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伯恩艾伯*The Warm Story(下)

集體盥洗時間過後的澡堂空蕩,只有月光反射著地面一層未乾透的水氣。伯恩哈德抱著艾伯李斯特進到裡側的隔間,然後蹲低、輕放下他,讓他跪坐在地上,地板即使隔著伯恩哈德的大衣仍如刀面般冷硬,又失去了可以依靠的體溫,艾伯李斯特不自主地發顫。 伯恩哈德迅速脫下上衣,自己只剩一件單薄貼身的內衣,沒空感覺夜晚侵肌的涼意,隻手輕攬過艾伯李斯特,讓他靠在他胸膛,承受他的重量,希望艾伯李斯特多少可以輕鬆些。 「這時間沒熱水了,忍耐一些。」伯恩哈德一如往常低啞沉穩的嗓音伴隨著嘩啦水聲,艾伯李斯特想像著那水冰冷刺骨的感覺而下意識繃緊了身體,忽地一陣令人清醒的清涼貼上臉頰,同時後腦杓的結頭鬆開,雙眼的束縛終於解除,月反射在地面的銀光卻刺得睜不開眼,提手想揉眼睛,卻被阻止了。 「艾伯李斯特。」伯恩哈德輕喚一聲,像平常嚴肅但不嚴厲地叮嚀他這樣做不好那樣,用沾濕了的上衣一角溫柔擦拭艾伯李斯特的臉,從額際開始仔細但動作很輕地抹去那些腥黏的液體。 「唔……」艾伯李斯特輕吟一聲,害怕不安地不敢面對伯恩哈德卻又同時因此迫切地想親眼確認他的表情,眼睫毛顫了顫,終於能睜開眼睛,視界好不容易對了焦卻因淚幕而模糊了伯恩哈德的近顏,夢幻彷彿一眨即逝,但掬去淚水的觸感卻真實鮮明。 「已經可以了。」不是沒事吧、還好嗎、委屈你了之類關心的話語,伯恩哈德突兀地允諾一句,對艾伯李斯特而言卻具有莫大安慰的力量,頓時安心而鬆懈,慢慢取回現實感。 伯恩哈德的眸底反映著軟弱的自己,那是艾伯李斯特最不想承認的部份卻仍無法移開視線,因為那平時鷹般的淡漠眼神如今卻比月光還溫和的緣故,他無法再逞強了,用像盡了全力才勉強擠出的嘶啞嗓音喊了聲:「伯恩哈德先生……!」表情就像迷路的小孩總算回到家那樣,因失而復得的喜悅過於深刻反而痛苦地放聲大哭。 「嗚嗚……」艾伯李斯特垂低了頭,淚水一顆顆摔碎在地上,伯恩哈德再伸出手,艾伯李斯特卻往後退縮,連連搖頭,支吾道:「很、很髒……」他已經弄髒了伯恩哈德的大衣,連衣服也因為他溼透甚至沾上第三者的體液,他不想、也不需要、更不值得被如此溫柔對待,會遭受這般「不幸的事」,應當歸咎於自己的「無能為力」。 「哪裡髒。」伯恩哈德平聲問道,變得不像問句,反而是肯定地反駁了艾伯李斯特的話。 「艾伯李斯特。」伯恩哈德這次直接用手碰觸艾伯李斯特爬滿熱淚的臉頰,捧起他那仍稚氣未脫卻又想強裝成熟的臉,用指腹抹散淚水邊說道:「你可以責備自己,但那無法改變任何東西。」 拿著當毛巾用的濕上衣的手搭上艾伯李斯特的腰際,伯恩哈德清楚感覺到他駭然一震然後身體僵直。 「哪裡髒。」伯恩哈德又問了一次,仍是那樣沒有起伏不似問句:「把它擦乾淨就好了。」為了讓艾伯李斯特不要那麼緊張,他湊得很近,聲音很輕,殊不知完全造成了反效果。 艾伯李斯特也不明白,他知道伯恩哈德絕對不會對他做什麼奇怪的事,相反地全是為了他好,但他卻覺得好緊張,心跳加快並且覺得羞恥難堪。 果然不行。艾伯李斯特逃避地緊閉起雙眼,默想著。如果他是女性的話確實可憐值得疼,但他是男的,只會讓人覺得噁心而已。 「不、不好意思……」艾伯李斯特稍微挪動身子盡量拉開兩人的距離,雙手揪著自己的衣角往下想盡量遮掩黏膩不堪的下體,戰戰兢兢地說道:「我可以自己……」 伯恩哈德沒有回應,艾伯李斯特抬眼瞄看發現他眉頭緊蹙,雖然無語,艾伯李斯特卻知道伯恩哈德是很不滿地覺得自己不受信任。 