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伯恩艾伯*The Warm Story(中)

「不愧是艾伯李斯特,已經很清楚要怎麼做了呢。」 艾伯李斯特跪在前輩面前,閉眸仰首讓前輩替他用領帶蒙住雙眼,管他們說他是個喜歡矇著眼玩的變態,他們身上性慾的氣味已經夠令人作嘔,他不想再看到他們更加猥褻劣俗的臉。 一個禮拜大約三到四次,艾伯李斯特會在盥洗完後來到這小倉庫裡服侍他們,人數二至五人不等,他已幾乎麻痺然後習慣,不管是不情願、憤恨、悲傷的心情還是所謂「服侍」這件事。 在艾伯李斯特的後腦杓處打上結後,前輩輕輕梳過他柔軟的黑髮,那撫摸的方式像在獎勵寵物,令他一陣反胃。但艾伯李斯特仍乖巧地主動湊近前輩的下體,解開他的皮帶、褲頭,拉下拉鍊,隔著底褲親吻散發強烈雄性氣味的那裡,直到它慢慢熱脹起來,前輩開始大口喘息自行扯下底褲,艾伯李斯特伸手握住勃起的男根,像是確認形狀般撫摸一陣後,不帶遲疑地將泌出愛液的頭部含入,舔舐浮起的青筋和皺摺的裡側,然後仔細吮吸催促吐精。 什麼都不想,只要讓他們快點發洩完就好了。艾伯李斯特每一次的吞吐都更加深入,手一邊摩擦揉搓著實在無法入口的根部及兩側精囊,前輩彎腰粗喘,還不忘再說幾句話滿足自己的征服欲:「很好哦、做得好棒啊!呵……這麼拚命,你到底有多喜歡肉棒啊?艾伯李斯特。」 「嗯、哼唔……」艾伯李斯特回應般淺吟,另一個前輩從後方攬過他的腰,讓他為了平衡而兩手著地,自然抬起了臀部。 幾次下來,前輩們不僅要求艾伯李斯特為他們口交或用手做,更開始撫摸他的身體,大概是真的把瘦小、膚底又白皙的他當作女人了。 粗糙的大手遊走在身體各處,從圓潤臀部到敏感的尾椎,再滑過腰際和腹部往胸板撫去,艾伯李斯特不禁哆嗦顫抖,無意識地誘燃著前輩無底的慾望。 「呼……」前輩拉下褲子,掏出硬熱的性器往艾伯李斯特身上磨蹭,然後欺前抱住他,手掌在胸膛摩挲,各找出左右兩個小紅點,用指甲搔刮著,用兩指交互掐捏著,直到那裡像被催紅的果實。 「嗯、呼嗯…!」在吞吐之間辛苦找尋換氣的空檔,像溺了水又或是擱淺的魚,艾伯李斯特反應的是身體被恣意撫摸的不適感,他們卻興奮地以為他也同樣情慾高漲。 前輩左右掰開艾伯李斯特的臀瓣,吐了口唾液在手上當作潤滑,然後摩擦著那緊閉的粉色後穴,艾伯李斯特下意識繃緊了身子,想挺直腰的瞬間一巴掌猛地打響在臀上,白皙的半圓上浮出泛紅掌痕,強迫他維持原本的姿勢。 「真小啊,真的能插進去麼?」前輩反覆揉捏著艾伯李斯特的兩邊臀肉,後穴接觸到空氣的瞬間又更縮緊,完全不是可以容許被進入的地方。 「突然插進去會流血的吧,血被發現就糟了。」其他前輩回道:「要開發他的後穴也是可以啊,插得進三根手指應該就可以了吧,反正他是個天才嘛,學很快的……呵。」 前輩含濕自己的食指,先試探性地輕點著穴口,然後稍微用點力擠壓,看著粉色皺摺可憐地顫抖,前輩舔了舔唇,說道:「好厲害,超色的……顏色簡直比處女還漂亮。」 艾伯李斯特四肢禁不住顫抖,不應該被隨意碰觸看見的地方如今卻被比做女性的私處,壓抑著的屈辱感又被挑起,可如今他連哭泣的力氣也沒有了,把精神當作垃圾般揉一揉,反正是沒用的東西,放自己在恍惚的狀態,就像前輩所說的一樣,專心且拚命地愛撫自己喜歡的肉棒,希望前輩快點射精,全部射在嘴裡。 