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平花(狂歡節;黑色嘉年華)*Goodbye happiness

「花礫。」 「……嗯……」 「就算是假日,賴床也不好哦。」 花礫翻了個身,意識逐漸從夢鄉中回神,很快地他便清醒了,尤其是看到側身坐在床沿,俯首朝他瞇細了眼睛笑的平門之後,昨晚自主訓練過頭而疲憊累積的睡意頓時煙消雲散。 「臭眼鏡你、唔!」花礫起身,而平門俯下身,大概一秒的時間,兩人雙唇貼合,花礫立刻往旁躲開,皺眉厭惡地抹抹嘴角。 「不對哪,花礫,應該是要說『平門先生早安』然後早安吻才是。」 「……那種事誰會做啊。」 「不過,在這裡確實讓你有所收穫的樣子呢,動作有變快嘛。」 「……」花礫不做回應,邊撐起身子打算下床,邊問道:「所以?你是特地來這裡做期中測驗的麼?」 「可是啊,」花礫才剛踩到地上,慣用的右手便被平門擒住,花礫反射性地使力掙脫,但力氣無法相抵造成的重心不穩害他又整個往後跌回床上,重重地,他悶哼一聲,反應時間遲了零點幾秒,這之間,平門已反身用自己身體的重量和手臂的力氣將他壓制在床上,動彈不得。 「唔呃!臭眼鏡!」花礫忿忿地咒罵一聲,擰眉狠瞪著身上的那個男人,對比之下,男人眼鏡後的那雙眼睛倒是笑得很開心,這讓花礫憤怒的情緒更是無限擴漲,一方面覺得平門的這種態度讓他莫名惱火,一方面也很不甘心,自己和這個人之間的實力之差仍是無法衡量的遠。 「欣賞花礫的睡臉已經有五分鐘左右了,你都沒發現,這真的是不太好呢,萬一我是壞人的話該怎麼辦呢。」 「……」花礫無言以對,心裡不禁浮現出因為自己太累這樣的藉口,反而更讓他自責,是生氣、是不甘心,出發點是自己,對象也是。 「不要讓我太擔心啊。」平門放鬆了束縛,隻手輕撥弄花礫落在前額的髮絲,然後往上輕揉他睡得微翹的黑髮,再像寵溺孩子那般來回摸摸他的頭頂。 「不要把我當小孩!」花礫不滿地甩頭,直起身撥開平門的手。 「我是你的監護人嘛,身份就像是我的兒子一樣啊。」 「啊?兒子?你是笨蛋麼?我才不要你這種惡質的老爸!」 「不要啊,那,先過門的未婚妻?」 「你、唔!」花礫實在不想因這種開玩笑的話題認真生氣起來,自己看起來絕對會像個白痴。他放棄地嘆了口氣,撇過頭,把話題拉回:「所以你到底來幹麼的?」 「工作剛結束,要回艇上,剛好路過,想來看看你,特別辦了會客呢,不過你還在房間睡覺是在意料之外,好久沒看到你的睡臉,忍不住想欺負一下,並不是真的來測試什麼的,我不用費心做這種事,你也會自己鞭策自己的,你一直很努力,看得出來,肌肉都很疲勞的樣子呢。」平門邊說邊輕捏了下花礫的右手臂和左大腿。 「不要亂摸、臭眼鏡!」 「我可沒有其他意思喔,是花礫想太多了吧。」 「唔、可惡、總有一天要殺死你……」花礫咒罵著,但平門再一次將他拉回床上時,他沒有反抗。 「還是一樣不坦率啊,不想見到我麼?」 「不想。」 「其實很高興吧。」 「吵死了、臭眼鏡!」嘴裡是不愉快的話語,但花礫沒有反駁,答案是肯定的,面對再度欺身而來的平門也沒有抗拒。 他們確實很久沒見了,這陣子花礫專注在學習上,雖然有手機,但他並不想沒事主動聯絡平門,平門工作很忙,他知道,他也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更何況平常無他們都會發簡訊,尤其與儀,常常把艇上發生的大小事都傳給他,就好像他沒有離開艇上一樣。 只是偶爾一空閒下來,忍不住各種思緒的時候,花礫總會回想起小時候和椿、夜鷹、燕在一起的生活,然後與無相遇之後,遭遇到的大小事情,當然也有想起來會難過的,椿死去的真相和夜鷹的離去,但是又想到現在非常努力而有精神的燕,花礫不禁莞爾。 他想起,平門曾經教他不需要感激他為他做的一切,某方面而言,他做的這些有「補償」的意思。