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伯恩艾伯*To the Future

伯恩哈德出任務也超過一個禮拜了,我想差不多該來封感人的家書了,果不其然吃完晚餐後我就從通訊室那裡拿到了伯恩哈德寄來的信。 好吧,這雖然是寫給我的,但並不是什麼「感人的家書」。噢,就性質而言是家書沒錯,只不過我家大哥伯恩哈德文如其人,就是那樣嚴謹的調調。 內容不是「日前隊伍推進渦中心……」就是「任務大致已告結,然考慮風向與氣候,回程尚未確定……」,能把家書寫得像報告書大概也算是一種才能吧。反正我是習慣了,就著筆跡判斷他是倉促還是從容,內容是怎樣其實我不是特別關心……與其說是家書呢,不如說是「生存確認」吧! 於是呢,這次任務還滿順利的樣子,不過又臨時有了新的追派任務,所以一時半刻還不會回來。嗯嗯,很好。我折起信,邊想著要怎麼回信。好,就加句小鬼們很想他好了……總覺得自從我接任代理教官一職後,我們就像突然多了很多弟妹呢!(好吧,我知道伯恩哈德是不太想承認的。) 「嗯?」 忽然在信與公文文件大小的信封之間滑出另一個一般尺寸的普通信封,我蹲下身去撿,發現那上面寫著某個小鬼的名字。 艾伯李斯特、啊……嘖嘖,給身為胞弟的我硬梆梆的報告書,結果是趁此之便給小愛人情書麼?好樣的、好樣的,讓我看看你都寫了些什麼淫思蕩語!……嗯,想歸想,我這個人還沒那麼糟。壓抑著好奇心(任誰都會好奇的好嗎),我將信收進外套裡側的口袋。事不宜遲,現在就把信交出去吧。 不得不說我也很好奇艾伯李斯特會有什麼反應。 艾伯李斯特平常是個安靜的小孩,應該說冷靜吧,或許他沒有自覺,不過他渾身都散發著「我很聰明」的氛圍,大概是家庭教育的結果,聽艾依查庫說他是領主的兒子,成長背景是不能跟一般人相比較的。 不過他跟艾依查庫在一起時氣氛會變得比較緩和,兩個人都是這樣,或許是因為把彼此放在太絕對重要的位置,而沒辦法容忍他人的介入。老實說這不是好現象,尤其對艾依查庫而言。不過這也不是我可以說嘴的事,就算說了,大概也不會聽進去吧!他們還年輕…… 伯恩哈德救的人不計其數,但他們兩個算是比較特別的。連伯恩哈德也這麼覺得。第一,他們年紀小。伯恩哈德說艾伯李斯特讓他印象深刻,因為處在那樣混亂而充滿恐懼的環境下,他仍堅定地瞪大著雙眼,伸著雙臂護著艾依查庫,儘管他那看來質料高級的潔白襯衫被異形怪物的體液浸濕,眼中也只有些許不安和不確定……再怎麼說都冷靜過頭了。一般就算是男生,也會大聲哭泣喊媽媽的。 進入連隊後,艾伯李斯特的表現也可圈可點。他積極主動,悟性又高,老實說是優秀到會令人討厭的類型,因為他對旁人顯得有些冷淡,感覺好像瞧不起別人一樣。但我想那不是沒有原因,尤其在知道他出身顯貴後,更覺得理所當然。 領主之子啊,難怪他在禮儀方面表現得完美無缺,氣質也明顯和其他人不同,而這裡龍蛇雜處,資質參差不齊,要「龍」跟「蛇」做朋友那實在是太勉強了,這也許不是龍不願意,而是只會在地上爬的蛇是沒辦法到龍所在之處的。 不過我比較不滿的是明明只是個十四歲的小鬼,卻很快地擄獲了連隊裡所有女性的芳心這點。她們說他什麼來著……小王子還是什麼的,據說是可愛美貌帥氣紳士云云的集合體……好吧,艾伯李斯特確實魅力超群,甚至迷倒了伯恩哈德……哈哈哈! 想到伯恩哈德情竇初開就馬上被我發現,那個時候他那有些困窘又知道沒辦法、也不想隱瞞的非常複雜的表情就覺得很有趣。