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里斯艾伯*給三分鐘熱度的你

把眼鏡摘下,再教他把嘴張開,對少年而言那樣就是交出一切了。 口腔被無法抵擋的熱量入侵,融化了思考,一切都變成流質,堵塞感官,是缺氧還是意識到了這是羞恥的行為呢,稍嫌稚嫩的臉蛋染上了緋紅,剛突出的喉結顫抖,發出少女哽咽似的高音,讓少年更覺不堪了,青年則笑了笑,舔去嘴角的唾液,沉聲問了句:「害怕麼?」 少年顧著喘氣,眨著泛淚朦朧的雙眸,恍惚地頷首之後卻又搖了搖頭,兩手伸向青年腰際,揪著他的衣角,那是他費盡全力的邀請:「里斯先生,請繼續做。」 里斯只好將臉埋進少年柔軟的黑髮裡,隱藏了充滿慾念的吐息,攔腰將他纖瘦的身子抱起,帶到床上去。 下陷的感覺讓少年不自覺地伸長了雙手要去擁抱里斯,里斯卻用了身體的重量要他繼續下沉,只用雙唇觸碰他,告訴他:「艾伯李斯特,把嘴張開。」 艾伯李斯特啟唇,來不及呼吸就又被奪去了唇舌的自由,在白色床單鋪蓋的海裡淹溺,只能緊緊抱住里斯當作唯一的依靠。 里斯呵呵笑了幾聲,摩摩艾伯李斯特的鼻尖,說道:「用鼻子呼吸啊。」 「……是的。」 乖巧的回應又把里斯給逗笑了,伸手拍了拍艾伯李斯特的腦袋瓜,心情大好地說道:「嗯,很乖很乖,有從頭到尾好好教育的價值喔。」 艾伯李斯特還來不及困惑,里斯欺下身來,雨點般短暫但連綿的親吻從額頭、眼角、鼻樑、臉頰、唇瓣一直延續到脖頸和鎖骨,然後停在胸口,手心覆蓋那即使隔了肌肉和皮膚仍掩蓋不了的生命律動,悄聲問他:「這是什麼?」 「呃?」艾伯李斯特不明所以,微傾著腦袋有些疑豫地回答:「胸部?」 「對。」里斯肯定,「因為心在這裡,所以是最脆弱的地方喔。」 艾伯李斯特懵懂點了點頭,里斯勾起嘴角嫣然一笑,不諳此道的少年都不禁嗅到了情色的意思,青年掌握住他的心跳,在那平坦的胸板上摸索一陣,然後食指指尖觸碰到襯衫底下若有似無的突起,一股搔癢的感覺令艾伯李斯特為之輕顫,只聽見他往他耳際啞聲呢喃:「要讓你的這裡變得很敏感,僅僅是衣服摩擦都有反應的地步喔。」 「咦?」艾伯李斯特還不能會意過來,里斯的手已經滑進襯衫直接與肌膚相貼,找到兩邊的突起,用指腹去推擠,艾伯李斯特悶哼幾聲,那裡就像受傷一樣紅腫了起來,感覺有些刺痛,卻不是真的疼,而是有些異樣的刺激感。 「這麼快就有感覺了,會不會太有天份了?」刻意嘲弄的話語讓艾伯李斯特羞紅了臉,里斯低頭親吻突起的紅點,艾伯李斯特縮緊身體,徒然變得更加敏感。 里斯一邊親吻著熟紅的乳尖,手則游移到艾伯李斯特的背脊,以會令少年搔癢瑟縮的方式勾勒他纖瘦的身體線條,一直到尾椎的部份,艾伯李斯特不禁弓起身子,就好像主動浮起腰去磨蹭對方一般,里斯趁勢將他抱緊,逃不開,躲不了,艾伯李斯特困窘地倒抽了一口氣。 「這邊也有反應了呢。」里斯瞇眼笑著,好像真的很開心,艾伯李斯特倒是羞恥得有想哭的衝動,兩手一伸抵在兩人之間,推拒著里斯的體溫。 「這麼不願意的話,算了。」里斯乾脆地兩手一收,撐起身子要走。 