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伯恩艾伯*第七隻小小羊

弗雷特里西擔任代理教官的第一天,在除了他無視進度這點之外順利結束,令人折服的使劍手腕和開朗幽默的言談博得不少學生的好感。晚餐時間,弗雷特里西向雙胞胎哥哥伯恩哈德分享這批新進連隊種子的狀況,特別提到了艾依查庫,並且給予頗高的評價。 「那孩子還滿有天份的,璞玉說的就是這種感覺吧!」 伯恩哈德默默地點了點頭,他對艾依查庫這個金髮的少年也有印象,他是那幾乎被渦吞噬殆盡的無辜村莊裡,極為幸運的倖存者之一。伯恩哈德發現的時候,艾依查庫被一個黑髮少年護著,而他則像是拒絕外面一切事物一般緊閉著眼、蜷縮著身子,身心都被悲劇發生的不可置信及本能的恐懼佔據。 不過伯恩哈德對那黑髮少年比較有深刻的印象,並不是因為他那身即使沾上了瓦礫塵埃仍顯高貴的挺直襯衫,或是胸前領結上鑲的剔透寶石,而是他的表情。看得出來黑髮少年也受到不小的驚嚇,感官都變得駑鈍,但他的眼神卻還是精準的,稚氣未脫的臉龐有著年齡之上的冷靜和沉著,跟一般的孩子截然不同。 「他跟艾伯李斯特,那個黑短髮帶著眼鏡的,好像有特別的關係,不是普通的朋友,兩個人的氣氛有點微妙。艾伯李斯特好像是好人家的孩子,一看就知道跟一般孩子不一樣,有受過良好的基本教育。可能是主僕吧?」弗雷特里西抱著好玩的心態推敲著。 「嗯。」伯恩哈德應了一聲,「看服裝就知道了,怕是那村莊領主的孩子罷。」 「原來,那就難怪了。」弗雷特里西撓腮若有所思。 「怎麼,那個孩子有什麼問題麼?」 弗雷特里西沒想到伯恩哈德會追問,稍微怔了一下,才答道:「他已經有點程度了,明顯比其他人要優秀,但他很像是會把責任全往自己身上攬,很死腦筋的類型。」忽然想到似地又補充:「感覺跟某人有點像。」 伯恩哈德沒有多說話,弗雷特里西就逕自接續道:「若說他是領主的兒子,那就能理解了,想必是從小教育出來的成果。」 「是麼。」伯恩哈德虛應,興趣缺缺的樣子。 之後,伯恩哈德有意無意地觀察艾伯李斯特,所謂有志少年大概就是他那個樣子,每分每秒都全力以赴而專注不移,除了正常訓練時間外,還會花個人的時間自我鍛鍊,自然他比起同期的人,更顯得出類拔萃了。 一個晚上,伯恩哈德碰巧看見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一同,在宿舍後方的空地上,好像在商議著什麼。 「艾依,攻過來吧。」 「不行啦……」 「有什麼不行!」 「就是不行啦……而且現在是就寢時間,萬一被發現絕對會被懲罰的……」 「被發現就都算我的,你只要說是被我逼來的就好。」 「那更不可以啦!」 「你這樣拖拖拉拉的更容易被發現,快點,攻過來!」 「不行啦……」 「……」 「就、就算擺出這種表情我、我也不要啦!」 兩人你來我往僵持許久,還為了不被發現刻意壓低音量說得好輕,看得伯恩都覺得有些可笑。伯恩哈德走上前去,艾伯李斯特先看見他,恭敬地敬了禮,艾依查庫則是有些是恐是慌地慢了好幾拍才敬禮,大概是怕伯恩哈德會責備他們吧。 伯恩哈德接過艾依查庫手上練習用的鈍劍,站到艾伯李斯特面前,簡短說了兩個字:「防好。」 艾伯李斯特立即答是,聚精會神等待伯恩哈德的行動,艾依查庫則在一旁緊張得握緊衣角。 