確實,年歲差啊同性啊什麼的,就一般的觀點而言這是很畸形的愛情,不過我是明白的,當胞弟這麼多年不是當假的,一旦伯恩哈德對一件事「無話可說」時,就真的不管別人怎麼說,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莫可奈何了。 儘管我還是不能想像這兩個人在一起是什麼樣子……先不論伯恩哈德,我還沒看過艾伯李斯特淺淺一笑之外開心的表情,對待女性雖然會笑得很溫柔不過感覺就只是出自禮貌,其他時候感覺他跟伯恩哈德一個樣,就是喜怒不形於色。雖然聽艾依查庫說他覺得艾伯李斯特的好惡很分明,不過就像我看伯恩哈德一樣,因為太了解對方了,對他人而言是無法理解的。 「噢、總算找到你了!」特地跑到宿舍去問艾依查庫才知道艾伯李斯特在訓練場,訓練場的白光路燈下果然有拿著訓練用劍,看來是在做自主練習的艾伯李斯特的身影。 「弗雷特里西先生,晚上好。」艾伯李斯特立刻擱下劍,主動朝我走來,規規矩矩地鞠了個躬。 「噢!就是啊、呃……嗯……」我才伸手進衣袋摸到信封,才驚覺在外面好像有點不妥。 艾伯李斯特睜圓著金瞳瞅著我,有些困惑,但還是很有耐心地等我繼續說下去。(這點確實是還滿可愛的。) 「咳,要跟我過幾招麼?」我隨意撈起一旁的訓練用劍,丟了一把給艾伯李斯特。 「……是的。」 艾伯李斯特很快地擺好架式,面對絕對比他強的我採取速攻,一一化解後,我也放棄了守姿,手腕一轉企圖打掉他的劍,不過被他擋住了。嗯,真的進步得很快。不過還不夠。再多用了些力,他便因為太專注於抵抗我的力量而失去控制身體平衡的能力,我故意放鬆,他發出一聲驚訝的「呃」的短音,往我的方向傾倒。 「嘿!」我順勢拍開他手上的劍,然後單手接住他。 單手接住他……這、這小子也太輕了吧! 「不好意思。」艾伯李斯特很快收起驚訝的表情,重新站好,然後再謹慎地鞠躬說道:「謝謝您的指教。」 「你有好好吃飯麼?該不會嫌伙食難吃都沒吃飽吧?」我隨意把劍扔到一邊,指教什麼的無所謂啦,我重新仔細打量艾伯李斯特的身材,嗯,確實有些瘦,不過應該還算正常才對啊,而且是成長期……不過真正感覺到他的體重真的會嚇一跳。隊上有不少女生都比他壯耶! 「呃……」大概是覺得我這問題很突兀,艾伯李斯特遲疑了一下才回答道:「不,我吃的份量跟艾依查庫差不多,應該不算沒有好好吃飯才是……」 我忍不住捉過艾伯李斯特的手腕,果然很細。 「……難道是天生不長肉的類型?」也不是沒有啦,就是怎麼吃都吃不胖,再怎麼鍛鍊也沒辦法有壯碩肌肉的人。 「……我……我有在努力……」這好像是艾伯李斯特頗在意的一點,表情變得有些微妙,語氣也沒那麼一板一眼了。 「呃、嗯,你還在成長期嘛,說不定再過個幾年就會像米利安一樣了,大概是你現在的兩倍大?哈哈!」 艾伯李斯特兩隻眼睛眨也不眨地……什麼?難道他真的以米利安為目標?也太極端了吧!好吧,事到如今我也說不出口我只是在開玩笑。 「嗯,好,加油,我相信你可以。」啊啊,成為大人之後謊言就變得很容易說出口啊,對不起,艾伯李斯特。 「謝謝您。」謙遜地低著頭,給人知性感的眼鏡和直挺挺的好看鼻樑……嗯,我或許多少可以體會那些女人說他又可愛又漂亮又帥氣是怎麼回事了。 這張臉如果配上兩倍大的身體…嗯……確實殺傷力十足。非常多意味而言。 可能發現了我嘴角開始不自然地抽搐,艾伯李斯特又露出了困惑的表情,讓我猛然想起我原本的目的。 「我有些話要跟你說,來我房間一趟。」 把艾伯李斯特帶回房間,他雖然沒有多問,但顯然充滿疑問。 「今天我收到伯恩哈德的信了,然後啊……」我掏出上面寫著艾伯李斯特名字的素色信封,遞給他。 艾伯李斯特明顯地楞了一下,好像那上面艾伯李斯特五個字是用古體寫成的一樣一時之間難以理解。 