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Echo*彌一x政(江戶盜賊團五葉)

大概是心血來潮,除此之外還有什麼能為這個男人隨興的行為做註腳呢?或許政就是想要知道那些「除此之外」吧,儘管大家都說那些除此之外並不存在,因為沒人真正瞭解他。但正因為如此,大家所說的「不存在」,也是無法肯定的,不是麼?政是這麼想的。 夜晚,政在庭前仰首望著天空發呆。 今天是朔月,沒有月亮,但正因為少了月亮的光芒,星子們閃耀得格外動人,在墨藍的天幕上興奮地蹦跳著。天是那樣遙遠,政恍惚地想像著它們真正的模樣是如何,如果能夠靠近一窺就好了,但他沒有翅膀,大概是不可能的吧,於是他順便羨慕起鳥兒來,說不定傍晚時牠們成群著飛並不是歸巢,而是飛往遠遠的天邊找星子玩了。 倏忽,政感覺到了殺意,從右方快速地襲來,他本能性地立起身,左手扣腰右手抽出刀,唰地一聲,然後刀刃碰撞,鏗-!殺意來源者手上的短武器不敵長刀的攻擊,狼狽落魄地飛出,反射著星光,在夜風中劃出銀白色擬月的光。 「呵,不愧是武士。」 聽到男人的輕笑聲,政差點拿不穩刀子,渾身一顫,同時殺氣像是從不存在一樣消失。 政才能好好看清楚星光下男人的模樣,纖細的身子、充滿自信餘裕的眼神和彎成弦月般的薄唇,他怔愣著看男人彎下身撿起匕首。 「彌、彌一先生!」政吞吞吐吐只能顫抖地喚著男人的名字。 「抱歉,嚇到你了?瞧你快哭的樣子。」 「不、不是的!只是對彌一先生揮刀這種事……真是太對不住了。」政收起刀,慎重地鞠躬致歉。 「有什麼呢,是我先對你拔刀的啊。」 彌一這麼一說,政才回想起方才的情況,確實是彌一先釋出殺意,他才反射性地回擊的。 「可、可是…為、為什麼?」政縮著肩膀,駝背比平常更嚴重。 彌一瞅著政,表情一瞬間凝了下來,語氣比夜風凍但比清水燙,如是道:「如果說,覺得你煩了,想除掉你呢?」 政睜大眼,手心滲汗。 「……原來你也不是遲鈍得像根木頭的嘛。」彌一走近政,拉著他一起坐到廊下,政莫名其妙一頭霧水,看著彌一像他剛剛一樣抬頭望天,周遭的氣氛雖然不至於輕鬆但很舒坦。 彌一不理會政充滿困惑的視線,僅以眼角餘光觀察那樣高大的男人縮窄肩膀、擰眉煩惱不知所措的模樣,然後逕自說道:「殺意以對,你就會回以殺意,那麼……我若釋出好意呢?」 「呃?那自然是向您回以好意和敬意還有感謝之意。」 彌一偏頭,看著政,笑得輕鬆,語氣卻很認真:「那麼再者,如果釋出愛意呢?」 「……那自然是……」 「我愛你哦。」 「……唔。」 政重重地把臉埋入兩手心中,啪地一聲好像是打了自己一巴掌那樣用力。 「……呵,本來想說你身為武士卻說話不算話的,好吧,我確實有感受到哦。」彌一伸手捏住政的耳垂,燙得可怕。 「紅通通,像楓葉一樣啊。」 「嗚!」 政往後退,還輕扭了扭頭,甩開彌一的手,迴響在手心的聲音悶悶的,比平常還低啞沒有自信:「我、我沒有…我並沒有感受、感受到彌一先生的……那個…」 彌一垂眸,貌似無奈地歎了口氣,但不是厭煩的。他再向政探出手,這次握住他遮住臉的大手,拉不開,只好就這樣握著,然後說道:「沒有麼?」 「……」 政默然,他感受到彌一手的溫度溫暖過份,他確實感受到了。 他等著彌一再問他一次,那麼他會努力給予一個肯定的答案的。如果彌一想聽到的話。 「……」 「……」 「吶,沒有麼?」 「……有、…有…又的!」 政不敢看,可他應該要看的,彌一好看的五官是如何組成一個複雜得可笑的臉譜,揉進愉快、悲傷、期待、悵然不知所措……以及覺得無比溫暖的溫柔心情。 為了感謝他的回應,他能做的,就是回應他。反之亦然。 (完) 後記: 走在路上就覺得嗯彌政來了!(?? 反正就是北七的戀愛文(躺) 誰能跟俺一起聊聊政政的可愛(誰啊)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奇怪…俺應該要趕稿的。(不斷爬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