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致歉書*臨帝(無頭騎士異聞錄)

他遮住了少年的雙眼。 一雙纖長且就青年而言稍嫌白皙過頭的手在少年眼前交疊,阻止光進入。像被土石掩埋的罹難者,他的視界只剩下指縫間的光若有四無地閃著,也不確定那到底是真的光呢,還是希望之下的幻想。 「啊──!」「可惡!」「不、不!住手!」「嗚哇啊!」「嗚…好痛……嗚!」 視覺感官的權利被剝奪後,聽覺彷彿變得敏銳了。龍之峰帝人聽見四周圍繞著慘叫和毆打聲,此起彼落,像兇器一刀刀刺著、挖著、剖著、切割著耳膜。 「別看比較好。對你這個年紀,暴力啊,血腥跟色情,都不可以看哦!不可以接受哦!有不良影響就糟了。」折原臨也湊近帝人,吐息在他的頸項上塗抹一層足以覆蓋原本體味的熱霧。 無法測量的近距離令原本僵直了身子的少年忍不住寒顫,臨也只好更貼近少年,讓少年的背就靠在自己的胸膛,試圖讓少年有個依偎而能安心下來。 「放輕鬆、放輕鬆,這裡認得你的沒幾個,再說,也不是你的錯,這場面不是你造成的。你和我一樣啊,不喜歡用肉體的暴力來解決的。是那個孩子吧,那個不知為何總想擊倒我的孩子。 「你毫不動搖呢,不擔心他麼?」 「他不在這裡。」帝人答得迅速且自信十足,幾乎讓人忘記他方才怯懦不敢言語的表現。 「咦,原來你知道的啊。明知如此,那麼為何你在這裡?啊啊……對啊……我知到了、是他吧,是為了他啊,那個『逃亡者』。」 「你果然知道正、唔!」 臨也兩手用力一扳,強迫帝人後仰,咽喉的肌肉緊繃起來,欲嘔吐不適感侵襲思緒,突出的喉結因呻吟而上下震動,像被蓋在暗布裡不知所措只能慌張蠕動的困獸。 臨也低下頭,嘴唇擦過少年圓潤的頰,慢慢靠近另一雙唇。 「呃啊──!」拔高尖叫的男聲前所未有的接近,帝人驚嚇地渾身一顫,同時臨也放鬆力氣,帝人輕易掙脫,視線恢復正常,那映入眼簾的顏色卻是生動過份了。 聲源的少年舉高鈍物過頭,朝帝人衝來。帝人還來不及辨清那鈍物是怎樣可怕,少年因亢奮而充血的紅眼與他對視了一點五十三秒,就伴隨一聲打在後腦杓的打擊悶響往下沉落。 「鏗鏘鏘-…」鈍物和少年一起摔在地上,金屬尖銳的撞擊聲昭明它的面目:一根沉甸甸的鐵棒。 「嘖嘖嘖,竟想拿那樣荂張得東西來攻擊帝人同學啊……好可怕,好可怕。」臨也兩手搭在帝人肩膀上,語氣是第三者般的淡然,沒有感情的朗讀。 帝人佇立在原地,眼睜睜看著將持鐵棒的少年打倒的另一名手持木棍的少年旋身,繼續攻擊其他人,同時也被其他人包圍。現場已是難分的我的混戰,同時意義也已喪失-如果一開始是有意義的話。 「看啊,他們秉持著在被打之前先打別人這樣簡單的原則,為了不讓自己痛,只好讓別人痛,正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哈哈。 「帝人也不喜歡這種方式吧?即使對於他們,你根本叫不出一個名來,素不相識,以後大概也不會有多深的交情,即使你不會因為失去這樣無聊的他們而感到多悲傷,但你一定要想了,一定有誰,可能是他們的朋友、家人、愛人,會為了他們而柔腸寸斷吧……那樣很討厭對吧?帝人。」 臨也展開雙臂從後環抱住帝人,下顎點在他肩上,輕聲耳語道:「可是你卻看得目不轉睛呢!真的很喜歡啊,非日常。」用鼻息笑了幾聲,臨也感覺帝人掙扎地扭著身子,他總算是像個一般人,受不了了。 臨也兩隻手掌轉而覆上少年的耳朵。 他遮住了少年的雙耳。 手上銳銀的指環冰冷,凍著少年燙熱的耳根,他一陣瑟縮,同時手指滑入耳內,颼地一聲,四周的喧囂像老舊收音機的雜訊,誰無聊轉開了,卻又懶得再關掉。 臨也的小指輕撫過帝人的臉龐,沾去他眼角的淚光。 「對不起啊,都是因為我,讓你遇到這種事。」他說道。 完。 後記: 總之就是青葉安排的一場年輕的戰鬥,其實也不是真想就這樣把臨也先生怎麼樣,而只是故意想讓他看看,如果能讓他搞不清楚狀況更好,但那是不可能的,其實他自己也心知肚明。 帝人是被告知「其實你可以不用去!但要去也沒人阻止得了你。」的情況下仍在現場的。青葉當然是不會去的,他們自己都心知肚明。 頭腦很差又怎樣,俺只是很喜歡臨也先生「兩手」遮住帝人眼睛的畫面!(為什麼要強調兩手) 如果俺會畫畫就可以畫單圖畫到自己膩了為止(哀愁(不要再怨自己不會畫畫了) 大概這種程度深愛著帝人的臨也先生俺最喜歡了^q^會渴望會奢求但不強調也不追逐,如果沒有必要就不要接觸…是可以很穩定發展的關係。(什麼關係啊) 啊哈哈……啊哈哈哈……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