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芥邊受*愛してますよ、アクタベさん。

是誰說他適合魔界的?要不是芥邊現在這個狀況不容他冷靜思考,他絕對會想起來是誰,然後展開無良的報復行動讓對方後悔曾說過那種毫無根據的蠢話。 人很脆弱,很容易倚賴事物的表面而相信其本質也是如此,同時這點也是人的優點,很單純,很可愛,很容易利用,惡魔們以「幫助」的名義接近人,最後使人自行走向毀滅的道路,這類的故事並不稀奇,再忠誠的寵物都有可能失控反咬主人的一天,何況是天性邪惡的惡魔? 「那麼,就讓我把之前累積的份都討回來吶,主人。」 像是特意要與平常的狀況做出分隔似的,阿薩謝爾嘴邊掛著虛偽而故意的稱謂,把「主人」壓在身下,這種事是他遇到芥邊以前的家常便飯,無奈他與這人間魔王定下契約後,淫奔化身的他竟然曾過著吃豬蹄自慰的低賤生活……如今總算可以一償訴願。 這裡是屬於淫奔的惡魔──阿薩謝爾的領域,芥邊到底是「人間」魔王,沾上他具有令人陷入色慾不能自己的體液仍有餘力以殺人的銳利視線瞪著他,但也僅只如此,全身癱軟又不自主地發熱,實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絕望狀態。 「是平常都穿西裝的緣故吧,皮膚真白啊!雖然雌的味道還是比較好,不過……如果是你的話,跟性別沒關係的吧。」 阿薩謝爾咧嘴而笑,十足惡魔樣,與平常的狗臉截然不同。慢條斯理地把芥邊剝光,看著那纖瘦白皙的身體阿薩謝爾不禁貪婪地舔了舔嘴唇,囁嚅一句:「好好吃的樣子,比平時的豬蹄好太多了欸。」 「哦哦,芥邊先生的小兒子好有精神啊!雖然剛剛那個吻那樣用力咬了我的舌頭,但其實很舒服的吧。」阿薩謝爾將芥邊的褲子連著底褲一同往下拉,隨手扔在一旁,笑吟吟地看著因為他的能力而抬頭的性器。 「形狀不錯呢,不過好像不常用,顏色很淺呢。」阿薩謝爾輕碰了下首部,一直安靜著的芥邊忍不住悶哼一聲,極小聲,但阿薩謝爾可不會錯過,更加得意地挑釁道:「你看。」將剛碰過那裡的手拿到芥邊眼前,指尖開合,讓上面沾附的液體牽出細線,「流了這麼多,可能再碰幾下就要射精了吧。」 已經有點頭昏的芥邊不想多作表示,索性閉上眼睛撇開頭,但表情沒有任何變化,阿薩謝爾正覺無趣,看著老實發紅發熱的脖頸和身體,他再扯出一個笑容:「哼這種反應是隨便我的意思囉?原來有自己是生贅的自覺嘛,了不起了不起,不愧是芥邊先生,那我要從哪裡開始吃起呢?」 沾著體液的手指滑過鎖骨直至胸口,在白皙的胸膛上劃下一道透明的水痕,阿薩謝爾的挑釁發言芥邊可不能當作沒聽到,他還不到喪失理智的地步,要努力讓他知道誰是主人,要他知道他若做了這些之後會多後悔,但眼睛甫睜開,他發現後悔的是他自己。 「嗚啊……」 阿薩謝爾一手揉捏著一邊,張口含下另一邊,其實芥邊現在根本禁不起碰,即使咬牙硬撐,呻吟還是輕易地溢洩而出,感受到身下人的顫抖,阿薩謝爾更加過份地啃咬起來,「芥邊被自己壓倒、愛撫,很有感覺地叫出聲」這個事實簡直讓他興奮欲狂。 惡魔的唾液沾濕他左胸,阿薩謝爾抬眼,要他看看自己,「乳頭粉紅色又硬又挺的,女人一樣吶,想不到芥邊先生有這麼色的身體呢,早點給我就好了。」 「我會讓你很舒嗚噗!」阿薩謝爾才剛起身要開始進攻芥邊的下面,卻忽然被一腳踹開,狠狠地。 怎麼可能?芥邊不可能還有力氣反抗!反身一看,阿薩謝爾大叫:「貝西卜?你這傢伙、喂!你動作也太快了!你這糞便控!」 