「開心麼?」我沒多想,直覺地問了一句,也不是特別想要聽到他的回答。 「……」艾伯李斯特維持著兩手接著信的姿勢,然後輕輕地點了點頭,出乎我意料非常坦率地回了一句:「是的。」表情從原本帶著拘謹的小心翼翼徹底鬆懈下來……怎麼說呢,就像是……欸,我不會形容,總之就是在這一瞬間覺得這孩子「很可愛」。嗯……好像還能看見小花冒出來耶。我是否也該配副眼鏡了?事實上艾伯李斯特還是原本的艾伯李斯特,只是我自己覺得我們的距離一瞬間拉近了許多。 不是不能理解啊,嗯,不是不能理解。艾伯李斯特雖然比一般人都來得獨立堅強,但就是因為如此更讓人有想要保護他的欲望。 「是麼,那真是太好了。」我笑了笑,輕拍了下他的頭。 「……嗯。」艾伯李斯特好像察覺自己的失態,表情又恢復原本的成熟,只不過把頭垂得更低了,臉頰還有點泛紅。這就是所謂害羞的表情? 「不過,不介意的話看過之後可以偷偷地悄悄地不小心地告訴我伯恩哈德寫了些什麼嗎?不如說、乾脆現在就拆開來吧。」我故意壓低音量說道。 大概是覺得我好奇到很幼稚吧(我多少還有點自覺),艾伯李斯特抿唇,差點失笑,不過看他很乾脆地打算拆信,倒把我嚇了一跳。 我嚇了一跳後艾伯李斯特也嚇了一跳。 「因為我想,伯恩哈德先生是在被您看見也無所謂的前提下請您轉交的,所以,抱歉,這也只是我個人的主張……」 不,艾伯李斯特說得很有道理。伯恩哈德不可能猜不到我會有多麼多麼多麼好奇他寫了些什麼。哼哼,如果要怪我偷看,就怪自己為什麼不直接寄一份給艾伯李斯特而要經過我手吧! 於是我讓艾伯李斯特繼續拆信,不過我叫他先看過後,再選擇要不要跟我分享內容。嗯,畢竟,如果真的太私密……好吧,我會更想知道!但我是個明理的大人,所以呢,要尊重別人的隱私權,若艾伯李斯特不肯說,我只好以教官的身份逼迫他……開玩笑的喔。 信封裡面有一張同樣素淨的信紙一張,艾伯李斯特攤了開來,又變成像剛剛回答我時那樣毫無防備的表情,膚色偏白的他臉紅起來格外明顯,一片淡淡的刷過臉頰和顴骨,像半熟的蘋果,看起來很好吃……嗯,要說可愛嘛,確實很可愛。連我都不禁被感染到些許害臊的感覺。 不過他看了一眼很快地又折了回去,我不禁急切地問了一句:「寫了什麼?」 「什麼都沒有。」艾伯李斯特說道,語氣平穩與他還沒變聲完全的略高嗓音十分不相符。 什麼都沒有?是真的顧名思義一個字都沒寫麼? 「再打開一下。」 我想直接拿來看還是有點不太好,所以偷偷瞄一眼就好。艾伯李斯特點點頭,再攤開信紙,讓我只要一低頭信的內容一覽無遺。 嗯……真的什麼都沒有。更準確地說是沒有內文,只有兩排字,第一排是「艾伯李斯特如晤」,第二排是「伯恩哈德」,字體端正俐落,兩排之間沒留什麼空白,完全只有一封信的頭跟尾而已。 真是違背了我的期待(情話綿綿什麼的)。但這就是伯恩哈德。他不是不知道要寫什麼,而是他要寫的真的就只有這樣。 「不覺得有點失望麼?」我試探性地問。至少要是我的愛人,我會希望他至少來一句祝福的話。 艾伯李斯特推了下眼鏡,感覺在掩飾些許緊張和不知所措……應該說是害羞吧。 「有一點驚訝,不過……總覺得可以想像。」 我忍不住笑了。明白艾伯李斯特對伯恩哈德而言的重要性。在這裡有個嘗試去理解他的人存在,與他同等地思念著自己……這份思念就足以成為情感的支柱。就像我們還有可以寫「家書」的對象,在這裡有一個等待他的人,那麼就有了「回來」的理由。儘管物理上「家」的概念已經被摧毀了,只要我們還有個心靈的歸屬就好。 我喜歡小孩。因為他們的存在本身就等於了希望與未來。