金屬的悶擊傳響靜默的夜空,伯恩哈德只是隨意地從正面出了一擊,艾伯李斯特很順利地擋下了,伯恩哈德再拉開兩人的距離,評道:「你太在意劍鋒了,多觀察對手。」 「是,謝謝指教。」 艾伯李斯特話才剛落,伯恩哈德又緊接著擊出下一擊,這次故意從艾伯李斯特的左側切入,艾依查庫忍不住緊張地倒抽了口氣,但毫未鬆懈的黑髮少年再次成功擋下,不過才接下兩擊,他的精力就大大被削弱了,額際浮出可見的汗水。 「換你攻。」伯恩哈德轉而採取守勢,艾伯李斯特答是,整理了呼吸,劍鋒一轉,盡自己所能快速地接近伯恩,在出劍後的瞬間蹲下身下劈,是很精準的欺敵技巧,但因為速度太慢,輕鬆地被伯恩哈德擋下,一個反手,艾伯李斯特手上的劍就被彈飛,匡啷匡啷摔在地上。 失去劍就等於敗北,而在戰場上敗北意味著死亡,艾伯李斯特擰緊眉咬著唇,很是不甘,但還是有禮貌地鞠躬感謝伯恩哈德:「謝謝您的指教。」 「嗯。」伯恩哈德以單音簡單回應,語氣中沒有鼓勵、眼神中也不帶著肯定,只是伸出一隻大手,輕掠過但確實地拍了下艾伯李斯特垂低了的頭,然後默默地走開了。 「艾伯!沒有受傷吧?」艾依查庫憂心地繞著艾伯李斯特轉,就怕他傷到一絲一毫。 「……沒事。」艾伯李斯特搖了搖頭,頭依然垂得老低。或許伯恩哈德沒有那個意思,但艾伯李斯特有種被安慰了的感覺,這讓他覺得羞赧不堪。 「去沖個澡吧?至少也把汗擦乾……」艾依查庫關心地叨念著,艾伯李斯特無意識地應諾著,他還在想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這次至少劍絕對不能夠離手。 之後,伯恩哈德有些後悔自己多管了閒事。因為隔天開始,那個孩子開始會主動來找他。 「伯恩哈德先生,可以請您指導我們麼?」筆直的眼神讓伯恩哈德都忘記了什麼叫拒絕,明明他從來不是這麼熱心的前輩角色,等到發覺的時候,與他們的課外劍術指導課程已經是例行公事了,而弗雷特里西知道之後,也湊熱鬧般自然地加入。 漸漸四個人分成兩組,弗雷特里西指導艾依查庫,伯恩哈德則指導艾伯李斯特,直至變成類似師徒的關係。伯恩哈德教艾伯李斯特掌握茨的能力,想及艾伯李斯特攻擊與防禦的姿勢都有底子且不差,就教他在防禦時攻擊,畢竟一個人攻擊時便是他防禦最弱的時候。 要掌握新的技能不是那麼簡單的,兩人都費煞心神,但也因此相處時間變長了,這對艾伯李斯特而言是開心的,他很喜歡聽伯恩哈德說他的經歷,儘管伯恩哈德通常是沉默的,但只要艾伯李斯特主動問的話,幾乎都可以得到答案。 「那麼你呢?」 「呃。」 伯恩哈德鮮少提問,艾伯李斯特一時之間還怔楞了下,不確定他該如何回答才好。 「你……嗯,罷了。」伯恩哈德收了口,依舊是那樣平淡的語氣,不帶著同情也感受不到關心,說道:「過去不僅要面對,還要接受,接著是放下,並不是要忘記,只是要讓它真正成為過去。」 艾伯李斯特知道伯恩哈德指的是家鄉被渦吞噬的事,這也是他加入連隊的理由,包括同期許多訓練生也是因為如此。他們無家可歸,就算有可以投靠的親戚,在如此艱困的時代,養孩子是很麻煩的事,他們知道對方不可能真心歡迎他們,不如自願加入連隊,有了歸屬之外還能鍛鍊自己,也許能為阻止渦這件事盡一份心力。 艾伯李斯特知道與自己有類似或簡直相同境遇的人多不勝數,所以沒有花很多時間在悲傷自己的遭遇,把自己扔進紮實的訓練與嚴格的要求中是一種幾近儀式的方法,讓他能不去想過去的事。 