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羅索艾伯*未完全燃燒

雖然艾伯李斯特在從軍時,早習慣和一大群人睡大通舖,但若要和別人睡在一張床上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實在不能理解那個自稱是聖女之子,擁有人偶體態的少女在想些什麼,竟然將他和這個男人分在同一間房。艾伯李斯特不希望自己成為異議份子,搞得好像只有他很不合群、很不好相處似的,也不想為了這種事同少女爭辯,只好無言地接受。但他還是覺得哪裡不對勁,有種「被設計了」的不快感。 「艾伯李斯特,你在緊張麼?」羅索嘴上是輕鬆的笑,更烘托出另一人表情的凝重,艾伯李斯特沉默地搖了搖頭。 他是不懂聖女之子,但他更不懂這個紅髮戴奇異眼鏡的男人。 感受到羅索從後接近,艾伯李斯特下意識警戒了起來。 「看,很明顯的用力過度的肩膀啊。」羅索邊說,手邊搭上艾伯李斯特的肩膀,纖長的指尖滑過他的後頸,艾伯不禁一陣戰慄,同時錯愕──他應該要閃開的,卻這麼輕易地被碰到了。 艾伯李斯特知道這個男人很強,他們一同創下了不少戰績,明明在最近的位置觀察,他卻完全沒辦法徹底掌握羅索的底細,理性很自然地將他列為不可與之為敵的人物,但同時也不禁湧起衝動想和他正當比試一場,想要打敗他。即使作為夥伴戰鬥多時,無論是哪一方面而言,艾伯李斯特仍對羅索一知半解,但作為一個有能力的戰士,他對他是感興趣的。 但僅只於此,也應該僅止於此。 「從很久以前就這麼覺得了,艾伯李斯特啊,你太僵硬了。」羅索的耳語羽毛般輕觸著艾伯李斯特的聽覺神經,他應該要撥開他的手,然後拉開兩人曖昧的距離,卻沒有那麼做,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只能在那隻軍犬面前允許自己放鬆,也太克難了吧?這樣會短命…啊、已經死了嘛,說起來。」羅索用鼻息哼笑了幾聲,溫熱的吐息撒在耳根及後頸,艾伯李斯特又是一陣顫慄,真的有哪裡不對勁,從一踏進這個房間以來,從和羅索站在同一個空間之後,有無形的力量影響著艾伯李斯特。 艾伯李斯特感受到羅索有些冰涼的手指輕觸著自己的耳骨,然後將他的眼鏡剝下。 「羅索……」艾伯李斯特低聲喚著,帶著確認對方意圖的意思,側頭看向羅索,只見他不知何時已經脫下那有些怪異的護目鏡,一雙平常鮮少看見的棕瞳映著煤油燈火,像是誘引一般閃爍著莫測的光。 「來不及了。」羅索將艾伯李斯特的眼鏡隨意放置在一旁的燈臺小桌上,兩手從艾伯李斯特的腰部兩側穿過,像是要環抱住他一樣,卻是動手脫去他的大衣,任由它可憐地在地上皺成一團,然後不急不徐地解起軍綠外套的鈕扣,並且卸下腰帶,一邊湊著艾伯李斯特的耳際呢喃道:「不過相信我,我不會做壞事的。」 會信才有鬼!艾伯李斯特早有耳聞羅索的諸多「事蹟」,一直以為他只對異世界的東西有興趣,難道那也只是謠傳而已?如果說某個被流放的王子有做標本的「嗜好」,難不成羅索技官的「嗜好」是解剖? 「所以說了不要緊張啊。」