雖然平門沒有講明,但花礫不是笨蛋,在利益關係複雜的環境下待久了,自然懂得相交利這種理所當然的理論。平門幫助花礫,也是為了能好好利用他。「這種說法」確實是兩無相欠的最佳解釋,但事實是如此麼?花礫覺得是否的,說到底,他終究只是普通人,甚至是出身比普通人還要低的,哪裡值得平門這樣「投資」? 以為平門欺身是要親吻,結果只是像安慰小孩一樣輕啄了下額頭,花礫不悅地扯著平門的衣領,尤其心底明白對方是故意的,就更惱了。 「想要親吻麼?真拿你沒辦法。」還故意說出來,真是氣死人。儘管如此,花礫還是在接吻的時候閉上了眼睛。 鼻息溫熱,在雙唇碰觸到的瞬間好像觸電似地微顫,悶哼一聲,從縫隙中探入燙舌,儘管不是第一次,花礫還是動搖了,對方的舌下的溫度和柔軟,說是久違其實熟悉,說是熟悉其實仍如初次,令他感到一陣忘我的恍惚。 「嗯……等、做什麼?」長吻結束後花礫才發現平門早已撩起他的上衣,兩手不安分地游移著,他伸手阻止,這裡可是學校,就算是宿舍,也是每個人頻繁出入的場所,更何況今天是假日,又是晴朗得應該要和三五好友出去踏青健行的大白天,怎麼想都不適當。 「做什麼?花礫是想我把每個步驟都講給你聽麼?真是不錯的興趣呢……」 「住手、如果獅示回來的話!」 「獅示?哦,和你同寢的孩子吧?呵呵,剛剛的那句話,感覺我好像在做很不該做的事呢,有種第三者的感覺。」儘管花礫努力地想要推開平門,但仍阻止不了,平門雙手撫上花礫平板的胸,指尖有意無意地擦過突起的兩點。 「笨蛋、住手!呃!可惡!」就算再不願意被平門撫摸了還是有感覺,花礫緊擰著眉頭,極力忍耐著,仍不放棄地扭著身子想掙脫。 平門低首,親吻花礫的鎖骨,順著往下,故意地以唇尖觸碰那顏色稚嫩的突起,在花礫罵出下一聲臭眼鏡之前,平門將之含入,花礫渾身一顫,平門趁機將手探入花礫因掙扎而分開的雙腿間,隔著褲子輕揉著花礫的分身。 「啊、啊嗚、不要、住、手、可惡、眼鏡、去死、啊!」上下最軟弱也最敏感的地方都被捕捉,花礫已話難成語。 「說著不要住手可惡又罵我,但還是有感覺呢,甚至比平常敏感?有緊張感比較好是吧,不過最好小聲一點啊,花礫,走廊上隨時會有人經過哦,聽到房間裡有怪聲,肯定會急切地把門打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的吧,我好像忘了鎖門,真要不得。」 「嗚……不敢、相信……嗯、你這傢伙…」聽到平門的話,花礫抿緊唇壓抑著聲音,更覺得不甘心,或許是太久沒有碰這種事,感覺異常強烈,忍耐地緊閉雙眼,卻反而讓精神更專心於回應感官的刺激。 平門看著花礫忍耐地皺成一團仍抑不住紅潮的臉蛋,笑意愈深,慢條斯理地將花礫的短褲連著底褲一同退至膝蓋處,纖長的指尖滑過少年細緻的大腿肌,引起身下人一陣顫抖,他俯下身在他耳邊,彷彿說著我愛你那樣深情地輕喃道:「騙你的。」 花礫瞪大雙眸,不可置信地看著依舊笑盈盈的說謊的男人。 「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親自跟你商討,請這段期間不要有人來打擾,門也好好鎖上了,所以就算再多大聲地叫,那個叫獅示的少年也不會來救你哦,還是緊緊抱住我比較實在吧。」 花礫皺眉,想要臭罵這不要臉的男人一頓,卻在那之前又被吻逼著住口了。 「嗯、哼…唔…」深吻及愛撫,花礫年輕而敏感的身體已經沒辦法負荷更多,四肢不知不覺間都放棄了掙扎或抵抗,只剩下腦內一部分的理性,不甘心地喊著可惡、變態眼鏡之類疲軟無力的話。 邊吻著,平門邊套弄著,逼迫著花礫達到高潮。 「啊、不行……」花礫眉頭緊皺,因忍耐而留下生理的淚水。 「沒什麼不行,先出來一次吧。」平門語氣溫柔,動作卻是愈加激烈,很快地,花礫弓直身子,悶哼一聲,在平門的掌心吐出白液。 