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艾伯受*The Warm Story(上)

看不到結局,或許也是不想看到,艾伯李斯特索性閉上雙眼。 月光從小倉庫裡唯一的一扇通風窄窗溜了進來,拉出黑影包住他,細瘦的身子蜷曲起來更顯無助可憐,他嗚咽乾嘔著,嘴裡的腥臭味卻乘著空氣往上侵蝕鼻腔,再重複了好幾次乾嘔的動作,眼角擠出生理的淚水,溼潤已乾涸過數次、疊了好幾層的淚跡。 良久,直到夜風撫過他裸露的下肢實在太過冰冷而不禁顫抖,艾伯李斯特才遲鈍地伸手拉起自己的底褲和褲子,行動有些笨拙地穿上,對於大腿內側殘留著白色的液體,視若無睹。 「……不快點回去就寢的話……」嘶啞的字句撞上冰冷磚牆再反過來振動耳膜,空洞陌生得好像別人的聲音,艾伯李斯特踩著虛浮不安的腳步離開了小倉庫。 外頭的月刺眼得令他幾乎睜不開眼睛,眼瞼半垂,他只好低頭直視地板而行,小心翼翼深怕踩到了什麼陷阱就會那樣掉入無底深淵似的,直到回到訓練生們一同就寢的大通舖,跨過應該已經熟睡、或者是他希望他們已經熟睡的幾個人後,無聲無息地鑽進屬於自己的那一格長方形空間裡。 艾伯李斯特一度相信這個故事快樂的部份已與那從小生長的村莊一同湮滅了,要再回味的話,只能做夢了,所以他緊閉著雙眼,希望能做個美夢。雖然通常不能如願。 一切是怎麼開始的呢?又或者應該說,那快樂的部份是怎麼結束的呢?他和摯友一如既往在城外的山丘偷閒,忽然故事的轉捩點就爆發了,它很寫實、很具體地以轟隆巨響的方式呈現,於是城鎮毀了,除了無法想像出原形的斷屋殘瓦之外,什麼都沒有了。 當下他還樂觀地想:活著就還有希望。也用這種說法安慰身旁哭泣不止的朋友,但如今,他已經無法挺起胸膛自信地那麼說了。 但那只是轉捩點之一,故事起承轉合的第三個步驟還沒完成。 之後,他和好友加入連隊,甫年少的他們與同期年紀相仿,經歷過類似轉捩點的孩子們一同成為了訓練生。為了對抗命運,抑或者說得直接明白些,為了對抗威脅生命的不明怪物們,他們鍛鍊身心。這不是壞事,至少他是這麼覺得的。雖然疲憊勞苦,但很充實,應付著每天新的挑戰而無暇顧及所謂傷痛,並藉由獲得的知識與力量使自己的故事能有理想的內容。 人生和故事都是起伏不定的,他以為接下來應該是往好的部份發展,但是第二個轉捩點卻毫無預警地,也毫無聲息地,在他心底的這裡那裡埋下致命的火藥,一個一個點燃引信,於是世界從內部開始崩壞。 連隊的組織日益龐大,人數漸多,到他這期已經是第十五期生了,而目前他們是整個連隊資歷最淺的新人,遇到的每個人都是前輩,平常絕不敢把頭抬得太高,時時保持敬畏謙虛的態度,是訓練手則與課程內容完全沒提到,但每個人都會照做的規矩。雖然他曾經是個領主的兒子,有一定的身份尊嚴,但在父親給予的嚴謹教育下,適應這般地位低下的生活並無困難,但他還是無可避免地犯了錯。 他很明顯地比同期、同年齡的人還要優秀。