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丁典*人魚之歌

請你不要忘記,那如詩的海洋。 請你不要忘記,那如歌的大地。 「那時候他們都還小,他是個少年,他是個男孩,但都還純潔若初生,聽得見童話中人魚為愛而鳴的謳歌。 大人將男孩的手放在少年的手心,男孩還不太明白這樣身體一部分的碰觸有什麼意義,只覺少年的手心溫熱,他想,好像什麼東西,卻想不著,然後他看見少年咧嘴對他笑,他想,他摸到的,毫無疑問,就是那在難熬的寒冬裡唯一炙熱的東西-太陽。 男孩還不懂得笑的意義,但已下意識地跟著綻開笑容,淡淡的,像向日葵的氣味,身體覺得好輕,不久之後明白這種情緒叫做喜悅。 大人拉過少年的手,要男孩親吻他的手背,還不懂什麼叫反抗,男孩自然乖乖聽大人的話,垂首,稚嫩的唇瓣輕觸了少年的手背,少年瞇眼而笑,拉過男孩的雙手,壓縮兩人之間的距離,然後親吻他的額頭。 一旁的大人好像嚇了一跳,但男孩並沒有發覺,只看見太陽(少年)對他說:『從今天起我們就是一家人了!』男孩覺得雙頰發熱,好像自己也變成太陽了,過不久他明白,這種感覺叫做幸福。 少年和男孩一起生活,幾乎整天都在一起,沒有誰去約束他們,只因為他們互相喜歡著。少年承諾男孩,他們要一起長大,一起去瞭解這個世界的所有,男孩答應少年,他們會一起長大,一起去探索這個世界的所有。」 海洋的意志吹起你高揚的帆,要你掌舵航向彼端。 大地的精神磨損你赤裸的腳踝,要你舉步前往彼端。 「直到有一天,男孩也長成了少年,他漸漸明白了一件事。 『這裡不是我的家。』 他明白他的名字叫貝瓦爾德(瑞/典),而他叫狄恩馬克(丹/麥),他們不是家人,不會是家人。 『我知道。你來自更北的地方。』 貝瓦爾德忽然不能理解了。原來狄恩馬克早就知道了,為什麼不說呢?為什麼還要說他們是家人呢?為什麼還要說他們會永遠在一起呢?難道那些都是謊言,就像孩子的家家酒麼? 『說了你就要走了,不是麼!我是真的喜歡你!』 大人們說,他們之間不可能存在著真正的情誼,因為他們終究各屬異地,他們或許是因這差異性而互相吸引的,那是一種『侵略性的本能』。 『他騙了你多久?他對你好,沒錯,他對你好,但那也是騙你的,他不要你離開,不要你回屬於你自己的家,要使你認為自己屬於這裡,然後把你的一切都據為己有。想想!他騙了你多久!而自己真正屬於哪裡!』 貝瓦爾德想起最初,他被要求親吻狄恩馬克的手背,那是為了什麼?難道不是一種親愛的表現麼?大人們說:『那是下對上服從的誓約。』 但是大人們不能解釋的是,存在於貝瓦爾德記憶中,落在額際的親吻。於是他們乾脆不承認了。 『不不不,應該不是那樣!對對對,是那個,他不小心撞到你的額頭還沒向你道歉呢!』 愚蠢的謊言卻讓貝瓦爾德連自己的回憶也開始懷疑了。 『他騙了你多久啊!你應該要回去!對,回你的家,故鄉,我們的故鄉啊,我們自由的應許之地啊。』 『這裡不是我的……』『是!這裡是你的家!除了這裡你再也沒有別的家!』 蠻橫霸道的言語刺目,讓貝瓦爾德睜不開眼睛。 太陽就是這樣。 高高的,溫暖無比的,摸不著的,無法看仔細的。」 彼端、彼端,由東往西,由西至東。 彼端、彼端,由北向南,由南朝北。 「貝瓦爾德說,他要回去。 