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艾依艾伯*泡沫

「艾伯李斯特,去賺點錢回來吧,不需要走得太遠,打些蝙蝠兔子丘丘人就好,我就不跟你去了。」人偶少女如此指示,艾伯李斯特欠身領命,帶著慣用的槍和劍獨自離開大屋執行任務。 這或許是他第一次單獨探索這個陌生同時卻又感到熟悉的「影之世界」也說不定。艾伯李斯特踏著散步般悠閒自適的步伐,沿途輕鬆揮倒群聚的蝙蝠、頭頂長著蕈類的兔子跟拿著小斧頭的侏儒,偶爾開開寶箱收集在這個世界當作貨幣的水晶體,很快地就收集了兩大袋。 艾伯李斯特提著布袋秤了秤,心想這樣大概就差不多了,才剛想折返回去交差,忽然聽到前方樹叢傳來一陣騷動,艾伯李斯特立刻放下布袋,手按在腰際劍柄上進入備戰狀態,他知道那聲音不是蝙蝠、兔子還是侏儒可以發出來的,踩在草地上的腳步聲跟自己的很相似,是軍靴。 已在這個世界經歷過無數場戰鬥的艾伯李斯特大概可以猜到對方是誰,不是另外一個自己,就是他的夥伴──艾依查庫。 「……艾依查庫。」金黃色的頭髮在一片深綠中更加顯眼,艾伯李斯特輕聲喚了眼前一步步逼近他的男人的名字,他知道對方聽不見,只是事先為自己做個心理準備罷了。 艾依查庫的腳步很沉,眼神混濁但確實聚焦在艾伯李斯特身上,像是埋伏了不知多久總算等到盼望已久的獵物那般,是屬於野獸般純粹,為生存而狩獵也為狩獵而生存的姿態。 「我會早點結束的。」艾伯李斯特拔劍出鞘,銀亮如鏡的劍身發出高頻的共鳴音,然後迸發出肉眼可見的電光。 艾依查庫迅速從腰間抽出兩把手槍,在艾伯李斯特朝他接近的同時瞄準,艾伯李斯特已預料到艾依查庫會使出他最擅長的手槍連射,所以他先發制人,攻擊艾依查庫的大臂。 艾依查庫向後踉蹌幾步,這一擊看來並沒有造成很大的傷害,艾伯李斯特氣定神閒地準備下一擊,不料艾依查庫的攻擊根本還沒結束,他右手一收一放之間,大劍已握在手中,劍鋒就對著艾伯李斯特正面,兩人距離已經拉近。 躲不開!艾伯李斯特暗呼,咬緊牙關盡可能地防禦,但艾依查庫的劍術是以速度和力道兼具見長,輕易突破艾伯李斯特的防禦,毫不留情地直擊他的大臂,就跟剛剛艾伯李斯特攻擊他的一樣,但力道可差得遠了。 「嗚!」艾伯李斯特吃痛地呻吟出聲,左手反射性地按上右大臂的傷口,還能勉強握著劍不讓它落地,但已施不上力, 傷口深得差點見骨,這一擊很重,但艾伯李斯特感覺得出來對方並不是要直接取他的性命。 「…………」艾依查庫停下攻勢,挺直著身子佇立在原地,直瞅著艾伯李斯特,嘴一開一合好像在說些什麼,可是沒有發出聲音,或聲音實在太小。 艾伯李斯特感到困惑。首先他並沒有離開大屋太遠,這附近會出現的「幻影」(艾伯李斯特用以稱呼那些是他們卻又不是他們的分身)應該是最弱的,不可能有如此純熟的劍術,而且他們不會說話,整體而言就像擁有他們戰鬥技巧的等比人偶一般,對外在事物沒有反應,也沒有情緒的變化。 但眼前這個艾依查庫卻推翻了目前為止的認知。艾伯李斯特蹙緊眉頭,多少有了動搖,雖然他已經是已死之人,就算受重傷,也不會再一次死去,但他並不想要失敗,何況對方是他最熟悉的人……儘管眼前的他並不算是真正的他。 「沙沙──…」艾依查庫拖著腳步,竟自己鬆手讓大劍落地,然後緩慢地走近艾伯李斯特。 原本的殺氣好像消失了。艾伯李斯特冷靜地觀察著艾依查庫,一邊試著還剩多少力氣能揮劍。 「……艾伯……」 什麼?艾伯李斯特不禁驚訝地瞪大了眼睛。難道這個「幻影」認得出他? 「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試探性地喚了一聲,但艾依查庫只是繼續喃喃念著他的名字,並沒有其他反應。 