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艾依艾伯*如果如果

繼艾伯李斯特之後不久,艾依查庫也接受了第四次恢復記憶的儀式。 儀式依舊在那獨立出來的密房裡進行,這次很快,房外的大家都還沒聊開呢,艾依查庫和聖女之子就走了出來。 然而,所有人都對那個默默跟在人偶少女後面,籠罩著難以言喻陰鬱氣質、像變了個人似的艾依查庫印象深刻。 人偶少女曾說,當他們進行第五次儀式時便會回憶起死前遺憾之事,生前的記憶才算拼湊完整。第四次是倒數第二次,想必也很接近真相了吧,那是怎樣的內容呢?就算有人心存好奇,也不敢貿然探問。 「艾依查庫。」解散前艾伯李斯特忍不住叫住艾依查庫,他那無神的模樣實在令人在意。 「哈哈、有點累了!抱歉,有什麼話明天再說吧!」艾依查庫瞇細左眼,笑了笑,不消思考也知道這傢伙在逞強,別過視線的那瞬間眉眼黯淡垂下,好像隨時都要哭出來的樣子。 「掰啦,艾伯。」艾依查庫無力地揮了揮手,轉身離去。 「……」艾伯李斯特驀地胸口像被從裡側敲擊般震痛,明明很想拉住艾依查庫問個明白,卻動彈不得,這種不自由感令他焦躁地皺起眉頭,沒來由地胸悶得難受。 在艾伯李斯特上次回憶起的片段裡,他被審判單位派來的刺客逼入絕境,然而艾依查庫適時出現救了他,然後他失去了意識。既然這不是最後一次的回憶,那麼他那時應該沒有死,之後怎麼樣了呢?他確信艾依查庫一定知道些什麼。 「艾伯李斯特。」 朝聲源的方向看去,人偶少女睜著圓亮的雙眸抬首瞅著他,那剔透的眼底徹底地映出自己的靈魂模樣,在人偶的面前試圖隱藏些什麼都是徒勞。 「在這個世界裡,沒有權力,沒有地位,也沒有財富可以追求。」人偶少女慢條斯理地說著:「聖女大人喚醒你們不是為了要你們沉浸在感傷中,而是要去完成你們的遺願,然後向聖女大人獻上你們永遠的忠誠。」 「……遺願……」 「再也沒有有形之物可以追求。所以,艾伯李斯特,你最後想要的那個無形之物,是什麼?」 「……您這是在暗示什麼?」 「你的腦子是裝飾品麼?」 人偶少女辛辣的回應反而令艾伯李斯特會心一笑。 「其實我並沒有那麼聰明。」 「難得如此謙虛。不過,不是壞事,人總要有些缺點,才顯得更可愛一些。晚安了,艾伯李斯特。」 「晚安。」 目送人偶少女回房後,艾伯李斯特往寢室的方向走去,去艾依查庫的房間。 艾依查庫回到房間後,疲憊地脫下外衣留下清爽的薄襯衫,然後面朝下重重地摔到床上去。 眾人感覺的那短短數分鐘,對艾依查庫而言卻是永遠不會結束的循環。他回想起了那些場景,歷歷在目:染血的艾伯李斯特、醫院、王妃撒嬌似的哽咽、在病床上對自己說出「結束」兩個字的艾伯李斯特、終會消去的燈火……最後是自責。 艾依查庫悲傷的源頭來自於深刻無法排遣的自責。自己沒有資格待在艾伯李斯特身邊,這樣的想法動搖了他的精神。 趴在床板上,艾依查庫在黑暗中不禁幻想,如果他可以再一次重新回到那個地方,重新面對艾伯李斯特的話,他一定還要繼續待在他的身邊,無論如何,不管怎樣…… 「……唉……有夠傻的,這不都死了麼。」艾依查庫翻了個身變成仰躺,朗聲嘲諷著竟然如此不切實際的自己。 因為他明白,即使真的再給他一次機會,他還是要說:「艾伯,我們一起離開這裡吧。」就算再次被艾伯李斯特拒絕也沒關係,不,就因為是艾伯李斯特,所以才會拒絕的,他總是果斷、堅決、強大、自信,不像自己,在看到鮮血從艾伯李斯特的腹部汩汩流出時,他簡直無法思考,覺得好害怕,好想逃離有可能會傷害艾伯李斯特的一切。 結果他還是跟小時候一樣,軟弱、無能,總是只能跟在艾伯李斯特的後面,卻自以為自己對艾伯李斯特而言是有意義的,是有價值的,是有幫助的。 有些部下說他是被艾伯李斯特利用了,但他們是不會明白的,不明白艾依查庫「寧願」被利用,因為這代表了他有那個「價值」。 