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伯恩艾伯*星星

艾伯李斯特還記得伯恩哈德入隊時候的事。聖女之子從暗房走出,而那個穿著長大衣、配著精工雕琢暗色長劍的男人則默默地跟在後頭,眼神冷峻而充滿威嚴,是艾伯李斯特記憶裡匆促即逝但絕對無法忘懷的一雙眼睛。他不禁別開了視線,突如其來地感到慌張。 那是艾伯李斯特以為永遠不會再見到的人,是他心裡屈指可數值得尊敬的人其中之一,是他曾經的長官、曾經的武術老師,曾經需要仰著頭尚不能看清,接近崇拜而傾慕的對象。 在伯恩哈德來之前,艾伯李斯特的記憶就恢復得差不多了,除了少年時期向伯恩哈德學習的事情外,還有他和艾依查庫投靠帝國之後,聽說而來的有關伯恩哈德的消息。 伯恩哈德和他的雙胞胎弟弟弗雷特里西一起背叛了連隊,背負了「恐怖雙子」的稱號,連在帝國也聽得到關於他們的傳言,他和艾依查庫都不可置信,那些例如殘虐無道等可怕的形容詞竟然會用在那對兄弟身上。 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都這麼深信,心中希望有一天能夠再會,並不是為了要證實謠言不可信,只是單純地想再見到以前曾照顧過自己的前輩一面,就算他們真的和以前判若兩人,也不是值得意外的,畢竟沒有人永遠不會改變,包括他們自己也是。 但他們之後再也沒有見面了──至少艾伯李斯特目前的記憶是這樣──如今竟然在死後的世界再會,有些悲哀,似乎也有些諷刺。 聖女之子曾說,被召喚而再次擁有意識的他們分別來自不同的地方,有各自不同的背景故事,但卻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擁有未了的心願,死不瞑目。 艾伯李斯特能與伯恩哈德再次見面,是因為他們都「失敗了」,人生以自己無法認同的方式終結了,所以現在才以這種虛無的形式,被所謂炎之聖女憐憫,或者說利用,成為祂麾下忠誠的戰士……然而最終他們能得到什麼呢?艾伯李斯特其實一直在思考著,但驀地又覺得自己愚蠢無比,都已經是「死人」了,還有思考的意義與價值存在麼?那是為了什麼?又該如何創造? 艾伯李斯特只有跟艾依查庫分享過他的想法,艾依查庫的反應並不意外,卻給了艾伯李斯特某種程度的支持與鼓勵,就跟過去一樣,艾依查庫筆直地看進艾伯李斯特的雙眸,說道:「我不會想太複雜的事,總之,我們又可以在一起了,不是嘛,這對我而言就足夠了。而且我覺得待在這裡輕鬆多了,沒有四面都是敵人的壓力,能盡情的戰鬥,雖然有些事情想不起來,不過這也很正常啊,人本來就是不斷忘記再重新記憶嘛,可以創造新的回憶我覺得是很好的事!」 然而,與伯恩哈德的再會讓艾伯李斯特又亂了思緒,男人對艾伯李斯特的影響似乎比他原本想像的還巨大。客觀而言這並不難理解,那時艾伯李斯特失去了家庭甚至是整個家鄉,年齡上還是個不成熟的少年,那時候指導他許多事物甚至影響價值觀的伯恩哈德就像替代了父親位置的長輩一樣,儘管那時候伯恩哈德與他也僅只是少年與青年的差別,但伯恩哈德的強悍與智慧遠遠足以使那未經世事的小少爺信服。 即使伯恩哈德不記得他的事了,艾伯李斯特每每和伯恩哈德並肩作戰時,仍無法壓抑一股油然而生的悸動,他從沒想過自己可以和伯恩哈德可以站在如此靠近接近對等的位置,但同時也不由得疑惑,伯恩哈德為何而死?又還殘存著怎樣的心願?甚至想追問,在他們分開後,他經歷了些什麼?為什麼選擇離開連隊? 艾伯李斯特一向能將這些雜念隱藏得很好,但那也僅在人前的時候。 今天連續遭遇了三隻地獄犬,戰鬥結束後大家都筋疲力盡,然而天色早就暗了,若要返回城堡勢必得再穿過森林,途中再遇到怪物的話,他們是沒有關係,聖女之子卻要累倒了,於是艾伯李斯特建議大家先就地紮營,破曉再前進,至少給聖女之子休息的時間。 「我先站哨吧,艾伯、伯恩哈德先生,請好好給她唱首搖籃曲再說個童話哄她入睡喔。」艾依查庫背起長劍,還不忘開玩笑幾句,看來還很有精神,八成是為了讓聖女之子安心吧。 於是艾伯李斯特和伯恩哈德在營火旁面對面躺下,讓聖女之子睡在兩人中間。人偶少女很快就陷入熟睡,伯恩哈德的呼吸也變得平穩,雖然大概是淺眠,艾伯李斯特則閉上眼沒多久又睜開,無意義地重複數次,無法入眠。 