「來,兩手抬高說萬歲。」 「咦?」 恍惚間沒辦法判斷的花礫回過神來時,平門已經順利將他的上衣脫去,已然全身赤裸。 「……」 「怎麼了?那麼凶狠地瞪著我,剛剛不舒服麼?」 花礫兩手向前伸,抵在兩人之間,不滿地開口道:「脫掉!為什麼只有我啊,你也把衣服脫掉!」 平門莞爾,左手一覆將花礫的兩手都掌握了,壓在自己的衣領處,說道:「那麼你也幫我脫?」 花礫再次瞪大眼睛,臉頰漲紅到自己也意識到的程度,但看著平門一副就是想要看自己動搖不已的模樣,好勝心油然而生。 「哼。」花礫輕甩開平門的手,很快地解開平門襯衫的鈕扣,但再往下,他就猶豫了。 「怎麼停下來了?」 「……」花礫不自然地別開視線,倔強的臉龐是一片粉紅,支支吾吾地從嘴邊溢出幾個字:「…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平門的性徵膨脹,明顯處於興奮的狀態。花礫不解,明明這個男人只是一味地摸他,為什麼會興奮起來啊……變態? 「變態眼鏡……」 「不太懂呢……為什麼要罵我呢?」 花礫撇頭默然,對平門的明知故問感到厭煩,平門了然莞爾,將重量下放,兩人更加親密,下肢感受到衣褲蔽不了的漲熱,花礫不禁為之一顫,平門無事般笑著,梳著黑髮絲的手指是久違的溫柔,讓花礫無法控制地心跳加快,自責怎麼像個女人,但這樣心動的感覺仍可愛得讓他想要更多。 「花礫啊,有時會問很傻的問題呢,還是說,就是想聽我重複很多遍呢?這種事情不是理所當然的麼,我好久不見的可愛的小愛人正在我懷裡,剛剛還發出那樣可愛的聲音和表情……」 「不要說我可愛。」花礫粗魯地推拒著撥開他的前髮,想要親吻他額頭的平門。 平門擰眉無奈地起身,看著即使赤裸著身體又臉紅成一片還不放棄地想要掩飾害羞的花礫,再次覺得可愛不已。 「欸,花礫,不是答應我要幫我脫掉衣服的麼?」 「誰答應了……」 「好吧,那我就繼續了。」 「咦、等、你、咿!」花礫還來不及做任何掙扎,兩腿之間因為平門擋著,毫無防備,沒想到他沾著自己方才出來的白液的右手食指冷不防地探入緊澀的洞口,久未被碰觸的那裡拒絕著接受,花礫一聲哀鳴,全身緊繃,雙手無助地緊揪著平門從肩膀滑落下來的的襯衫衣角。 「……嗚……」花礫壓抑著聲音,被侵入的刺痛感擠出眼角的淚水,但仍毫無反抗,默默感受著平門的指節是如何慢慢地探向更深的地方。 「花礫。」 「……唔嗯…嗯、啊啊!」隨著平門安慰般的柔聲叫喚,身體裡的指尖按壓到了花礫最敏感的一點,無法忍耐地拔高呻吟,才剛吐精過的性徵又再興奮起來,後面也開始變得柔軟,自然地吞吐著手指,從一根到兩根,再增加為三根,全身神經都集中在那裡,感受裡側被溫柔地撫摸搔癢著。 感官的刺激盈滿心頭,花礫感覺再也無法理性思考,兩手很自然地向前直伸,摸索平門的身體,確認對方與自己相同的高漲的體溫,指尖滑過男人的腰線,以顫抖的雙手在眨眼間的猶豫後解開他的褲頭,直接碰上那昂首的慾望。 「花礫……」平門的語氣帶著疑惑,花礫這樣積極的舉動很少見,感受被手心微汗包裹的感覺,不禁輕顫,平門暗暗自嘲原來自己還有這麼青澀的反應,明明已經不年輕了,可是面對花礫,總覺得平常那樣從容的心情難以維持。 花礫視線浸著淚水,好像意識也跟著朦朧起來,幾乎下意識地舔唇,默念著禱詞般輕緩但感情深厚地輕喚道:「……平門……」 「……花礫。」平門將花礫抱攬進自己懷裡,暫時只聽得見心跳的聲音,左邊是自己的右邊是對方的,剛好填補了彼此的空處。 花礫推開平門的手臂,平門想著這孩子還是一樣不坦率,正無奈,花礫卻彎下身,兩手捧著平門的,將抬頭的前端含入。 「唔!」花礫突然的舉動和最直接的感官刺激讓平門顫慄而悶哼出聲。 這種事他幫花礫做過不少次,但花礫來做倒是第一次。雙唇啣著前端,就這樣止住,好像在猶豫,不知接下來該如何是好,又執拗地不肯放棄似的。 