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伯恩艾伯*Sugar with Tear

「叩叩。」「艾伯,是我。」 本來深呼吸做好拒絕的準備,聽到門後是艾依查庫的聲音,艾伯李斯特放鬆地吐了口長氣,應道:「進來。」 「辛苦了、嗚哇、真誇張!」艾依查庫才剛開門踏進艾伯李斯特的辦公房,就為那滿地散置大小不一、堆疊得像一座小城市般的禮物盒驚嘆不已。 「……」艾伯李斯特無言以對,依舊專注於批閱手中的文件。 「明明我們不能收禮的,那些大小姐還真強啊,竟然用捐獻的名義做這種事。」艾依查庫好奇地打量著禮物山,上面幾乎都還附了卡片,各自散發著甜膩的香氣,不用看內容就知道飽含了小姐的情意。 艾依查庫拿起其中一個圓柱型的禮盒,湊近嗅了嗅,很興奮地說道:「喔喔!是茶葉!」 「你是狗麼?」艾伯李斯特失笑,艾依查庫還很配合地汪了一聲。 「所以呢?您打算怎麼處理這些小姐們愛國的捐獻物資呢?」艾依查庫把玩著禮盒,一副很想據為己有的樣子。 「充公。」艾伯李斯特淡然地回答。 「雖然知道你會這麼說但還真是……」艾依查庫聳聳肩無奈地笑了笑,「小姐們會哭的吧,如果又知道其實今天根本不是你的生日的話。」一邊這麼說,一邊拆開了禮盒,清雅的茶香撲鼻而來,艾依查庫雖然對茶的品種沒有研究,還是知道這是好茶的味道。 「嗯……」艾伯李斯特虛應著,卻好像若有所思。 「不過某方面而言今天送也是正確的。」艾依查庫取了茶具,抓了把茶葉再沖上壺裡的熱水,蒸開的茶香濃厚而溫柔地擴散開來。 「今天是我們的情人節嘛。」艾依查庫笑了笑。 艾伯李斯特默然,只會心一笑。 他們以逃亡的方式來到帝國,把過去丟在那個背叛他們的戰場,從此他們都心照不宣地鮮少談起曾經。小姐們所知道的艾伯李斯特的生日,也是一開始艾伯李斯特就偽造好的個人情報之一,不過今天確實是個特別的日子,是艾伯李斯特的父親的生日。 艾伯李斯特的父親是領主,卻有著與威嚴氣質相反天真爛漫的性格,母親也是溫柔可愛之人,是一對理想登對的夫妻,他們的婚禮剛好在父親生日當天舉辦,雙喜之日,於是他們稱這天為情人節,每年的這一天,除了慶壽外,還會舉辦晚會,邀請城裡的人民參加,大家一起分享收穫的食物,兩兩相偕著跳舞歌唱,一派歡樂。 那是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童年共同的回憶,雖是以悲慘方式戛然終止的過去,每每憶起胸口仍充滿暖意。 艾依查庫將艾伯李斯特的茶杯注到八分滿,自己拿起來吹涼了先喝一口,皺起眉頭道:「果然第一泡太濃了,好苦好苦!艾伯要加糖麼?」 「我這裡可沒有那種東西。」艾伯李斯特手指按上眉心,閉上眼休息的同時讓自己從沈浸過去的美好裡醒神。 艾依查庫失望地撇撇嘴,艾伯李斯特拿起茶杯啜了一口,果真很苦,不過很香,舌上盡是苦澀,但茶的甘甜留在喉頭,齒間則是滿滿的茶香。 「很苦吧?」 「……確實。」 艾伯李斯特誠實以告,但又忍不住多喝了幾口,一旁的艾依查庫嚷著不加糖喝的話簡直是自虐,他不以為意,很快一杯就乾盡了。 「自虐啊……說起來如果你沒有稱忙的話,今天晚上就可以大吃一餐了,好可惜噢。」 艾伯李斯特知道艾依查庫在說他藉口拒絕各家小姐為他舉拜慶生會的事,他搖了搖頭,不論今天是否真的是他的生日,他都希望能避免參加這種以他為名義展開的宴會,光是想像他就頭疼,不只是應酬勞累,想必他會無法控制地陷入回憶裡。他其實沒有別人、或甚至艾依查庫想像得堅強。 長噓了口氣,艾伯李斯特往後倒靠在椅背上,文件也放下了,眼瞼半掩恍惚放空的樣子。 艾依查庫搔搔頭,他想他可能起錯話題了。過往雖美,但已不可追。從失去家園到離開連隊,他們現在已是孑然一身。痛苦的回憶激勵他們不懈地前進,美好的回憶卻使他們躊躇。 