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伯恩艾伯*情事若干

一打開房門就看見伯恩哈德從書桌前站起來迎接他,邊用那沉穩厚實的嗓音說了一句:「辛苦了,艾伯李斯特。」邊替他脫下大衣掛到衣架子上,艾伯李斯特則自行脫了手套和外衣,不由得在心底想像所謂家裡有個等待自己的妻子是不是就是這種感覺,當然他是不可能和眼前比他略為高大,還曾經是前輩的男人分享自己的心得,只是忍不住覺得幸福。 「謝謝,伯恩哈德先生。」儘管如此艾伯李斯特還是禮貌、恭敬,伯恩哈德搖了搖頭,伸手像溺愛孩子似地順著艾伯李斯特的黑髮。 剛剛是妻子,現在變成母親了?如果艾伯李斯特將心裡想的如實表述的話,大概會被冷冷回一句:「荒謬。」。 「每天這樣不會太累?至少請她讓我跟著也好。」不會讀心的伯恩哈德依舊語氣和緩,還有著鮮少在他人面前顯露的溫柔,指腹拈弄著艾伯李斯特的髮捎,然後看見艾伯李斯特抬眼瞅著他,默然數秒,他很輕易地發現鏡片後那雙金瞳閃爍著光芒。 「不累。」艾伯李斯特說道,語氣輕得像嘆息,但並不是因為疲憊:「能出戰我很開心。」 看得出來。伯恩哈德默想。何止開心呢,艾伯李斯特是為此感到興奮。伯恩哈德能夠理解。 他們是亡者,如今作為戰士被喚醒,戰鬥自然就是他們生存的意義了──雖然說「生存」實在是有點矛盾,但他們確實像是重新得到了生命,有呼吸,有心跳,有思想,有情感,生前的種種也一點一滴回憶起來,並且在這個影之世界不斷累積著新的回憶。 「當然如果能跟伯恩哈德先生一起出戰的話,那會更愉快。」艾伯李斯特的語氣仍輕,伯恩哈德卻感覺得出來那比平時高了少許的音調,他還延續著戰鬥時興奮的情緒,在這個房間、在他的面前更轉化成了別的慾望。 伯恩哈德瞭然於心,全然接受艾伯李斯特侵略性的眼神,摘下他的眼鏡後低頭讓艾伯李斯特親吻他。兩人在雙唇接觸的瞬間都閉上眼睛,用兩份氣息衡測著彼此的距離,艾伯李斯特顯然想要更近,伸出舌尖去糾纏,交換炙熱的唾液,貼在伯恩哈德胸膛上的雙手推擠著,教他踉蹌地往後退,一直碰到床然後坐了下來。 有了高低落差,兩人自然分了開來,艾伯李斯特輕淺地喘著,表情有些恍惚,顯然是完全進入了那個狀況。伯恩哈德就著高度,伸手摟過艾伯李斯特的腰枝,低頭輕輕啃吻愛人白皙的脖頸。 「嗯……」艾伯李斯特兩手探進伯恩哈德微卷柔軟鷹羽般的頭髮,髮絲滑過指間縫隙的搔癢感令艾伯李斯特有反而是他被撫摸著的錯覺。 伯恩哈德的雙手則撩開艾伯李斯特的白襯衫,從耳根開始落下細雨般溫柔的親吻至袒露的胸膛,髮間的手指一顫,艾伯李斯特不禁輕哼一聲,兩人的身體又更貼近了些,艾伯李斯特捧著伯恩哈德的後腦杓,純粹好奇不經意地問道:「為什麼要碰那邊?我並不是女性……」 伯恩哈德只抬眼瞥了艾伯李斯特一眼,復低頭的同時還輕輕嘆了口氣,艾伯李斯特一愣,難道他問了不該問的問題麼? 「你為什麼這裡會有感覺?」伯恩哈德竟然把問題丟了回去,有些壞心,語氣卻很認真不像故意開玩笑。 「不管哪裡都是因為伯恩哈德先生那樣摸所以」艾伯李斯特的臉龐瞬間燙紅了起來,衝動的回答到了一半戛然而止,自覺說了很羞恥的話,無處可躲之下只能將臉埋進伯恩哈德的頭髮裡。 「所以?」