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靜度瑞拉*靜帝(無頭騎士異聞錄)

從前從前,有個力大無窮的青年叫平和島靜雄,有「池袋最強」的有名稱號。 他出生於普通的家庭,有一個外貌出眾名叫幽的弟弟,是全城少女傾慕的對象,也是他引以為傲的好弟弟。 兩人的生活平淡幸福,直到繼母折原臨也的出現。 靜雄非常討厭繼母,繼母也同樣厭惡他,已經搞不清楚是誰先開始的了。 臨也明知靜雄雖擁有怪力,但最討厭暴力,仍三番兩次故意令他陷入不得不戰鬥的情況,還嘲笑他是天生的戰鬥機器。 每每幽想為哥哥做些什麼,卻總被靜雄拒絕。為了保護弟弟,靜雄嚴格要求幽絕對不可與臨也作對,以免連他都捲入沒有道理他們必須面對的危險事件中。靜雄就是如此溫柔的人。 有一天,繼母踏著格外興奮的腳步回家,一進家門便陶醉地搖著手中的羊皮捲軸,光看那材質,和捆綁的藍絲帶,便知那是王室發下的傳令。 發生了什麼事?靜雄不禁好奇。 靜雄想起王宮裡的王子龍之峰帝人,他多次在路上看到他積極認真地慰問百姓,是相當受大家喜愛的王子,但那細瘦的身材,總讓靜雄不由自主感到擔心。由於國王的放任主義,聽說大部分事務都交予王子處理,靜雄簡直無法相信少年窄小的肩膀背負著整個王國的責任。 臨也自然注意到靜雄看到捲軸時的反應,還緊盯著不放呢!他瞇細了眼不真實地笑著,打開捲軸朗讀道:「敬告諸民,王子龍之峰帝人將於明日晚間在王室舉辦舞會,邀請全城百姓共襄盛舉。」 臨也將捲軸收好,不等靜雄回應,逕自往房裡走去,一邊說道:「聽說真正的目的是要挑選適合王子的配偶呢!我就把幽一起帶去啦!至於你嘛,呵,為了王子殿下的生命安全以及整個王宮的完整著想,就乖乖待在家裡打掃最省事了吧。」 臨也已離開繼雄的視線範圍,仍可憎地又丟了一句:「可別再弄壞東西增加家庭支出了啊!」 靜雄捏緊拳頭,青筋浮起,但這份源於對自己的怒意,無從消洩。 舞會當晚,臨也和幽盛裝打扮,就像哪裡來的貴婦人和千金小姐,雖然有點太華麗,不過就兩人精緻的五官而言,或許剛剛好。兩人才剛出家門,連待在家裡的靜雄都能聽見外頭一陣騷動,女人拜倒的尖叫聲響徹夜晚,靜雄默然,他一向不甚理解,尤其是時下年輕女性的想法,即使臉長得再美形,大男人套上蕾絲蓬裙,到底是相當特異的事吧?! 靜雄大吐口氣,搖搖頭。反正,那些都跟他沒有關係。 靜雄走到後庭院,想拔拔雜草,順便去去雜念。 今天夜色澄淨,深藍的天幕上綴滿點點星光,明亮動人。靜雄一時看得入迷,也沒能作業,思緒無可自拔地飄向更遠的地方。 忽然他發現一顆流星迅速往東邊流墜,他的目光自然追逐而去,結果在流星的尾巴消失前,看見位於東方日出之處,燈火閃耀亮麗的王宮。 靜雄摸摸口袋,挑出一根煙,點燃,慢慢吸吐起來。 自己好像比想像中還介懷自己不能去參加舞會的事。為什麼呢?是因為繼母令人討厭的刻薄話麼?不,他現在腦內想的,是王子的身影。 那麼,是怕純真的王子被心懷不軌的繼母騙去?還是擔心幽在王子面前有失禮的舉動?不不不,弟弟一點也不用擔心,但他其實也不是很在意前者。 雖然毫無根據,不過靜雄相信王子不會輕易被那樣糟糕的人吸引,即使臨也主動接近王子,王子也不會隨之起舞…… 啊,起舞!靜雄恍惚地想,他最在意的便是這個:和王子共舞的機會。 