到底是怎麼回事,總覺得有股不詳的預感。艾伯李斯特盡全力握緊劍,想趕快結束這場戰鬥,沒想到艾依查庫卻猛地伸手捉住艾伯李斯特的雙肩,用力一推,碰地一聲艾伯李斯特整個背撞上後方的樹幹。 「嗚呃!」艾伯李斯特的帽子狼狽地因為衝擊而滑落,在還沒能揣測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之前,艾伯李斯特倒抽了一口氣,因為艾依查庫垂首吮舔著他的傷口。 「呃啊!」簡直令人麻痺的痛楚令艾伯李斯特無法遏止地從喉頭發出呻吟,艾依查庫卻像是被鼓勵了一般,更加忘情地在他血液的濃稠、熱度與氣味裡。 「住…手!艾依、查庫!住手!」艾伯李斯特縮緊肩膀,做不到其他抵抗,明知道徒勞無功卻也只能叫喊。 「唔!」下一秒艾伯李斯特更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眸,眼前是艾依查庫的瞳孔,是他熟悉的水藍色,卻少了那麼點光影的流動,而唇與鼻間則迅速擴散著鮮血的味道。 艾依查庫沾著血的唇貼了上來,舌尖入侵口腔,在裡側塗上鐵鏽般的血腥味,那原本就屬於自己身體裡的鮮紅從口腔黏膜開始竄流全身,艾伯李斯特一陣暈眩,對於無法掌握的現況和一股被對方強大的力量與慾望支配的絕望而幾乎站不住腳。 「唔……唔嗯……」被單方面地深吻著,變換著角度,光是這樣就有種全身都被舔舐的錯覺,引起渾身顫慄。 艾依查庫邊粗暴地吻著,一邊用下半身磨蹭著艾伯李斯特的大腿。他興奮起來了,屬於男性的性徵變得堅硬腫脹。 艾伯李斯特下意識扭動著身子想掙脫,卻是催促了艾依查庫的下一步行動。兩人分開了雙唇,嘴角盡是混合血液和唾液的淡紅色液體。艾依查庫手一轉便把艾伯李斯特翻轉,變成背對著他的姿勢。 「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的劍早已經離手,甚至要靠艾依查庫的支撐才能站立,他的意識變得模糊,思緒變得混亂,只剩下「為什麼?」這個想法,但也無法思考,跟什麼都沒想是同義。 扯下艾伯李斯特的褲子,連同底褲一起,艾依查庫分開了他的雙腿,然後也褪下自己的褲子,將勃發的慾望抵在他的臀部。 「……不……唔!」艾伯李斯特繃緊身體,艾依查庫就像野生動物交配般晃動腰肢,炙熱而因愛液濕漉的性器在兩股縫之間上下摩蹭,一次次撫過緊閉的後穴口,微微拉扯著入口的皺摺。 艾伯李斯特隨著艾依查庫的晃動間歇性地顫抖,噴在頸後的粗重喘息和那黏膩燙熱的末梢神經刺激全都崩壞了理智,當艾依查庫的手伸進軍服裡,從肚臍撫上胸口,他意識到自己高漲的心跳,不安、緊張、惶恐、不知所措…… 「啊……艾依查庫……」 艾伯李斯特一瞬間客觀地聽見了自己語氣中狹帶著性暗示的恍惚。 未完。 後記: 爽啦。艾伯李斯特胚囉胚囉(凎 什麼?俺有夠廚?唉……俺也很無奈啊……(深情 話說最近俺牌組是R1瑪格莉特R4艾伯李斯特R3伯恩哈德,就只是單純把喜歡的角色排在一起(爆)平常打地圖都是在賺經驗,所以看誰能發招就換誰上,然後俺發現野生艾依查庫真的很兇…尤其對艾伯李斯特…好凶…艾伯防禦也軟掉(←在俺家是常態所以…) 哇~那野生艾依查庫x艾伯李斯特怎麼樣呢?胚囉胚囉(廚臭 野生艾依查庫不就像是長得跟艾依查庫一模一樣的按摩棒棒麼?(虧你說得出口 艾伯說不定會上癮噢(是你會上癮吧 這真是深夜的情緒啊…… 「我還能說什麼~~~~~」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