完美的言行舉止,無懈可擊的靈敏反應,比別人還要勤奮的努力……他是個在團體裡面自然會被凸顯出來的類型,並無關乎他自己的意願,同儕可能羨慕可能嫉妒他,長輩欣賞或是信任他……乍聽之下不是件壞事,但總會有人因為不甘心而視他為敵人,而另一些人則通常保持沉默,他們知道自己不可能如他那般活躍,所以只專注與自己有關的事。 所以那個時候誰也沒有插話,沒有探頭,連瞥一眼都沒有,好像連氣息也屏住了,盡全力成為透明的,並且理所當然地告訴自己:「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 在訓練生共同結束教練,集體盥洗時,與他們年齡相差無幾,只略大他們幾期的前輩忽然關上了某個人的淋浴開關,讓他的黑短髮頹然滴著水。 艾伯李斯特赤裸著身子被五個高他約一個頭的前輩包圍,但他冷靜毫無懼色,金色的瞳孔依舊堅定,瞅著中間將他的水關掉的那個前輩,一邊拿了毛巾將下身圍起,一邊有禮貌地發問:「請問各位前輩有什麼事情麼?」 「聽說你是這期最優秀的。」前輩扯著絕對不是好意的笑容,還特別強調了「最優秀」三個字,艾伯李斯特識相地盡量低下頭,黑髮貼在臉頰上,涼掉的水滴滑過臉龐,他知道他一定不能再抬頭和前輩對上視線,那會令對方更不愉快,所以他小心翼翼地回應道:「完全不敢當,就算再努力也追不上前輩們的腳步。」 「哼,你是說,我們錯了?」前輩並不滿意艾伯李斯特特意謙卑的回答,嗓門更大了起來,在澡堂分外造成誇張的回音,非要讓全部人都聽到不可,如是說道:「那我問啊!喂!十五期的小老鼠們!你們的鼠王是誰啊!難道不是黑髮金眼的艾伯李斯特麼?那時候是誰跟我說的?難道是錯的麼?哈啊?」 「艾伯!」只有一個聲音回應了,伴隨著濺起水花的腳步聲,艾伯李斯特慌張地抬起頭,果不其然看到跟他一樣只在腰部圍了條毛巾的艾依查庫。 來不及叫艾依查庫不要淌混水,艾依查庫水藍色的瞳孔雖然盡顯慌張,仍在前輩的狠瞪下試圖為艾伯李斯特脫險:「前、前輩們,艾、艾伯他…他……他其實是吊車尾啦……」語尾簡直帶著哭腔,某個前輩上前邊啐了一句:「誰要你說話的!」邊伸手推了艾依查庫一把,害他踉蹌跌坐在地上。 「艾依查庫!呃!」艾伯李斯特很自然地想去扶起艾依查庫,卻被帶頭的前輩擒住右手手腕。 「哼嗯……想必那個金毛的,是你的跟班吧?看起來真乖呢!即使含著眼淚還是想保護主人,像隻小狗一樣可愛呢!借前輩們疼愛一下好不好?」前輩咧嘴笑得無賴,另一個前輩同時抬腳踹了艾依查庫的腹部,艾依查庫立刻悶聲倒地。 「住手!不管有任何理由,隊內暴力的行為都是不被允許的!」艾伯李斯特血氣直衝腦門,無法原諒傷害他摯友的這些無理取鬧的傢伙,但與對方力氣實在相差太遠,右手一掙扎,對方就握得更緊,左手想反抗,也徒然被制服。 「哈啊?你這是在威嚇我們麼?真可怕呀!」前輩的臉湊近艾伯李斯特,粗魯的吐息噴在他臉上,他嫌惡地別過頭,但身後有個前輩欺近,硬是將他的臉扭回正面。 「其實我們啊,原本只想找艾伯李斯特你啊,但是啊,如果你無論如何都堅持要讓那隻小金毛跟著的話,我們可以勉為其難成全你,很溫柔吧!」越過前輩的肩膀看見艾依查庫被兩個前輩分別箝制手腳,強迫他將脆弱的腹部以及男性性徵的地方袒露出來,而另一個前輩則惡笑著伸展手筋,好像隨時準備好要把艾依查庫揍得滿地找牙。 