「唔……」艾伯李斯特困窘地想解釋,卻找不到任何合宜的詞彙。 「……」伯恩哈德默然,他也同樣詞窮。他知道或許對艾伯李斯特而言,放他一個人才是好的,至少若是他自己的話,絕對不希望別人自以為是地多管閒事,可是他沒辦法丟著他不管。 對艾伯李斯特而言他只不過是眾多前輩之一,艾伯李斯特卻是他唯一特別關切的後輩。理由說不上來,只是在他意識到的時候艾伯李斯特已經不同於其他人了。也許因為艾伯李斯特聰穎、優秀、氣質出眾,也或許是因為他平常繃緊神經警戒身外一切的模樣很像以前的自己……但又如何呢?伯恩哈德總不禁反問,自己能為這孩子帶來什麼?戰技與智略?茍活下去的方法?在那之中有希望、有喜樂、有幸福麼? 有時候伯恩哈德真想直接叫艾伯李斯特滾出這個地方,親手把他趕出去,不管是他進退有度的完美舉止還是天真伶俐的眼神和表情,都和其他人格格不入。有良好成長背景及知識教養的他,不應該在這裡。 更不應該遭受這種事。 伯恩哈德愈想愈覺得莫名光火,方才一心顧著艾伯李斯特的狀況,沒能親手教訓那些不齒之徒。對他而言,艾伯李斯特才是最重要的。吞下無以宣洩的怒意,伯恩哈德深呼吸,他從來不是個善於言語的人,也不懂如何才算是溫柔體貼,但他希望能讓艾伯李斯特感覺好一些,不是基於安慰或同情,只是不想看到艾伯李斯特痛苦的表情和眼淚,因為他的情緒也會隨之起伏.這是他很久沒有過的感覺了。 理由仍然說不上來。若硬是要問的話,他也許只能沉默吧。 放棄刻意編織話語,伯恩哈德任由沉默蔓延,布摩擦的聲音在安靜空曠的空間裡造成巨大回音,一手抱過艾伯李斯特,拿著濕上衣的另一隻手則直接探向他的大腿內側。 「嗚!」艾伯李斯特又像受驚的小獸般猛烈一顫,感到羞恥而想逃地往後退拒,卻被對方誤會成害怕的表現,伯恩哈德壓在背上的手又多了點力道,腿間的手相反地動作輕柔,艾伯李斯特只好壓低頭、緊閉雙眼消極地逃避。 即使隔著布也能感覺到那裡黏膩不堪,不知道疊了幾份男人的液體,想到幾分鐘前男人包圍著他,把他當做處理性慾的工具就覺得難以忍受,很久沒有過的怒火中燒的感覺燻得他頭暈目眩,甚至不理智地想著如何讓他們也嚐嚐相同屈辱的滋味痛不欲生。 從兩腿內側往後擦到後臀,伯恩哈德發現兩股之間也有沾到,他幾乎反射性地質問了句:「他們有插入這裡?」 「咿!」感覺臀瓣被往兩側撥開,艾伯李斯特猛地倒抽一口氣。 「我看。」完全不給艾伯李斯特回答或做任何反應的機會,伯恩哈德攔腰輕鬆將他轉了半圈。 「伯恩哈德先生……」艾伯李斯特繼續無謂拉長自己的衣角,伯恩哈德欺身,用身體的重量讓艾伯李斯特不得不彎下腰去,然後說道:「趴在大衣上,給我看看後面。」 「……」在伯恩哈德低啞的語氣裡感覺到怒意,艾伯李斯特只好照做,壓低身子,兩手原本想撐著,卻全身棉軟使不上力而平伏貼地,兩腿側屈著,倒很像教練中的臥倒姿勢。 艾伯李斯特將臉埋進手臂裡,想逃避卻反而讓注意力更集中在伯恩哈德注視下的部位,他感覺到兩臀瓣被左右分開,私密的後穴接觸到冰冷的空氣本能地收縮,這些和前輩對他做的事一樣,但此刻卻沒有恐懼、討厭或噁心的感覺,只有燒紅了雙頰的羞恥。 伯恩哈德用唾液濡濕食指,緩慢地在入口處繞著圓圈,附近是很乾淨,但裡面呢?他沉聲復問:「有被碰這裡麼?」 「……」艾伯李斯特不答,只勉強點了點頭。 伯恩哈德深呼吸緩和情緒,同時輕淺地戳入指尖。 「唔……」艾伯李斯特悶哼,伯恩哈德已經慢慢推入兩個指節,雖然仍緊窒,但感覺得出來不是第一次,內壁柔軟且自然地泌出潤滑的體液。 