正當艾伯李斯特的手搭上腰際的佩劍劍柄,羅索忽地離開他身後,卻同時丟了什麼往油燈裡燒。 羅索又輕笑了幾聲,迅速脫了自己的大衣,只剩下輕薄的襯衫,朝呆站的艾伯李斯特說道:「睡覺不都要脫衣服的嘛,你該不會連睡覺都穿得那麼多吧?」 艾伯李斯特不禁因為會錯意而覺得羞窘,低頭撿起大衣掛上架子,背對羅索脫下外套和領帶,總覺得彆扭莫名。 「你剛剛…燒了什麼?」覺得沉默的空氣很難受,艾伯李斯特刻意地找了話題問道。 「草藥的精華,如果沒有的話我會睡不著,沒什麼味道所以你應該不會介意吧。」羅索倒是相當老實地回答,艾伯李斯特虛應幾句,他確實沒聞到什麼怪味道。 艾伯李斯特轉過身發現羅索上半身全脫了,不免有些驚訝。 「怎麼,你又不是女的,應該沒關係吧。」 「嗯,是沒差。」艾伯李斯特平靜地回答,卻不免在心底覺得羅索身材實在太過纖瘦,是已經不能用「精悍」來形容的纖細,而且非常白,平常作戰時那些力氣究竟從哪裡出來的?不過本來力量與技巧就是不同的東西,本身也不是靠力氣取勝的艾伯李斯特明白,也就不再多想,逕自往床上去。 「其實我平常還是裸睡呢。」 「……」艾伯李斯特無言以對,無視羅索好像還很有精神的嘻皮笑臉,脫下靴子,單膝剛跪到床上,艾伯李斯特忽然覺得重心不穩,柔軟的床舖像流沙一般讓他陷了進去。 「你該不會真的相信了吧?艾伯李斯特。」羅索赤裸的胸膛貼近艾伯李斯特的背部,艾伯李斯特聽見巨大的心搏聲,無法自欺,他陷入了緊張的情緒,羅索的低喃震著耳膜,令他身體更軟了,使不上力。 真的相信什麼?裸睡?草藥的精華?艾伯李斯特只剩下思考還是靈活的,他快速翻覽前幾個對話內容找尋線索,但很快地他就後悔了。 一開始乖乖跟羅索進同一間房間就是個錯誤。 「……」艾伯李斯特勉強翻過身來面對羅索,只是這樣就好像費盡全力,不過他的眼神銳利依舊,瞪著羅索無言質問著他的目的何在。 「雖然這種展開很老套有點無趣,不過沒關係,是第一次所以沒辦法。」羅索笑著,與平時一般滿溢著過多而顯得驕傲的自信,欺身用自己的體重將艾伯李斯特壓平在床上。 「別一臉我騙了你一千萬的表情,我是真的沒有那個睡不著。」羅索往油燈的方向瞥一眼,示意那個指的是草藥精華,然後再補述,這對艾伯李斯特而言才是重點:「只是對別人而言好像會放鬆過了頭就變得使不上力,」羅索收回笑容,分析的語氣認真得就像個「優秀的技官」,但艾伯李斯特可快聽不下去了:「而且會想發洩一下。」 羅索的手滑過艾伯李斯特的腰際,他立刻瑟縮了一下,原本冷靜俊秀的五官開始一點一點地崩潰,等到羅索輕捏起他的大腿內側,終於忍不住制止道:「不……住手……」全身綿軟無力只剩下言語,顯得有些狼狽,艾伯李斯特惱羞得紅了雙頰,緊蹙的雙眉是在忍耐,他確實如羅索所說,毫無理由地興奮了起來。 「就當作增進彼此了解的第一步吧,優等生。」羅索怡然自得地開始解開艾伯李斯特的皮帶,將燙得稜角分明的長褲隨意扯下,扔到地上去,讓艾伯李斯特不經曬的雙腿暴露在夜晚微涼的空氣及他的視線中。 「果然沒什麼贅肉呢,大部分是訓練有素的肌肉,這也是理所當然,膝蓋好像有點疤呢,是以前訓練留下的麼?