伯恩哈德的語氣依舊平穩,但艾伯李斯特知道他這句話是含有惡意的,明知故問。 「……」艾伯李斯特抿緊唇堅持不答,手指順著髮絲往下梳,一直到伯恩哈德的後頸,稍微低下身往他的耳際低喃道:「伯恩哈德先生,今天請讓我來做。」 面對突如其來的要求,伯恩哈德不禁愣了一下,只見艾伯李斯特已彎下身,雙膝跪到地板上,兩手攀在伯恩哈德的大腿上,注意到他的視線焦點落在那裡,伯恩哈德才會意過來,猛然捉住艾伯李斯特正準備往那裡伸去的手。 「呃!」艾伯李斯特被阻止得莫名其妙,伯恩哈德一語不發,但艾伯李斯特感覺得到他從上往下看的視線嚴厲,好像相當不滿。 「……對不起、啊!」艾伯李斯特想自己太一廂情願了,對方可能還不願意讓自己做呢,因為後悔而恥紅了臉,他只好垂低著頭道了歉,但倏地他感覺到一股向上的力量讓他兩膝離地。 伯恩哈德使力將艾伯李斯特拉起,同時往後躺,讓艾伯李斯特也到床上來。 「呃?」艾伯李斯特跪在柔軟的床舖上,不明所以,到底是被拒絕了還是怎樣?伯恩哈德再用了些力,拉近兩人的距離,在差點要接吻前停下,沉聲道:「這樣比較輕鬆。還愣什麼?做吧。」氣息為艾伯李斯特的臉頰燻上紅色,嚥了口唾液,他再度低下身,在伯恩哈德的注視之下戰戰兢兢地解開他的褲頭。 當艾伯李斯特將伯恩哈德的男性性徵握在手中時,還因為緊張而顫抖,他不停深深吸氣吐氣,覺得因此動搖的自己實在很丟臉,輕輕上下套弄了一下,發現手中的東西也在顫抖,知道他在緊張、甚至是有些害怕,伯恩哈德伸手安慰似地輕撫著艾伯李斯特的頭,說道:「不用勉強。」 「請讓我做!」艾伯李斯特湧起莫名的好勝心,他從以前就最受不了被別人覺得「做不到」,何況那個人是伯恩哈德。 這沒什麼難的,艾伯李斯特默想,繼續來回撫弄伯恩哈德的,感覺它發脹,慢慢地勃起,然後聽見伯恩哈德悶哼一聲,像是得到肯定般,艾伯李斯特更加大膽起來,湊近去親吻那個愈加炙熱膨大的分身,唇瓣感覺著性器上的筋理,鼻腔嗅著伯恩哈德的氣味,吐息不敵慾望的高溫,在眼前凝結成一簾水霧,羞恥感好像也因此得到了屏蔽,艾伯李斯特感覺著自己無法壓抑的強烈心跳,情不自禁伸舌舔舐。 「嗯……」伯恩哈德悶哼,擰著眉間,艾伯李斯特為自己口交這件事無論從視覺還是直接感官的刺激都太過強烈了,他本來還以為自尊心比別人高上許多層的艾伯李斯特對這樣屈身在男人股間服侍的行為是會半途退卻的。 「嗯哼……」艾伯李斯特從根部逆著愛液的流跡往上舔舐,兩手摩擦柱身或輕揉軟囊,重複著這些動作,推促伯恩哈德接近高潮,要得到他確實感覺到舒服的證明,不時抬眼觀察伯恩哈德平時冷峻的表情如何因快感而崩潰,讓他更加一心一意地愛撫著男人的東西。 「唔……呼……」伯恩哈德的呼吸愈發粗重,帶著與慾望相同熱量的大手梳過艾伯李斯特的髮絲,往下溫柔地在耳後及脖頸間來回摩挲,艾伯李斯特不禁也興奮得顫抖,連沒被摸到的地方都變得敏感,床單、衣服的摩擦,甚至只是接觸到空氣都足以讓他感到情慾。 其實伯恩哈德只要稍微想一下就會明白的,艾伯李斯特與他的想法相同,在這個看似荒謬的同性性事中,唯一要做的就是讓對方舒服,這樣對自己而言就是一種「幸福」。不管做什麼都好,變成怎麼樣也不重要,因為他們相愛的緣故啊。 當艾伯李斯特張口含住伯恩哈德的前端時,伯恩哈德按捺著紊亂的吐息,沉聲道:「腰抬起來。」