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兔虎*孩子夢見的總是

能力在兩分鐘左右就消失了,即使一整日來沒有停歇的追逐讓虎徹幾乎喪失了時間感,看著依舊維持著高速朝自己狂奔的現任KOH(King of Hero)巴納比,他就知道自己真的沒有用了。 一直想著為了巴納比現在還不能輕易把HERO辭掉的自己,真是太自私也太愚蠢了,他只是還存有猶豫,存有不甘心,自以為自己的存在對巴納比而言有些必要的意義。 因為他曾經告訴過他:「虎徹先生,謝謝你……真的……總覺得,這種時候就覺得言語是很貧乏的東西,我真不知道這份感情要怎麼傳達給你才好。真的,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在我身邊的話……」 「鏑木.T.虎徹,你的能力好像跟我很像,不過時間卻很短呢,上了年紀的關係?哼……對一個比你年紀更長而手無縛雞之力的慈祥老婦,還真想像不到你是怎麼想的。」 「……」 瞅進巴納比眼眸裡溢滿仇恨的藍色光芒,清楚感受到對方的敵意,虎徹有種泫然欲泣的衝動。 「兔子,我最不希望的就是看到這樣的你。你善良的心應該是要去愛人而不是」「不過老實說我對你的想法也沒有興趣……」 「……」 巴納比可能不覺得虎徹在跟他說話吧,他對「兔子」這個稱呼沒有任何反應,眼神燃著憎恨,而語氣冰冷。 「鏑木.T.虎徹……」 虎徹覺得頭暈目眩,從來沒有人這樣叫過他的名字,更別說是從巴納比口中,即使是最差勁的惡夢也不會這樣,一種恐懼心底湧昇,是害怕什麼呢?言語能表達得太少了,虎徹只覺得腳邊失去支撐身體重量的立足點,整個人往不能控制的方向傾倒……也許傾倒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世界,以一個快速得睜不開眼的速度傾頹、然後往深處墜落。 「竟然!即使是面對殘忍無道的殺人犯,KOH的巴納比依舊堅持他的作法,HERO的工作就是保護市民的安全,救助通緝犯的寬厚行為讓巴納比獲得三百POINT!」 將殺害了自己親愛褓母的通緝犯打橫抱著,巴納比聽到耳機那頭傳來阿涅絲稱讚的聲音,才恍然自己竟然將因被逼得走投無路,失足從大廈樓頂墜落的殺人犯鏑木.T.虎徹抱在懷中救了起來。 他明明被怒火燒得幾乎失去理智,覺得當下殺死他也沒問題,但卻下意識似地救了他,還覺得不能讓這個人就這樣死了。 「為什麼……」巴納比喃喃自問,粗魯地將失去意識的虎徹放到地上,警察和醫生圍了上來,巴納比在旁看著,給了自己一個理由:「要知道為什麼婆婆得遭遇這種事不可,就要知道這個男人犯案的動機……不能讓他死,還不能……直到知道真相之前。」 數日後,虎徹一直沒有恢復意識,沒辦法進行訊問的狀況下,警方只好積極調查虎徹的居處,巴納比看到虎徹的母親和女兒在偵查局泣不成聲。 「爸爸他……爸爸才不會做那種事……爸爸是……爸爸是我心中的……我心中的HERO……」 明明有這麼可愛的女兒,母親也是和婆婆一樣慈祥和藹,為什麼那個男人要做那種令人髮指的事?巴納比愈來愈想不通了。 虎徹墜下的大廈正好就是他在市中心獨自居住的地方,警方縝密搜查數日,卻沒有什麼明顯的發現,案情似乎陷入膠著,巴納比心情莫名焦躁起來。 明明真相就在眼前,卻怎樣也碰不著的感覺,巴納比不停主動往前跨步,提出希望能參與調查的想法,在整個事件突然開始而又不知道該如何結束的狀況下,警方也沒有阻止,讓身為受害者親屬,又是HERO一員的巴納比進入蒐證現場。 虎徹的房間堆疊著將雜物打包起來的紙箱,據說那是原本就有的,推測是虎徹計畫搬家逃離預先準備的,所以房間沒什麼多餘的東西,只剩下一些巨大的家具例如電視、沙發等,巴納比發現沙發前的茶几上有一本記事本,問了警員裡頭寫了些什麼,警員只搖搖頭說:「感覺只是一般私人的記事,沒有任何犯案動機相關的話語。」 「……可以看一下麼?」 「是沒什麼關係。」 巴納比拿起記事本,裡面的字在俐落和潦草之間,都很簡短且斷續,甚至沒什麼重點可言,還有一些意義不明的流水帳,巴納比感到無趣地快速翻完,後面有一大半都還是空白的,於是他翻回最後幾篇,最新的記事裡說不定會有線索。 「能力減退……辭掉後今後的考慮……可能瞞不下去了……兔子……」最後幾篇記事也只是幾句乍看之下沒什麼連貫性的短句,最後一句是「不能放著兔子不管啊我,身為搭檔」之後還有「身為」一詞被塗掉了。 