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艾依艾伯*山野莓

艾依查庫還記得一開始同儕半開玩笑地稱他「軍犬」時,艾伯李斯特其實是不太開心的。 「你是我的朋友,情同手足。」艾伯李斯特擁有和他受人景仰的父親相同的燦金瞳孔,宛如尊貴的象徵,而他眼神也確實有不容違抗的意思。 「他們也只是開開玩笑!」艾依查庫笑得跟大家一樣開懷,卻不能感染艾伯李斯特讓他也放鬆眉間笑個幾聲。 「唉。」艾伯李斯特嘆了口氣以示放棄,轉過身讓艾依查庫從後替他脫下軍綠大衣。 其實不管換了怎樣的名字,只要能待在艾伯李斯特身邊就好了,艾依查庫是這麼想的。 看著艾伯李斯特毫無防備的後頸,艾依查庫湛藍的左眼眼珠誇張地往旁轉了半圈,即使這是每天的例行公事,他還是要費一番心力才能認清現實,以免自己像在夢中那般往那白皙的皮膚上烙印啃咬的吻痕。 「你應該沒在勉強著自己忍耐吧?」艾伯李斯特忽地轉回身來面對艾依查庫,彷彿心思被看穿般的問句讓艾依查庫一時之間楞然不能言語。 「……」艾伯李斯特凝視著艾依查庫,兩人眼神卻沒有交會,因為艾伯李斯特直盯著的是他的右眼,那裡現在只是個用眼罩覆蓋住的空洞而已。 啊啊,他又在無謂地擔心了。艾依查庫了然於心。 「哪有。」艾依查庫輕鬆地笑了笑,並且帶著不容抵侮的自信:「有誰能勉強我!」除了艾伯李斯特以外──他在心底默默加上註腳。 艾伯李斯特將視線焦點移回艾依查庫的左眼,看進他湛藍如空的瞳孔,那是無比清澈的,但背後卻還有一片不知邊界的宇宙。艾伯李斯特知道艾依查庫對他有所隱瞞,從小一起長大的時日不是假的,他靜默而有耐心地等,不說穿,看看他打算藏多久。 「趕快盥洗準備休息吧,再操勞下去您的度數又要加深了。」艾依查庫故意使用敬語,主動摘下艾伯李斯特眼鏡的動作卻毫不客氣。艾伯李斯特的視界模糊一層,下意識閉上眼睛平衡眼壓,他可能永遠沒辦法知道,這個時候艾依查庫會小心翼翼將他的眼鏡折好,放在手心上,悄悄獻上一吻。 艾依查庫也知道艾伯李斯特在懷疑他的不真誠,但他更確定艾伯李斯特是絕不會想知道的。 他不會想知道這個自己全心信賴情同手足的好友,竟然對他懷抱帶著慾望意思的情感,不會想知道自己在他每晚的夢裡都是怎樣淫靡的姿態,比如被壓倒在床上,金瞳溼潤得像是掉在池塘裡的滿月,身上到處是青紅的吻痕,膚上的薄汗因顫抖而順著身體的線條滑落,與黏稠了下半身的愛液一同濡濕潔白的床單,紊亂的喘息間雜著高了好幾度的嬌喘呻吟,雙眉緊蹙痛苦的模樣是為著渴求更多…… 「你也是,早點睡,明天還要早起。」 「嗯,我知道。」回了個明亮的笑容,艾依查庫將眼鏡放在艾伯李斯特習慣的位置後,轉身打算返回自己的寢室。 「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似地又叫住他。 「嗯?」 「……」兩人默然相視良久,艾伯李斯特才終於開口,語氣和緩地說了一聲:「晚安。」 「嗯,」艾依查庫的笑容變得僵硬,正盡全力殺死想上前擁抱對方的自己,而那個自己也已經習慣這樣的掙扎,在身體某處搔癢他的本能與慾望,他的表情不禁有些扭曲,反正這個距離艾伯李斯特看不到,於是他慢條斯理地回了聲:「晚安。」