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艾依艾伯*抱緊、抱緊再抱緊

主僕、摯友,近於家族的信賴和緊密關係……在這些之外,他們還想成為什麼?又還能成為什麼? 艾依查庫兒童至少年階段過得並不是特別快樂。父親對他十分嚴格,工作時總神經緊繃一刻也不得鬆懈,唯一的動力就是期待著結束後可以和少爺-艾伯李斯特-見面,雖然因為父親施加的絕對不可冒犯主人的龐大壓力使他面對艾伯時難免戰戰兢兢,但艾伯果然是那個明理大方的老爺的兒子,也跟那位大人一樣,絕對不會因上下關係就貶視他人。 艾伯曾告訴他,別人看不起自己不是因為自己一無是處,而是那些別人的眼界太過狹隘,才看不見自己的重要性。盡好自己的本分,自然會得到應有的報酬,畢竟沒有人能獨自存活,每個人都需要別人,所以每個人都是重要的,每個人都有值得尊敬及學習的地方。 「所以跟我講講你的工作的事吧!不然我都不懂。」 少爺眨著鏡片後聰慧圓亮而充滿好奇求知慾的大眼睛,興奮地瞅著他,總令艾依一陣不知所措。 艾伯給了他很多,其中最珍貴的便是給了他存在的價值。 「我的事,沒什麼好說的啦!」艾依別過頭,覺得羞赧,因為他是奴僕,從還沒出生前就注定和艾伯是生活在完全不同的環境和立場中,他最多只能有幸抬頭仰望艾伯的身影。 艾依並不是怨懟自己的身世,只是覺得自己的一切都不值得入艾伯的眼,自己實在太平凡粗俗了!或許他重要是因為父親需要他幫他工作,但這重要性對艾伯而言可有可無,因為可以替換他的下人滿街都是。 「我都說了,你也要說。」艾伯見艾依遲遲不發一語,等得不耐煩了,擰起眉微慍道。 「唔、我……」艾依縮起肩膀,開始混亂地支支吾吾起來,覺得自己觸怒了艾伯實在罪可滔天。 「艾依。」 「是的!」 「我不是在生氣!啊、不對、我確實是不滿啦!可是不是因為你不聽我的話喔,你懂麼?」 艾依眨了眨眼睛,頭斜往一邊,很明顯是完全不懂。 「因為我們是朋友。」艾伯說,「想知道你的事情很正常啊,我們每天能相處的時間就這麼一點!我會好奇嘛,除此之外的時間你在做些什麼?」 艾伯的眼神堅定,艾依完全無法去懷疑,只覺得臉頰熱熱的,胸口脹脹的,後來才知道原來那時候的自己是太開心了。 但他們也有沒辦法見面的日子,而且一個禮拜總和下來,不能見面的會比有見面的次數多,艾依漸漸會因此而感到寂寞,但也無可奈何,然而還有另一件事令他痛苦,那就是別的小孩的欺負。 可能是吃得不多,艾依小時後在孩子群裡就偏瘦小,不過傭人裡他是最小的,所以也沒什麼感覺,但他和艾伯「成為朋友」之後,鄰近的小孩開始見到他就討厭。 那些小孩有些是領主附庸家的孩子,有些則是這些孩子家的童僕。 附庸家的孩子也是小少爺,他們通常聚集了一群,站得遠遠的,有時只是瞅著他不放,眼神冷淡而充滿輕蔑和不屑,有時也會出聲恫嚇似地喊道:「恬不知恥!你就穿著那身衣服去和艾伯李斯特玩麼?」「能玩什麼?國王與奴隸的家家酒麼?」諸如此類用盡批評或諷刺之能事的話語,甚至艾依一開始很疑惑什麼是「恬不知恥」,跑去問艾伯,知道答案後,面對艾伯的疑問「你從哪裡聽到的?」卻打死都說不出口。 跟他一樣是僕人的孩子的童僕們則會趁著艾依身邊沒有大人時翻過牆,輕則推擠,重則吃拳,他們幾乎無言,直接用動作告訴艾依他們一點也不歡迎他,不想跟他成為朋友,甚至極度厭惡他。艾依幾乎沒辦法反抗,自己沒什麼力氣之外,他們人數總是三個以上,一前一後被箝制住,就只能任人宰割了。艾依起初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直到有一天其中一個孩子憤憤地啐了口唾沫在他腳邊,看待一個極骯髒事物般地評論艾依道:「少妄想了!你怎麼能跟那位大人作朋友!」艾依一時還無法反應「那位大人」是誰,但聽到朋友,怎麼想就只有艾伯了,原來因為艾伯的身分又比他們的主人高,所以他們是避諱稱呼艾伯的姓名的,所以稱呼那位大人。 