「尊重你的決定囉,艾伯李斯特。」前輩低吟,笑得狡猾可憎,艾伯李斯特憤恨地咬牙,正想猛烈掙扎後方的前輩卻抱住他,用全身的力量讓他動彈不得。 「艾伯……我沒關係」「閉嘴!」艾伯李斯特撕聲大喊,原本在艾依查庫眼裡打轉的淚珠應聲掉落破碎。 「我想他是無法回應前輩們的要求的,拜託前輩們,前輩們的要求,請由我艾伯李斯特盡心盡力地回應,拜託前輩們……」艾伯李斯特放棄所有掙扎,低下頭,只聽見前輩們參差不齊的卑鄙笑聲將他團團包圍。 「我知道了,那就麻煩你啦,優秀的艾伯李斯特。」 他們拖拉著赤裸的艾伯李斯特離開澡堂,留下被踢了他一腳的前輩提耳警告不准說出去的艾依查庫,他無助地哭泣著,擔心、害怕、焦慮、不知所措……或許是因為他的手腳太過纖細脆弱的緣故,這時候的艾依查庫連鼓起勇氣追上去、堅持要和艾伯李斯特同進退也做不到。這對他的故事而言,也是一個轉捩點。 目的地沒有太遠,前輩們借用了緊鄰澡堂的小倉庫,把一絲不掛的艾伯李斯特用力甩到長時間無人整理而滿是塵埃的地面上。 大概會被用拳腳教訓一頓吧。艾伯李斯特平靜地想。沒關係,牙一咬就過去了,只要忍耐不出聲、不掉淚、不叫喊、不掙扎,總之不要有任何反應,默默地承受,他們應該就會覺得無趣而撒手了。 「你們可要溫柔一點,不要打到臉囉。」帶頭的前輩低聲下了指示,艾伯李斯特做好準備閉緊雙眼咬緊牙根,沒想到預期的痛楚沒有落下,只是又被抓起兩手手腕拎了起來。 那是剛剛從後面抱住他的前輩,他這次依舊在艾伯李斯特的後面,將他的雙手箝制在後方,艾伯李斯特感覺到他身上的衣物緊貼在自己的背上,因為沾濕而有黏著的不適感,但他仍忍耐著不掙扎,但身後的前輩忽然彎起一邊的膝蓋,將他的雙腿分了開來,然後他感覺到腰際不知道被什麼東西頂到了,不自主倒抽了口氣,他無法避免地感到恐懼湧上,加快了心跳,腦內胡亂猜測著那是武器?是棍棒?還是槍? 「各位聽我說,我想到更好的方式了。」身後的前輩沉聲道,不知為何吐息似乎有些急促,好像相當興奮。 「喂喂喂,不會吧!」「別開玩笑了,我可沒那方面的興趣喔!」「就是說啊。」「你真的憋太久啦!」前輩們或不可置信或嗤笑著身後前輩的發言,艾伯李斯特不明所以,卻只有不詳的預感繼續擴大。 「別這麼說,這小子……」身後的前輩又更湊近艾伯李斯特一些,像用比他還要高大許多的身材作為牢籠般將他鎖在裡面,前輩微微紊亂的吐息撒在脖頸之間,卻像北風冷得令他寒顫不已,前輩好像是在慫恿其他人那般繼續說道:「膚色白,皮膚滑嫩,味道又很好,你們如果在我這個角度看,沒起反應才是問題!」 身後的前輩冷不防地啃咬了下艾伯李斯特的肩頭,他不禁弓起身子發出拔高假聲的呻吟:「咿!」 艾伯李斯特完全不能反應過來到底前輩想做什麼,感覺好像要把他煮來吃了,但那怎麼想都不可能。 「看吧,然後再這樣的話……」前輩邊說邊單手扯下自己的領帶,往艾伯李斯特的臉上遮去,細長的領帶剛好蒙住雙眼,手腕的束縛解開的同時,靈巧的繩結也在後腦杓打上了。 忽然被剝奪了視覺,艾伯李斯特全身神經更加緊繃,就算已經自由了,卻不敢輕舉妄動,只能感覺身後的前輩並沒有走開,好像在期待他的反應。 