哎呀,軍人很辛苦呢,雖然我好像也算是!腳板是偏長形的啊,腳指甲也很乾淨呢,噢,才想好像少了什麼,艾伯李斯特,你沒什麼毛耶,人家腿毛通常長在小腿,你卻只有大腿長了一點點汗毛呢,該不會是有清理的習慣?自己清?那隻狗幫你清?」羅索好奇地從骨盆、臀部、一直看到腳尖,劈哩啪啦說了一大串。 「不、胡說什麼!」艾伯李斯特激動地怒斥一聲,身體能做的反應卻只是稍微將腳往自己的方向收回,自己無法掌控的情況著實讓他十分慌亂,相反地羅索則歪了歪頭,很是無辜似的眨了眨眼睛,說道:「那就是天生的囉。」 「問題不在那裡!」 「所以說別緊張。」「嗚!」艾伯李斯特猛然噤聲,因為羅索的手碰上了因為那個什麼草藥精華而微鼓起的股間。 「想要我幫你也不是那麼困難的事,不過之後要還回來。」羅索輕重有致地隔著底褲揉捏著艾伯李斯特的男性性徵,空著的另一隻手確認形狀似的來回撫摸著白皙的雙腿。 艾伯李斯特好看的五官如今因為忍耐緊揪在一起,腦袋浮現的「有感覺」這件事真的讓他很想舉槍自盡。 「優等生,你的教練總不會叫你連自慰都不要做吧,基本上雄性都是這樣的,禁不起性慾的挑逗,因為要繁衍後代跟生存是一樣的道裡,所以慾望會特別強烈,不然長這根做什麼。」羅索淡然地說著,艾伯李斯特只覺得腦袋混沌,他現在被男人玩弄著性器然後勃起,意識到的時候連底褲也被剝去了,還好羅索沒有說他連那邊的毛也不是很多,只是輕輕撫過,搔癢的感覺令艾伯李斯特顫抖了幾下,昂首的性器被掌握,艾伯李斯特雙唇雙眼都緊閉,那裡的感覺卻更加鮮明。 「嗯……很普通的尺寸,顏色有點淡,優等生的第一次還保留著的樣子。」羅索從頭到底部兩顆軟囊都仔細地輕揉慢撫過之後,像是對待實驗物品般下了結論,依舊不給艾伯李斯特任何掙扎餘地,兩手撥開艾伯李斯特的雙腿,垂首張口,將他的東西含進嘴裡。 「啊!」溼熱的腔內觸感及舌尖舔弄馬眼的刺激讓艾伯李斯特猛地弓起腰部,緊抿到有些泛紅的雙唇終於因為發自喉頭的呻吟而打開。 完蛋了,他想,最後一點理智只能想出這三個字。 「啊、嗚啊啊嗯!」想像不到那是自己的聲音,略高幾度的呻吟聲不斷溢出口,艾伯李斯特側過頭,才勉強讓被單吸收了一些聲音。 一瞬間意識好像忽然脫離了自我,就像個第三者,艾伯李斯特看見自己雙腳大開,被一個紅髮男人銜住性器,發出不知廉恥的呻吟,完全不能自己,任由慾望馳騁,上半身的襯衫也摩擦出皺痕,一切都凌亂不堪。 羅索仔細吞吐著,幾乎舔遍了每個角落,兩手也沒有安分,沿著恥骨往上,細長指尖滑進襯衫裡面,隨著艾伯李斯特顫抖扭動的頻率感受腹部肌肉及肋骨的線條,一直往上到胸口,在理所當然平坦的胸部上來回摸索一陣,然後在突起的乳尖附近刻意徘徊,不時用指甲去搔刮小巧粉紅模樣可憐的它們。 「啊嗚……嗯嗯……」艾伯李斯特相當痛苦似地緊皺著眉頭,眼角幾乎擠出淚水,腰部的扭動已經不知道是因為抵抗還是臣服在性慾之下的渴求姿態,羅索相信是後者,吞吐之際夾雜著淫靡的水聲,那是唾液和艾伯李斯特分泌的愛液相溶的關係,嘴裡的東西又比一開始更加炙熱碩大,羅索知道艾伯李斯特現在大概處在高潮的邊緣,是人最沒忍耐性可言的時候。 