艾伯李斯特沒有多想,聽話地抬高臀部,讓伯恩哈德順著他身體的線條一直撫摸到尾椎,甚至探進衣褲裡,直接碰觸肌膚,男人大手上帶有劍繭的粗糙感觸令他不由得瑟縮弓起背來,但還是努力地繼續愛撫男人的分身。 撫過精實有彈性的臀部,伯恩哈德的中指滑進臀瓣之間,在私密的後穴與性器下方來回磨蹭,艾伯李斯特已經處在興奮狀態,前後都火熱且黏稠,指腹甚至在擦過入口時被邀請似地往內吮吸,伯恩哈德也不免口乾舌燥了起來,像是不小心似地伸入半截中指。 「嗯啊……」艾伯李斯特忍不住鬆口,呻吟與愛液與唾液一同溢出嘴角,腰一度沉下又抬起,將伯恩哈德的中指吞沒,那裡已知道接受的方法,溫熱緊窒但是柔軟,從身體的裡側被撫摸的感覺令艾伯李斯特顫抖不已。 「嗯哼……」艾伯李斯特擰緊眉頭,壓抑著難堪的嬌喘聲,執拗地想繼續為伯恩哈德服務,卻又因為食指的跟進而無法自持,難受地閉上眼睛,卻徒然讓全身感官集中在感覺到那裡被擴張、深入再搔刮、進出,身體的平衡好幾次都要崩潰。 「伯、伯恩哈德先生……」求饒似的音色,伯恩哈德毅然抽出手指,轉而將艾伯李斯特擁入懷中,親吻他沾上自己愛液的雙唇。 兩人在幾乎找不到換氣空間的綿密深吻中有默契地脫去彼此身上多餘的衣物,赤裸肉體相碰之下卻使體溫更加高升,雙手在肌膚之上遊走,卻一步步撥觸著感官神經,恍惚的暈眩感中卻又無比清晰地感覺得到彼此的存在,每個呼吸喘息都變成情話似的,除了感受對方之外一切思緒是停擺的,他們變成自己平常最瞧不起的那類愚蠢的人,為了追求一時的快感而不顧一切。 「伯恩哈德先生……已經……」艾伯李斯特無法控制地哽咽起來,要說難受也確實很難受,無法緩解的性慾將理智骨牌般華麗地推倒,已別無他求只希望感受對方的熱度及重量,帶著懇求的意思輕喚著伯恩哈德的名字,伯恩哈德以印在額上憐愛的親吻作為回應,然後讓他在自己身下平躺。 「唔……」毫無防備地在對方面前赤裸而張開雙腿,事到如今艾伯李斯特卻還困窘地想逃,兩手臂掩上臉部,卻仍然遮不了從耳根子渲染開來的紅潮和高昂的心跳,伯恩哈德默默輕輕抬起艾伯李斯特的臀部,將自己的抵在入口,在艾伯李斯特因那熱度而輕顫的同時,伸手拉開他雙手的防禦,壓抵在兩側耳際。 「放鬆。」伯恩哈德低吟,俯身上前親吻艾伯李斯特緊閉而擠出淚液的眼角,同時輕淺地插入。 「啊嗚!……」感覺伯恩哈德慾望的體積灼熱地吻在入口,然後與身體裡側的熱度溶在一起,而且是愈加深入地像是要掘進熱量的中心,身體自然地繃緊,接納的同時卻也本能地在抗拒。 「唔嗯!」內壁糾纏包覆的緊窒感令伯恩哈德也不禁悶哼出聲,兩手緊緊扣進艾伯李斯特的指間,而對方也像是抓緊了唯一支柱般反握住,交疊的掌心有著令彼此安心的力量,他們相互配合著喘息和動作,直到伯恩哈德的性器完全沒入艾伯李斯特的體內。 「嗯……呼嗯……」艾伯李斯特緩著氣息去習慣體內的充實感,睜開眼剛好伯恩哈德落下了綿柔細長的輕吻從額頭、眉間、鼻樑一直到唇上,忽然幸福感滿了上來,不知怎地就流下了眼淚,他立刻撇過頭去,淚水染深了床單一小塊,再度閉上眼逃避伯恩哈德擔憂的視線以及羞恥得自我嫌惡的情緒,艾伯李斯特急忙開口道:「伯恩哈德先生、請快動吧!」 「呵……」知道艾伯李斯特拚命的心情,伯恩哈德在連自己都難以察覺的一瞬間不禁勾起嘴角輕輕笑了笑,重新握緊身下人的雙手,開始移動腰部抽插起來。 