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兔虎*甜品的作法

在彼此的瞳孔裡看見自己的倒影,再從倒影裡頭尋找彼此的身影,以這樣近的距離相視後,虎徹閉上眼睛,默認了,隱含著容許或者放棄,接受或者姑息,聰明如巴納比,他是明白的,明白得很透徹。 有些猶疑地雙唇輕抵,巴納比渾身顫抖不已,混雜著期待與恐懼,喜悅與自憐。 「呼……」虎徹嘆息般地吐了口氣,巴納比深呼吸,一瞬間恍惚自己是株植物,能夠吸進他的吐息,轉化成自己呼吸的能量,那是活下去的必須手段,對他而言,更是唯一的。 巴納比一手攀上虎徹的後腦杓,一手環抱他的腰,往自己的方向抱攏,然後深深地吻,彼此溫度蒸出的薄汗和自然分泌出的唾液濡濕了彼此的唇瓣,互相交疊廝磨。 一方忽然變得狂熱的吻壓倒了虎徹的意識,纏綿的深吻絕對不是第一次,但這樣主導權在對方手上的被動立場是不曾遇過甚至不曾想像過的。 令人暈眩而站不住腳。虎徹下意識地伸長雙臂,為求倚靠地勾攬住巴納比的頸項。 舌尖纏繞,不管是主動的一方還是被侵入的一方都因腔內的刺激而興奮起來,燥熱得直發汗卻更加緊靠。 巴納比強勢而貪婪的索吻執拗得令虎徹感到有些難受,難以呼吸、頭暈目眩,所謂親吻不應該是這樣的,而是更加溫柔甜美的,像是柔軟的奶油蛋糕那樣,她的唇瓣是那樣的,花朵一般香甜。 虎徹恍惚地微睜開眼,焦點在圈住自己左手無名指的銀戒上,與那絕無僅有的她共同歡笑的回憶不知為何一下子鮮明地湧上心頭。 「虎徹先生……」巴納比低啞的嗓音攫住虎徹的意識,他抬眼看見巴納比漂亮的五官因某種不安的情緒而糾結在一起,不知身在何處迷茫失措的孩子一樣。 「虎徹先生……我喜歡你。」 深愛的女人已從懷中逝去,而現在自己在說愛自己的男人的擁抱中。明明一切都不同以往,某部份卻重疊在一起了。 「好傻啊,小-巴-尼-……為了我這種大叔……」虎徹伸手撫上巴納比的臉頰,拭去冷汗和熱淚。 「……你說得沒錯。」巴納比執起虎徹的手,感受到那銀戒金屬的冰涼,垂首親吻它。 「無論拉開距離還是像這樣緊靠,都痛苦得要命,明明如此,卻還是覺得喜歡、喜歡得不得了……完全搞不懂啊……」 在巴納比要苦笑同時啜泣出聲的一秒前,虎徹欺身親吻,主動的,不容拒絕的。 「呼……多擔待點啊,再痛苦也不要逃開啊……我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真的、真的好痛苦……心臟好像要壞掉了!虎徹先生……」 不容一絲喘息的空間,巴納比再次激烈地索吻,侵入腔內,交換氣息和唾液,感覺與做愛無異。 重新被奪去主導權,卻沒有也不想有絲毫反抗的虎徹不禁自嘲。 這樣不可公開的行為與過去如夢似幻的戀情沒有一處可連結,卻只有心意的部份狠狠地重疊了。 「喜歡……啊……」 「……虎徹先生。」 虎徹看著含淚而笑顯得有些滑稽的巴納比的臉龐,嘴角也不自主地上揚,如是笑道:「真的很傻。」 只要這樣就覺得幸福了,真的很傻。 (完了啦) 後記: 哇咧這哪齣啊總裁系列? 巴納比(年輕總裁)與哪來路邊的妻亡大叔不毛的戀情啊! 其實俺只是想打兩個人親吻而已嚕咧咧(言語崩壞)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