎曲著,擴張裡面的空間。 「啊嗚、嗯……」帝人已經沒辦法判斷底他們到底在做什麼,疑惑同性間也能做愛的空閒也沒有,快感、悖德感、痛楚、未知的恐懼感……通通混雜在一塊,堵塞思緒,連忍耐聲音都忘記了,甜膩軟弱的呻吟逕自在這小小的空間裡反響數百次。 「帝人學長…」青葉清楚感覺到帝人的性器仍處於興奮狀態,而已順利吞進兩根手指的後穴已然習慣甚至貪心渴求般地收縮著,他嚥了口唾液,難以壓抑衝動,起身的同時抬高帝人的左腿。 「呼、嗯…?」忽然一切動作都靜止了,帝人本能困惑了起來,朦朧的視線中看見青葉淚濕的雙眸,心底立刻浮出一句「怎麼了麼?有什麼難過的事麼?」這樣不合時宜的話。 「帝人學長、!」青葉伸長了脖子,去親吻帝人的嘴唇,分享彼此的體液並且吃下他的呻吟,同時將自己的性器送進帝人體內,那可不像手指般溫柔,刺入的瞬間像挨了一刀,被迫打開的出口和被迫包容那炙熱外物的裏側,又各受了兩刃。 「嗯、嗯、呼嗯、啊!啊嗚!」結束親吻後,帝人不能克制地帶著哭腔呻吟著,是因為疼痛,也是因為被從未想像過的性快感征服。天啊,他被侵犯著,和學弟做愛著,然後勃起,然後想射精。他意識既清醒又渾沌。 青葉低下頭,抱著帝人的腰,喘息著,簡直執拗地開始抽插,每一次都深深地進入又幾乎完全退出,再立刻撞進,不留任何緩和的空間。 「帝人、學長…呼…吶、喜歡麼?舒服麼?你喜歡麼?喜歡我麼?」青葉的聲音短促,一個字一個字都用力地撞向四面瓷磚壁,然後回彈,再度撞擊,造成的回音效果如在深淵,語氣也就像求救那般無助了:「看起來、應該很喜歡啊!看、不管是前面還是後面都、超興奮的…呼…哥哥說啊,我總想著自己,真是大爛人一個,他說對了、!我喜歡你、因為希望你也喜歡我啊、呼…吶、學長,你這樣還能愛杏里學姐麼?你聽得見麼?自己呻吟得多可愛啊…啊啊…好緊…好像快去了…」 「嗚啊啊、嗯、啊嗯…嗚……」 他怎麼聽得見自己是怎樣呻吟的,耳邊都是青葉的聲音。他好像能聽見兩人下體之間碰撞黏稠的水聲,就像深海裡渾闇而幾乎靜止的沉沉水聲,過一會兒,連那也聽不見了,只剩下青葉如哀鳴般的喘息。 熱烈的性事間,青葉不小心扯掉了束縛帝人的白巾,帝人伸長重獲自由的雙手,首要之務就是緊緊擁抱他。 未完待續。 後記: 未完待續是本文哦(去撞瓷磚牆) 沒辦法乾脆俐落一點地打ABC文俺真的絕望了。 其實要邊淋浴邊玩,可是想說會浪費水就算了(???) 用嘴巴做是意料之外的事…俺絕對沒有妄想青葉幫帝人OO很久了哦(欲蓋彌彰) 俺想說的只有一句: 青葉同學我支持你的啦!!!!!!!! 其實青葉在這篇裡面說的話大抵上都是騙人的。 啊,當然對帝人的部份都是真的。 嗚啊啊啊啊嗚喔喔喔喔喔啊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俺愛青帝的啦!!!!!!!(金太郎先生這裡有變質者) 看到這邊的您是…那個對吧…什麼座前大天使之類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