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曇花*水佐(火影忍者NARUTO)

結果我們幾乎什麼都不能做,只能在旁邊看著。這個事實比任何事都讓我不平到感到噁心不舒服,幾乎想乾嘔,然後用力砍幾個人發洩。 那個戴著奇怪面具的男人-記得叫做斑?-從佐助的房間走出來,一直等得坐立不安的香燐立刻想衝進佐助房間,卻被斑伸手阻止。 「做、做什麼!佐助怎樣了?!」 「他沒什麼事,只是用眼過度有點累,讓他安靜休息。」 雖然戴著面具,不過從斑的語氣就能聽出他堅定不妥協的強硬態度,但只要遇到有關於佐助的事就變得偏執無法溝通的香燐哪管得了這麼多,毫不屈服大聲嚷道:「我才不會打擾他!」 「噓!」斑大噓一聲,香燐才意會到自己情緒太激動,歉疚地撇開頭。那傢伙真是的,明明戴著眼鏡,不說話、不,應該是不提到佐助的話就一副沉著高智商的模樣。 斑繞過她,也沒看我和一直安靜站在旁邊的重吾一眼,就這樣經過走開,留下最後一句:「他狀況雖然沒有很糟,不過精神狀態是有點…你們要進去其實也無所謂,但小心後悔。」 我不禁挑起眉,質疑斑的語氣跟用詞。精神狀態?進去會後悔?這倒讓我在意起來了。 「果然我們應該要阻止他的……」斑離開後,香燐並沒有直接衝進佐助房裡,反而只是在他門前喃喃自語起來。 「啊?妳說啥?」我可沒有要找碴的意思,只是真的聽不見她在說什麼,那女人卻惡狠狠地回瞪我,壓低聲音但憤怒的激昂度不減:「阻止佐助一直用那些術啊!」 「啊?」我不解為什麼香燐要說那種話,重吾好像以為我是不懂那些術是指什麼,在旁註解:「萬花筒寫輪眼?」不過語氣微上揚,好像是要跟香燐確認。 香燐擰緊眉頭,轉身過去面對佐助房門,大概是說中了吧,她該不會要哭了吧,有這麼嚴重麼? 「是有聽說那不管對眼睛還是身體各處的負擔都很大啦,不過又怎樣?」我誠實地說道,香燐又回頭瞪我,簡直像是要用眼神把我燒成灰一樣-說是把我融化或許更貼切。 我聳聳肩,說:「難道是我們說不要、住手、好好對待自己的身體就可以阻止的麼?是那傢伙耶。」 香燐表情變得悲傷,雙肩低垂,跟著重吾一起沈默不語。 我直視著佐助的房門,百無聊賴地啃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房間裡的那個傢伙是怎樣的人,我們不是不知道。他是那樣高傲又不服輸,有時即使是在意的事也擺出無所謂的態度,尤其最近……他「原本的目的」達成了之後,他的腦袋裡好像除了復仇就裝不下其他東西了。 那樣失控地哭出來,然後改了小隊名,說要摧毀木葉,然後像是自虐一樣又開始一連串自我修煉,毫不猶豫使出那威力很強但後座力也很嗆的瞳術。 誰都會覺得那樣的他「有問題」。可是又能怎麼樣呢?畢竟我們從一開始就只是互相利用的關係,互相關心這種事,做了只會被拒絕吧,吃力不討好。尤其是自尊心比天高比海深的他,怎麼可能接受。 可是說不擔心……大概也只是逞強吧。我可不想變得跟他一樣。香燐不用說,她的關心根本沒隱藏,儘管被佐助簡直當成工具在使用好像也樂在其中……重吾的話,應該、不,一定也是吧。 那傢伙知道麼?有感受到麼?他可不是一個人在打啊。 算了,別想了,到底我們幾個人是得不到什麼結果的。 「我也要回房休息了。」 還以為香燐還是會至少偷看佐助幾眼的,沒想到她很乾脆地轉身向自己的房間走去,重吾也安靜離去,不多說什麼,我無趣地伸伸懶腰,算了,總之先回房吧。 可是我睡不著,也不是完全沒有睡意,其實也挺累的,可是就是睡不著,眼睛閉著不稍幾秒就會焦慮地想睜開,然後看向佐助房間的方向。 他的房間剛好就在我的斜對面,我沒有關上門,床的位置讓我躺著就直接能看見佐助的房門。 為什麼睡不著,原因我自己也曉得,我還在意著斑說的話,或許也是在意佐助的狀況吧……說到底都是佐助,這讓我感到異常焦躁。 不經意揣測那傢伙現在想著什麼或想著誰,一定不是我們的事之類像是怨婦一般的想法,不禁更加煩躁。 