再過個幾年,這個白白淨淨的眼鏡小子總會長成大人(會不會變成兩倍大這我就不敢保證了),或多或少會變得麻木,然後知曉死亡的恐懼,還會輕易地對他人、對世界、對自己說謊……可以真誠相待的對象照理來說是愈多愈好,但現實總不可能如此,所以只要有那麼幾個,甚至一個就夠了。 我看著艾伯李斯特尚嫌稚嫩的臉龐,想像再過幾年,當我們可以站在同個地方的時候,那會是怎樣的光景。 「你要回信麼?那傢伙大概好一陣子還回不來。」 「咦、呃……」 「反正我總是要回的。不然我就幫你寫好了,寫說艾伯李斯特看到你的信不禁臉紅心跳茶不思飯不想,你再不回來給人家抱抱,我只好幫你做點緊急處理……」 大概是完全沒想過會被這樣調侃,艾伯李斯特瞠目結舌,抬眼瞅著我的眼神無辜得好像我做了什麼非常非常要不得的事。 「哈哈哈,開玩笑的啦!什麼給人家抱抱,他回來第一件事絕對是給我爆爆吧,用步槍近距離射擊。」 我伸手撓亂艾伯李斯特的頭髮,他和艾依查庫不同的就是不會輕易反抗我,嗯,很乖很乖,我不禁放柔力道,重新梳順他的黑髮。 「呵呵……」聽到艾伯李斯特的笑聲,我不禁楞了一下。哎唷,這好像是我第一次聽到耶。 「您和伯恩哈德先生的感情真的很好呢。」艾伯李斯特瞇細眼睛,抿著唇靦腆地笑著,臉頰還有兩凹酒窩。 ……這種癢癢的感覺是什麼啊。有點可怕,我直覺地不再繼續深究。 後記: 事到如今俺已經說不出口什麼俺跟弗雷特里西不熟這種話了。 俺有很努力地想跟他熟…真的。 原本計畫是實現雙胞胎會喜歡上同一個人的傳說(?)看來只好再說了。 弗雷特里西這個角色本身其實俺很喜歡,但是俺還真的不太知道要怎麼給他配對才好…有點想讓他跟女人在一起,可惜連隊裡到底有沒有女人(艾茵?女人?貓?)啊還是個謎。(米莉安[參見艾依查庫R3]…………嗚嗚嗚嗚嗚嗚) 恐怖雙子身為家人感情重量應該會不一樣吧,俺是這麼覺得的……俺想他們倆的互動應該沒什麼衝突(儘管看起來很衝突XD) 想來弗雷特里西影響艾依查庫,伯恩哈德影響艾伯,總覺得艾依跟艾伯長大後的相處模式可能跟雙子有點相似也說不定。(艾依:大尉好可怕ㄛ哭哭ㄡ[參見艾伯李斯特R1])不過俺心中艾伯比伯恩哈德更人性化(?) 嗯,大概就這樣(哪樣? 聊聊R卡好惹。 老實說俺覺得伯恩哈德R3滿沒重點的,如果不捏他很大的話俺主要有這幾個感想:絲…濕滑觸手、瘋狂八爪大章魚、伯恩哈德的隊員都是雞肋 對,伯恩哈德的隊員都是雞肋。派小艾伯去還比較有用吧XD看看小艾伯面對家園爆炸異形四竄時冷靜的判斷力![參見艾依查庫R3] 弗雷特里西R3俺也被打到了,那什麼笑容…凎!俺萌這套!(凎 請賞給弗雷特里西最好的女人(X) 俺還沒看過弗雷R3所以就不多說了…儘管俺覺得弗雷R1R2根本就是艾依查庫的成長紀錄(← 不過弗雷的R卡還是有表現弗雷的可愛…還記得看完R1俺有想去看GTO的衝動(?????)不像伯恩R卡給俺很不安定的感覺。(R1跟R3感覺都很有交待世界觀的任務性質,而與角色本身的連結沒有那麼強烈) 事到如今伯恩哈德對艾伯李斯特那句「這裡可不是世界的盡頭」還是像啞謎一樣纏綿悱惻……俺的意思是說很撲朔迷離很難解釋的意思啦ㄆㄆ(凎 可不可以講講人話(對自己說 難道只有兩個人聽得懂麼?什麼?就是情話的意思囉?淫思蕩語!!!(你可不可以說說人話 嗯,就這樣(到底……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宛如大天使啊……啊────請赦免我的罪(叫警察比較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