「是我害的……一定是我害的……如果我沒有離開他……那麼我們就不會在這裡了……一定……艾伯一定會成為帝國的新領袖,在萬人之上,那最適合他了,他原本就是領主之子,原本就是……就是應該站在哪裡的人……站在高高的地方…高到可以擋住太陽……呵,哈……嗚……我到底為了什麼才一路努力過來的……」艾依查庫無法停止地自言自語著,滾滾淚水從左眼溢洩而出,在目前為止的記憶裡,他好久好久沒這樣哭過了,五官被淚絲拉得糾結在一起,張大口卻只能發出幾個梗塞的音節,抽著氣,涕淚爬滿臉龐,狼狽得令人笑不出來。 「叩叩。」「艾依查庫。」伴隨著敲門聲,那個人的聲音令艾依查庫的眼淚戛然而止。 最後一滴眼淚害怕被發現似地流星般滑過臉頰,跌到被單上迅速被吸收消失。艾依查庫幾乎本能性地從床上跳起,用兩手手背抹了抹臉,卻仍躊躇著不知道該不該應門。 不應不是很奇怪麼?艾依查庫心想。他並不想因為自己的心情而影響現在的艾伯李斯特。這些無法控制的感情也不過回憶爾爾,難道不是麼?艾依查庫揣測,冷靜如艾伯李斯特,一定是這麼想的。 「是我。」艾伯李斯特在門外,困惑為什麼艾依查庫沒有立刻應門,不禁繼續說道:「我是艾伯李斯特。」 我當然知道是你啊不然我也不用這麼煩惱!艾依查庫在房間內來回跺步,眼角都乾透了,他焦慮地搔亂自己的頭髮。 「鏗擦!」 金屬摩擦的聲音讓艾依查庫本能地挺直了身子一副警戒的樣子,那聲音他很熟悉──是子彈上膛的聲音。 「艾、艾伯!你想做什麼!」艾依查庫顧不了那麼多,衝上前開了門。 「……讓我好等。」艾伯李斯特手從腰間的槍袋裡拿開,轉而推了艾依查庫一把,順手也把門給帶上。 「……歹勢……但、我今天真的有點…」艾依查庫才剛側過身,不想面對艾伯李斯特時,艾伯李斯特猛然捉住他的左肩,強迫他轉過身來。 「你的眼睛……」 「唔!」 艾伯李斯特閃爍金瞳的光刺痛艾依查庫僅存的左眼,他粗暴地甩開艾伯李斯特的手,很痛苦似地閉上眼睛。 「艾依查庫!看著我!」 「拜託、艾伯、我現在……」 「管你的,不管有什麼理由,我叫你看著我!」 兩人互相拉扯著,簡直像在比角力,艾伯李斯特使勁推擠艾依查庫,讓他為了抵抗而不斷後退,直到他撞上後方的床舖,失去平衡往床上跌,連帶著艾伯李斯特也跟著平衡崩潰。 與慌張的艾依查庫相反,艾伯李斯特快速冷靜地取得優勢,兩手分別壓制住艾依查庫的左右手腕,用全身的重量把他撲倒在床上。 「跟小時候一樣。」艾伯李斯特攫住艾依查庫的視線,「紅的跟兔子一樣。」 「……嗚……」艾依查庫軟弱地哽咽出聲,他絕對不想哭,不想暴露自己的不夠堅強。 「傻子。」艾伯李斯特斂眸,應當是嘲笑的字眼卻溫柔得不可思議。 艾依查庫的熱淚自動盈了眶,他自責,又因為確信艾伯李斯特不會怨懟他的不夠堅強而更加自責。 「如果只是重蹈覆轍,那就沒有再會的意義了吧?」 「……咦……?」 艾伯李斯特漸漸放鬆了束縛艾依查庫的力道,在他的第一顆眼淚掉下來之前,去輕吻他的眼角。 「我們第一次看見渦的那時,如果我沒有硬拉你去山丘,你就會跟大屋一起消失,所以我救了你,你的命是我的。而我差點被工程師的走狗肅清時,是你救了我,所以我的命是你的。我們倆都無可避免地必須為對方負起責任來,你難道想逃麼?」 艾伯李斯特邊說邊直起上半身,整個人騎馬般跨坐在艾依查庫身上,右手抵在身下人的左胸處,感覺他的紊亂心頻。 「艾伯……」從下往上,艾伯李斯特包在合身軍上衣裡的身形一覽無遺,簡直像是在夢中才會有的畫面空白了艾依查庫的思緒,儘管他不知道艾伯李斯特是怎麼想的,但他喜歡他,即使身為同性,即使是從小一起陪伴到大的摯友,他不知道在夢過他後自我嫌惡了多少次。 艾伯李斯特左手往後一撐,不偏不倚碰著了在艾依查庫小腹下方,反應著慾望而微脹起的身體中心部位。 