「哼嗯啊……啊嗯!」嬌甜的喘息和重重的粗喘淫靡了整個空間,伯恩哈德一邊將艾伯李斯特委身於自己的姿態烙印於眼底心底,一邊在進出之間摩擦彼此都會得到快感的地方。 「嗯嗯啊、不、不行、伯恩、哈德先生……!」體內最敏感的一點不斷被撞擊,艾伯李斯特被高潮追趕,痛苦地仰首,雙腿下意識去扣緊伯恩哈德的腰部,身體誠實表現著貪慾,在進入時柔軟地接受,退出時又去糾纏。 「去吧、嗯…一起…!」伯恩哈德也難以自恃,抽插的動作一次比一次猛烈,將艾伯李斯特緊緊抱攬入懷,分不清楚是誰分泌出的愛液黏稠了兩人的下肢。 「啊嗯、啊啊啊──!」艾伯李斯特弓起腰,性器擦過伯恩哈德的腹肌而隨著身體的劇烈顫抖吐出白液撒在兩人之間,同時內壁縮緊也催促了伯恩哈德的高潮,他猛地退出,散在肌膚上的白濁又多了一層。 「呼……」兩人在高潮餘韻的喘息和劇烈的心跳疊合在一起,艾伯李斯特恍惚地感受身上精液的熱度,他不禁低喃:「好燙……」在這個瞬間特別有「活著」的實感。 伯恩哈德輕輕吻了下艾伯李斯特的臉頰,簡潔地說道:「洗澡。」然後攔腰將他整個人抱起,艾伯李斯特慌張地掙扎,忙說道:「我、我自己走!」 「……」伯恩哈德默然鬆手,不意外地看著艾伯李斯特踩在木質地板上的腳步如幼鹿般不穩,結果還是倒向他的方向。 「唔……」艾伯李斯特抓著伯恩哈德的手臂,下肢傳來的酥麻感讓他根本無法獨力往前走,很是狼狽。 伯恩哈德伸手作勢要抱,艾伯李斯特猛搖頭,寧願這樣緊貼著伯恩哈德像學步般前進,伯恩哈德默默在心底覺得赤紅著臉依偎著自己的他很可愛,順著他的意思只攬過他的肩膀,相扶到浴室去。 「伯恩哈德先生……我……」 「我知道。」打開水龍頭,水聲嘩啦在浴室造成無數回音衝撞,但低啞的嗓音卻像是獨立於這些雜音唯一的存在,振動耳膜和心跳:「我愛你。」在這個瞬間特別有「活著」的喜悅感。 一早伯恩哈德來到飯廳,幾乎大宅裡的所有人都已經入座了,他默默拉開椅子坐下,對面的弗雷特里西立刻亮起朝陽般的笑容向他的雙胞胎哥哥道早安:「嘿,難得來得這麼晚啊!」 「嗯。」伯恩哈德默默應了聲,弗雷特里西旁邊的艾依查庫倒關心起因為同房理應會和伯恩哈德一起出現但卻不見蹤影的艾伯李斯特,才剛開口叫了伯恩哈德一聲,坐在主位的人偶少女卻點了艾依查庫的名字:「艾依查庫,吃完飯準備一下,今天請你出任務。」 「噢!好!」艾依查庫忙答應,轉頭想延續艾伯李斯特的話題,卻見伯恩哈德看向人偶少女的方向,兩人四目相對,好像有話要說,只好插起一根熱狗塞進嘴裡,不敢隨便插嘴。 「伯恩哈德。」人偶少女眨了下眼睛,好像將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啟口也點了他的名,伯恩哈德已做好像個標準軍人俐落答是的準備,但人偶少女卻說:「回房間去。」 餐桌上其他人都像沒聽到似的,自顧自地或聊天或用餐,只有伯恩哈德愣然。人偶少女頭往右方點了下,從布幕裡走出黑色人影,那是沒有自我意識的影偶,它像服務生般推著銀製餐車,上面放了兩份早餐。 「……是,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人偶少女咬了口麵包,視線移回餐盤上,伯恩哈德已起身走回房間,後頭跟著安靜的影偶,只有餐車的滾輪匡啷匡啷作響。 