雖然他比王子高大許多,或許王子當女方還比較恰當,不過他有這樣一個小小的願望,能牽起他的手,只看著彼此那樣隨著音樂轉著圈子。 可是他沒有適合和王子跳舞的禮服,他永遠只穿酒保服。即使他自己本人沒有任何不滿,反而相當喜歡,但王宮守衛是不會讓像該走後門的僕役光明正大從大門進出的。 更大的問題是,沒錯,畢竟王子根本不是會計較服飾這樣膚淺表象的人,但靜雄有另一個絕對無法克服的困難:怪力。 儘管一直以來靜雄都努力控制自己的力量,但往往情緒只要被挑起,就如脫韁野馬連弟弟也難以阻止,尤其在面對繼母的時候,要教他冷靜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中的超S等級。 「為了王子殿下的生命安全以及整個王宮的完整著想,就乖乖待在家裡打掃最省事了吧。」繼母的話又在靜雄腦內反覆數次。 「可惡……」 靜雄將煙蒂擰滅,最後的餘火消失的同時,他聽見一陣尖銳的馬蹄聲,他立刻警戒地站起身。 靜雄在黑夜中看見了不可思議的景象:一個穿著黑長裙的無頭女人騎著一匹像煙霧般圍繞著黑色氣息的馬,而這隻馬也同樣沒有頭顱。 但靜雄卻不覺得恐懼,像看星空一樣看傻了。 女人下馬,從懷中掏出一張羊皮紙,也或許不是羊皮做的,不過是米黃色的。女人將紙攤平在靜雄面前,上頭慢慢浮現出黑色娟秀的字跡:「我叫賽爾提,是來自愛爾蘭的妖精。」 「……初次見面,妳好?」感覺不到對方有什麼惡意,靜雄雖然遲疑,但仍禮貌地打招呼。 紙上之前的字又像霧氣般消散,新的字取而代之:「你是不是很想參加舞會?」 「……嗯,但是不行,我還是待在家裡比較好。」 「為什麼?」 「我…沒有適合的衣服啦…還有……我是…總之是不適合在那種場合出現的。」 「因為你是池袋最強平和島靜雄?擁有怪物般的力量還不太會控制?」 「……嗯。」 靜雄悶悶地回應,意外地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怒意。 「那我幫你。」 「怎麼幫?」 「在你身上施魔法,讓你的怪力消失。」 「啥?」 靜雄聽到這樣的話,不禁挑眉,他從小煩惱到大的怪力,眼前的無頭妖精竟然能讓它消失? 「不過不是永遠,只能維持到今天午夜十二點,也就是今天為止。」 「……」 「抱歉,我的力量只能做到這樣。並且幫你變出禮服,然後我親自用射手,就是我的愛馬,載你去王宮。」 「……」 「還有什麼好猶豫的?你想跟王子跳舞不是麼?」 「……嗯,那,拜託妳了,賽爾提。」 「我的榮幸。」 賽爾提的身上延伸出許多黑影,迅速蔓延,將靜雄整個人包覆,大約五秒後,黑罩散去,靜雄的酒保服變成了有襯裙的洋裝,剪裁大方簡單,以白為基調,明亮的黃襯托,倒是相當適合他,頭髮還長長成及腰長髮,自然捲的弧度優雅,就像個童話裡的公主。不過除了外表之外,他感覺不到有其他哪裡不一樣。 靜雄握緊拳頭,仍不能確定賽爾提的魔法有沒有成功。 「你拔草看看?」賽爾提建議,靜雄依言,蹲下身使力拔一撮草,很順利拔下了寥寥數根,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以前他用力拔的話,至少會拔起約巴掌大小的草皮,那根本不算是拔草,而是破壞植被。 自己的怪力真的不見了!靜雄興奮到不知所措,楞在原地,直到賽爾提跨上馬,同時黑影往後延伸成一個馬車車廂,那便是特地為靜雄準備的特別座。 