他不想弄髒衣服,至少,才剛換洗過的上衣不可以沾到那麼污穢的東西。 「嗯唔……嗯啊!」下肢一陣刺痛,艾伯李斯特不禁仰起頭拔高呻吟了一聲,後面的前輩猛地將食指插入了兩個指節,沒有多餘潤滑的那裡根本不是能進入的地方,僅只是成人的食指也粗得像兇器。 「嗚哇、好緊!天啊、要是真插進去,我說不定會馬上射出來。」前輩另一隻手套弄著自己脹到疼的性器,邊將食指再往裡推進,指甲指腹擴開原本緊閉的內壁,艾伯李斯特發出小貓似的嗚咽,即使不願意也能清楚感受到有東西正從身體的裡側撫摸著自己,本能使力推拒著,卻徒然使內壁緊緊纏繞著前輩的手指,好像捨不得一樣,前輩又忍不住說了:「天啊,該不會其實也不是第一次吧,咬得這麼緊,一定想要肉棒很久了,有夠淫亂…呵……」 「艾伯李斯特,這邊別忘記了。」艾伯李斯特根本沒有心力反駁或感到受傷,前方的前輩壓下他的頭,用分身堵住了他的呻吟。 後面的前輩讓食指就這樣插著,挺腰將自己的分身插進艾伯李斯特的兩腿之間,侵犯他柔嫩而有彈性的大腿內側,空出的另一隻手掐捏著臀肉,要他更用力地併攏雙腿。 「對,夾緊一點啊,呼,真棒……我就溫柔一點讓你習慣手指之後再用肉棒餵飽你這飢渴的小穴、呵!」前輩前後動著腰,手指也同時進出那緊澀的後穴。 身體被侵入的不適感更加混沌了艾伯李斯特的意識,世界好像原本就是眼前這般比黑還深的虛無一片,時間與空間感曖昧起來。 故事到底進行到哪裡了? 「嗯呼……嗯……前輩……」艾伯李斯特舔吻著前輩的性器,感受它興奮的脈動,愛液與唾液黏稠地堵塞視覺以外的其他感官,「請快點…射在我嘴裡……」 前輩像受到鼓舞般,猛力抓住艾伯李斯特的頭,激烈地上下擺動:「哼、就給你、你最喜歡的精液、好好感謝我們啊!」後面的前輩也動得更厲害,兩人幾乎同時噴發在艾伯李斯特的嘴裡和兩腿之間。 吃下前輩的基因,艾伯李斯特本能地感到反胃。啊啊,一如往常的早晨又要來臨了! 「喝!」 「看招!」 「下次不會讓你輕易躲開的!」 「你還差得遠呢!」 「哼!少囉唆!」 操場上,訓練生兩兩一組拿著重量和鐵劍相當的實心木劍做對招練習,近午豔陽在每個人的臉上蒸出汗水、曬出紅跡,大家卻是愈練愈有精神,吆喝聲此起彼落從不間斷。 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也不例外。 「呼……」艾伯李斯特接住艾依查庫正面而來的劈擊後,劍拄著地稍做休息。 「艾伯?差不多、要不要休息?」艾依查庫趕緊湊近關切地問道,艾伯李斯特微笑搖搖頭,答道:「還早呢。」 「可是……」艾依查庫怎麼可能看不出來艾伯李斯特在逞強,兩人幾乎每天都在一起,就算他腦袋不如艾伯李斯特靈活,也感覺得到對方一天比一天虛弱,不是生理上,而是心理上,原本即使言行舉止表現出謙遜,氣質仍是那聰穎優秀、驕傲自信但不傲慢的領主之子,現在卻少了那種感覺。 「……嘿!」艾伯李斯特趁艾依查庫還在擔心的當頭,不經意舉起木劍側擊了艾依查庫的腰部,當然力道不重,艾依查庫只是嚇了一跳。 「哎、怎麼可以這樣出奇不意啦!」艾依查庫不滿地噘嘴,他可是在為他擔心耶。 「呵,誰叫你要不專心呢!」艾伯李斯特毫不反省地瞇眼而笑,乍看之下就是平常的他沒有異樣,但艾依查庫卻覺得無法直視,視線往旁飄,同時艾伯李斯特舉劍往他腰部再敲了一下。 「唔……艾伯好卑鄙……」艾依查庫揉著連受兩次攻擊的腰部,鼓頰抱怨著。 