艾伯李斯特明顯睜圓了瞳孔,有些驚訝,艾依查庫真想死死算了--雖然已經不算活著了,但他根本無暇想及那些。 「艾、艾伯我、」艾依查庫慌張地想撐起身子,卻讓艾伯李斯特的臀部往後滑,讓他的東西隔著褲子抵上艾伯李斯特的屁股。 「傻子、不要亂動!」 「啊、抱、抱歉……」 「……真是……」艾伯李斯特撇過頭,不太開心地碎念著,艾依查庫卻發現他的耳根子是紅的。 那是什麼意思?艾依查庫心跳不已,兩手不自主地撫上艾伯李斯特的膝蓋,然後指尖延長到大腿部份。 「艾依查庫。」 「呃!」 艾伯李斯特低沉喚了一聲,艾依查庫立刻驚懼地收手。 「來做愛吧。」 艾伯李斯特的燦金瞳孔一如往常不帶猶疑直視著艾依查庫,這讓他誤以為那句是很一般的軍事命令。 等他意識到艾伯李斯特到底說了些什麼的時候,艾伯李斯特已經拉下他的褲子,開始解起自己的皮帶。 艾依查庫雖然依舊被壓坐著,但他動彈不得的原因是他忙著用唯一的一隻眼睛好好確認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艾、艾伯……」艾依查庫覺得口乾舌燥,喚著對方名字的聲音就像方才哭泣時一般帶著抽噎。 「……」艾伯李斯特不發一語,退去長褲,露出白皙且就男人而言是值得羞恥的程度的光滑雙腿,不慣的冷空氣撫在上頭令他哆嗦,不過看看他左右漂移無法聚焦的視線,想必還有很大部份的羞恥心在與他的理智拉扯,難免覺得暈眩而不知所措。 艾依查庫驚訝地發現艾伯李斯特也有了些許反應,底褲撐出不自然的空間,他忍不住想伸手去確認,卻被一把制止。 「你…躺著。」艾伯李斯特擰起眉頭,命令沒有了平常的威儀,反而像是孩子賭氣一般,可以稱得上可愛,至少在艾依查庫眼裡看來是可愛到思路斷線了。 艾伯李斯特用膝蓋撐起體重,抬起臀部,將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含入嘴中舔濕,充分沾著唾液的手指從自己的尾椎往下滑進底褲裡。 「唔、嗯!」艾伯李斯特弓起腰,擰眉緊閉著眼悶哼出聲。 在艾依查庫的角度看去,上衣下擺剛好還能遮住艾伯李斯特的底褲,其實看不清艾伯李斯特在做些什麼,不過他已經不是小鬼了,自然明白,雖然是很不敢相信。 艾伯李斯特感覺自己的後穴已經習慣了兩根指頭的體積,於是慢慢進出抽插,甚至撐開擴張內壁,柔軟的裡側被按壓著,刺激了前面,頂端泌出愛液,濡濕得底褲透出一塊水漬。 「唔、嗯、哈啊……」原本沈重的悶哼漸漸變成黏膩的喘息,艾伯李斯特睜開眼,溼潤的瞳孔裡看見同樣閃著情慾濁色的海藍左瞳,他的鼻息不禁變得像是哼笑一般愉快。 艾依查庫忍俊不住,舔了口掌心,想伸手安慰自己脹熱到有些疼的男性性徵,卻被艾伯李斯特給搶先了。艾伯李斯特空著的左手再度碰上艾依查庫的,隔著底褲搓揉它,直到即使隔著底褲也感覺得到那熱度和蒸出來的熱汗。 「嗯嗯……呼……」艾伯李斯特拔出手指,轉而脫下艾依查庫的底褲,那完全勃起的男根誠實反應著慾望,邊流著愛液邊興奮地顫抖著。 艾伯李斯特伸手直接握住艾依查庫的分身,同是男人他曉得讓它舒服的方法,輕緩有致地上下套弄,換艾依查庫皺起眉眼呻吟起來,光是想著艾伯的手正摸著自己的,很快有了吐精的衝動,幾乎來不及告知對方,一陣僵直後濁白的液體弄髒了艾伯李斯特的雙手。 艾伯李斯特繼續摩擦艾依查庫的,閃著各種淫靡液體反光的分身仍然硬挺,一手邊脫下自己的底褲,一邊重新調整姿勢,艾伯李斯特抬眼和還在一次高潮餘韻的艾依查庫交換了眼神,他才終於回神,發現艾伯李斯特正雙腿大開,企圖將自己的男根引入他體內。 「艾伯、不要勉強……」 「吵死了、閉嘴……」 艾伯李斯特語氣早已沒了平時的氣勢,甚至還有些顫抖,而他被艾依查庫的勃發慾望抵住的後孔也可憐地發顫,雖然剛剛有稍微擴張過,也有體液的潤滑,但那終究不是要被進入的地方。 