「花礫。」平門抬起花礫的下顎,柔聲的呼喚中有阻止的意思,花礫撇頭,言語支吾但態度強硬地說:「我…要幫你做…你也要出來……不要總是我…」 平門失笑,總覺得自己是個罪人,教會了花礫這麼多,讓他變得這麼誘人。食指和中指的指腹按上花礫的下嘴唇,伸進唇瓣間的縫隙,接吻般纏上花礫的舌尖,花礫反射性地張嘴,指頭得以更加深入,壓在舌根上時,花礫嗚咽地流下了生理的淚水,然後手指淺淺進出著,被花礫來不及嚥下的唾液完全浸濕後,才終於離開。 「唔……」 「不用勉強,如果你露出那樣痛苦的表情的話,我也不會感到舒服的。」 「才不痛苦……」花礫俯下身,再次含下平門的,像是對待手指那樣,以舌尖纏繞它,感覺它在顫抖,身為同性清楚明白這是興奮的反應,花礫也跟著陶醉了,更加大膽地吞吐著。 平門氣息紊亂起來,伸手撫摸花礫的後腦杓,然後往下至後頸,指尖描摹少年身體的線條,敏感的肌膚輕顫,情慾的燒灼感點而線而面地擴散。 「好了,花礫……」 「唔……嗯……」花礫感覺它已興奮至極限,就快高潮了,不理會平門的阻止,專注地取悅著它。 「把頭抬起來……花礫……花礫……」 第三聲叫喚被淹沒了,被熱烈而彷彿窒息的親吻。 喜歡、好喜歡、愛、好愛,像笨蛋一樣腦內淨想著這些,可是他們誰都沒有說出口,只是親吻,然後將身體交疊。 現在是傍晚五點半,獅示剛目送蘭二恭敬地為二號艇的艇長平門先生送行,打算回房間找上花礫一起去吃晚餐。 雖然獅示不是愛八卦的人,也不像其他人對輪的人充滿興趣-「那可是二艇艇長平門先生耶!」大家都熱烈討論著-,但還是會有點在意,為什麼花礫的推薦人兼監護人會是他?身為大忙人的艇長還特地來會客,說是有重要的事,不准別人打擾,就這樣從近午待到傍晚……怎麼想都很怪。 「喂!花礫!去吃……」剛打開房門,獅示立刻收起大嗓門,映入眼簾的是和今天早晨一樣,安穩躺在床上熟睡的花礫。 獅示知道今天早上花礫起不來是因為一個禮拜來的疲乏累積所致,除了固定的課程訓練外,他總是會自己做課外的自我鍛鍊,每天都很晚才回房間,即使勸他不要把自己累壞了,也只會得來一記你少管我的狠瞪。 雖然看起來是既冷酷又冷靜的人,但其實是個熱血笨蛋呢。獅示這麼想著,邊走到花礫床邊,想叫他起床吃晚飯,心底揣想該不會那個男人是來幫他做特訓的吧,不然不可能還在睡覺,真是的,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花礫已經努力過頭了,肌肉緊繃的要命,既然是假日,就應該讓他好好放鬆,竟然還做特訓? 獅示伸手打算盡量溫柔地搖醒他,以免惹他生氣,手卻忽然停在半空,停格般地靜止不動了。 「……」獅示的雙眼睜得老大,不敢置信似的視線落在花礫因熟睡而毫無防備的咽喉,那裡除了男性應有的突出喉結外,還有很不自然的紅印。 房間裡有蚊子啊。雖然很想這麼說服自己,但那怎麼看,都是所謂吻痕一類的曖昧傷痕。 如果那是吻痕的話,總覺得花礫在那個男人離開之後繼續躺在床上睡覺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了,身邊有個女裝癖的男人,有一兩個同性戀這種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雖然極力地要自己不要想太多,獅示的思考迴路還是混亂了良久。 「唔……」在獅示不知所措的當頭,花礫輕輕翻了個身,變成面對獅示的方向側睡著,獅示身子僵直,好像偷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一般心虛。 「……」獅示觀察著花礫,以為他要醒來了,呼吸卻又恢復平穩,黑髮凌亂地散在面頰和頸子上,好像有汗溼的痕跡,髮梢黑得鮮明,對比肌膚的白皙,從這個角度看去咽喉的紅痕若隱若現,更是曖昧異常。 