「嗚……」艾伯李斯特努力壓抑著聲音,不知為何有股下肢麻痺酥軟的異樣感,他開始害怕起來,對被進入卻沒有絲毫嫌惡反抗的自己感到害怕。淫亂、淫蕩之類前輩曾侮蔑他的話語針般刺上心頭。拜託快點結束,艾伯李斯特祈禱著,在伯恩哈德發現他可恥的反應之前。 「好像沒有受傷。」伯恩哈德認真地像檢查訓練後傷口那樣自然,「只有插入手指?」 「唔、是、是的……只有手指、幾根而已……」艾伯李斯特客觀回應著,希望自己語氣也能平淡但卻無法控制地比平常略高了幾度,還帶著撒嬌似的哭腔。自我嫌惡感啃蝕理智,卻徒然讓不甘的淚水使他看來更加可憐軟弱。 伯恩哈德仔細確認般輕觸著裡側,艾伯李斯特腰枝無意識地浮動起來,和著斷斷續續的嗚咽呻吟,就算艾伯李斯特自己不明白,他年輕的身體卻對性慾有了誠實的反應。連本意不在此的伯恩哈德也被影響了,手心滲汗,不由得緊張起來。 「唔嗚嗯……不行、伯恩哈德先生……」艾伯李斯特側著頭求繞似地眨著水氣氤氳的雙眸瞅著伯恩哈德,右手摀著嘴以免溢出更多不像自己發出的嬌喘,左手則努力往後伸長攀住伯恩哈德的手腕,卻完全沒能達到阻止的目的,反而是實在毫無自覺地翻倒了伯恩哈德的理智。 瞬間伯恩哈德明白這無關乎性別或年齡,因為是艾伯李斯特所以才能如此輕易地煽動他的情緒。 「……不太好……」伯恩哈德碎念著,艾伯李斯特感覺到手指的進出停了下來,正鬆了口氣,卻又立刻因為自己的男性性徵被大手包覆而猛地弓起腰部。 「咦、什、什麼?伯、伯恩哈德先生、啊……!」艾伯李斯特的分身勃起了,但他並沒有自己手淫的經驗,從沒想像過自己的那裡也會變熱、變硬,伯恩哈德一手套弄著,邊將中指也探入後穴,下肢性事的快感電流般竄過全身,艾伯李斯特感覺暈眩,卻很舒服,腰臀本能地抬高而顫抖不已,渴求更多的刺激。 「不、不行、伯恩哈德先生、啊啊啊、啊!那裡不行……!」伯恩哈德按壓到了艾伯李斯特身體裡的某一點,一旦碰到理智就全瓦解了,他嚶嚶啜泣起來,分身分泌出的愛液黏稠了伯恩哈德的手心,摩擦發出淫靡的水聲,前輩因為把他當女生的替代品所以從來沒碰過那裡,陌生的快感更加難以抵擋,像是要溺斃般艾伯李斯特張大口吸吐著空氣,有股要排出什麼的感覺,而他用盡力氣忍耐著。 「艾伯李斯特。」伯恩哈德感覺得到艾伯李斯特的性器已經瀕臨極限,他壓低聲音掩飾自己衝動失常的舉動,格外低啞的嗓音卻像舔舐過耳際般令艾伯李斯特興奮地顫抖。 好可怕。艾伯李斯特恐懼到發不出任何聲音,但他並不是怕伯恩哈德,而是怕自己,一被伯恩哈德碰觸、叫喚,他就有很奇怪的感覺,明知道這個行為是不對的,卻覺得好舒服、想要更多、不想停下來、希望更多…… 「已經可以了,就射出來罷。」伯恩哈德邊應許,一邊執拗攻擊著艾伯李斯特前後敏感的地方。 「嗚嗚嗯啊───!」艾伯李斯特伸直雙腿,一陣痙攣的同時腦袋恍惚地花白一片,這是他第一次有意識的「高潮」,濃熱的白濁全吐在伯恩哈德手心。 艾伯李斯特吐精後無力地癱倒在地,喘息愈來愈輕,伯恩哈德將手上的液體沖掉後,他已經昏睡過去了。 伯恩哈德重新替艾伯李斯特擦拭身體各處,最後用手背輕拂去他額際的汗水和眼角的眼淚,沐著霧白月光少年睡臉毫無防備而安祥,伯恩哈德注視良久,用自己才感覺得到的程度輕嘆了口氣後,將艾伯李斯特納進懷裡,希望能用體溫代替他應該要擁有的溫軟床舖。 數分後,第三者的腳步聲靠近,伯恩哈德很快就知道那是弟弟弗雷特里西,一看到他的臉出現,伯恩哈德立刻食指比在唇上示意要他安靜。 