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月虎*不要啦月亮在看。別擔心今天雲很厚。

兩人相擁至床上,從接吻開始的標準的性愛,該說是意外呢?又覺理所當然,只是隨口說了句:「尤里先生好像很熟練。」卻被狠狠回瞪了一眼,虎徹也搞不懂是哪個字惹他不高興了,很是無辜地歪了歪頭,要出口的辯解被一次強硬的吻堵住。 男人的唇不如過往堪稱甜蜜的回憶中那樣柔軟,虎徹還沒有自覺自己暗自做了比較,企圖用熟悉的方式去領導這個吻,卻只是一味地被牽制著,雙唇被打開,舌尖被纏繞,像是要被奪去什麼似的被動的吻,末生的感覺讓虎徹有些失措,明明不是第一次深吻,卻有點忘了怎麼呼吸,臉頰因缺氧而漲紅,尤里才放開他,呆然地問了一句:「第一次?」 「怎麼可能啦!」虎徹不禁激動地吼回去,臉好像更赤紅了,還有些喘,簡直就像個初心者,尤里不禁覺得有些好笑,薄唇勾起了弦月般的弧度。 「說得也是。」尤里慢條斯理地說,一邊執起虎徹的左手,親吻在無名指的銀戒。 虎徹沒有特別說什麼,只是抿了唇,眼神稍微恍惚了一下,尤里只好牽著虎徹的左手,輕輕將他壓倒進柔軟的床單裡。 感受到落在肩頸並一路往下至胸膛搔癢感的親吻,虎徹輕梳過尤里柔順的長髮,忽然有些感慨地問一句:「我在下面麼?」 「……」尤里默然,動手解開虎徹的襯衫鈕扣。 虎徹捧起尤里的臉,說道:「明明這麼美形的說。」 「……你要在上面也是可以。」尤里兩手覆上虎徹的,淡然地說道。 虎徹看進尤里清冷的雙眸,沒來由地對於尤里的發言只有不詳的預感。 「騎乘」「隨便您處置了!裁判官大人!」虎徹雙手掩面表示投降,同時聽到身上的那個人露骨地嘖了聲,一瞬間虎徹有種想哭的衝動。 「好吧。」 「為什麼是你妥協!」 「噓,你真的很多話。」尤里很是不滿地囁嚅,頗用力地在虎徹胸膛印上一個吻痕。 虎徹乖乖閉嘴,尤里立刻愛撫上他胸前的兩個突起,虎徹顫抖了一下,除了搔癢感外還有一種異樣的情緒開始萌生,並不是覺得舒服,而是因為有被愛撫的自覺產生的羞恥感,明明那個地方對男人而言除了區別前後沒有任何功能,此時卻被另外一個男人用手指逗弄著。 虎徹逃避般地閉上眼不去看尤里孅長而漂亮的手指如何動作,那感覺在一片黑暗中卻更加鮮明,他不禁悶哼出聲,而此舉成功煽動了尤里,低下頭,他親吻著那暗紅的小點。 「唔……」搔刮著腰際的尤里的髮絲及陌生的愛撫的搔癢感令虎徹不禁微弓起腰,下肢不經意碰觸到了尤里的,同是男性他明白那漲熱的感覺代表性意義的興奮,虎徹愕然地漲紅了臉,氣氛立刻變得煽情起來。 「尤、尤里……」 尤里無語,只抬眼看了虎徹一眼。 「你真的…很喜歡大叔啊……」虎徹有些慌,自己也覺得語無倫次。 「我的年齡跟你差不多,這樣說不覺得有點問題麼。」 「不、不是嘛……因為…你長得很美形……嗚哇!等!」虎徹的話語還沒完結,尤里欺身緊壓虎徹,兩人下半身幾乎貼合,下肢互相磨蹭,虎徹慌亂地撐起身子想逃,卻被尤里壓迫得動彈不得。 「呵……因為愛撫胸部而半勃起的你很可愛啊。」尤里笑得瞇細了眼睛,虎徹反射性地駁斥回去:「才不是因為胸部!是因為你……呃……是因為對象是你的關係……啦!」愈說愈覺得不好意思,虎徹別過頭,錯過了尤里緩和了的笑容是極其溫柔而彷彿泫然欲泣。 俺精疲力盡了(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