忽然登場的貝西卜括號人形狀態,毫不留情推開多年好友的阿薩謝爾後,兩手握住芥邊的腳踝,將他的雙腿往上抬,臉埋進人間魔王的股間,伸出舌頭舔後方的穴口,動作行雲流水好像理所當然。 「嗯、哼嗯……啊啊,真乾淨啊……不過別種意義上而言也是很美味啊…這裡已經濕濕黏黏的,潤滑至極,什麼時候出來都沒問題的狀態啊!」 「你這大變態、滾開!這傢伙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我,你少來亂。」阿薩謝爾想要拉開貝西卜,但金髮的惡魔舔得渾然忘我,不為所動。 「有什麼關係嘛,芥邊氏也很舒服的樣子不是嘛,你的目的難道不是這裡麼?」貝西卜用食指在充分潤滑的穴口處畫著圓圈,有意無意地出點力道輕戳著,那裡就會跟著反應,一下一下地緊縮。 阿薩謝爾瞄一眼芥邊的表情,強忍著快感而又不禁呼吸急促的模樣,光是看著就感覺要高潮的感覺,阿薩謝爾瞬間妥協了。 人在理性跟本能交戰之時,是最可愛的了。 芥邊感覺得到平常怕他怕得要命的兩只惡魔已經把後果什麼的都拋諸腦後了,不然不可能對他做出這種事情。前面被阿薩謝爾摩擦著,後面被貝西卜舔弄著,除了想著「不知死活的惡魔去死」之外,就只剩下不想承認但是極強大的感官刺激了。 「好棒啊,感覺可以插入了。」 「真的呢……芥邊先生其實很有資質啊!不不不,說不定不是第一次了吧?如果是的話那還真是平白有個色情但又摸不得的身體呢。」 貝西卜和阿薩謝爾你一句我一句,同時將食指及中指一同插入,四跟手指的侵入感讓芥邊差點流下生理的淚水,不過因為阿薩謝爾的力量而極其敏感的現在,就連清淺的內部摩擦都讓他有感覺地輕顫不已,愛液不斷從分身頂端溢出,隨時高潮都不奇怪。 「可以了吧……」 「嗯,可以了。」 兩只惡魔粗喘著,解開褲頭,於此同時兩人都停住了。 「你幹麼?」阿薩謝爾呆楞地問道。 「你在幹什麼?」貝西卜擰眉不解。 「是我先問你的吧!」 「當然是要讓芥邊氏高潮啊。」 「啥?所以說,接下來是要插入吧?」 「不然還有什麼方法。」 「那當然是我來啊!」 「什麼叫做那當然?完全不懂呢。」 「所以我一開始也說了,這傢伙是因為我才…」 「是因為你的能力吧?那又怎樣?先打開後面的可是我喔,當然要由我來享用到最後。」 「還不是你突然出現把我踹開!」 「誰教你要被我踹開,這麼弱還想進入芥邊氏麼?你會被絞死的吧。明明是淫魔下場卻是馬上死,真好笑呢。」 「啥?老子我可是比你這小雞有經驗多了!出生第一天就開始做愛了!」 「哈!我對你初體驗在幾歲可一點興趣也沒有,跟現在也沒有任何關係。」 「總之我來。」 「請你滾開,不要用你那骯髒的東西進入芥邊氏乾淨的後穴啊。」 「你的東西又有多乾淨啊!」 「至少比剛出生就只知道做愛的你乾淨吧,你的那個使用過度了,該淘汰了。」 「拜託,我這可是有歷史有口碑的耶!」 「古蹟就應該被封鎖保存起來,人類都是這麼做的,沒聽說過麼?」 「嘖,少囉唆,總之你的小雞是不可能滿足這傢伙的。」 「不要一直小雞小雞的叫,是因為你的尺寸太不合常理了。」 「在我看來是你的小到不合常理。」 「……」 「怎麼?認輸了?」 「不然你想怎麼辦?不可能兩個一起。」 「我是不介意,但大概這傢伙真的會受不了吧……畢竟是人類的身體。」 「……我也不希望芥邊氏受傷。」 「所以還是我來!」 「不可能會有那種結論。」 無盡的爭吵。 被放置的芥邊雖然仍全身癱軟無力,但思緒漸漸清醒了。 等阿薩謝爾的力量消失,第一件事不用說一定是把這兩只惡魔咒殺到連碎屑都不殘留。 待續、 後記: ……對不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