「呵呵,是鬆懈下來的你不好。」 艾依查庫不知為何最近沒辦法直視艾伯李斯特的笑容,總覺得他笑起來跟以前不一樣了。艾依查庫說不出為什麼,只覺得一看到那笑容,原本做什麼都很強、總是只能看著他背影的那個艾伯李斯特好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柔弱、可憐,像嬌小的女孩那樣需要人家保護的形象。 「艾、依、查、庫,你再發呆我這次要用全力囉。」艾伯李斯特的劍尖直指在艾依查庫的鼻頭,他才回過神來。 充分流過汗後,差不多肚子也餓了,正午放飯的號角聲應時響起,訓練生們紛紛整理好訓練用具,魚貫往飯廳移動。 「艾依查庫,你先去吧,我有事想找一下伯恩哈德先生。」艾伯李斯特拍了下艾依查庫的肩膀,也不等他回應,逕自往反方向離去。 艾依查庫雖然覺得唐突,但想及這也不是艾伯李斯特第一次利用中午休息時間找他們都相當景仰的前輩伯恩哈德,往他背影喊道:「我知道了!等會兒見喔!艾伯!」看見他揮了揮手作為回應,艾依查庫才繼續加入大家的腳步往飯廳前進。 艾依查庫剛踏進飯廳,馬上看見平常很照顧他的弗雷特里西在飯廳一角叫他過去。 「午安。」艾依查庫禮貌地彎腰鞠躬,弗雷特里西立刻拉著他坐下:「噢!今天流了不少汗嘛!很認真喔!」 「還好……」艾依查庫坐下放鬆地呼了口氣後,才發現弗雷特里西的旁邊坐著伯恩哈德,他又驚訝地跳起來,說道:「伯恩哈德先生!」 「怎麼了麼?」伯恩哈德淡然依舊,平靜地回問。 艾依查庫察覺自己的失態,趕緊立正,卻又被弗雷特里西扯著坐了下來,只好正襟危坐,然後說道:「艾伯剛剛才說要去找您的,沒想到您這麼早就到飯廳來了。」 「原來,才想問怎麼你們倆沒在一起呢。」弗雷特里西點了點頭。 「……」伯恩哈德默然,緩緩眨了下眼睛,若有所思。 「說起來艾伯李斯特那小子很久沒來找你了吶!我還以為你兇了人家,害他不敢再來找你啦!哈哈哈!」弗雷特里西朝自己表情嚴肅的雙胞胎哥哥爽朗笑了幾聲,伯恩哈德無言以對,一旁的艾依查庫卻又露出了驚訝不可解的表情。 「艾依查庫。」伯恩哈德瞅向不知所措的少年,再問了一次:「怎麼了麼?」 「……嗚……」艾依查庫忽然眼眶盈滿淚水,弗雷特里西和伯恩哈德都楞住了。 「欸、不是應該已經習慣伯恩比上膛的槍口還可怕的眼神了嘛、怎麼突然!」弗雷特里西伸手揉亂艾依查庫原本就微卷蓬鬆的金髮,乾笑安慰道,一旁伯恩哈德的眼神卻又銳利了幾分。 艾依查庫搖了搖頭,語帶哽咽地說道:「不是、不是、啦、弗雷特里西先生、伯恩哈德先生、艾伯、艾伯他……艾伯他騙我啦!」 「呃、也不是這樣說吧,艾伯李斯特也不知道伯恩他今天這麼早就上飯廳啦!」弗雷特里西繼續打圓場。 「不是的……艾伯最近很少跟我一起吃飯…都說要去找伯恩哈德先生的…而且、他還說…都跟伯恩哈德先生一起吃飯的…」 聽到艾依查庫這麼說,弗雷特里西和伯恩哈德立刻交換了一個凝重的眼神。艾伯李斯特說謊或許不是什麼稀奇的事,畢竟他雖然優秀,不代表他一定要無時無刻貫徹誠實這個美德,但對艾依查庫說謊,且說了不只一次,就相當異常了。 「不惜拿最敬愛的伯恩哈德先生當藉口,到底瞞了什麼真是令人好奇啊。」弗雷特里西朝伯恩哈德饒富趣味地眨了眨眼睛,伯恩哈德輕輕搖了搖頭,他絕對也是在意的,但與帶著些許看好戲心態的弟弟不同,對於艾伯李斯特不尋常的行徑,一股不詳的預感在心底醞釀。 