他們抄了近路,是一般馬車都不會走,路況奇差但可以直往王宮的捷徑。多虧賽爾提和其愛馬的默契和技術,車程輕鬆自在,很快便抵達王宮了。 「謝謝。」 「沒什麼,記得午夜十二點以前要離開,午夜十二點,隨著王宮的大鐘敲響聲,魔法將一個個消失。」 「我知道了。」 靜雄下了馬車,侍衛各個呆楞。靜雄原本就是個長相俊秀不輸弟弟的人,只是平常被大家所畏懼,又配戴墨鏡,把漂亮有神的眼睛都遮起來了,如今他穿著洋裝,蓄著長髮,安靜時頗具威儀的氣質,完全就是個王室公主,不,可以說是王妃或甚至是個女皇了。 侍衛們恭敬以待,因為這是與民同樂為要旨所舉辦的舞會,只要通過安全檢查,不需再確認身份,靜雄在一排侍衛的九十度鞠躬中,生平第一次踏入王宮。 靜雄到了會場大廳,舞會已經進行到一半了。 現場樂隊奏著最適合跳舞的輕快圓舞曲,有零星幾對或年輕或上了年紀的愛侶手牽手轉著圓圈,不過大抵上是混亂的,尤其有一群女孩擠在王宮一角,靜雄心想,可能是幽吧,沒想太多,直覺地往另一邊比較少人的地方走去。 靜雄漫無目的地前進,想尋找王子的身影,卻沒辦法左顧右盼,因為他感受到大眾的視線,他很怕如果對上那些或友善或不友善的視線的話,自己會因煩躁而生氣,就算自己的怪力已經消失,容易衝動的個性還是沒辦法改變的。 想避開視線,靜雄下意識地愈走愈快,愈走愈快……結果很不幸地踩到裙擺,重心不穩往前跌,他還來不及叫出聲,地心引力就將他快速往下拉,但他的著地點並不是冰冷又堅硬的大理石地板,而是另一個人的體溫。 「啊!」靜雄壓到人了,那個人吃痛地呻吟一聲,他連連致歉,趕緊爬起身,因為對方的體型比自己小很多,一定覺得很重。 「沒關係,本來想扶住你的,結果兩個人一起跌倒,真是難看,我才該說抱歉。」那個人自嘲地笑了笑,靜雄呆楞。 是王子。 王子裝扮簡單,烏黑的短髮和童顏,一個人時少了平常被眾人包圍的領導氣質,恐怕有許多人認不出來是王子,只覺得是來見識王宮多麼壯麗的平民少年也說不定。 可是靜雄一眼就看出來了,雖然從來沒有如此近距離地看過王子。 「王子殿下……謝謝您。」靜雄向正要起身的帝人伸出手,是手心朝上,幫助的手勢,同時也是邀舞的手勢。 帝人首先有些愕然,倒也沒想拒絕,只是覺得挺不好意思的,畢竟剛剛還被壓倒在地呢! 「我才該說謝謝。」帝人靦腆地笑了笑,伸手回應靜雄的邀請。 舞曲剛好進入另外一個新的章節,兩人踩著自然的腳步,隨著音樂旋轉。 靜雄垂首看著身高只到他胸口處的帝人,這麼近距離又更加覺得他的幼小,聽說王子已經虛歲十七了,看起來卻只有十四歲左右的程度,是因為童顏吧,眼睛大大的,手掌小小的……很容易就讓人聯想到可愛這個形容詞。 對方是同性,身份又是王子啊!靜雄提醒自己,難為情地下意識將帝人的手握得更緊。 「那個…可以請教你的姓名麼?」帝人抬眼,試問道。 靜雄反射性地張口便要回答,但立即止住了。他如果說自己是平和島靜雄,帝人會有什麼反應呢?可能會嚇得跑開吧,就像其他人一樣。 於是靜雄說謊了,他隨口說道:「靜…度瑞拉。」為了掩飾心虛,靜雄立刻反問回去:「你、你呢?」 「帝人,請你這樣叫我就好了。」帝人瞇眼而笑,靜雄也忍不住笑了。 「帝人……」 「是的?」 「……試著叫看看而已。」 兩人轉著輕快的圈子,總覺得周遭變得好溫暖,臉頰熱熱的,心跳得好快。 