「哼嗯……」帶繭的粗糙手指掐住艾伯李斯特的臉頰,然後慢慢滑至下顎並且使力箝住,強迫他抬高臉來,以為這回真的要挨打了,艾伯李斯特皺緊眉頭等待,那隻手卻停在那良久。 「或許這玩法真的不錯。」艾伯李斯特記得這聲音是帶頭的前輩,卻抓不準所謂這玩法是怎麼回事。 依稀聽到其他前輩細碎討論著,帶頭的前輩噓了一聲,說道:「你們就先把把風吧,呵,中途有了興趣也還來得及,反正這小子會好好服侍我們這些前輩的,對吧。」戲弄意思強烈的巴掌輕但是響地打在艾伯李斯特稚嫩的臉頰上,艾伯李斯特沈默不語,不得不承認,面對完全無法想像的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他非常害怕。 「回答呢?優秀的艾伯李斯特。」 「唔……」感覺身後不知道是什麼武器的東西更加用力地抵住腰際,艾伯李斯特不爭氣地勉強動著輕顫不已的雙唇說道:「是的……」 「很好。」指腹和指甲刮過顫抖的唇瓣,艾伯李斯特怔然,聽到金屬碰撞和衣物摩挲的聲音,同時後面的前輩壓著他的背,強迫他彎下身,並且命令道:「膝蓋跪到地上去。」艾伯李斯特依言照做。 「嘴巴張開。」前輩不帶感情的低沉音調與膝抵著的地板同樣堅硬而冰冷懾人,艾伯李斯特忐忑不安地微張開嘴,卻被粗暴地掐住臉頰,強迫他張得更開,然後他嗅到一股酸臭的腥味,在能夠抗拒之前,前輩將某個東西塞進他嘴裡,他以為是手指,但那東西卻散發著令人不悅的氣味,只聽見前輩放開他的頰,轉而揪住他的黑髮,沉聲道:「不要咬到了。」 「唔……」艾伯李斯特不知所措,忍耐著不明物體的腥臭,不敢輕舉妄動只是含著它,而感覺到身後的前輩從後攔腰抱住了他,手掌在裸露的肌膚上摩挲,一股不同於被毆打的恐懼感一口氣壓倒了他的精神。 「用舌頭舔它。」前輩這麼說,艾伯李斯特只好乖乖地運動舌尖,去舔舐嘴裡的物體,感覺到那東西好像有生命般,微微顫抖而脹大,那味道更加濃厚。 「噢……這或許真的不錯!」前輩抓著艾伯李斯特的頭髮,強迫他前後吞吐著那個柱狀物體,愈來愈膨脹的東西幾乎塞滿口腔,直抵喉頭,無法吞嚥的口水混雜著苦澀的不明黏液,讓艾伯李斯特幾次都差點要吐。 「呵呵,真不錯的景緻啊,艾伯李斯特,可惜你看不到。」身後的前輩繼續上下肆意撫摸著艾伯李斯特與年齡相應瘦小的身體,帶著調笑意味的聲息近在耳際,令他一陣惡寒。 「喜歡麼?前輩的肉棒!真有天份啊,還是說,其實不是第一次替前輩服務呢?再多用點舌頭啊!這樣不管多久都沒辦法結束喔,還是你這麼捨不得呢?以前你的領主老爹都不肯餵你這麼好的東西麼?」卑猥下流的詞句幾乎造成耳鳴,蒙住眼睛究竟是幸還是不幸呢,艾伯李斯特現在才真正明白自己被強迫做了什麼樣污穢的事。 「嗚呃……!」艾伯李斯特哽咽,眼淚浸濕蒙住雙眼的領帶並且氾濫流下數道淚痕,而前輩更加猛烈地前後晃動腰枝,興奮地看著、感受著自己赤黑脹硬的性器進出艾伯李斯特小巧的嘴巴,唾液混合著愛液溢出嘴角,滴落在白皙的皮膚上和地板上,配合著嘖嘖水聲更顯淫靡。 「好厲害,超色的!」