「好啦!」弗雷特里西伸手拍撫著艾依查庫的小腦袋,一邊說道:「快吃快吃,等等帶個麵包去給你的好朋友,我才不信不來飯廳的話還能在哪裡吃到東西呢,吃草麼?哈哈哈!但聽著,先別戳破你朋友的謊言。」 艾依查庫抬眼露出無辜的困惑。 「說謊的人要受到懲罰。」弗雷特里西語氣沈重而表情一凝,艾依查庫的臉整個刷地慘白。 「胡扯什麼。」伯恩哈德瞇細眼睛瞪著惡意嚇唬艾依查庫的幼稚弟弟,弗雷特里西識相地摸摸鼻子,向艾依查庫解釋道:「艾伯李斯特不會沒有理由騙你的,這你應該最清楚吧,所以即使你知道他在騙你,還是給他多一點時間吧。」 「……唔……」艾依查庫垂低了頭,不答話卻欲言又止。 其實艾依查庫一直記得前輩們-對弗雷特里西和伯恩哈德而言是後輩們-在澡堂找艾伯李斯特麻煩的事,好幾次都差點脫口而出,但又怕之後前輩們被教訓後會反過來再找他或甚至找艾伯李斯特出氣,造成惡性循環…… 可是萬一艾伯李斯特從一開始就在說謊呢?那次真的只是稍微被踹了幾腳,前輩們出出氣就沒事了?艾伯李斯特難道不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就變得有些奇怪了麼?盥洗後偶爾會消失,隔天再問也只隨意敷衍帶過,然後連午休時間也消失,每次回來帶著倦容,就說是自己多練習了有些累…… 「怎麼了麼?」伯恩哈德又問,凜然的音色卻有著鎮定人心的力量,艾依查庫的眼淚宣告失守崩潰。 吃不下東西,只要聞到食物強烈的氣味就會反胃作嘔,不管以客觀的形容而言是多令人食指大動的美食香味,艾伯李斯特就是無法接受,更別說要把食物送進嘴裡。 早餐勉強可以吃些比較沒味道的麵粉製品,例如生麥麵包或土司,午餐就沒法混過去了,在艾依查庫面前吐的話他一定會小題大作造成騷動,艾伯李斯特索性撒謊,他沒有到處亂晃,只是回寢室不停地喝水、漱口然後再喝水。 「……嘖……」艾伯李斯特煩躁地啐了一聲,剛剛和艾依查庫分開前已經被某個也要去飯廳的前輩的眼神逮著了,想著今天下午的操課結束,盥洗之後又要再去那個小倉庫,他就覺得渾身無處不在疼痛,比如被前輩撫摸過的身體各處和接受前輩的唇舌齒齦……當然最疼的還是左胸裡側那顆無論活得如何卑賤痛苦也要奮力繼續跳動的心臟。 艾伯李斯特押著左胸,回想起自己曾安慰過艾依查庫的話語:只要活著就有希望,故事只要不到結局,就還不能斷言這是個悲劇,對,所以,只要活著就有希望,我們的故事還很長,我們的結局一定…… 艾伯李斯特一愣,忽然忘記後面是什麼了。 「結局一定……」艾伯李斯特喃喃念道,在企圖喚醒記憶的同時思緒也沉進過去裡。 「……父親、母親……我…不會輕易放棄的。我要活下去。帶著有你們的過去活下去。」 艾伯李斯特蒙著雙眼,以如同英雄故事裡主角般捨身的意志裸著下身跪在地上,嘴中、手裡以及大腿之間,其他各處不管有沒有被碰觸到,也全都成了男人洩慾的工具。 雷同的情節一再重複著,彷彿這個小倉庫被施了魔法,在這個塵埃滿佈的狹小空間裡,時間停止不前。 「淫亂。」 「淫蕩。」 「喜歡肉棒。」 「不知羞恥。」 「天生欠男人操。」 「想要人疼愛很久了吧。」 「連話都說不出來了麼,到底有多喜歡啊。」 「淫亂。」 「淫蕩。」 「不愧是全期最優秀的啊……不,說是全連隊最優秀也不為過囉。」 無新意的卑猥台詞已入不了他的耳,只有空氣中粉塵的摩擦鼓動沙沙沙地造成耳鳴。