雖然這傢伙平常一副愛理不理人的樣子,但確實長得很帥,以女生的角度來說就是很美型吧,不少女生常常纏著獅示問著花礫的事,真是可惡的男人啊,但花礫的身材其實是纖瘦的,和他凌人的氣勢成對比,皮膚也白得不可思議……若說他跟那個二號艇的艇長是戀人……獅示搖了搖頭,還是覺得難以想像。 畢竟是花礫耶!那個花礫耶!眼神兇惡又嘴下不饒人,不懂得討好別人,喜歡獨來獨往又討厭別人管,好像只對機械跟訓練有興趣,其他人在他眼裡怎樣都無所謂的那個花礫耶…… 「……獅示?」 「咦!」 獅示嚇了一跳,誇張地往後退了好幾步。 「……你幹麼啊?」花礫聲音懶洋洋的,還有點沙啞,他坐起身,不耐煩地看著一副欲言又止的獅示。 「啊、那個、你、呃、對啦!要不要一起去吃飯?」獅示笑道,但嘴角上揚的幅度極其不自然。 「……嗯,肚子確實餓了。」花礫緩慢地下床,邊壓著自己的喉嚨,乾咳了幾聲,碎念道:「咳、喉嚨好乾。」 「……」看著動作異常緩慢而慵懶、聲音沙啞又說自己喉嚨乾的花礫,獅示無可救藥地胡思亂想起來:真的啊……花礫跟那個艇長…… 獅示以前從沒想過自己有沒有可能接受同性戀之類的問題,事到如今,他卻意外於自己的可接受度,即使在今天這幾個小時間,在這裡真的發生了那些無法輕易說出口的事情,也沒什麼關係。 大概因為是這傢伙吧,如果是別人的話我可能會覺得生氣,甚至噁心吧,畢竟我也算是這個房間的主人之一啊……但如果是這傢伙的話……真奇怪,為什麼會這麼想呢。獅示隻手托腮,看著花礫套上外套,兩手插進口袋裡,側著瞅著他,眼神銳利像只貓。 「……喂。」 「……」 「……喂!」 「呃、啊?」獅示回神,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想出神了。 花礫不悅地擰眉,旋身帶開房門,獅示趕緊跟了上去。 兩人走在宿舍的走廊上,花礫忽然開口:「很奇怪吧?」 「呃、啊?」 「那個臭眼鏡為什麼是我的推薦人兼監護人。」 「……」獅示鬆了口氣,還以為自己在亂想的事情被發現了呢。面對花礫投來的話語,獅示重新整理心情,認真回道:「奇怪是還好吧,但不由得還是會覺得好奇。」 「是麼……我倒是覺得非常奇怪,好奇怪。」花礫應道,奇怪還重複了兩次,有點自言自語的感覺,語氣一如往常地沉穩但總覺得沒什麼精神,並不是因為聲音沙啞的緣故。 「……怎麼了麼?今天……被說了什麼麼?」 「啊?為什麼這麼問?」 「沒有啦,還叫人家臭眼鏡呢,好歹也是艇長吧……還是說你其實很討厭他?」 「因為他很煩!」 「呃?」花礫忽然大聲抱怨,獅示又被嚇了一跳。 「說什麼順道來看我,煩死了,明明平常都沒有聯絡的,那傢伙根本就覺得再怎麼拚命努力也還是沒辦法超過他的我很好笑,氣死人了,總是這樣,自我中心又隨心所欲,煩死了!」 聽著花礫激動地抱怨了一大串,獅示啞口無言。不是因為花礫怎麼對一艇之長且又是他的推薦人兼監護人的平門先生這麼不客氣,也不是原來花礫也會這麼情緒化地談論誰的事,而是花礫其實很喜歡那個男人,這個明擺著的事實。 「花礫。」 「幹麼啦!」 「等一下不要把頭抬得太高哦。」 「啊?為啥?」 「這裡。」獅示指著自己的喉結示意,可是那個地方花礫自己是看不到的,他摸摸自己的喉結,還是不明所以。 「怎樣啊?」 「有吻痕。」 面對花礫的臉刷地瞬間漲紅的新鮮反應,獅示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一記猛烈的上鉤拳直擊他的下顎,伴隨著疼痛,他無奈想著,花礫需要學的,除了身體上的訓練外,還要懂得坦率地接受別人的好意才好。 「房間裡有蚊子啦!」 「……好好好,如果大家都能接受這種說法就好了。」 「……可惡…臭眼鏡……」 獅示揉著仍隱隱作痛的下巴,瞄看著花礫低垂著頭,手按在咽喉上,不知道是因為被蚊子咬了太癢了,還是覺得被蚊子咬很丟臉而臉紅至耳後。 