然後關上艾伯李斯特的房門,逃奔。 什麼是喜歡?什麼是愛情?艾依查庫偶爾會思考這些浪漫得跟他毫不相符的問題。 在帝國逐漸建立軍功,有了名氣後,艾依查庫首次有了追求者,而且還為數不少,那些身份不容小覷的大小姐們一個比一個還嚮往與騎士譜出戀曲。第一次被大膽的小姐叫到宴會場地外人煙稀少的庭園一角時,艾依查庫還莫名地緊張且不知所措,小姐也低著頭,纖白的手指彆扭地纏了又纏。 「艾依查庫少尉,那個,我……不知道是不是有機會可以……請您來我家作客?」 可能是見艾依查庫傻楞在那裡沒反應,小姐更慌了,揪著裙角前進幾步,拉近兩人的距離,小姐身上柔軟的香氣撲鼻,那味道雖然美但太強烈,艾依查庫只覺一陣暈眩想逃。 「雖然這樣或許有點突然但,但、我、我、我喜歡您……」小姐還可愛地結巴了,雪白的臉頰刷上一層粉紅更顯動人,可是艾依查庫只是充滿困惑,脫口而出就是一句:「為什麼?」 「呃、」大概沒料到會被這麼問,小姐不禁語塞。 最終艾依查庫還是不曾得到過答案。隨著被叫出去的次數累積,他掌握了拒絕的技巧,讓那些小姐傷心一瞬間,卻是出於不願意破壞她們美夢的一片好心。 他並不如她們想像,是個優秀的軍人,是個勇敢的騎士,雖然他確實享受著在戰場上生死交錯的分分秒秒,但他之所以站在這裡,有很大一部份是因為艾伯李斯特也在的緣故。 小姐們彷彿費盡全力的一聲喜歡,都抵不過艾伯李斯特看他一眼、喚他一次。艾依查庫喜歡艾伯李斯特,從小時候就很喜歡,但那應該只是朋友一般的喜歡,不同於小姐們臉紅心跳的愛慕之心,但艾依查庫總會在這種時候想起他,想像他站在自己的位置時都在想些什麼,或甚至將眼前的女性換成他……「艾依查庫,我喜歡你。」 然後艾依查庫開始做夢。 一開始總是從那最為懷念的風景和氣味開始,身高才略及父親腰部的艾依查庫戰戰兢兢地走在領主宅邸錯綜複雜的走廊上,他每次想要主動找艾伯李斯特,總是會在這長廊上迷路,膽怯怕生的他又不敢主動問宅裡的僕人。 「艾依查庫!」在一個轉角處忽然有一股力量將艾依查庫拉了過去,雪白的襯衫和深黑的短髮對比,男孩的五官鮮明起來,他是領主的兒子艾伯李斯特。 「傻子,你又迷路了!」艾伯李斯特噘著嘴,很是不滿。 「……對不起……」艾依查庫弱弱地回著,頭低得像是上頭壓了千斤。 「欸、我沒有罵你的意思!」艾伯李斯特緩和著語氣,拉過艾依查庫的手,隨興選了廊上的一扇窗口跳出去,不給艾依查庫疑問的機會,小跑步穿過庭園,刻意挑了小路往農場後方的山坡走,大概因為在夢境,場景很快從人工的建築物變換成自然的樹叢,耳邊流過艾伯李斯特稚嫩的童音:「以後我會去找你的,不然每次你都迷路,我等得可累了。」 自己好像又給艾伯李斯特添麻煩了,艾依查庫再度垂低了頭,卻沒來由地感到開心。 艾伯李斯特的手略大於他,完全包覆著他的,溫暖而柔軟,撫過臉頰的風中有花香以及艾伯李斯特的味道,有點甜像是偶爾可以吃上一回的蜂蜜蛋糕,和只有青草、泥土混合汗臭的自己不同,是很舒服的味道。 那是艾伯李斯特第一次帶他去那個地方,雖然再長大一些之後,他們會嗤笑這裡不過是大屋後院的一部份,但對那時候的他們而言,這裡是只屬於他們的秘密場所。 