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伯恩艾伯*你顯而易見的不真心

好像還差那麼一點,數公分的差距,但已用不著踮起腳尖,艾伯李斯特只消抬頭就能追上伯恩哈德的視線了。 是只差這麼一點。艾伯李斯特心想。這樣很近了,夠近了,是他想像過、但未曾以為能夠實現過的距離。好想親吻啊。他又想了,但卻是斂眸將視線焦點放在伯恩哈德的下巴。 這孩子想親吻。伯恩哈德輕易地看穿了艾伯李斯特的心思卻又保持沉默。一直都是這樣,從他們最初見面的時候開始,在那飄散著恐懼及悲劇氣味的斷屋殘瓦之中他看見那雙即使隔著鏡片仍閃爍不已的金瞳,那孩子很特別,他會活下去。 閉上眼睛,伯恩哈德低下頭,蜻蜓點水般吻了對方一口。 「唔!」太過迅速,太過突然,艾伯李斯特驚愕地往後縮,圓睜著雙眸像倒映在兩池子裡的透明滿月,晃著彷彿轉瞬即逝的夢幻。 伯恩哈德輕吐了口氣,接近嘆息,才剛撇開頭,艾伯李斯特的雙唇卻湊了上來。唇瓣交疊的瞬間像有電流通過般輕顫,一下、兩下,竄流全身的酥麻感讓心跳加快而吐息紊亂,接著第三下,兩人吞下彼此恍惚的悶哼聲,一個舔舐裡側溫軟的接吻,讓體溫融化那未曾說出口的情愫,唾液吸收它,甜透了舌根。 橫倒向一旁的彈簧床,兩人才因撞擊分了開來。伯恩哈德摘下艾伯李斯特撞歪了的眼鏡,想要放到床頭上,艾伯李斯特卻伸手過來按住他的肩膀強勢地壓倒他,繼續疊上唇,變換著角度執拗地不斷親吻。 「唔……艾伯李斯特……」伯恩哈德大手抵上艾伯李斯特的額頭,撥開他凌亂的前髮,額溫有些燙,應該是興奮起來的關係,輕喚對方一聲,他恍然醒神似地怔楞一秒,然後用手背掩著沾上唾液的嘴巴,恥紅著臉退開。 「非常、對不起,伯恩哈德先生……我實在是……」 「你沒有做什麼需要道歉的事。」貼在艾伯李斯特額際的手再往上梳過他的柔順黑髮,伯恩哈德側過身子去輕吻他的額頭,然後繼續往下,眼瞼、鼻樑、臉頰、嘴角、下顎、脖頸。 「唔嗯……」伯恩哈德輕啃咬著艾伯李斯特的頸項,感受他的喉結顫動鳴響出頻高的呻吟。 敏感得過份。伯恩哈德默想。但只因對方的一聲呻吟就感到一陣暈眩的自己大概也沒資格說人家了。 解開襯衫的鈕扣,伯恩哈德吻上艾伯李斯特的胸膛。 「嗯……啊…伯恩哈德先生……」艾伯李斯特手指插進伯恩哈德微翹的蓬鬆髮絲裡,在兩邊乳尖分別被舔吻和揉捏愛撫的刺激下無法克制地發出求饒似的哀鳴。 伯恩哈德隻手服貼著艾伯李斯特的肌膚,仔細確認般摸索。當年矮了他一大截的少年也有了成年男人結實的體格,但仍嫌纖瘦而病弱似的白皙,還有一種氣味,或該說是氛圍,讓他確定了一件事。 「伯恩哈德先生……」艾伯李斯特輕淺地喘息著,伯恩哈德深呼吸,聞到對方音色裡幾近撒嬌似的情意,理性已經傾倒在邊緣,隨時會崩潰,再重重地吐一口氣後,繼續往下解開艾伯李斯特的皮帶。 褲子和底褲被拉下掛在小腿處,艾伯李斯特下意識地想伸手去遮掩自己已有了反應的性徵,伯恩哈德卻直起上身,兩手捉著艾伯李斯特兩腳腳踝,然後將兩腿往艾伯李斯特的方向壓,褲子頓如簾幕般擋在眼前。 「伯、伯恩哈德先生?呃啊啊!」