「兔子……」巴納比抬眼環顧四周,一旁的警員好奇問道:「請問有發現什麼麼?」 「這裡有養兔子麼?」 「沒有吧,兔子什麼的,這屋子裡只有一堆雜七雜八的書跟應有的家具。為什麼這麼問?」 「啊,沒有,只是看到這記事裡最後一句話提到了兔子……」 「喔喔,巴納比先生會對兔子這個名稱有反應也不是沒有道理!啊、抱歉,不是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啦!」 「為什麼我會對兔子……?」警員的話讓巴納比十分納悶,不禁反問道。 「因為那個Wild Tiger總是稱呼您兔子嘛。」 「Wild Tiger?」 「您的搭檔啊?對了,總覺得最近一直沒有看到他呢,該不會是覺得年紀到了要退休了吧?」 「……」警員說的話讓巴納比愈來愈摸不著頭緒,到底在說些什麼? 「說起來,雖然您可能會覺得有點不舒服,不過您看。」 順著警員指示的方向看去,巴納比看見在多層拉櫃前的紙箱上站著一個相當精緻可愛的三層相框,中間是虎徹和妻子的結婚照,左邊是夫妻和女兒的全家福,右邊則是…… 「他竟然把您和Wild Tiger的合照跟家人的照片放在一起呢,真是很令人不解啊……如果是KOH的粉絲的話,為什麼犯下這種殘忍的罪……」 「……唔……」巴納比單手撫上太陽穴,在看到照片的瞬間他忽然覺得耳膜痛震到整個腦袋一陣痛麻。 「為什麼……」巴納比痛苦地閉上眼睛,在黑暗中他回憶起將虎徹逼到大廈頂樓時,他瞳孔裡非絕望也非恐懼而是一種憐憫的情緒,還有因為聽不懂而將之打斷的那句話「兔子,我最不希望的就是看到這樣的你。你善良的心應該是要去愛人而不是」。難道當時的「兔子」是在叫他?他什麼時後有個搭檔會叫他「兔子」?這個警員沒有騙他的必要,看起來也沒像在騙他,而自己跟那個搭檔合照的照片就在眼前,他卻一點印象也沒有,這是在哪裡拍的?這是什麼時候拍的?為什麼照片中的他和那個搭檔都笑得這麼開心?為什麼那個殺人犯要把這張照片跟他妻女的照片放在一起?如果他跟那個搭檔拍照會露出如此開心的表情的話,為什麼會連有搭檔這件事都不知道? 「啊、該不會Wild Tiger真的要退休?不要啦,雖然在和傑克一戰傷得很重,不過經過十多個月,他的狀況比以前更好了呢!雖然在我看來是因為有巴納比先生您啦!某方面而言真是最好的搭檔呢!」 警員說的話都讓巴納比的頭疼更加嚴重,還有些耳鳴的狀況,但傑克一詞讓他神經敏感起來。 「傑克……我的弒親仇人……是我一個人打倒的……」 「唉呦,巴納比先生不是一直強調沒有Tiger的協助就不會復仇成功麼!真是感人的搭檔情啊!」 「Tiger……」在巴納比的回憶之中,從出道以來他都是一個人奮戰過來的,Tiger什麼的,聽都沒聽過,可是為什麼,這個看起來正直的警員說得煞有其事,而自己和不認識的Tiger的合照鮮明地立在相框裡…… 於是回憶開始混亂起來,意識也開始跳躍,時間跟空間感有些錯亂。 「晚安,巴納比。」很清晰地,聽到馬貝里克先生低沉的嗓音這麼說著。 啊啊,這是夢,這是自從他失去父母之後就一直夢到的非常令人難過的夢。巴納比明白了,睜開眼後,看見的是無比清晰的事實。 「Let’s believe… 完咧 後記: 二十話編劇跟作畫一定吵架了。 編劇:「好~來應觀眾要求讓大家都忘記最愛的虎徹先生的事吧ㄏㄏ」 作畫:「凎你什麼時候要讓百合出場啦!林北好久沒畫狂徒的假面都快忘記怎麼畫了!」 編劇:「唉呦,還不到那個時候ㄌㄚ!」 作畫:「凎,林北寧願畫癡肥的傳說也不要畫陰沉的凸痣肥大叔啦,凎,這傢伙是黑幕誰得啊!誰得啊!」 編劇:「科~科~」 作畫:「……這部動畫可不是要做五十集這麼多捏。」 編劇:「偶ㄓ道辣!反正隨便一下,結局就是王子和公主過著幸福快樂ㄉ日子就行啦!而且這年頭流行悲劇嘛,其實就這樣也不錯ㄚ~科~科~」 作畫:「……雖然心裡有點譜了還是稍微問一下,王子跟公主的配役是?」 編劇:「王子是巴尼公主是大叔啊。」 作畫:「草泥馬咧!」 作畫是兔受編劇是虎受這種感覺(?????? 啊~咧~ 說起來看完二十話俺腦內BGM就瘋狂放送山崎まさよし的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 說好的病巴尼展開呢? 俺不要這種狗血劇情俺要病巴尼!俺要狗血病巴尼!巴尼你快說!說!!說你只要虎徹先生其他什麼都無所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