「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摘下一顆鮮紅的野莓果,塞進他的嘴裡,恰到好處的酸甜口感出乎意料,艾伯李斯特露出得意的笑容,誇耀著那是他的發現,然後說道:「我們偷偷摘回去給大媽作果醬,絕對不能說在哪裡摘的喔,這是我們的秘密。」 艾依查庫聽話地頷首,和艾伯李斯特勾了小指,兩人相視而笑。 「這曾是我自己的秘密,現在我將這分享予你。」艾伯李斯特的食指先輕貼在自己的唇上,然後又點在艾依查庫的唇上,圓亮的金眸閃著不容拒絕的意思,超齡的態度讓艾依查庫一愣,這是回憶的一部分,然而有某些地方被竄改了。 「再答應我一件事,」艾依查庫知道自己沒有猶豫的餘地更不可能說不,食指從唇尖往下滑,指向左心,艾伯李斯特說道:「我們之間不要有秘密喔。」 風吹得更強了,艾依查庫不禁閉上了眼睛,然後右眼感覺一陣刺痛,這是他剛失去右眼的時候,這股刺痛如影隨形了好一陣子,雖然還不到不能忍受,但也夠折騰人了的。 「艾依查庫、艾依查庫!」語氣急切帶著些許慌張,這樣子的艾伯李斯特是非常難得的,艾依查庫總會故意閉眼閉得久一點,直到因為嘴角忍不住的抽搐被艾伯李斯特發現,那時候他叫他的聲音就變得很沉,是有點生氣了。 「好啦。」艾依查庫可憐兮兮地睜開僅剩的左眼,艾伯李斯特嘆了口氣,沒多說什麼,默默拿出繃帶藥水之類的東西,淡淡地說道:「換藥。」 「喔,麻煩你啦。」艾依查庫坐直身子,朝著艾伯李斯特仰高了頭。 「……閉上眼睛。」 「幹麼?被我看著會緊張麼?」 「如果你想要左眼也包起來那你就一直看好了。」艾伯李斯特露出微笑,但絕不是在說笑,艾依查庫應了聲「是的,艾伯」乖乖閉上眼睛。 這裡是他們剛到帝國時下榻的地方,因為沒有什麼錢,只能住最低級的旅館,陰暗、髒亂、潮濕,雖然曾經野宿過環境更差的地方,艾依查庫還是很擔心艾伯李斯特會不能適應,但相反地,艾伯李斯特是擔心艾依查庫的傷勢會被影響。 「呼……」艾伯李斯特替艾依查庫換上新藥和新繃帶後,嘆息似地吐了口氣,感覺那氣息近在眉梢,艾依查庫不禁猛地睜開眼睛。 「嗯、好了。」艾伯李斯特有些匆忙地退開,轉身收拾器具。 艾依查庫伸手摸摸自己的右眼,一如往常漂亮而無可挑剔的包紮手法,疼痛好像也因此抑制住了。艾伯李斯特不管做什麼都很擅長,本人說他只是做到一般般的程度,但任誰看了都會稱讚他是天才型的人物。 艾依查庫從小就很佩服他,要說不羨慕不嫉妒是不可能的,但都只讓他更喜歡他,更想要一直在他身邊,這是他的驕傲。 「艾伯。」 「嗯?」 「艾伯。」 「怎樣?」 「艾伯艾伯。」 「……」 「艾伯艾伯艾伯」「有話快說!」 艾依查庫瞇眼而笑,艾伯李斯特終於轉頭過來看他了。 「謝謝你。」艾依查庫用食指點了點自己的右眼,艾伯李斯特楞了一下,將藥箱子關上,才緩緩回了一句:「……不……沒什麼。」 「艾伯,我少了一隻眼睛是不是變醜了?」 「啊?那跟美醜沒關係吧?」 「那為什麼你一直要別過視線?」 艾伯李斯特明顯頓了一下,看來是一語中的,帶著腐朽木頭臭味的空氣也因此凝結成黏稠的塊狀,世界變得灰暗而有些醜陋。 艾依查庫知道艾伯李斯特把他失去右眼的事當作自己的責任,明明沒有這個必要。