我大嘆口氣,想大喊聲真煩發洩情緒,沒想到佐助的房門開了,門沈重的鳴聲在安靜的夜裡特別明顯,我下意識屏住氣息,瞪大眼睛觀察。 佐助緩步走出,裸著被繃帶纏繞的上半身,挨著牆,感覺很是勉強,不過呼吸很平穩,眼睛直視前方,絲毫沒發現我在看他。 他是想去上廁所?我閒閒地想著。總不會拖著那樣的身子還要跑出去吧! 只見他走了大概三、四步,就又停下,數秒後,貼著牆轉身,又走回房裡,不過他沒有帶上門,該不會在夢遊吧?我覺得有點好笑,跳下床,走進他房間。 佐助坐在床沿,一手搭放在前方的小桌案上,案上有杯水,他閉著眼睛,好像睡著了,那樣也能睡?真搞不懂。我也不多想,正想替他帶上門回房,他卻睜開眼,然後伸手要去拿那杯水,可是卻非常笨拙地將它撞倒了。 他伸手的方向根本不對。我愕然。佐助立刻收回濺濕的手,很痛苦似地摀住了眼睛。 「唔…嗚…」他還細細呻吟著,聽起來不是因為痛,更近似於哽咽,那種要哭的呻吟。 不會吧? 不會吧! 我瞠目結舌。 佐助大概是看不見了。 剛剛出房門那樣緊靠著牆,不是因為站不穩,而是要以觸覺代替視覺吧。 這樣哪叫「用眼過度有點累」啊? 「喂!佐助!」我忍不住出聲叫他,真是不經大腦,只想著要確認他現在的狀況有多糟,一點也沒想到他的心情。 聽到我的聲音,佐助誇張地全身震了一下,可憐的嗚咽戛然而止,這時我還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走近他,問道:「你啊,沒問題吧?是視線模糊?還是真的完全……」「不要!」 我靠近,佐助就往旁退,一直到床頭,無可退之處。我的問句還沒完,他高聲喝斥,但語氣卻是顫抖的,不是命令的「滾」或是「走開」,而是哀求的「不要」。 我再驚愕得說不出話來,佐助這樣的弱勢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不,大概不是第一次的關係,是此時此刻他的軟弱讓我驚愕,因為就像別人一樣,只是長得跟佐助很像的別人,可是我又非常確定他就是我認識的佐助。 「佐助…」 好奇怪。 「不行…」 太奇怪了。 「佐助。」 好奇怪啊,佐助的身材有那麼瘦小麼?感覺弱不禁風的,真的一吹就要倒了,不對,應該是一吹就會飛走了,飛散,連碎片都找不到。 「我不想……」 月光灑在他身上,閃閃發光,他沒有哭,可是我覺得他的表情比哭還悲傷。 「佐助?」 不知為何,我覺得好難過。 「……哥哥……」 像是說夢話一樣輕,但是很清晰。 住手,不要那樣悲傷,不要那樣軟弱,不要那樣不堪一擊,只不過是看不見了,戴面具的那個男人那樣說,就表示這只是暫時的,就算失明,也一定是暫時的,明天,只要到了明天,一定又看得見的,晚上看不見又怎樣?反正都要睡覺的,晚上就是要閉上眼睛睡覺的,什麼都不想,閉上眼睛睡覺就好了,看不到也無所謂,做夢就好啦,難道不是這樣麼?住手、住手、住手,不要擺出那樣的表情,不要用那種語氣說話,不要縮瑟,不要哭泣,你是宇智波佐助啊。 我實在不想看到這樣的佐助,所以只好大步向前然後擁抱他,把他沒骨氣的表情壓在我肩上,用全身的力量抑制他全身的顫抖。 我是後悔了。 如果能就維持原本那樣含糊不清的夥伴關係就好了,佐助是那樣希望,我也是。可是現在做不到了。 至少我是做不到的了。 如果從眼角分泌出的液體是如此鹹苦而燙熱的話,我怎麼去大聲笑道我是故意的,那是我液化的一部分? 拜託你睡去吧,不要發現你的繃帶濕了一塊,只要睡去,明天一定…… (完) 後記: 佐助────────────────── 我愛你────────────────────── 岸本────────────────── 我恨你────────────────────── 最近得了一天不看性感可愛的佐助就會憂鬱的病。 神啊請救救我! 這真是…睽違了N年的火影同人。(以前那些根本不算同人吧…ㄏㄏ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