看著懷中毫不客氣睡姿成大字形佔滿整個空間的人偶少女,再看看對面只隔了數公分距離的伯恩哈德,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又湧上心頭。 伯恩哈德比他記憶中的又更成熟了些,氣質更加沉穩,彷彿再也沒有什麼可以讓他動搖,卻也加深令人難以接近的印象,但大致上並沒有改變太多,是艾伯李斯特少年時期,甚至是成長到與當時的他同樣年歲後,仍為之嚮往的他。 究竟在他沒有參與到的漫長日月間,伯恩哈德遭遇了些什麼?忙著疑惑,艾伯李斯特甚至來不及問自己為什麼這麼在意。然而他知道了那些又能怎麼樣呢?他們的「人生」在很早之前就分歧了,甚至可以理所當然地遺忘彼此。忽然艾伯李斯特覺得難受,同時感到愕然。 艾伯李斯特這才意識到,他希望伯恩哈德記得他。 他或許是想有個證明,證明自己有所成長,讓伯恩哈德看看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做什麼都顯得幼稚的少年了,也或許只是想證明,那些認知並且相信,構成現在自己的一部分的過去的自己,是曾經存在過的,又或許只是一心想證明,懇切地希望自己的存在對對方而言是值得記住的。 「睡不著麼?」 突如其來的低啞的嗓音打斷艾伯李斯特的思緒,不禁驚訝地瞪大了眼睛,金色的瞳孔輝映著月光,而對方只是直直看著他,這讓艾伯李斯特更加不知所措。 「呃……」 「好像偷溜進我房裡被我發現時的表情呢。」伯恩哈德淡然地說著,表情仍沒有變化,卻讓艾伯李斯特的瞳孔睜得更大了。 「什麼……意思?」艾伯李斯特出口才發現自己太大聲,趕緊又收口,重新壓低了音量,語尾顯得軟弱,稍縱即逝。 「需要搖籃曲和童話麼。」語氣不像在開玩笑更顯得伯恩哈德的故意,不,也或許真的是無意的吧,無論是哪邊,都改變不了艾伯李斯特一瞬間臉頰燙紅起來的事實。 「原本覺得你長大了,其實還是跟以前沒差多少呢。」伯恩哈德瞇著眼,好像帶著淺淺的笑意,艾伯李斯特看著他舒緩開來的眉間,有種時光逆流的錯覺。 「你……有記憶?」艾伯李斯特楞楞地問著,伯恩哈德稍微停頓了下,才答道:「嗯。但很破碎,也很凌亂。」 「……從什麼時候?」艾伯李斯特忍不住追問,伯恩哈德的回答卻讓他再次瞠目結舌:「一開始,看到你就想起了一些。」 「所、所以……你一直……」艾伯李斯特支吾說不清楚,伯恩哈德依舊是那樣淡漠地解釋道:「因為記憶太零碎了,不確定,再說你的態度感覺像陌生人似的。」 「……」艾伯李斯特不禁在心底碎念自己的愚蠢,白白花了那麼多力氣去掩飾和假裝。 「想是你不願意想起我了。」伯恩哈德說得輕描淡寫,艾伯李斯特卻為之一震,想到他也有同樣的想法,揣測自己是對方回憶中不值得記憶的,只是過去了的過去中的一小部份,那樣丟了也無妨或甚是更好的存在。 瞬間眼淚呼之欲出,但艾伯李斯特只是語氣平穩地說了一句:「因為是以為永遠不會再見到的人了。」 「……」伯恩哈德默然良久,將眼神從艾伯李斯特身上移開,轉而朝天空望去,毫無來由地冒出一句:「這個世界的天空跟活著時候一樣呢,不知道是刻意模仿,還是每個世界的天空都是這樣的呢。」 「……或許連她也不知道。」艾伯李斯特邊說邊看了聖女之子一眼,即使知道入睡的她要被吵醒是很不容易的事,還是有些擔心。 「畢竟這是死後的世界,一切都虛實難辨。」 「嗯……」 「星星,也一樣多呢。」 「……嗯……」 「結果,我們沒有變成星星呢。」聽到伯恩哈德這麼說,艾伯李斯特又為之動搖。 人去世之後會變成星星,在天空守望著自己心愛的人,在這期間不斷發出自己的光芒,好讓對方能看清方向,指引東西南北,以及瞑目後的歸宿。這是艾伯李斯特父親告訴他,而年幼的他曾經深信不疑的說法。 少年失去父母家園的他,早已經知道那是毫無根據的神話,根本沒有人能知道死後究竟會往何方,但這種說法卻是溫柔的安慰。當他想念父母時就抬頭看看星星,仰著頭的話,眼淚不會那麼快掉下來,也能因為星星眨眼般的光芒而感到安心。 有一次,艾伯李斯特因為好奇想偷看伯恩哈德房間裡的東西,獨自偷溜了進去,雖然馬上就被發現,伯恩哈德卻沒有嚴加責備,反而容許了他的進出,甚至曾讓艾伯李斯特睡在他的房間。 