艾伯李斯特楞楞地無法反應過來,他也知道自己很矛盾,一邊意識這是難以啟齒的行為一邊又想了解全部,想編織聽起來聰明的藉口留住里斯,忽然青年轉了個身,又變成被他壓倒的體勢。 「才怪呢,這樣放著不管的話艾伯會哭的吧。」里斯正色道,在艾伯李斯特提出嚴正反駁之前,拉下他的褲頭,握住他半勃起的性器。 直接往感官中心碰觸的刺激讓艾伯李斯特駭然地想把雙腿併攏,里斯反應快速地用手臂的力量擋住,輕緩地套弄少年稚嫩的分身,很快地軟化了艾伯李斯特的反抗。 「不……」艾伯李斯特弱弱地拒絕著,理智儼然已被初嘗的慾望滋味侵蝕,身體輕顫不已,見如此生澀的反應,里斯不禁猜想,這孩子或許連自慰是什麼都不知道。 「艾伯李斯特。」里斯喚著,艾伯李斯特抬眼注視當作回應,里斯問了一句:「舒服麼?」艾伯李斯特還沒能回答,因為包裹住自身慾望的溼熱感觸太過鮮明而不能言語,等到意識到青年竟將他的性徵含進嘴裡這件事,連驚訝的餘力都沒有。 吐息紊亂,與心跳交互打響著不規則的節拍,拒絕的話語說不出口,變成幼獸掙扎似的嗚咽,而里斯只像獵犬鎖定了獵物,窮追不捨。 里斯深深吞吐,感受到口中一陣激烈的顫抖後卻又鬆了口,捉過艾伯李斯特推拒的手,抬眼望進他蒙上一層水霧而閃爍的金瞳,定定地問道:「舒服麼?不說的話我不知道喔。」 「唔……」艾伯李斯特的臉漲紅得連自己都無法忍受,即使兩手都被擒住了,仍硬是側過身子,去遮掩羞恥的地方,順便將臉埋進枕頭裡,鴕鳥一般逃避。 里斯反倒笑了開來,好像很滿意少年的反應,瞇細了眼笑得有些壞,一口氣拉下因為褲頭已解開而可以輕鬆脫下的長褲,相當順手地連著底褲一同,少年未經日曬白皙的臀部一覽無遺。 「那我只好換這邊了。」「哇啊!」里斯輕捏艾伯李斯特的臀瓣,沒有多餘贅肉的關係,僅只是稍加力道,那最隱密的地方全曝光了,同時引起少年一聲狼狽的驚叫。 「那、那裡是……」艾伯李斯特轉頭,剛好看到里斯低下頭好像要親吻他的臀部,不禁又驚叫出聲:「您、您要做什麼?」 「要讓你的這裡,」里斯刻意停頓了一下,溼熱的吐息和厚實的拇指指腹滑過臀瓣間凹陷下去的私處,艾伯李斯特不禁又是一陣被電到似的顫抖,里斯才又慢條斯理地繼續說下去:「可以接受我。」 艾伯李斯特默不作聲,整個人僵住了,臉紅熱得像是致命的熱病,里斯知道聰明如這孩子,想必是一點就通,垂首輕輕啃吻了一下艾伯李斯特的腰,艾伯李斯特扭動了一下身子,被迫回憶方才燃起的情慾尚未解放,思緒再度混沌不明。 里斯一路吻回艾伯李斯特的尾椎處,然後愈下,往那不曾有其他人去碰觸過的後口,僅只是蜻蜓點水般地吻了幾下,不意外地發現少年又一頭埋進枕頭裡,扼殺那些不堪的呻吟。 雖然很想聽聽他的聲音,里斯暫且不打算勉強他,專心愛撫這個地方。確認艾伯李斯特沒有排拒感後,里斯伸舌進入,舔舐他身體的裡側,溫柔且仔細。 陌生的從內部竄湧的感官刺激幾乎麻痺了艾伯李斯特的思考,身體裡追求快感的本能已搶下理性固守的堡壘,里斯也感覺得到艾伯李斯特已愈來愈放鬆,前後都泌出黏滑的愛液,空氣飄盪著具有感染力的淫靡氣味。 里斯起身,一手撥開艾伯李斯特的瀏海去親吻他的額頭,像是要讓他安心一般,另一隻手則靈巧地將他的褲子完全脫去。 