打開房門,影偶將餐車推進房間的瞬間無聲無息地消散,伯恩哈德不意外地發現床鼓起一大塊,艾伯李斯特正用被子裹著赤裸的身體瞅著他,眼神有些怨懟:「伯恩哈德先生,你騙我。」 「……」伯恩哈德不做任何辯解,數分鐘前他在艾伯李斯特半睡半醒之間親吻他,告訴他「時間還早繼續睡」,可他自己卻離開床舖打點好服裝跑去吃早餐,他原本還打算代替艾伯李斯特與人偶少女一同出門作戰的。 伯恩哈德走上前,大手梳著艾伯李斯特睡翹的頭髮,邊說道:「昨天太累了,不要勉強。」眼神動作語氣盡顯溫柔,卻讓艾伯李斯特羞窘地想逃回被窩裡。 艾伯李斯特確實累了,遑論作戰,叫他下床穿衣服可能都有點困難,昨天一整天出任務,回房間又馬上做了一次,淋浴時又再做了數次……簡直荒淫無道毫無節制。艾伯李斯特的良心道德將這八個字重重地砸向自己。 「今天就好好休息,晚點陪你出去走走。」 「……」 「不高興?」 「沒有!唔……」艾伯李斯特用被子把自己卷得更緊,伯恩哈德湊近淺淺地往唇上親吻,一句:「能和你在一起我很開心。」就瞬間瓦解了他所有防禦。 艾伯李斯特伸出雙臂,把伯恩哈德也裹進還溫存著雙份體溫的被子裡,似乎太過突然讓伯恩哈德有些不知所措,艾伯李斯特看著他微紅的臉頰,覺得好笑的同時不知為何有股想哭的衝動。 「伯恩哈德先生,我」「我知道。」 金黃色的太陽撒下一片寧靜,窗外似乎是春暖花開鳥鳴蟲語一派生機盎然的美妙景色,指摘這裡是死後的世界,已經誰也不相信了,他們只管親吻然後抱擁。 完。 後記: 俺什麼時候買得到伯恩哈德x艾伯李斯特的同人本?(哩加賽 為了要不要中★出煩惱了很久,最後想說伯恩哈德走溫柔監護人路線應該不會中★出儘管俺個人最喜歡中★出了就把中★出的部份留給俺自己好了俺中★出艾ㄅ(解☆放☆劍 每天每天都在想進出艾伯這件事沒關係俺是廚沒錯比起那個俺比較想要知道俺什麼時候買到伯恩艾伯本。 就在剛剛不久前俺釋放了伯恩哈德R2…伯恩好帥帥帥帥帥帥帥(回音效果 真想(隔著軍裝)舔遍他全身沒關係俺是廚沒錯比起那個俺比較想要知道俺什麼時候可以買到伯恩ㄞ(ry 老實說在打這篇的時候俺真的好開心噢超愉悅的看到什麼都變成伯恩艾伯似的(嗯,是廚沒錯比起那個(ry 然後質問1:艾伯李斯特只做了一次(還沒中★出)就腳軟是不是太遜了? 告訴妳……是因為伯恩哈德太猛了yo☆(咒劍 其實只是艾伯太累了畢竟在外面跟蝙蝠纏鬥了一整天(???? 俺好像有意要拖長這個後記因為俺實在覺得要把這篇完結很感傷(???? 那就像寒假倒數最後一個禮拜你或許還能催眠自己假期還剩幾天幾天但到了前天晚上甚至是當天早上你就會覺得很絕望很想逃避現實… 沒錯。 就是這種感覺(哪種感覺啦 俺不想開學……(怎麼變成這樣) 俺想要伯恩艾伯本。 沒有本也沒關係… \俺要文跟圖跟同好/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小的無以報答只好以身相許(脫衣服(叫警察!!!!!! 嘖,這世界真難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