那是一個新月而烏雲漫天,暴風雨前寧靜至極的夜晚,艾伯李斯特閱讀著伯恩哈德房間裡的書,即使對他那種年紀而言應顯晦澀,他卻是興趣盎然、手不釋卷。只見時間愈來愈晚,伯恩哈德開口要他回房,他卻很不願意離開似地重複「請讓我看完這一頁!」,伯恩哈德妥協,只給了件大衣要他披著,以為他在看到自己覺得足夠的地方後會自行離去,但深夜時伯恩哈德卻發現燭燈未熄,少年卻趴在桌上枕著書本睡著了。 伯恩哈德想把艾伯李斯特搬到床上,但少年很快就驚醒過來,好像做了惡夢,神情緊張、精神緊繃,還碎唸了一句:「星星都不見了。」伯恩哈德耐心地等艾伯李斯特冷靜下來,只見他垂低了頭深深致歉,脫下外衣姑且放在桌上,旋身就想倉促離開,伯恩哈德不禁拉住他,發現他極不願見到少年帶著這般受傷的表情離去。 「趴在這睡會著涼,壞了身子就什麼也不能做了。」伯恩哈德這樣說,教艾伯李斯特和他一起睡床,艾伯李斯特首先是有些驚慌,但一碰到完全不能與桌子比擬的柔軟床舖,很快地鬆懈下來。 「為什麼說星星不見了?」伯恩哈德只是問,並沒想要艾伯李斯特回答,但少年在恍恍惚惚半睡半醒間,坦率地像自言自語般囁嚅道:「星星……父親說……他們即使離開人世…不是消失…而是變成…星星……」 伯恩哈德看著艾伯李斯特的呼吸愈趨平穩,也下意識鬆了口氣。他其實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要照顧少年到這種地步,若只是跟過去的自己重疊的話,為什麼獨獨是他呢?因為只有他會主動接近不像弗雷特里西一樣開朗,總是不苟言笑且嚴肅的自己麼? 「星星啊……也是呢。」 死亡奪去的不是一個人的生命,而是一個,往往是好幾個人的愛情,事實上那個人並沒有消失,在那些被死亡奪走了愛的人們心中,那個人永遠存在,只是很遠、太遠,看不到更摸不到,像是星星,只看得見閃爍不定的光,但那光也不完全是真的光,而是一種接近錯覺的視覺印象,但人們管它稱作星星,以它們為方位,或是帶著欣賞的意思,時時仰頭追逐它們發光的方向。 伯恩哈德閉上眼,不禁想了,他不奢求死後的世界如何如何,只要能夠化作天邊那麼一顆星子就夠了。 但如今,伯恩哈德卻和艾伯李斯特在這個死後的世界相逢了。以為永遠不會再見到的人。說實話伯恩哈德並不愉快這樣的重逢,可以的話最好不要見面,他知道他已經不是以前的他了,儘管生前的記憶仍模糊難以組織完全,何況在這裡相遇,就代表艾伯李斯特的生命也結束了,而且是懷抱著深深的遺憾,在不應該告終的地方戛然而止。 「根本就幾乎全部都記得嘛……」艾伯李斯特碎念了一聲,壓低了視線而略顯不甘的表情和少年時期幾乎一模一樣。 「這麼說來你也是,不是麼。」伯恩哈德回道,艾伯李斯特就只能靜默不能語了。 「不希望我記得?」伯恩哈德忽地問了一句,艾伯李斯特又再次啞然。 「……因為是以為永遠不會再見面的了。」 「嗯。」沒有說我也是,伯恩哈德只是伸出一隻手,越過聖女之子,去觸碰艾伯李斯特在月下折閃著黑曜色澤的短髮。 「呃、」艾伯李斯特退縮了一下,但在感受到那手心的溫度後,僵直地接受了。 「真的長大了不少。」伯恩哈德淡淡地說,語氣卻隱含著一股鮮少透露的溫柔,再輕喚了聲艾伯李斯特的名字,艾伯李斯特閉上了眼睛,漆黑的眼瞼底下還殘留著星與月的光影,一閃一閃的,有些疼,刺出一顆顆淚水,流星般撲簌簌地劃著弧度往下墜然後迅速地消失。 「一直好想見你。」 那是他以為永遠不會再見到的人,第一眼看到時就發現了,四目交會的瞬間,他不禁別開了視線,突如其來地感到慌張,那是他曾經以為永遠不會再見到的人。 完。 後記: 實在不忍說這是想厚顏無恥拿去換圖的文。 凎……為什麼自己的伯艾都長這樣(捶胸頓足 喇賽→摸摸頭→哭哭→喇賽→完。 沒有抱抱沒有牽手沒有親親即使俺竟然他馬的讓兩個人睡同一張床(崩潰(沒救了 俺他馬的想像少年艾伯被開發的樣子那個攻卻不是伯恩哈德而是里斯如果想要伯恩艾伯就硬是變成調教系多P(嘿丟,雙胞胎弟弟也出現了)這是花黑噴!!!!!!!!!!!!(凎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OJ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