或許他那個時候自盡才是正確的,這樣艾伯李斯特就不用一直顧慮他了。 失去了一隻眼睛,說完全沒有影響是不可能的,他要花時間習慣只用左眼也要能看清八方,不然就是個殘廢,只會拖人後腿,他最不想要的就是成為艾伯李斯特的負擔,就算不能和他並駕齊驅,也要緊緊跟在他身後才行。 「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好像下定了決心,重新深呼吸了一次才開口道:「我明天會去申請入伍。」 艾依查庫覺得自己的耳朵也要聾了,要被那些黏稠污穢的塊給堵塞。在這個瞬間,他發現比起失去眼睛,他更害怕的是艾伯李斯特不再需要他了。 「我知道這很自私」 艾伯,不要,不要說,不要說!艾依查庫想尖叫大喊,卻連張口縮放口腔肌肉也做不到,明明覺得五感都要崩壞了,艾伯李斯特的話語卻以烙印的方式一字一字嵌在精神上。 「但是」 艾伯,求求你,我什麼都願意做! 「但是我」 艾伯,我是真的,真的…… 「不能沒有你。」 艾依查庫瞪大了眼睛,剩下的左眼也看得不清楚了,蒙上一層水霧,艾伯李斯特轉過身背對他,搖了搖頭,又自言自語般念道:「不,還是、嗯,看你想要怎麼做,我只是希望那樣,對,希望是那樣,啊!」 艾依查庫起身,模糊的視線令他不安所以他奮力伸長了手,從後勾攬過艾伯李斯特的脖頸,確定他的存在。 「艾伯,你變膽小了,要是以前,不管我怎樣說不要不行不可以,你都會不由分說拉著我的手走的。」聲音禁不住顫抖,不過艾依查庫嘴角是上揚的。 「……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喃喃念著他的名字,艾依查庫知道他在顧慮什麼,眼睛有兩顆,少了一個還有另一個,這還不算大事,但心臟只有一個,命只有一回。 「請讓我跟你一起去。」 「……謝謝你。」 「艾伯,你哭了麼?羞羞臉喔!」 「哭的是你吧!膽小鬼艾依查庫!」 艾伯李斯特轉身撥開艾依查庫的手,兩人像小時候一樣打鬧了起來,一起重心不穩跌到床上,應該堅硬的木板床卻陷了下去,撲鼻又是一陣甜甜的香味,艾依查庫意識到夢的場景又變換了。 「真的只是那樣麼?」身著筆挺帝國軍服的艾伯李斯特壓在他身上,而背景是他的房間。 「……」艾依查庫默默地由下往上看著夢中的艾伯李斯特,這並不是回憶的一部分,而是自己捏造出來的結果。 「只要待在我身邊就夠了麼?」艾伯李斯特問道,語氣冷靜讀不出情緒,凝視著艾依查庫的眼神卻帶著些許挑釁的意思。 「艾伯……我……」艾依查庫覺得口乾舌燥,抿了抿唇,困窘地說不出隻字片語,艾伯李斯特更低下頭,額頭相抵,近得兩人吐息相溶在一起,兩倍的溫熱,艾依查庫自覺體溫上升而心跳加快。 第一次做這個夢的時候,艾依查庫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對艾伯李斯特抱持著怎樣的感情,他對自己身體的變化感到驚惶不安。 艾伯李斯特看來比艾依查庫還了解他自己,壓下了身體讓體溫也疊合,然後啟唇用像是分享秘密一般的音量問道:「想和我接吻麼?」 在艾依查庫驚訝以前,艾伯李斯特已經奪去了他的呼吸。 