原本沒戴眼鏡就已經看不太清楚了,這下子艾伯李斯特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自己的私處卻在對方眼前毫無遮掩,正想掙扎,忽然一股溼熱的感觸包裹住那身體最中心的部位,艾伯李斯特狼狽地叫出聲,反抗的力氣盡失。 伯恩哈德垂首為艾伯李斯特口交。連自己也感到意外地沒有任何猶豫或是勉強,反而很自然,用舌尖舔弄自己也熟悉的敏感的皺摺裡側,感受那可憐似的顫抖和泌出液體的黏稠感,自己的下腹部也感到一陣難耐的燥熱。 「不、不行……嗚、啊啊……!」艾伯李斯特徒勞無功地口頭拒絕著,腦袋早已被情慾吞食癱瘓得無法思考了。 伯恩哈德由上往下舔過柱身,輕含兩顆軟囊後再繼續向下,輕輕親吻那粉色緊閉的穴口。 「嗯哼……!」艾伯李斯特猛地一顫,緊閉起雙眼,反而強烈了其他感官,液體與肌膚摩擦的聲音,還有從那裡被緩緩打開的侵入感。 搔癢至麻的感覺,有點可怕,一方面是因為陌生,一方面更是因為太有感覺了,身體中心更加灼熱。 「不、不行、啊、那裡不行……!」 濕軟的舌進入體內,從身體的裡側被小心舔舐,艾伯李斯特的雙手本能地去摩擦自己硬挺的性器,身體猛地縮緊,很快地迎接高潮,炙熱的白濁流淌在手心,卻好像比體溫還涼。 伯恩哈德收手,艾伯李斯特雙腿無力地自然彎曲著,暫時還因高潮後的餘韻而癱軟只顧著大口大口喘息。 伯恩哈德用手背拭過嘴角,再欺身輕吻艾伯李斯特的眉心,好像是個結束的記號,艾伯李斯特不自主地伸手揪住他的衣角。 「伯恩哈德先生……」或許這也是不自主的,艾伯李斯特大概不知道自己睜著溼潤的眼瞳和挾帶著未退情慾的語氣有多淫靡,還說出這種台詞:「伯恩哈德先生不做麼?不…插…進來麼?」 伯恩哈德依舊沉默,只緩緩閉上了眼睛,他瞬間冷靜了下來,說道:「我不想傷害你。」 艾伯李斯特撐起上半身,原本想擁抱伯恩哈德,卻只能疲軟地靠在他肩膀上。 「……我已經傷得很重了。」 伯恩哈德垂首埋進艾伯李斯特的黑髮裡,深呼吸後,決定放棄給自己任何理由或藉口,就像自己明白他想親吻那般,他也一定知道自己多想愛他。 兩手環抱住對方半裸的身體,欺身壓倒,輕輕地深深地,再交換一個吻。 (完) 後記: 數度打錯成愛蔔李斯特跟伯恩嗨得。噗噗(翹小指笑(凎 俺想實現的是把伯恩哈德先生壓住然後失控地連吻不已的艾伯李斯特 這對簡直就是禁慾x禁慾,不過俺覺得艾伯會先理智斷線 u夠萌ㄟ……ㄆㄆ(← 噢其實其實還有最後那兩句「我不想傷害你啊baby」「討厭啦人家早已經被你傷透了所以狠狠把我弄壞吧快點!」(????????????????? 俺很認真。 真的。 老實說俺還想打聞著伯恩哈德枕頭自己玩的艾伯李斯特(14)不過好像有點太變態了所以應該會改成躺在床上想著伯恩哈德自己玩的艾伯李斯特(26) 俺很認真。(X) 偶爾也該讓伯恩哈德失控一下…俺會再想想…比如說夢到用道具跟艾伯李斯特(14)與艾伯李斯特(26)玩3P之類的 …… …… 呼……(賢者時間(凎 對不起,最失控的是俺☆(解放劍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您真是愛與勇氣的戰士啊…!! 好惹俺要面對小論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