艾依查庫安靜地為艾伯李斯特再度斟滿一杯茶,簌簌流下的水聲清晰而顯得空間的靜謐。 無關乎艾伯李斯特的意願,他有自覺卻無法阻止地攤出回憶中雷同的場景,然後彷彿身在其中。 他聽見男人的聲音像從水裡傳來的有些模糊不清,但是他知道他說了些什麼,那些話語無時無刻、尤其在夢境,他一再地複習,到一不小心可能會在自言自語中暗誦出口。 「艾伯李斯特。」首先念他的名,然後一字一字用那沉穩低啞的嗓音說道:「我向你承諾沒有約定的諾言。」宛如無意義的句謎,但對艾伯李斯特而言卻無比重要,他抬眼和男人四目相接,沉默再度蔓延,他覺得應該要上前牽起他的手或擁抱他或甚至親吻他,但他卻動彈不得,對方或許也是這樣。 他們無法後退,前進的方向卻不是朝著對方。 那是伯恩哈德決定要被派往前線營區的前一個晚上,而再過幾天,大概就輪到艾伯里斯特所屬的分隊出發了,無論如何都是分離一途。對抗渦和一般的戰爭不同,不知何時才能真正「停戰」,艾伯李斯特即使相信伯恩哈德的實力,卻不能輕易相信所謂命運。畢竟不管是他還是他,都是曾經因為渦而失去一切的人。 他們學不得乖,明明已經丟失過一次珍貴之物,卻又再次找到了寶物,姑且稱之情或愛,他們靠近然後將之埋進對方的心底,要它無時無刻都在那裡,思念的衝動遠遠早於猜測這份心意的結果,對於輕易可見的漆著薄暮之色的未來,他們隱忍著淚水,那麼苦的東西自己吞下就好。 「嗯。」頷首,艾伯李斯特還不確定自己語氣是不是壓穩了沒有顫抖:「我也向你承諾,伯恩哈德先生。」 伯恩哈德微微一笑,一如往常摸了摸艾伯李斯特的頭,好像在說「你做得很好,繼續加油」那樣帶著欣慰的意思,艾伯李斯特自然地低下頭,感覺鼻腔一陣酸楚,忽地伯恩哈德的大手轉而攬過自己的後背,然後另一隻手臂也過來環住他的腰,兩人心跳左右相偕鼓譟著。 「就這樣說好了。」 空氣中有水的聲音,可能是下雨了,淅瀝瀝零落響著。 之後,艾伯李斯特費盡全力去實現了,所以他從最後的惡戰中掙扎著存活下來,深信活著就有希望這番單純的理想,深信活著總有一天就能再會的夢想。 「唉……」 長噓了一口氣,艾伯李斯特將茶再度一飲而盡。 「還是拿罐糖來放吧?」艾依查庫看著艾伯李斯特因滿口的苦澀而五官緊揪起來的表情不禁失笑,誠心建議道。 「這裡又不是喝下午茶的地方。」艾伯李斯特用手背粗魯地擦了擦嘴角,艾依查庫無奈地看著無端心情不佳的摯友,再替他倒了一杯茶,一邊說道:「那至少是要讓您能放鬆辦公的地方吧!」 艾伯李斯特深吸了口氣,才終於緩和了情緒,回道:「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是我的榮幸!那這堆禮物也乾脆交給我處理好了。」 「我想裡面應該沒什麼吃的喔。」 「我又不是只想著吃!」 「哈哈……早知道我就答應邀約,再叫你代替我去算了。」 「哼……算了,你開心就好啦。」 「艾依查庫…」 「不然我也會倒楣。」艾依查庫吐了吐舌,艾伯李斯特才緩和開來的表情又不悅地繃起來,艾依查庫拍拍艾伯李斯特的肩膀,笑道:「不要想那麼多,反正我們還有很多時間啊!」 艾伯李斯特也笑了笑:「說得也是。」然後拿起茶杯淺啜一口。 「嗯,愈來愈好喝了。」 完 後記: y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情人節快熱y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祝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y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俺想買伯恩艾伯本y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