但太專注於彼此的他們沒有注意到,他們已成了全場的焦點所在。 不少人交頭接耳,猜測靜雄的真實身份,或是不甘心地想難道那樣高大、美形但性別不明的人是王子的心上人? 臨也當然也看著他們。其實他從靜雄走進會場時,便發現他的存在了,只是想觀察他到底目的為何,所以只是安靜地看著。沒想到他卻比他先找到王子,甚至那樣順利地跟王子跳起舞來。 得找個時機混進他們倆之間才行。臨也暗想。 靜雄和帝人漫談著,舞步隨著音樂時緩時快,完全不感覺累,好不快樂,到忘了時間的程度。 「噹──!」 聽到震耳鐘聲的瞬間,靜雄忽然全身僵直。 帝人配合地停下腳步,問道:「發生了什麼事麼?」 「……十二點了…」 「嗯,時間過得真快。」 「不、不走不行!」靜雄異常慌張地放開帝人的手,轉身要走。 「咦!等、等等!」帝人想挽留他,沒想到先檔在靜雄面前的是臨也。 「哎呀,這不是小靜麼?家裡的打掃工作做完了?」臨也笑得揶揄諷刺,姿態高傲地逼近靜雄。 「我要走了,走開。」 「別說這麼冰冷的話嘛!王子殿下還希望你留下來的樣子哦?」 「噹──!」伴隨著第二次鐘聲響起,帝人說道:「如果你有事要先走的話,沒關係的,但請告訴我,你住在哪裡?要怎麼樣才能再見到你?」 雖然確實聽到帝人的話了,但靜雄既沒轉過身也沒回話,只惡狠狠地瞪著臨也,重複說道:「我要走了,走開。」 「哼嗯,果然是不想在你最愛的王子殿下面前生氣?也是啦,那樣的話會讓他害怕的吧……」 「嘖!」靜雄打舌,再跟臨也對峙下去不是辦法,他拉起裙擺,往旁繞,想從側門離開會場。 「別走這麼快啊!」臨也伸長手臂想要拉住靜雄,但只抓到他金色捲髮的髮尾,沒想到一用力,那如瀑長髮變成粗糙的乾稻草,從靜雄的頭上脫落,只剩下他原本的金色短髮。 臨也也嚇了一跳,不過很快又恢復那戲謔的笑容。靜雄知道是賽爾提的魔法開始一個個解除了,同時第三下鐘聲不留情地響了:「噹──!」 「果然,全身上下都是偽裝啊,不是這樣的話,根本就不能融入普通的人類社會吧,小靜。」 「臨-也-!」靜雄下意識握緊樓梯把手,然後他聽見把手扭曲的不和諧音,原來第三下鐘聲就解除了消去他怪力的魔法。 「請等一等!」帝人追了上來,靜雄不敢看他,只瞥了被自己扭曲變形的把手一眼,毅然決然旋身,狂奔而去。 靜雄拚命地跑,拚命地跑,不管後面傳來怎樣騷動的聲音,其中混雜著帝人的叫喊,他還是拚命地跑,拚命地跑,隨著第四次鐘聲響起,需要拉高的裙擺也消失了,恢復成原本的酒保服,他更加拚命地往前跑。 跑離王宮,鐘聲也愈來愈遠。靜雄握緊拳頭,他覺得很開心了,即使這份怪力沒有真的消失,即使現在他依然是池袋最強平和島靜雄,一切都沒有改變,但他確實和帝人手牽著手,度過了開心的時光,即使很短,又怎麼樣呢,曾經擁有就很值得感激了,當然也不再奢求。 「……。」靜雄將拳頭放在胸口上,帝人手心的大小跟溫度仍清晰,他閉起眼睛想像著。 雖然不再奢求,但若說完全不渴望,那真是無可救藥的謊言。 舞會表面上是順利結束了,但鮮少人注意到王子若有所失的寂寞神情。王子還想著那個金色長髮的「靜度瑞拉」,於是他決定要找他,但並沒有公開,儘管在當場,折原臨也說如果他想再見到那個神秘的靜度瑞拉他可以幫忙,但王子拒絕了。 「如果不是我自己去找的話,就沒有意義了。」帝人說。 「哼嗯……王子殿下已經認定是他了麼?」 