弗雷特里西看到伯恩哈德懷裡的艾伯李斯特明白地點點頭,盡量輕聲細語道:「抱歉,稍微有點和他們玩得太起勁,讓你們久等了。」手裡拿著艾伯李斯特的長褲:「幫小少爺穿上褲子帶他回家睡覺吧。」 「……」按捺著想糾正弟弟輕浮語氣的衝動,伯恩哈德默然頷首。 「要帶他回你房間麼?」 聽到弗雷特里西這麼問,伯恩哈德不可思議地瞪大了眼睛。 「啊啊……也是啦,如果早上他沒有和大家一起起床想必之後會被問東問西反而糟糕吧!我真是粗神經。」弗雷特里西搖了搖頭,自行解讀了伯恩哈德驚訝的原因。 「……嗯。」伯恩哈德虛應了聲,弗雷特里西不知道的是他那正經嚴肅的雙胞胎哥哥方才竟把帶回房間這件事給「想歪」了。 兩人將艾伯李斯特送回訓練生的寢室後,稍微討論了下要如何處置那五個人,很快有了共識,互道聲晚安後各自熄燈就寢。 隔天早上艾伯李斯特跟大家一起在早晨第一次號角聲中清醒過來,然後盥洗、整理內務、換裝準備早點名,跟昨天以前的日子沒有差別,不禁令他懷疑昨晚發生的一切是個厚顏無恥的夢,教伯恩哈德及弗雷特里西來救他就算了,甚至還在伯恩哈德面前淨露醜態。 早點名結束後,艾依查庫立刻湊過來邀他吃早飯。兩人在飯廳找了空位並肩坐下後,弗雷特里西爽朗的聲音傳來:「嘿,兩個小兔崽子早安啊!今天早餐是還沾著露水的草梗麼?」 「早安。」「您早。」艾依查庫和艾伯李斯特分別禮貌地打了聲招呼,弗雷特里西便在他們對面坐了下來,後頭跟著伯恩哈德,則坐到弟弟旁邊。 「伯恩哈德先生早!」「……您早。」這次艾伯李斯特停頓了幾秒,視線游移,見狀艾依查庫也緊張起來,擔心是不是因為他跟兩位前輩說了艾伯李斯特騙自己的事,害他真的被處罰了。 「艾伯李斯特。」伯恩哈德先開口,艾伯李斯特立刻僵直了身子,戰戰兢兢地回道:「有!」 「你這陣子很少來找我了,我上次教你的姿勢練得怎麼樣了?」伯恩哈德語氣依舊淡漠,艾伯李斯特更加懷疑昨晚發生的全是自己的夢,頭不由得愈垂愈低,很是心虛地說道:「是的……」 「那為什麼要騙你好朋友說你中午都去找伯恩哈德先生咧?」弗雷特里西忽然插了一句,被戳破謊言的艾伯李斯特猛地睜圓了雙眼,但艾依查庫卻比他更激動,幾乎快要跳起來地說道:「弗雷特里西先生!艾伯他、艾伯他又不是故意的!」 「說謊還有不小心?」弗雷特里西眉一挑,露出極度不以為然的表情,艾依查庫更慌了。 「說謊是有原因。」伯恩哈德低沉的語氣很有份量地壓住現場一觸即發的緊張氣氛:「艾伯李斯特,你的原因應該已經沒了,那就應該好好面對你說的謊,除非對方的心情對你而言不重要。」 艾伯李斯特抬眼時兩人不小心交會了眼神,伯恩哈德嘴上說著嚴謹的話語,眼神卻流露著溫柔,他立刻確信,昨晚發生的事是夢這個想法源於他的軟弱,才是應該狠狠破壞的假象。 「伯恩哈德先生、我知道艾伯他」「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急切地打斷艾依查庫的話,側過身,慎重地向艾依查庫低頭道歉:「對不起,我說了謊……讓你擔心。」 自己實在太自以為是了,什麼能保護艾依查庫就好,分明什麼都做不到,什麼都沒做到,反而欺騙了他,他卻即使知道被欺騙,仍努力地為自己著想。除了道歉之外無法給艾依查庫多餘的東西,但對方卻給了他一個燦爛的笑容,說道:「艾伯沒事就好!」 「好啦、好啦!早上操課是自由訓練對吧?我們倆就大發慈悲幫你們指導指導吧。」 「快吃吧,別浪費時間。」 「是的。」「是。」 