狄恩馬克沈默不語,只舉起了手中的巨斧。」 請你不要忘記,那如詩的天幕。 請你不要忘記,那如歌的風景。 日月及星子,花木及鳥獸,都在為你日夜祝禱,都在為你,告訴你,請你不要忘記,奢華的春,明亮的夏,蕭瑟的秋,節制的冬。 「狄恩馬克輕輕地擁抱貝瓦爾德,用自己的身體遮掩他的遍體鱗傷。 『不要走,說好了啊,我們要一起長大,一起看看這個世界有多大。』 貝瓦爾德勉強半睜著眸,看進狄恩馬克應是藍天般澄澈如今朦朧灰暗的雙瞳,悲傷地閉上眼睛,感覺眼角不知是血抑或是淚的灼熱,想著,一定是自己視力不好了,看花了。 他想告訴他,他們已經一起長大了,看見這個世界有多大了,所以他才明白了。 『這裡……不是……』 疼痛蔓延全身,貝瓦爾德幾乎麻木得感覺不出哪裡在痛了,只是最清晰的,永遠是心痛。 這裡不是他的家,狄恩馬克明白得很。但是對他而言,這裡就是他的家,是他和他,他們的家。」 請你不要忘記,那如詩的笑容。 請你不要忘記,那如歌的淚滴。 「其他的『家人』們都偷偷地哭了,沒有讓狄恩馬克發現。 『再這樣下去瑞先生會受不了的!』 『走吧。』 貝瓦爾德向提諾伸出手。 『回家。』 提諾噤聲未答,狄恩馬克就在貝瓦爾德的背後,高舉著,高舉著他的旗幟和斧頭,貝瓦爾德旋身,看見他把那些統統丟下了,只拉過他的雙手,縮短兩人的距離。 『你乾脆就在這裡踩過我,就這樣,向北,回你的家!』 提諾曾說,狄恩馬克和貝瓦爾德的瞳孔乍看之下都是水藍色的,但其實仔細一看就會發現,狄恩馬克的是天空般寬廣的湛藍,貝瓦爾德則是海洋般深邃的碧藍,海和天,他們是完全不一樣的。 或許他們早就知道了。 就是因為一起長大了,所以不得不一起面對。 以前總是大人們這樣說、那樣說,現在輪到他們是大人了,所以不得不說了! 不得不說了。」 愛人啊,牽起你的手歌唱。 「貝瓦爾德和提諾一路往北,越過了海,越過了青山。 貝瓦爾德不要提諾做任何約定,不需要再依大人的要求親吻手背,因為對他而言那簡直像是個詛咒。 提諾默默跟著貝瓦爾德的足跡。 『請你不要忘記,那如詩的海洋。船舶還在前進,歌聲依然未止息。請你不要忘記,那如歌的大地。這裡是你的故里,每一吋土地都有你的氣息。』 默默地跟著他輕輕歌唱的聲音。」 (完) 請你不要忘記,那如詩的海洋。 請你不要忘記,那如歌的大地。 海洋的意志吹起你高揚的帆,要你掌舵航向彼端。 大地的精神磨損你赤裸的腳踝,要你舉步前往彼端。 彼端、彼端,由東往西,由西至東。 彼端、彼端,由北向南,由南朝北。 請你不要忘記,那如詩的天幕。 請你不要忘記,那如歌的風景。 日月及星子,花木及鳥獸,都在為你日夜祝禱,都在為你,告訴你,請你不要忘記,奢華的春,明亮的夏,蕭瑟的秋,節制的冬。 請你不要忘記,那如詩的笑容。 請你不要忘記,那如歌的淚滴。 愛人啊,牽起你的手歌唱。 請你不要忘記,那如詩的海洋。 船舶還在前進,歌聲依然未止息。 請你不要忘記,那如歌的大地。 這裡是你的故里,每一吋土地都有你的氣息。 後記: 激、激情的折檻呢?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激情的折檻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