艾伯李斯特抿緊唇,慢慢沉下腰去,手摀上嘴巴,壓抑住被貫穿的吃痛呻吟,只有艾依查庫因著包裹的同時,又像在主動吮吸般的緊窒內壁的溫暖,而悶哼的粗喘聲。 「好、好緊……」艾依查庫忍不住低吟,分身慢慢地從頂端到根部全被緊緊咬住。 「呼啊!啊……」艾伯李斯特完全將艾依查庫的東西吞入體內後,雙手鬆開無力地貼上艾依查庫的胸膛,伴隨著異物感的是令他暈眩的滿足感,從身體裡側可以清楚感受到艾依查庫持續增加的熱量和體積,這就是所謂交合,合為一體的感覺。 「嗯……嗯啊……」艾伯李斯特輕緩地動起腰部,讓深埋的男性性器淺淺地進出,不停刺激到最深處,不知不覺中自己的分身也完全勃起,流淚一般滴著愛液在艾依查庫的襯衫上。 艾依查庫抬眼看到艾伯李斯特朦朧的眼神和溼潤的眼角、染紅的雙頰和溼熱的喘息,和著下身傳來的幾乎令人麻痺的刺激,簡直讓他又快要高潮。 艾伯李斯特晃動腰部的頻率愈來愈快,然後他扶著艾依查庫的胸膛將身體往前更傾一些。 「唔嗯、嗯哼……」上下擺動著臀部,艾伯李斯特幾乎不帶思考地只希望能讓艾依查庫的可以更激烈地進出他的體內,兩人吐息相溶,疊加的熱度令彼此都暈眩不能自己。 「艾依查庫……哼嗯……我…對不起……」艾伯李斯特表情看來痛苦得泫然欲泣,卻滿溢著渴求著艾依查庫的赤裸慾望。 「艾伯……?」 艾伯李斯特垂首,幾乎趴伏在艾依查庫的胸膛上,臀部卻是更加激烈地吞吐艾依查庫的分身,彼此分泌出的體液黏稠了下身,在摩擦間發出嘖嘖淫靡不堪的水聲。 「啊啊……我……喜歡你……我愛你……」 「嗚、嗯──!」 「啊、啊嗚嗚!」 像是彼此之間都早已明白的暗示一般,艾伯李斯特話語才剛落,艾依查庫的分身在艾伯李斯特體內一陣痙攣,在深處噴發出慾望的有形產物,而艾伯李斯特也因為那滾燙的熱流而射精,混濁了艾依查庫的純白襯衫。 艾伯李斯特無力地癱倒在艾依查庫身上,在餘韻裡沈浸,缺氧般地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艾依查庫捧起艾伯李斯特的臉頰,輕吻他的眼角。他沒有漏看當他說喜歡跟愛時,奪眶而出的淚水。 艾伯李斯特的眼淚,在舌尖很苦,到了舌根變得好甜,而下到了心上,卻是珍貴可愛。 「嚇死我了,竟然說對不起……」艾依查庫失笑:「這次沒問題的,只要我們兩個在一起,哪裡都去得了,什麼事都做得到。」 「只要我們兩個在一起。」 艾依查庫緊緊抱住艾伯李斯特,艾伯李斯特嗚咽一聲,緊揪著艾依查庫的襯衫安靜地痛哭了起來,讓眼淚沾濕他傳來心鳴的左胸,填滿似地浸成一塊。 完 後記: 噢! 艾依查庫! 為什麼你是艾依查庫!(哪齣 看了艾依查庫R4俺就暴走惹。掉了兩滴眼淚不說還徹底愛上艾依查庫惹。為了表現俺對艾依查庫的愛意,只好叫艾伯主動獻身騎乘(凎 其實別的不說 俺 俺 俺好喜歡妻推夫(太太你跳太快了 總之俺對艾依查庫R4的「被只顧事業的老公拋棄的賢內助」模樣感到慷慨激昂不已。 俺最喜歡妻推夫了。(?????? 這篇做得很勉強俺也知道,俺本來想直接做的無奈前面不知為何一喇有點兒停不下來 這就是…暴走嘛(深情(哩加賽) 好想拍艾伯的屁股罵他淫蕩(你要去哪裡 吸───吐────── 好俺冷靜了。 總之希望大家一起來讓艾伯好好地補償艾依的心痛(? 死後世界啥都不用管了總可以在一起了吧,艾伯你就不要矜持了,不然就是要逼人家霸王硬上弓囉,你☆這☆淫☆亂☆(Ex雷擊) 吸───吐──────(還來啊)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對於完全抓住俺口味的官方俺只能說…I服了U……就算被雷死俺大概還有一陣子脫不了身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