被一度搞亂的故事似乎又回到正常軌道,艾伯李斯特雖然還沒有確切前進了一步的實感,但他會毫不猶豫地繼續前行,那些不值得回顧的事就任它們散在腳邊,他想要緊緊抱在懷中的記憶已經夠多了:父親、母親、大屋的氣味和城鎮的風景、摯友艾依查庫,然後是伯恩哈德先生。 數日後,艾伯李斯特的生活一如往常,沒有再看到那些前輩出現,可能是嘗到了苦頭不敢再做那種事,他沒有多想,只管專心於操練上。 弗雷特里西和伯恩哈德讓艾依查庫和艾伯李斯特兩人互相做對招練習,他們則在一旁觀察,偶爾即時做些建議。 「他們要去的單位已經決定了。」弗雷特里西邊看著兩人的動作,邊和伯恩哈德聊天。 「是麼。」伯恩哈德沒什麼興趣地應著。 「結果比我想像得還前線,希望他們能努力啊,把那些精力花在站哨上。」 「嗯。」 弗雷特里西和伯恩哈德有建議人事的權利,他們沒有公開那五個人的行為,只是稀鬆平常地往上交出提名人事調動的報告書,希望將精力旺盛的他們派往前線做支援,而今早正式的調動令已經頒下了,現在他們大概正苦喪著臉整理行李吧。 「不告訴他麼?」 「……」 兩人的視線不由得集中在艾伯李斯特身上。身高雖然略高於艾依查庫,不過艾伯李斯特身形纖細,但這不影響他持劍的姿勢,仍相當有氣勢,速度略慢於進步神速的好友,但他更擅長有計劃性的攻擊防禦套路,反而讓對方找不到可趁之機,盡量讓每個動作都發揮最大效果,即使已經確定佔上風仍不得意,謹慎進退。 艾伯李斯特的優秀有目共睹,然而這樣看似無懈可擊的他卻曾遭遇那種事-被當作處理性慾的道具,好幾個晚上被蒙上眼睛浸淫在男人的氣味裡-,除了他自己之外,只有出手救了他的弗雷特里西和伯恩哈德知曉。 「我知道主動和他提起那件事就好像用力撕掉傷口上好不容易結出的痂,不過我想他有權利知道吧。」 「……他會自責的。」 「自責?」 「他對那些『東西』的憎恨,遠比不上對自己的責難。」 「嗯……我大概能理解了。這小子比我想像得還自虐啊,或者是某種方面的精神潔癖?」 「……」伯恩哈德不再說話,弗雷特里西也把心思專注在兩人身上。 於是那五個人的結局在艾伯李斯特沒有察覺到的時候被寫好了,而他在連隊裡的日子也依舊充實,和艾依查庫互相磨練成長,兩人在一起的時間是快樂的,雖然在大屋那段美好時日不可能再現,但那是只有他們才知道的,支持他們前進的背景。 表面上看起來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艾伯李斯特只是有一次在澡堂被前輩們找碴而已,之後那些只在夜晚發生的事,不過惡夢爾爾,醒來後就忘了。然而事實上,艾伯李斯特的生活還是有了變化。 「嘿,今天狀況怎麼樣啊?」弗雷特里西邊回應著訓練場上其他訓練生的敬禮,一邊瞇眼笑著朝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走來,後面跟著伯恩哈德。 和艾依查庫一起禮貌地向兩位前輩打了招呼後,艾伯李斯特逕自側過身去漫不經心地擺弄著訓練用的鈍劍。在面對伯恩哈德的時候,他總會過份意識然後緊張莫名。 與其說生活,不如說是心情上有了變化,無法分出是好還是壞,卻難以面對。 「艾伯李斯特。」 「……是的。」 「讓我看看你的姿勢。」 「是的。」艾伯李斯特重新慎重地深呼吸,轉換心境,就算自己已經多少意識到心底醞釀蠢動的「變化」該如何命名,他真正應該要做的事仍沒有改變,也不可能有改變。艾伯李斯特偷偷瞄看了伯恩哈德一眼,對方依舊五官表情端正不阿,他難道可以輕易地說出「我喜歡你」這種話麼? 伯恩哈德當然看得出來艾伯李斯特面對他有些不自然,只是假裝沒有發現。