身後的前輩粗喘著,按捺不住地匆匆解開褲頭,掏出自己已經完全勃起的性器,邊用前端磨蹭艾伯李斯特的肌膚邊站起身,馬眼泌出的體液順著脊椎劃出一條反光的線,搔癢而不適的觸感令艾伯李斯特顫抖不已,看在前輩們眼裡卻像是「有了感覺」,不禁更加興奮得口乾舌燥。 「呵呵,小少爺天生就這麼淫亂麼?那麼到了連隊來很興奮的吧?這裡都是你最渴望的男人啊!」身後的前輩抓過艾伯李斯特的右手,要他套弄自己的性器,前輩深吸了口氣,很是享受地仰頭道:「啊啊,真爽,跟自己做完全不一樣!好好動啊,對,從頂部到根部,啊、好爽!」 其他前輩聽著艾伯李斯特的嗚咽聲、液體摩擦的聲音,再看著他被蒙著眼,一邊努力吞吐著肉棒一邊又幫別人打手槍的淫亂模樣,不禁呆直地移不開視線,根本忘記什麼把風,只覺下肢一陣難耐的搔癢,理智漸漸被許久未發洩的性慾侵蝕。 「啊啊、好熱!」腰部的前後動作與按壓著後腦杓的頻率愈加激烈,艾伯李斯特感覺上下顎都麻痺無感,也幾乎要習慣了陰莖散發出的雄性氣味,不如說,他已經快失神了,感官變得遲鈍。 「嘶──…感覺要去了…!」前輩呻吟著,一次猛力的挺腰,抵在艾伯李斯特喉頭的性器往更深處噴發出黏稠精液,催吐感強迫艾伯李斯特回神,但他仍無自主權,就算空出的左手求助般緊揪住前輩的衣角,青年只是將性慾赤裸無度地發洩在他身上而已。 退出艾伯李斯特的口腔,卻不等於結束,前輩伸手摀住他的嘴,聲音還因為興奮的餘韻高了幾度,粗暴地說道:「好心餵給你的,給我好好一滴不剩地吞下去啊!」 「嗚嗚嗚──!」艾伯李斯特甩著頭想掙扎,卻是徒勞,難以下嚥的液體只溢出了一些,其他統統滑進食道,感覺那高濃度的精液撫摸似地一直往裡犯進。 「啊啊、我也要去了!呃──嗯!」右手的性器激烈地在手心跳動,濁白濡濕艾伯李斯特的手,有些甚至噴到了身上,黏滑的液體猥褻般順著身體線條下滑,在他光滑的小腹上停留,再往下是幼稚的性器,彷彿純潔被玷污般的反差感挑撥著在場每個人的感官神經。 「我、我受不了了!也讓我試試!」 「喂、我也要啊!」 「搶什麼!時間還很多啦!」 「呵……你們溫柔點啊,太早玩壞不是很可惜嘛。」 前輩們的體溫和氣息將艾伯李斯特剩餘的其他感官也一同遮蔽。上下顎的酸麻感絲毫未減又被強迫打開,左右手都各自套弄著男性的肉根,汗水、淚水、體液,艾伯李斯特依舊像剛淋浴過般渾身溼透,卻比在泥濘裡匍匐前進的教練課程過後還要骯髒。 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艾伯李斯特屈辱而絕望,但惡夢還沒有結束,前輩們拖著他遠離了現實。艾伯李斯特不知道又接受了幾次男性的高潮產物,直到前輩們覺得盡興了為止。 「艾伯李斯特,就第一次而言,算是不錯囉。」前輩替艾伯李斯特解下了矇眼的領帶,抬起他的臉,那雙金眸生鏽般混濁恍惚,嘴巴無法合攏地半開著,乳白的液體不知羞恥地從嘴角流淌,他已經幾乎無法正常思考了,但前輩的話卻像用燒燙的金屬烙印進腦袋那樣一字一句衝擊著耳膜:「以後如果白天你遇到我們其中任何一個,那天盥洗完就自己來這裡,知道麼?我們會好好疼愛你的。」 「……」 「回答呢?優秀的艾伯李斯特。」 「……是的……」 如果故事可以在這裡完結就好了。