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帝人生日賀*Time to Say Congratulations

放學時,帝人收到了杏里給的生日禮物。那一頭短髮黑得純粹的美麗女孩,用她輕柔如羽的嗓音很不好意思似地低聲說了句:「龍之峰同學,生日快樂。」只是一句話,就可以當作禮物了,帝人這麼想著,收下那個長方體的小禮盒,牽動嘴角,鞠躬道了謝,逃也似地快步離開少女的視線及沐浴在黃昏的校園。 走著走著,一步一步,帝人踩著自己的影子,背著西斜的橘黃太陽,前方自己的影子好長好長,從眼角沿著臉龐滑下的淚軌就顯得短促了,滴答滴答,再過不久就要淹成大洋那樣。 這是開心的眼淚啊。帝人這麼想著,可是胸口的疼痛告訴他,這種情緒更近似痛苦而絕非喜悅的。傾慕已久的少女的溫柔和心意,春天的徐風和傍晚金黃色的餘暮,眼底所見的一切是那樣可愛,讓他覺得痛苦萬分。 不知不覺來到池袋也好一陣子了,下一個轉角會有什麼東西都能夠細數出來的程度。帝人為了不引起側目,頭壓得低低的,許久未修剪稍長的前髮遮著視線,只能在朦朧的水霧中看見自己的腳尖和影子碰觸的地方,但他前進的速度極快,方向明確,將那小禮盒鎖緊在懷裡,帝人匆忙地踏上階梯,從書包掏出鑰匙,打開門鎖,回到自己在池袋的居所。 榻榻米和些許潮氣的氣味撲鼻而來,帝人感到些許放鬆,平時缺乏運動的他快步走後也氣喘吁吁,但現在這樣猛烈的吸吐之間,不是為了獲取氧氣,而是想忍耐住淚水跟令人暈眩的心痛感。 帝人頹倒在榻榻米上,然後像是猛然想起什麼似的,爬起身,掀開筆記型電腦,熟稔地開機、連線、開啟聊天室。 ──田中太郎進入聊天室 甘樂【太郎先生生日快樂w】 田中太郎【各位日安。】 田中太郎【謝謝……】 賽頓【日安。咦?太郎先生今天生日?】 田中太郎【是的】 賽頓【哇,之前都不知道……生日快樂!早一點知道的話說不定能準備些什麼…】 田中太郎【不用啦,能聽到祝福就很高興了!】 賽頓【說起來為什麼甘樂會知道太郎先生的生日啊?】 甘樂【因為愛啊w】 田中太郎【對啊,為什麼呢?我明明沒有說過的…】 甘樂【咦、無視人家的告白麼?太郎先生真是…ww】 甘樂【好啦,其實是巴裘拉告訴人家的!】 賽頓【如果也告訴我就好了】 甘樂【抱歉啦w】 ──巴裘拉進入聊天室 巴裘拉【大家日安。】 甘樂【日安w】 賽頓【日安】 甘樂【我們剛談論到今天是田中太郎的生日呢!】 田中太郎【日安】 悄悄話模式 巴裘拉【生日快樂。抱歉不能當面為你慶祝。】 悄悄話模式 田中太郎【沒關係啦,你還記得,我就很開心了!你最近還好麼?】 巴裘拉【是呢。生日快樂。】 田中太郎【謝謝!】 悄悄話模式 巴裘拉【那個問句我毫無保留地還給你!】 甘樂【哎呀,如果更早一點知道的話,說不定能趁此機會辦個網聚w】 賽頓【那不錯呢】 甘樂【巴裘拉先生覺得呢?w】 巴裘拉【如果他本人有意願的話那當然是不錯的提議。】 甘樂【太郎先生當然願意囉ww】 巴裘拉【但因為是甘樂的建議所以太郎先生百分之兩百不會答應吧。】 甘樂【好-過-分-百分之兩百是不可能存在的啦!】 賽頓【太郎先生覺得呢?好像安靜了下來…】 甘樂【對耶,壽星先生?】 悄悄話模式 巴裘拉【帝人?】 甘樂【該不會斷線了吧w】 賽頓【可是沒有顯示他離開啊?】 