莫說接受或放下了,其實艾伯李斯特根本就還沒辦法面對過去。在他和艾依查庫剛被救起時,艾依查庫曾經連續掉了好幾天的眼淚無法停止,艾伯李斯特則陪在他身旁安慰他,自己卻沒有落下一滴眼淚。他不是無情也不是堅強,只是在抗拒著。 他們一定有逃出來。一定被其他連隊救起來了。一定沒有那麼糟的。一定還有可能再見面的。即使不斷在心底重複著這些催眠似的自我暗示,艾伯李斯特其實早就明白,這殘酷的現實不可能是在那個白日午後,和艾依查庫在小山坡上枕著青草做的惡夢。 如今被伯恩哈德一語中的,艾伯李斯特的脖頸滲出冰冷的汗珠,一直想要壓抑的某種情緒被迫全攤了出來。 伯恩哈德伸手拍了下還矮他一大截艾伯李斯特的頭,輕聲說了句:「不要太勉強了。」於是就好像不小心觸動了什麼開關,艾伯李斯特的眼淚嘩啦嘩啦地流淌而出。 完全無法預料的反應讓伯恩哈德驀地呆立,即使在戰場上有過無數面對令人措手不及攻勢情況的他,仍不知所措了。 艾伯李斯特只是垂低了頭靜靜地哭泣,咬緊著唇怕是在抑制著哽咽吧。不知為何伯恩哈德無法別開視線,默然地目送那一顆顆輝映著月光珍珠般的淚滴輕撫般滑過少年的臉龐,然後再直直地墜落並摔得粉碎。 伯恩哈德忽然想起弗雷特里西曾經跟他說過,艾伯李斯特已經備受其他訓練生景仰,大家聚在一起時最常談論關於他的事,無非是誇獎他的努力、羨慕他的天份,但也有一小部份以嫉妒似的口吻說著他的壞話。 他們說艾伯李斯特若不是虛偽至極,就是非人般異常,聽說村莊被渦吞噬了他還面不改色,虧他的父親還是領主,結果生的兒子這麼冷血無情,也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逼迫艾依查庫當他的跟班…… 「……對不起。」艾伯李斯特嘆息般,不知為何也不知向誰道歉著。 眼前的少年分明軟弱且害怕失敗,如此不善於隱藏,完全是個出身好人家的大少爺,連眼淚都價值連城。 「也罷。」伯恩哈德低吟一聲,伸手撓亂了艾伯李斯特一頭柔軟的黑髮。 完。 後記: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跑來跑去) 伯恩哈德x艾伯李斯特什麼時後會熱起來呢?俺什麼時候可以買到伯艾本呢? 標題是那個啦大野狼與七隻小羊的故事只是一時興起想看艾伯穿綿羊裝(並沒有啊 雖然艾伯生來就是適合黑貓裝扮可是白色軟綿綿的綿羊說不定意外地也很適合不是麼尤其是兒童到少年時期配上短到極限的短褲和圓滾滾好想又捏又揉的小尾巴俺好羨慕艾伯的媽媽不對是艾伯家的女僕啊俺不知羞恥地想到了艾伯的奶娘不不不還是只要當他們家的浮游生物俺就心甘情願了(無法掩蓋的廚臭 伯恩哈德x艾伯李斯特什麼時後會熱起來呢?俺什麼時候可以買到伯艾本呢? 結果茨林跟茨的架勢一點關係也沒有的話俺就糗ㄌ 伯恩哈德:「世界の涯ては、ここではない。エヴァリスト」艾伯李斯特、這裡可不是世界的盡頭。(vs艾伯李斯特限定) 難道沒有人跟俺一樣一陣胸熱麼! 伯恩哈德x艾伯李斯特什麼時後會熱起來呢?俺什麼時候可以買到伯艾本呢?(夠了你夠了 怎麼可能沒有關係啦看那荊棘看那劍指(揉臉) ……。 謝謝看到這邊的勇者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