但故事的時間軸卻無法依照艾伯李斯特的意願就此停滯,依舊不斷地往前推進。 艾伯李斯特離開小倉庫時已經入夜,他偷偷回澡堂稍微擦洗過身子才回寢室,艾依查庫一看到他便立刻飛奔到他身邊,雙眼哭得紅通通像隻小兔子,他眼神有著擔心,更有著歉疚:「艾伯、艾伯、你、你沒事吧?」 看到艾依查庫如此熟悉的反應,艾伯李斯特鬆了口氣。他有保護好艾依查庫,對他而言那樣就夠了。 「稍微被踹了幾腳,前輩們出出氣就沒事了。」艾伯李斯特微微一笑,卻隱藏不了疲憊。 「艾伯、嗚嗚嗚嗚!」艾依查庫上前緊緊抱住艾伯李斯特,對觸碰還有些不適的艾伯李斯特先楞了下,但聞到艾依查庫身上熟悉的味道後,很快便冷靜下來,安心地回應童年玩伴溫暖的懷抱。 「對不起!我什麼都做不到!」 「怎麼會呢……你不是一直跟在我身邊嘛,這樣就夠了。」艾伯李斯特說道,像是祈禱一般低聲道:「無論發生什麼事,待在我身邊支持我,就好了,艾依查庫,謝謝你。」 艾伯李斯特沒有說假話,他當下最害怕的只是若有一天艾依查庫發現他那浸著男性精液不齒的污穢模樣,他會從此離他遠去。而即使那真的發生了,他仍不會後悔,畢竟若是連艾依查庫也被牽連的話,艾伯李斯特最不能原諒的就是自己。 「嗚嗚嗚……艾伯……偶一定要變得更搶(我一定要變得更強)…」艾依查庫吸著鼻子,哽咽到話都說不清楚,艾伯李斯特不禁又被逗笑了。 艾伯李斯特用右邊胸膛傳來的艾依查庫的心跳來安撫自己心底的絕望,然後告訴自己:不要緊的,不要緊的,反正我是男生,沒有名節問題,而且艾依查庫也不知道,誰都不知道,那種事,那種事,一定不會持續太久的,等到他們膩了,忍耐到他們膩了,就好了,就什麼事也沒有了,艾依查庫依然在我身邊,我依然是艾伯李斯特,這個故事不會有任何巨大的改變…… 艾伯李斯特覺得鼻酸,眼睛卻很乾澀。很好。他想。因為他絕對不能哭出來的。因為他絕對一哭出來就會變得軟弱的。因為他絕對一哭出來變得軟弱之後…… 放棄繼續思考,艾伯李斯特只知道明天太陽還是會升起,而他依舊會和其他人一樣在同樣的時間起床、盥洗、整理內務、準備一整天的操課……循環著日常。 待續。 後記: 凎感覺會破萬但到現在感覺也沒打到什麼重點啊混帳所以俺要久違的賒帳了反正也只是自娛因為啊 因為啊 因為啊 因為結局是伯恩艾伯啦!!!!!!!!!!!!!!!!!!!!(凎 因為伯恩根本連個恩字都還沒出現所以想說還不要標為伯恩艾伯……(←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歡迎砲俺。砲者有賞…請給俺您的聯絡方式俺會主動聯絡您…但賞可能沒辦法是現金…至於是什麼…這個嘛…呃……勞動服務好了(誰得 俺…雖然不喜歡打掃但打掃起來是滿OK的啦!煮飯的話可能有點困難因為只會煮火鍋跟味噌拉麵…然後帶小孩沒辦法…照顧寵物OK,養過兔子、老鼠跟貓咪,狗狗雖然沒養過但應該OK,俺有自信可以帶狗出去散步而應該不至於走丟… 好吧,說實在的,要OO了耶。(←每個學生最不想面對的兩個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