屏息,艾依查庫才發現艾伯李斯特沒有戴眼鏡,眼睫輕輕顫動,在月光下更顯白皙的臉頰染著若有似無的紅,雙眉蹙緊,好像是做了才發現自己行為是多麼大膽魯莽而有些後悔。 這個吻只是將雙唇緊貼,正當艾依查庫覺得有些呼吸困難,艾伯李斯特連忙拉開兩人的距離,事到如今卻想要逃,艾依查庫不假思索,幾乎本能地行動,伸手拉回他,捧著他的臉頰再一次接吻,這次是交換唾液的深吻。 變換著角度,舔遍口腔裡側,嘴角偶爾溢出忍耐似的悶哼呻吟,伴隨著空氣中的甜香,一切是如此令人沈醉,艾依查庫覺得可以就這樣和艾伯李斯特永遠接吻下去。 不知道究竟過了多久,艾伯李斯特才終於使力推開艾依查庫,挺直身子,居高臨下瞅著他,伸出纖長但帶繭的食指,從艾依查庫的唇尖緩緩滑至胸口,帶著些許挑逗的味道,最後直指左心。 「艾依查庫,你食言了。」艾伯李斯特判刑般宣告,眼底嘴角卻盡帶著笑意:「你藏了一個秘密,不告訴我。」 艾依查庫不知所以,艾伯李斯特慎重地深呼吸,將秘密揭發:「艾依查庫,你喜歡我。」 艾依查庫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想反駁卻發現一語難成。 「艾依查庫,我給你一次機會好了,對我坦誠。」 「這只是夢……」艾依查庫喃喃自語,移開了視線。 「不是夢的話你會說麼?」艾伯李斯特不放棄地逼問。 「不…我對艾伯……我對艾伯是…」話語混沌,思緒卻很清明,艾依查庫聽著自己失序的心跳,挾帶著慾望的情感將月色染成熟果般的紅。 「艾依查庫,想抱我麼?」 第一次的夢在這裡戛然而止,但並不代表結束,隔天、後天、大後天,艾依查庫幾乎每晚都做著類似的夢,且愈來愈大膽,他和艾伯李斯特接吻,然後探索他敏感的地方,在上面留下痕跡,最後打開他的身體,像男女求歡那樣做愛,明知道這個行為沒有任何意義,艾依查庫還是要在艾伯李斯特的體內射精。 喜歡有哪幾種呢?艾依查庫實在搞不懂,他無法回應任何一名可愛小姐的心意,因為他從來只將心思放在一個人身上。 如果這不能稱作是愛情,那他大概沒辦法談所謂戀愛了,可能天生就沒有那個能力,至少他除了在小時候曾對艾伯李斯特的父親給他吃的美味至極的蜂蜜蛋糕動心之外,就只有在想到艾伯李斯特的時候,才會覺得「特別」。 但是艾伯李斯特呢?艾依查庫會這麼告訴自己:「別想了。」然而這份感情已愈來愈難以抑制,同時背信的罪惡感也一直縈繞不去。 「明明早點說出來就好了。」夢裡的艾伯李斯特這次依舊輕易看穿了他的心思,映著月色的金瞳更加明亮懾人,但艾依查庫比誰都明白他不是真的艾伯李斯特。 如果真的艾伯李斯特知道的話,他會有什麼反應呢?當作個笑話,笑笑過去也就罷了,萬一兩人之間因此有了芥蒂怎麼辦?艾依查庫寧願維持現狀,保持著朋友的距離,等到有一天艾伯李斯特牽起他覺得最特別的那個小姐的手,他會祝福他,或許不能心平氣和,但他發誓他會祝福他。 「我很害怕。」艾依查庫閉上眼睛,試圖讓自己醒過來。註定無法實現的美夢有時候是最殘忍的惡夢。 「怕什麼?」艾伯李斯特沉聲問,艾依查庫沒有回答,帶著手套的手撫上臉頰,他依然閉著眼睛。 「你很累了麼?艾依查庫。」 「嗯……」 「瞞得很累了麼?」 