他除了既有的東西,例如戰鬥技巧或戰術知識以外,無法再給予艾伯李斯特任何堪稱有價值的事物,甚至有只會讓他傷心的自信。 若說「喜歡」,不管是就同性、前輩後輩關係、年齡差距、還是其他所有一切現實環境情況而言,都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了:「徒然」。伯恩哈德寧願理性地用一時感情的錯覺說服自己放棄過多的想像。 艾伯李斯特終究沒辦法像伯恩哈德那樣淡然處之,他實在太過青澀,情感往往不是可以收放自如的東西,每每到了夜晚還會變成生理上的衝動,他學會偷偷在被子裡手淫,即使覺得這樣做很糟糕,卻停不下來,隔天就更不敢直視伯恩哈德的臉,簡直惡性循環。 其實艾伯李斯特一直想找機會向伯恩哈德道謝,他犧牲了自己的大衣、上衣、時間還有力氣,他卻厚顏無恥地因為伯恩哈德的撫摸而舒服到失神的地步,仔細反省後才發現他連一句「謝謝」都沒說,還因為私人感情的因素迴避著對方,失禮之外還很無禮。 結果艾伯李斯特開口之前,伯恩哈德先製造了兩人獨處的機會,他可能不是有意的,但對艾伯李斯特而言卻又像是被救了一次。 「艾伯李斯特。」在晚飯後伯恩哈德叫住艾伯李斯特,少年又是一副戰戰兢兢的,好像害怕被斥責的樣子,伯恩哈德不禁下意識放軟了聲調:「盥洗後若不會太累的話可以來我房間讀書。」 讀書兩個字成功吸引了艾伯李斯特的注意力,原本若有所思的複雜表情立刻明亮起來,很誠實地表現出他很開心,看著這樣劇烈的變化,伯恩哈德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以後我在的話都可以。」再多了更多的許諾,艾伯李斯特露出和他年齡相符的燦爛笑容。 「謝謝您!」 伯恩哈德其實不喜歡別人進他的房間,主要是不能忍受自己的領域被別人影響,但若這樣做可以讓艾伯李斯特這麼開心的話,也不是什麼壞事。 「總覺得好久沒看書了……」艾伯李斯特興奮地喃喃念著。 「可別抱太大期望。」伯恩哈德輕拍了下艾伯李斯特矮了他一大截的小腦袋,說道。 「呃、是的、對不起,我太得意忘形了。」艾伯李斯特往後退了幾步,讓出一個適合前輩後輩禮貌的距離。 「不是那個意思。」伯恩哈德輕歎了口氣,忽然想起弗雷特里西曾經說過這孩子「很自虐」。 「你是特別的。」伯恩哈德說這句話只是為了讓艾伯李斯特可以安心地接受他的好意,但才說出口就後悔了。 「……謝謝您。」艾伯李斯特明顯楞了數秒,才又禮貌地回應。 說錯話了。伯恩哈德心想。手心因握緊而滲汗,他連假裝自己只是個照顧後進的前輩,拍拍艾伯李斯特的頭說聲晚點見都做不到。 瞥了眼在斜後方低著頭保持著一定距離跟著他走的艾伯李斯特,伯恩哈德即使再不想承認,腦中仍自然而然浮現了一個念頭:啊啊,他喜歡這個孩子。 盥洗完後,艾伯李斯特向艾依查庫打了聲招呼,便獨自前往伯恩哈德的寢室。 像伯恩哈德這類前幾期的前輩就可以擁有自己的房間,不像訓練生和後幾期的連隊成員是睡在多人合寢甚至是大通舖。雖然是自己的房間,卻也不大,放張床、書桌、書櫃、衣櫥也就差不多了,但對艾伯李斯特而言,僅只是有書桌及書櫃這兩樣東西,就令他好生羨慕。 明明以前在大屋時,他對讀書抱持著八分應付的心情,一久沒碰到書,才發現讀書對他而言有多重要。來到連隊碰到的書只有載滿數據資料的無聊教科書,艾伯李斯特一想到終於可以讀到別的書,就興奮得差點跑起來。 盥洗後的赴約,艾伯李斯特不禁又想起澡堂旁那間小倉庫。