艾伯李斯特想像不到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事,或許也是不想去想。 忽然小倉庫的門被打開,外頭清冷但乾淨的空氣一下子吹了進來,圍著艾伯李斯特的五個前輩對毫無預警的打擾都明顯動搖,看來多少還有點自己在做壞事的自覺。 「唷,小子們。」背著月光的黑影難以辨認,但一聽到聲音他們便知道闖入者的身份是大了他們數期的前輩弗雷特里西,他們原本因欲情而蒸出的熱汗瞬間冷凝,滑過背脊同時一陣顫慄竄上腦門。 「呵!」相反於他們的緊張,弗雷特里西輕鬆一笑,「我們啊,正好閒得發慌!應該不介意讓我們兄弟倆也加入吧?」 艾伯李斯特才是最感驚駭的那個。弗雷特里西明快的嗓音和逐漸朝他靠近的腳步聲一點一點逼迫著他的精神,再差那麼一些就要從斷崖邊緣墜下崩潰,彷彿生命即將終結的絕望感,感覺又或許比領死還要痛苦幾分。被看到這種樣子是艾伯李斯特連想都不敢想的,最糟糕、最差勁、最爛、最可怕的結果。 結束了。艾伯李斯特身體的平衡崩落,脫力地側倒到地上,砰地一聲,暈眩、疼痛、悲傷、無助,他將身下地板撞出一個沉黑無底的大洞,精神一次又一次往裡頭跳,想躲、想逃,身體卻依舊橫在原處,口腔腥臭著精液的味道,臉和手和赤裸的下肢各處沾滿不知是誰的體液。 好噁心、好噁心,最噁心的是自己。艾伯李斯特輕輕地呼吸著,在心底告訴自己:結束了。 忽然艾伯李斯特感覺自己被布包了起來,裸露的下肢也被遮蔽,隔著布握住他肩膀的手的力道令他全身一震。事到如今艾伯李斯特還對蒙著眼睛這件事感到慶幸。 拜託,請不要認出我,伯恩哈德先生。 伯恩哈德無視那五個後輩,瞄也不瞄一眼,好像他們不存在,只專注而小心翼翼地脫下自己的大衣包裹住艾伯李斯特纖瘦的身體,輕抱攬住他的肩頭,不想嚇到他卻仍感受到他猛地一顫,維持好像要擁抱他的姿勢良久後,才像對待得來不易而太用力就會崩壞的珍寶一般,很輕很輕地抱他靠在自己身上,同時垂首在他髮間落下疼愛的親吻,只是唇尖掠過那樣,同時嘆息般輕喚一聲:「艾伯李斯特。」 「嗚……!」艾伯李斯特困獸般悽慘地嗚咽一聲,一直以來忍耐著的,不管是淚水還是憤恨悲傷不甘害怕痛苦……全部都在伯恩哈德的體溫裡融化。他多想逃,雙手卻背叛意識而遵從本能,緊揪住伯恩哈德的衣襟不放。 五個前輩呆楞地看著,之中有人暗忖原來平常不苟言笑的前輩伯恩哈德有少年嗜好,當然也有聰明得立刻領會自己犯了大錯而慌亂思考有無脫身機會的人。但為時已晚,他們躲不掉。 弗雷特里西擋在那符合這小倉庫規格的窄門前,五個人在他視線底下,誰也沒遺漏。 「看來你們前輩超中意那孩子的,這下我們可無聊了,是吧。」弗雷特里西聳聳肩,而伯恩哈德依舊不說話,也沒看向那五人,逕自打橫抱起艾伯李斯特,繞過弗雷特里西而去。 「呵,只好讓你們陪我解解悶啦!」弗雷特里西抬腳一勾,關上了門,然後咧嘴笑道:「親愛的後輩們,可不要不給前輩面子喔!」 待續。 後記: 嗯…………又扯了快七千字……嗯……至少……伯恩哈德終於出來了。 俺想俺大概會有好一陣子不想再打口交了(← 然後也幾乎衝破了打H文的羞恥心,打H跟打清水沒兩樣了(← 沒讓艾伯真的被強暴是俺最後的良心……(←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