「果然很奇怪。」 「吵死了。」 「不是指那個啦……」 「……」 「一點也不奇怪啦,不會有蚊子討厭你的血還咬你啦,牠一定很喜歡你,覺得你的血很美味,才會咬得那麼深,留下那麼紅的痕跡啊。」 「……吵死了。」 「花礫啊,你如果坦率一點一定會很可愛的。」 「我才不想被說可愛。」 「真是……」獅示聳聳肩,自己竟然覺得這樣的花礫「可愛」,這可不太妙吧。 完。 後記: 咦……怎麼沒有插入啊。(凎 俺的ABC力在四行空行的魔法時間之前幾行消耗殆盡了……竟然沒有插入,俺的媽哦。(??? 俺好想看平花哦,OMG… 中文沒有平花,日文平花也超少,俺都哭哭了。 這應該是華文界第一篇平花吧ㄎㄎ(自豪個什麼勁) 花礫好可愛哦,俺都哭哭了。 可是竟然沒有插入…好歹要插入吧……只是用嘴巴做,也沒顏射或口爆是怎樣……(詞語自重 好可惡。下一篇一定要插入啦(還要下一篇啊OMG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 說起來,如果看到這邊還不給俺搭訕一下……您…您沒良心啊俺要當蚊子去咬你哦───!!!!!(???????????? 俺曾經一天可以寫兩篇上千的同人到底是怎樣瘋狂的日子啊。(? 啊差點忘了,題目名稱的歌真的很好聽哦~~歌詞也很棒,在此分享一下歌詞還有俺流翻譯: 【Goodbye Happiness_再見了,幸福】 甘いお菓子 消えた後には さびしそうな男の子 甜蜜的糖果消失之後,看起來好寂寞的男孩子 雲ひとつない Summer day 萬里晴空的夏日 日に焼けた手足 太陽烘曬過的手腳 白いワンピースが 汚れようがお構いなし 潔白的洋裝髒掉了也沒關係 無意識の楽園 恍惚自在的樂園 夢の終わりに 待ったは無し 未待及夢的結尾 ある日 君の名を知った 在某日知曉了你的名字 So Goodbye Loneliness 所以,再見了,寂寞 戀の歌口ずさんで 哼唱著有關戀情的歌 あなたの瞳に映る 私は笑っているわ 你雙眸裡映出笑著的我 So Goodbye Happiness 所以,再見了,幸福 何も知らずに はしゃいでた あの頃へはもう戻れないね 已經回不去那無知嬉鬧的曾經了吧 それでもいいの Love me×3 那也沒關係啊 愛我吧 考えすぎたり やけを起こしちゃいけない 不可以想太多甚至自暴自棄 子供だましさ 憂き世なのさ 反正這世間憂慮是騙小孩的啊 人は一人になった時に 愛の意味に気づくんだ 人在隻影形單的時候,更易察覺愛的意義啊 過ぎ去りし Days 白駒過隙的時光裡 優しい歌を聞かせて 讓我聽聽那溫柔的歌 出會った頃の気持ちを 今でも覚えてますか 即使是現在也還記得相會時那份心情麼 So Goodbye Innocence 所以,再見了,天真無邪 何も知らずにはしゃいでた あの頃へはもう戻れないね 已經回不去那無知嬉鬧的曾經了吧 君のせいだよ Kiss me 是你的錯啊 親吻我吧 Oh 萬物が巡り巡る 啊 森羅萬象巡迴不止 oh oh daring daring 誰かに乗り換えたりしません 只有你無法與誰替換 Only you 只有你 ありのままで 生きていけたらいいよね 如果能以最原本的樣子活著該有多好 大事な時 もうひとりの私が邪魔をするの 在重要的時候還有我打擾你 So Goodbye Happiness 所以,再見了,幸福 何も知らずにはしゃいでた あの頃へ戻りたいね 好想回到那無知嬉鬧的曾經啊 Baby そしてもう一度 然後請你再一次 Kiss me 親吻我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