巴裘拉【該不會是聊天室系統有問題吧。甘樂好好管一下。】 甘樂【人家的錯啊www】 悄悄話模式 巴裘拉【帝人?在忙麼?好吧。生日快樂。希望你不管是生日還是普通的日子,都要快樂地過哦。】 賽頓【……真的沒反應…】 甘樂【好吧,人家有空會檢查看看的w】 賽頓【請好好管理吧甘樂小姐!】 甘樂【好-的!】 ──田中太郎離開聊天室 「是流眼淚的學長不好哦。」 「……」 承受著青葉的重量,帝人的背部印上榻榻米的痕跡,沒有閒暇為了這個感到不適,不斷湧出的淚水讓他幾乎睜不開眼,看不清因為被壓倒而從懷中溜走的杏里給的禮物掉到哪兒去。 青葉起身蓋上筆記型電腦,在帝人也要跟著起身之前,快速撲抱上去,熱情而急切得像是戀人一樣。 「學長是為了網路聊天室才直接回家,而不來我們這裡麼?好壞啊!學長、學長,我跟電腦你比較喜歡哪一個?」 「……」 「我才可以這樣抱著你啊,電腦冷冰冰的吧?我才可以這樣幫你擦眼淚啊…我才可以真正讓你聽到一句,生日快樂!」 青葉纖細小巧得像女孩子般的雙手捧起帝人的臉頰,大拇指抹去溫熱淚液,他笑得燦爛可愛,帝人卻是愈哭愈厲害。 黑髮少女的祝福因為太可愛,讓他心痛,金髮少年在網路上的祝福因為太溫柔,讓他心痛,而這個學弟的祝福,因為太真實,讓他更加心痛。 「別哭啊,我已經把惹學長哭的壞電腦關掉了哦,不要哭啊。大家都集合好想幫學長慶祝生日耶,學長不來麼?沒關係,不去也沒關係,我可以一直幫學長擦眼淚直到學長不哭為止哦。所以,不要哭,生日不是很開心的事嘛!」 「……」 「看到學長哭,我也好難過啊。」 帝人始終沒有回應青葉的擁抱,眼淚過了幾分鐘後止住了,但他仍只是呆楞著,享受悵然若失的感覺。 青葉一直在說話,說了些什麼,帝人事後都不記得了。 他依然看不清青葉的表情,只有腦海裡少女和少年的笑容,清晰到不真實的程度。 是為什麼呢?後來想想,大概是因為當感受到青葉孩子般溫暖的體溫的時候,他滿腦子只想著一個念頭:「好想三個人一起過,如果三個人太奢侈的話,至少像小時候一樣,兩個人一起……」 茶几上擺著的是剛好一家人份的奶油蛋糕,上面綴著草莓,還有符合歲數的蠟燭,被催促著吹蠟燭,他不好意思地吸了口氣,含著願望呼地將蠟燭吹熄,然後分蛋糕、吃蛋糕,因為誰的蛋糕比較大塊而打鬧成一團,當晚他們睡在一起,興奮得約定要聊天整晚不睡,結果也不知道是誰先開始打呼的,一直到早晨將他們擁抱,他們互相嘲笑,為了是誰先睡著的又再打鬧了一次…… 他問他,吹蠟燭的時候許了什麼願望。他靦腆地笑著回答:「明年還能跟紀田一起過快樂地生日……」他笑他這個願望也太小。 「不用吹蠟燭許願,我幫你實現啦!」 如果當時能勾勾小指就好了,那麼至少能夠成為一個約定吧,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但總有一天能夠兌現的約定,而不是蠟燭熄滅後就可以不負責任地拋掉的願望。 (完) 後記: 早知道俺還是打甜蜜蜜靜帝。(自我嫌惡 俺要甜蜜蜜靜帝跟甜蜜蜜青帝啦!!!!!!!!!!!!!!!!!!!!!!!!!!!!!!!!!!!!!!!!!(吹蠟燭(北七 看到這裡的您真是大、天、使!(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