艾依查庫恍惚地睜開眼,艾伯李斯特穿著白色襯衫,映照著月光皎潔,空氣清涼但不冰冷,儘管隔著手套,貼在頰上的手心溫度仍十分溫暖,隱約嗅得到回憶中那甜甜的氣味,蜂蜜蛋糕與花香與山野莓,無論說是那種都好,總之那是艾伯李斯特的味道。 「瞞得很累了麼?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又問了一次,艾依查庫應著「嗯,是啊。」然後撒嬌似地往手心的方向偏頭倒去,並且伸手疊在他手背上,像無數次在夢境中做過的一樣,向艾伯李斯特告白:「我愛你,艾伯。」 艾依查庫感覺艾伯李斯特的手先是顫了一下而後僵直,就夢境而言這反應不太正常,讓他也瞬間清醒了。 「啊……」不知道是他先放開手,還是艾伯李斯特先抽回,艾依查庫只覺背脊發涼卻開始滲出汗水。 艾伯李斯特的瞳孔像貓一樣在微暗的燈光下驚訝地睜得圓亮,瞅著艾依查庫的眼神閃著困惑,而不是像在夢裡那樣將他心底的慾望也看透。 他說溜嘴了,這或許是美夢做得太久的懲罰。艾依查庫捂著眼罩,他想起來了,他陪艾伯李斯特在書房辦公,卻不小心睡著了。他搖晃地站起身,身上披著的大衣掉了下來,意識到那是艾伯李斯特的,又連忙撿了起來,他根本不敢再對上艾伯李斯特的視線,卻又做不到無視他就這樣轉身離去,狼狽地頹站在艾伯李斯特面前,直到他靠近他,一步兩步,謹慎而小心翼翼。 艾伯李斯特接過艾依查庫手上的大衣,輕聲細語地說了一句:「是我先食言了,抱歉。」 在艾依查庫抬起頭的瞬間用唇尖去碰觸他的唇尖,在他來不及反應的時候,艾伯李斯特隔著大衣將他的雙手包起來,然後在裡面勾起兩人的小指。 艾伯李斯特垂低著頭,黑髮遮住了表情,他有點擔心艾依查庫會嘲笑他幼稚,但這是一種儀式,就像結婚戒指一定要戴在無名指。 「這是我們的秘密。」艾伯李斯特說道:「我愛你,艾依查庫。」 艾依查庫伸長雙臂擁抱艾伯李斯特,他的頸項飄著蜂蜜蛋糕的甜香,花香在風裡融著朦朧月色,而眼淚是山野莓的味道。 完。 「艾伯艾伯艾伯!」 「傻子,你真的很愛哭!」 後記: ㄜ?(你說說話啊 其實原本是想要以狗狗無果的慾……戀情作為主題的,可是俺果然是愛狗人士,捨不得虐狗。 俺真的很喜歡看人家哭,嗯,狗狗愛哭不行麼…行啊很萌耶(自娛乙 好久沒爆到七千字俺想如果再順水推舟上個床可能就要破萬所以就……嗯。反正狗狗已經在夢中上過N遍了真好肯定什麼play也都玩過了俺也想(凎 在打的時候一直溫習艾伯跟狗狗的R卡故事,愈看愈覺得狗狗真的很可愛 雖然俺看的R卡不多,但目前為止真的這兩個人的關係最明白也最棒了QQ 這兩個人的遺願還會有什麼呢?不就是不能幸福快樂地在一起麼…OJZ (雖然不忍說俺的本命是伯恩艾伯官方為什麼不先裝伯恩R2要先裝艾伯R4雖然俺也沒特別期待伯恩R2會有艾伯啦真的沒有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刪除線>如果對「面對艾伯就愛哭哭的狗狗」跟「充滿男子氣概一夫當關老婆是艾依查庫的艾伯」能有共鳴請拜託讓小的搭訕一下…俺已經習慣就算CP不冷內容還是很冷這件事了(←</刪除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