就在這種時候,羅索偏偏離開了艾伯李斯特的分身,忽地失去一切刺激,艾伯李斯特的腰沉了下去,呻吟也變成輕淺喘息。 一、二、三……羅索在心底暗數到十,然後伸手箝住艾伯李斯特的下顎,要他抬起頭來看他,瞅進他朦朧的金瞳,羅索舔著嘴角的液體,表情似笑非笑,問身下的他:「舒服麼?第一次的口交。」 霎時艾伯李斯特的腦袋像是被炸開一樣,對,轟的一聲,羞紅了臉這種說法太溫和,他大概是嫌惡自己到了極點所以氣紅了臉。剛剛的自己到底在做些什麼!竟然一點反抗也沒有!羞恥、可恥、無恥……兩腿之間流著溫熱的黏液,那是性事的證明,前幾秒他竟然還想著想要高潮!不可逃避的現實擺在眼前,百口莫辯,艾伯李斯特失去一切語言,覺得羞辱的想咬舌自盡。 「嗯,不過叫得還不錯,不愧是有天份的優等生。」又給了一個結論,羅索將艾伯李斯特拉近自己,然後對著那雙緊咬著幾乎快綻開出血的唇瓣吻上去。 「嗚!」艾伯李斯特悶哼一聲,卻仍然沒有反抗的能力,唇齒被打開,被進入,混雜著分泌物鹹腥味道的深吻幾乎讓他窒息,全身神經繃緊,卻是為了感受更多感官上的刺激,羅索邊吻,另一隻手邊俐落地撥開襯衫的鈕扣,毫不客氣地撫摸大敞的胸口,並以食指及中指夾擠挺立的乳尖,於是艾伯李斯特的意識再度陷入混沌,卻比方才更多了可以姑且名為罪惡感的情緒,讓他這次真的流下了眼淚。 「人就是這麼奇怪,明明很舒服卻又要逼自己覺得很痛苦。」羅索伸舌舔去艾伯李斯特滑到嘴角的眼淚,味道苦澀,好像比愛液還難吃,他不禁皺了皺眉,低下頭去,手跟嘴的位置交換,食指中指進入艾伯李斯特的口腔,在裡面攪弄著唾液,一方面親吻被手指欺負得紅腫的乳尖,安慰似地輕舔著,偶爾還是壞心地啃咬一下,教艾伯李斯特的喉結上下浮動,發出困獸掙扎似的呻吟。 羅索脫去自己下半身的衣物,他自己也勃起了,當然若要他解釋的話,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不勃起的話那才該懷疑那根的功能是否正常之類,他壓低臀部讓兩人的性器相互摩擦,股間很快變得濕黏不堪,然後低頭親吻艾伯李斯特的脖頸,在白皙的皮膚上留下一點青紅的痕跡,看起來在與前連隊同袍的性事之中,他自己也是相當沉醉。 手指離開艾伯李斯特的溫暖口腔,羅索想或許下一次會要他替他口交,不過這次他要他用那邊來還。 「前面的第一次留給你想要跟她傳宗接代的雌性,後面我就收下了。」羅索一邊說,一邊再度打開了艾伯李斯特的雙腿,他還忙著喘氣,同時自己的臀瓣已經被人往兩側掰開,最隱私的後穴暴露在男人面前,還隨著吐息縮緊收放,簡直邀請的樣子。 「嗯,原本還想說可能不是第一次,看這顏色跟形狀,是第一次沒錯。該說不愧是優等生呢……」羅索用食指輕點著穴口,艾伯李斯特這才有了反應,收攏了兩腿膝蓋,小腿部份卻還是被羅索扳開,就好像不小心一樣食指打開入口探了進去。 「咿、啊啊!」艾伯李斯特倒抽了一口氣,不可置信地感覺到羅索的手指進入了自己的體內。 