「啊……」艾伯李斯特若有所思地歎了一聲,里斯還擔心難道自己動作太快了麼,少年卻主動伸長了手,摸向里斯的褲頭。 「艾、」這倒讓里斯有些慌了,然而艾伯李斯特好像沒有想太多,喃喃唸了一句:「里斯先生也……了呢……」 「呃!」里斯往後退縮,因為知道少年是第一次,所以今天不打算做自己的份,但若被這樣挑逗,即使知道對方是無意識的行為,還是無法確守住自己的理性。 「里斯先生為什麼不脫,只有我這樣,很不好意思的啊……而且…我也想…幫里斯先生……」里斯後退,艾伯李斯特倒莫名有了前進的勇氣,撐起身子主動湊近里斯,幾乎能看見平時自信而總是游刃有餘的里斯前輩額上冒出了汗水,手搆著了對方的褲襠,同時被一把攫住。 「艾伯李斯特,」里斯露出認真的神情,好像平常教練時在點他的名,「就算你很有天份,還是要乖乖從基礎的來……好嗎?」最後是一個有些無奈又好像在忍耐著什麼的笑容,這是艾伯李斯特第一次看見的表情,總覺得自己好像終於勝過了里斯一回,莫名地感到開心不已,自然牽動了嘴角,被里斯敲了下額頭。 「你小子啊,氣氛都浪費了。」里斯嘆了口氣,手有意無意地又從上往下劃了艾伯李斯特纖瘦的身形一遍,而當碰觸到胸前時,少年又縮起身子細聲悶哼,像是獎勵一般吻了他一次,里斯恢復原本的笑容,道:「呵,不愧是學習力驚人的艾伯李斯特喔。」 隻手攔腰將艾伯李斯特抱向自己,里斯將空出的那隻手的食指及中指含入口中,刻意用唾液濡濕,在艾伯李斯特還沒能提出疑問之前,將充分溼潤過的食指抵在他的後穴口。 「今天的目標,就兩根手指吧。」里斯邊說,邊將食指埋進一個指節。 「嗯啊!」跟舌尖比這異物感更確實,身體被進入了的事實衝擊艾伯李斯特的思緒,自己發出的聲音又高了幾度,困窘的是被從前面抱著根本無處可躲,但當整根食指沒入,還在裡頭彎曲,撓刮著內壁後,艾伯李斯特只能埋進里斯的胸膛,顧不得這樣做只是更加羞恥,被進入的痛楚擠出生理的淚水,但全身壓抑不了的慾望的熱度比任何毒品還要使人心醉神迷。 里斯滿意地聽著艾伯李斯特在自己懷中發出壓抑的嬌喘,垂首再次吻上他的額頭,然後愉快地追加今天的功課:「要光靠玩弄這裡就達到高潮喔。」 夜……還很長(凎 後記: ……。(你說說話啊 標題其實等於就是「給三分鐘熱度的俺」(自娛乙 嗚嗚嗚嗚 話說俺家里斯是俺七十等三張抽獎券的禮物 那時候里斯跟布列依斯吧,還有一個忘了是白金幣還是什麼幣的在轉 俺一無所求只淡淡地在心底默默思考里斯艾伯的可能性 結果里斯就掉下來了 里斯就掉下來了 到底是布勞大大也喜歡里斯艾伯呢還是里斯本人非常興奮呢(腦補乙 立刻把他放進牌組裡養他,排了里斯、艾伯李斯特、艾茵的組合,幾乎都是里斯一個人hold住全場,即使俺堪稱爛骰王,他還是爆骰無誤…真是…帥啊嗚嗚 好啦扯一堆廢話,反正俺就是想看肉嘛(←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深深一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