艾依沒有把這些告訴艾伯。他只向他分享這次工作做到了哪一部份,下一個階段的工作是如何如何,身上的傷就說是冒失跌撞的,因為有所隱瞞的罪惡感與被別人說沒資格當艾伯朋友的自卑感而飄移的眼神,就說是太過疲憊的關係。儘管艾伯感覺得到艾依有心事,卻又不想逼迫他說出口。 艾依把被欺負這件事情當作與艾伯作朋友的代價,來合理化自己的遭遇,雖仍然會感到痛苦,不過也無可奈何。 直到有一天,他被氣勢凌人的小少爺及一個比一個高壯的僕人包圍,覺得今天可能沒辦法去見艾伯時,艾伯竟然出現了。 「你們在做什麼!」艾伯凜然的聲音劃破艾依周遭情緒不穩的氛圍,頓時變得寂靜。 僕人們的臉在艾伯視線下刷得慘白,小少爺們也慌了腳步,困窘地離開艾依身邊。 「艾依,你在做什麼?」艾伯眼神一轉,落在跌坐在地的艾依身上。 「艾伯……」艾依覺得羞愧極了,自己實在太沒用、太狼狽了,也難怪艾伯要生氣,他絕望地想,艾伯一定不想再和他作朋友了,淚水不禁在眼眶打轉不止。 「你們在艾依工作時來找他是有什麼要事麼?」艾伯沒有逼迫艾依回答,話鋒又轉向那些外來者。 他們支支吾吾,沒有人能說出個所以然。 「如果沒有要事,請不要打擾他工作。」 在艾伯不容反抗的瞪視下,他們沒有空閒交頭接耳,只得各自散去。 「所以艾依到底、艾依?」艾伯轉過身來想找艾依問清楚,卻發現他已經不在了,眼角瞥見有個身影跑進轉角,艾伯立刻追了上去。 平常也有在上體育課程的艾伯體能不會比艾依差,艾伯又比艾依稍高一些,很快地就追上艾依,把他攔了下來。 「艾依!你到底、是怎樣、啦!」跑得氣喘吁吁,艾伯氣還沒緩過來,直逼問道。 艾依的胸口也上下大起大落,但他仍頑強地撇過頭,不發一語。 「那些人對你做了什麼?你是不是一直在騙我?我來看你工作,想你到底是多粗心怎麼這邊傷那邊痛,結果竟然是那些人……艾依!你說話啊!」 「我……」艾依聲音細碎難辨,艾伯又靠近了他一些,艾依忽然轉過身手臂一張抱住艾伯。 「我想和你當朋友啦!」艾依大吼了一聲,然後嗚哇地哭了起來。 艾伯愣了愣,還以為艾依要說什麼,結果竟然是這句話。 艾伯拍撫著艾依的背,理所當然地說道:「什麼想啊,我們是朋友啊。」 「嗚嗚……」艾依還是止不住地哭,艾伯回想起這一陣子艾依奇怪的反應,很容易地聯想到那群圍成一圈欺負艾依的人是抱著怎樣的心態。 「是那些人說了什麼吧?」 「嗚嗚、嗯……」 「說了什麼?」 「他們說…說…說我不能當艾伯的朋友……」 「我們不是已經是朋友了麼?」 「可是、可是……」 「你情願聽他們的話也不相信我說的麼?」 「不是、不是啊……」 「還是說你覺得跟我是朋友很丟人呢?」 「絕對不是……我……」 「那你為什麼不大聲告訴他們你是我的朋友呢?告訴他們不要妨礙你工作,你不僅是我家的工作人,更是我的朋友,妨礙你等於妨礙到我!」艾伯說道,一個字一個字有重量般從耳膜打進心底,胸口一疼,艾依哭得更厲害了。 「不要哭啊。」艾伯聲音也變得很輕,就像剛剛艾依自己想要掩飾哽咽時一樣,「這樣我也會難過的。」 感受到艾伯的肩膀微顫,艾依立刻屏住呼吸,眼淚仍在掉但變得緩慢,左胸自己的心臟怦通跳躍而右胸則被艾伯的心跳敲著,艾依不禁抱得更緊。如果能融為一體,就可以理所當然地在一起了吧,他想。 完。 後記: 原本想打兩三百結果變成兩三千,只能說是對狗狗的愛的大爆發(?? 乾脆拿這當聖誕賀文好啦 …… 狗狗好可愛噢……OJZ 艾伯好< 刪除線>性感帥噢……OJZ 尤其狗狗這種帶點病病感的設定俺真的受不了。(病病感???????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因為UL的原創資源有限,歡迎批評糾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