「認定什麼?」 「您就別隱瞞了,這場舞會的本意難道不是要找適合您的人麼?」 帝人默不作聲,總之先低下頭試著遮掩自己雙頰的熱紅。 臨也聳聳肩,覺得無趣,他可對清純的愛情故事沒有興趣,悻悻然地離開了。 帝人請人將靜雄離去前生氣的傑作-那截扭曲的樓梯扶手-拆下,他要用這個來找人,因為那上面有「靜度瑞拉」的指痕。 帝人換上一般的服裝,其實真正記得他長相的人不多,大多都只是記得他身上華麗衣服的王室標誌跟他身邊跟著的有權有勢的大人,所以他就像個平常的少年,在街道上穿梭。 他並不是漫無目的的,懷裡抱著那段樓梯扶手,他其實早已心裡有數。 他在人群中尋找著金色短髮,他知道一定很簡單就能找到,因為那個人很高。 但他走了許久,仍沒有發現。正覺失望,他終於找到了。就在正前方,金色短髮,高大的男人,還身穿酒保服,戴著墨鏡,他飛奔而去。 「不、不好意思!」帝人叫住靜雄,靜雄僵硬不自然地轉過身,回一聲:「啊?」還好戴著墨鏡,不會被發現他漂移不定的視線。 「不好意思冒昧請問,您記得這個麼?」帝人讓靜雄看那截樓梯扶手。 「……不知道。」 「這樣啊……非常抱歉,打擾了。」帝人鞠躬,但沒有要離去的意思。 「你啊。」 「是?」 「不知道我是誰麼?」 「呃…平和島靜雄…先生?」 「……不怕我麼?」 「怎麼會、不如說是很崇拜呢!」帝人好像是衝動說出口的,興奮的眼神很快收了起來,變得羞澀彆扭。 完全預想之外的回應讓靜雄楞然不知所措。 「倒是平和島先生…為什麼要說謊呢?」 面對帝人的問號,靜雄啞然,一旦對上了視線,他實在沒辦法繼續扯謊,甚至他也很想說真話。可是難道要他說:沒錯,我就是那晚的靜度瑞拉!那只會讓人覺得噁心吧。想到這裡,靜雄變得更退卻了,無奈被帝人瞅著,完全沒辦法無視他就這樣走掉。 「平和島先生,我…我想找出那個人,在舞會跟我跳舞的那個人,他說他叫做靜度瑞拉,我希望能再見到他,因為我其實在更久之前就非常…對他的力量感到羨慕,常常聽說他的事,雖然有超乎常人的力量,但其實是個溫柔的人,實際面對面時,我更確認了那樣的說法,他是多麼的善良跟可愛……我…希望能帶著他的力量還有他本人回王宮,帶到我的身邊……這樣的想法,難道是我的一廂情願麼?他…絕對不會答應的麼?」 靜雄忍不住伸手,但是是握住那樓梯扶手。 「我想他也是害怕被拒絕,所以……害怕他會忍不住想擁抱你卻讓你受傷…」 「那就讓我緊緊擁抱他,好麼?」 帝人鬆手,讓靜雄逕自單手拿著那樓梯扶手,向前踏了幾步,伸出雙臂,雖然身高只在靜雄的胸口,仍努力環抱住他。 從此以後,靜度瑞拉和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後記: HAHA,本來以為幾百字就能解決的小短劇竟然變成這樣俺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囉~ 這種東西…這種東西…除了俺之外還有人萌麼!(摔自己) 而且俺竟然打到一半忽然回萌火影的鼬佐…俺大概沒救了。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有機會一定要請您吃頂呱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