羅索很快地將整根食指沒入艾伯李斯特的體內,好像被吸吮住似的緊窒感,和著艾伯李斯特惶恐不安中又夾雜著性慾的呻吟,他不禁舔了舔唇,有些急躁起來。 「不……住手……」異物感和微微痛楚令艾伯李斯特本能有了拒絕的力氣,殊不知這樣對羅索而言只是反面效果。 羅索先直直地前進後退,等艾伯李斯特的悶哼聲減少後,在裡頭彎起指節,去搔刮柔軟的內壁,艾伯李斯特縮緊肩膀又是一陣呻吟,他很快因為羅索找到了所謂前列腺而再度放逐自己在高潮的邊緣。 「啊啊啊──嗯啊!」連那個地方也泌出了愛液,有了潤滑,羅索很快將中指也埋入,然後兩指並用從裡側愛撫艾伯李斯特的身體,幾乎執拗地讓艾伯李斯特一直處在性慾的頂點,不讓他下來,也不超過,於是艾伯李斯特的那裡變得柔軟,在手指抽出的時候卻會挽留般縮緊不放。 羅索抬眼看了看艾伯李斯特的表情,已經完全沒有了平時凜然的氣質,金瞳像太陽沉進了深海裡,但仍舊閃耀著光芒,海底的冰冷完全不足為敵,仍然炙熱得令人從身體裡側開始灼傷。 羅索總覺得哪裡還不足夠,於是他抽出手指,頓失刺激的艾伯李斯特仍像缺氧似地喘息,羅索拉過艾伯李斯特的手,放在兩腿之間。 「艾伯李斯特,想要的話就懇求我插入你。」 羅索語氣冷然,像刀子一般劃破艾伯李斯特的所有感官神經,他的理智忽然甦醒。 「……」艾伯李斯特深吸一口氣,還蒙著淚霧的雙眸眨了一次,掉了一顆淚珠,但再睜開後卻是不容侵犯的堅毅,他的聲音還有些顫抖,但他仍是努力吐出了一句話送還給羅索:「 「!」一尊漂亮的人偶忽然從床上坐起,一臉驚魂未定的樣子。 她是聖女創造出來的人偶少女,但她是個擁有思想能力的人偶,而剛剛她發現她也會做夢。 「……」她暫時將臉埋進兩手之中,房間一角的簾幕中走出侍者布勞,他走近床舖,關心道:「大小姐,發生了什麼事麼?」 「……布勞……最近對戰幫我註明禁羅索。」 「我知道了,大小姐。」 「唉……」 「恕我失禮,大小姐。」 「?」 「您是不是夢到被羅索滅團的惡夢了?」 「……如果是那樣還好。」人偶少女再度嘆了口氣,跳下床,換上出戰用的洋裝。 「那怎麼突然說要禁羅索呢,我想大小姐的羅索會幫您先把對方的羅索給打敗的。」 「……?!」人偶少女驚訝地瞪大雙眼,衝上前扯住布勞的衣擺,不可置信地說:「我家有羅索?!」 「呃、大小姐您昨天才剛喚醒他的啊!」 「……我該不會還把他跟艾伯分在同一房吧?」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確實有看到他們從出任務到返回宅邸都在一起……大小姐?您要去哪?」 「我要阻止艾伯李斯特舉槍自盡。」 「怎麼會呢?昨天艾伯李斯特還非常讚嘆羅索的攻擊能力嗚噗!」 「少廢話啦這跟那是兩回事啦!」 究竟艾伯李斯特現在下場如何呢?!請待下回分曉! 沒惹。(凎 後記: 嗯……奇怪惹……俺不知道H文怎麼寫惹…… 夢オチ是原本就決定好的絕對不是俺想早點結束(欲蓋彌彰) 真的要相信俺。因為俺家沒有羅索,真的真的。 嗯……奇怪惹……俺不知道H文怎麼寫惹……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