四方型小房仍靜靜佇立在澡堂旁,從來沒有人注意,只有艾伯李斯特知道裡面的塵垢有多厚,但現在連他也不知道裡面長什麼樣子了,是跟以前一樣?還是有被整理過了? 帶著他離開那陰暗小倉庫的是伯恩哈德,那時候被擁抱的力道和溫度,甚至是他胸膛融著淡淡皂香的體味,艾伯李斯特還記得很清楚。 必須要好好道謝才行。艾伯李斯特來到伯恩哈德房門前面,下定決心的同時伸手輕叩上木門,說道:「伯恩哈德先生晚安,我是艾伯李斯特。」 「門沒鎖。」得到伯恩哈德的允諾後,艾伯李斯特開門進入。 伯恩哈德坐在書桌前,桌上置著熱茶兩杯和數堆高低不齊的書,艾伯李斯特不禁有些緊張,僵硬地鞠躬道:「不好意思打擾您了。」 「……不是我叫你來的麼。」 「咦、呃、是、是的……謝謝您……」 這什麼毫無意義的對話!伯恩哈德和艾伯李斯特互相別過視線,一陣沉默。 「嗯。」伯恩哈德打破沉默,站起身來說道:「只有一張椅子,你坐吧,我坐床上。」 「咦、不、請讓我坐床上吧!」艾伯李斯特只想著不應該讓伯恩哈德配合自己,不經大腦說出口的結果又是後悔。床跟椅子,很明顯坐椅子比較有禮貌。 「……」伯恩哈德也楞了一下,艾伯李斯特的緊張似乎會傳染,連他也感覺莫名彆扭起來。 「對、對不起、謝謝您,請讓我坐椅子吧……」艾伯李斯特頭垂得老低,前髮遮住了眼睛卻掩不住雙頰因為說錯話而羞赧的紅暈。 「嗯,不用太拘束……其實。」伯恩哈德清了下喉嚨,重新開口,語氣一如往常地淡然沉穩:「看得到的書都可以翻,只要記得放回原位就好。」 「是、是的!」艾伯李斯特答應,立刻看向書桌旁比他還高大的書櫃,從最高處一直瀏覽下來,眼神好像閃著光芒,興奮之情不言而喻,是平常看不到的很率直的樣子,伯恩哈德不禁莞爾。 「喜歡看哪方面的書?」伯恩哈德走到艾伯李斯特身邊,面對著書架問道。 「都、都可以……」艾伯李斯特還處在興奮狀態,沒辦法好好答話。 「我沒什麼文學的書,理論性的書籍可能又太沉悶了些……你看看這個好了。」伯恩哈德食指滑過一排書,然後取下最後一本,遞給艾伯李斯特。 「咦……」書皮是深沈的咖啡色,沒有書名,份量不多。 「某個一期前輩的日記。」伯恩哈德說明道:「或許說筆記比較恰當,本來就是為了傳下來而寫的,裡面有許多實戰的重要檢討。」 說是傳下來的,這個前輩大概已經不在了吧。艾伯李斯特慎重地撫過書皮,沒有積塵想必常常有人翻閱它。 「好的,謝謝您。」艾伯李斯特恭敬地回應,重新被提醒了自己進入連隊所背負的使命。 「別太勉強了。」伯恩哈德輕拍了下艾伯李斯特的頭,語氣格外柔和。 好像被讀心似的,艾伯李斯特有股不可思議的感覺,伯恩哈德溫柔的行為讓他想起他剛剛決定好一定要說的那句話。 「伯恩哈德先生。」艾伯李斯特重新站挺身子,面對伯恩哈德,表現出慎重的態度。 伯恩哈德默然瞅著艾伯李斯特示意要他說下去。 「那個……之前的……前一陣子的事……就是…那個…呃……」一旦要開口提起,艾伯李斯特便不可控制地緊張支吾起來,明明是已經過去了的事情,卻比想像中還難以啟齒,但在不堪之外卻還夾雜著別的情緒,那是因為前面站著的是伯恩哈德的緣故。 「我知道。」伯恩哈德的大手又再次輕輕拍在艾伯李斯特的頭頂上,好像真的有讀心術一樣,「已經可以了。」 艾伯李斯特覺得自己的臉頰燙紅了起來,那晚的回憶猛地襲上,明明應該是恨不得揉一揉丟掉,當作從沒發生過的過去,卻一點也不覺得難過或痛苦。這樣的自己肯定不太正常。 不行。艾伯李斯特抿緊唇瓣告訴自己。至少得好好說出那句話,要讓伯恩哈德知道他多麼感謝他,若不是他來帶他離開,他現在或許還被囚禁在那個小倉庫裡,蒙著眼睛就以為可以忽視一切,只知道消極地接受現實,卻只是一味逃避不敢面對……一定要讓伯恩哈德知道,他是多麼地…… 「我喜歡您……」語尾才剛落,艾伯李斯特猛地摀住自己的嘴巴。 他是想說「謝謝您」的,「喜歡」這兩個字應該深深藏在心裡的。 「我、我是說……謝謝您……」艾伯李斯特睜圓著金瞳,就像受到驚嚇的小貓,直瞪著什麼也沒有的前方,渾身發顫。 伯恩哈德沉默,走近艾伯李斯特一步,同時艾伯李斯特後退兩步,直到他的背抵上木門,替漏跳了好幾拍的心臟補了怦通一聲。 「唉……」伯恩哈德歎了口氣,輕得只有他自己聽得見,伸出雙手輕觸艾伯李斯特窄瘦微顫的肩膀,彎腰配合他的身高,要他看看自己的眼睛。 「我不是說了麼?」伯恩哈德的眼眸裡閃爍著艾伯李斯特眼角的淚光,彷彿他也泫然欲泣,艾伯李斯特在不知所措的當下,被輕輕摟進他懷裡。 「我知道。」 耳際傳來伯恩哈德幾乎與自己同拍的劇烈心跳,撲鼻是混著清爽皂香的體味,還有將他環抱的溫暖,艾伯李斯特沒有任何理由地嗚咽哭了起來。 完。 這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後記: 不知道為什麼俺很執拗地趕上了二二八。過去的傷痛固然不能輕易忘記但也不能執拗於過去而不願向前OH。 對不起讓大家看了兩萬四千多字…打起來有三十五頁這麼多,不得不說挺有成就感的。俺好愛伯恩艾伯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每天睡前也想吃飯也想洗澡也想起床也想(以下略 俺打這篇下篇的時候良心譴責比上中還嚴重…… 「欸噁…伯恩哈德是戀童癖……」這個想法一直刺激著俺的小小心靈 真正的戀童癖不是伯恩哈德,是俺啊(告解語氣 十四歲應該還好吧,也有不少人十四歲就長得很壯碩啊(???? 十四歲應該還好啦,是少年啦,再一步就是青年,再兩步就是大叔了嘛(哩加賽啦 十四歲真的還好唷……俺個人正太的定義指到十二歲(夠了 照慣例俺好像又在拖長後記了 下一篇要打什麼呢?連隊前輩組(阿奇、伯恩、弗雷、里斯)x艾伯多P?(為什麼啦 俺艾伯力嚴重不足啊…為什麼要這樣對俺… 說起來艾依查庫R4要實裝了俺又要陷入苦戰了…… 這篇最愉快的大概就是打面對伯恩哈德就結巴笨拙無比的少年艾伯李斯特 好可愛噢哈啊哈啊發抖的黑髮眼鏡少年(你看看你果然是個戀童癖 當然伯恩哈德面對自己戀童…不對、是自己喜歡上小男…不對是喜歡上比自己小許多的少年艾伯李斯特時,顯得失去從容的感覺也很可愛…好帥哈啊哈啊好想(隔著軍裝)舔遍伯恩哈德全身(重複率很高的句子 然後… Q:為什麼弗雷特里西這麼剛好在伯恩哈德跟艾伯李斯特完事(?)之後才拿著褲子出現呢?他是不是其實在旁邊偷窺以久了? A: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巧合,然而所謂巧合也是由必然形成的,所以這是必然的結果…… Q:為什麼艾伯李斯特不向弗雷特里西道謝呢? A:因為俺懶得打那部份了。(凎 艾伯應該早就找機會向弗雷特里西道謝了然後弗雷很爽朗地燦笑說他明白了這樣 Oh…不…後記再打下去會變成29號發文(←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也太偉大了吧 俺只好以身相許(寬衣解帶(壓咩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