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伯恩艾伯*你不隱而現的那些

手裡拿著艾伯李斯特的襯衫,伯恩哈德站在床邊凝視床上裹著薄被單的他良久。 「……唉…」輕輕嘆了口氣,伯恩哈德將襯衫掛在床頭,覺得猶豫要不要幫艾伯李斯特穿衣服的自己愚蠢得可以。 還是讓他多睡一下吧,現在碰他一定會吵醒他。這麼說服自己。幸好現在是夏天,應該不至於感冒吧。想著想著,還是有點擔心。伯恩哈德伸手,卻不是因為想到了怎樣能讓艾伯李斯特溫暖些的方法,只是想碰碰他的頭髮,幾乎下意識地。 輕撫過那平順的黑髮,立刻感覺到艾伯李斯特全身誇張地震了一下,伯恩哈德也像猛然回神那樣收回了手。 「唔……」艾伯李斯特眉毛一緊,眼瞼和眼睫跟著顫動。 看吧,是不是碰一下就醒了。明知道這樣為什麼還要碰他。伯恩哈德忍不住又暗自嘆了口氣。 「嗯……」艾伯李斯特微睜開眼,床頭夜燈燈光刺目,他一手很是困難地撐起上半身,一手半掩著雙眸直到習慣為止,他才終於看到佇立在床邊的伯恩哈德,雖然沒戴眼鏡的情況下眼前是個略嫌模糊的影子,不過他很確定是他。 「伯恩哈德先生……咳……」嘶啞像乾涸龜裂了的嗓子連自己聽了都嚇了一跳,艾伯李斯特清了輕喉嚨,忍不住苦笑出聲:「哈……好誇張的聲音…」 伯恩哈德默默轉身在一旁的小茶桌上倒了一杯溫茶,遞給艾伯李斯特。 「非常感謝。」艾伯李斯特接過茶杯,啜了幾口。伯恩哈德稍微撇過頭,他知道他正在觀察他的反應。這讓他有些不知所措。真的有些不知所措。 「伯恩哈德先生。」艾伯李斯特抬眼瞅著伯恩哈德,伯恩哈德伸手接過空了的茶杯,表情仍然淡然地沒有任何變化,卻怎樣也無法假裝沒看到那雙微紅溼潤,但直接得幾乎眩目的金色雙眸。 他大概知道艾伯李斯特想問他什麼。是否後悔了?是否失望了?是否厭煩了?是否後悔了? 大概是忍受不了蔓延的沉默,艾伯李斯特終究移開了視線,抿了下沾著茶水的唇瓣。但這個小動作卻讓伯恩哈德想起了不久前在這張床上發生的一些事情,有關於他和他的事情。 比如說撇頭抿唇辛苦地吞著痛楚,卻在他想要放棄時皺著眉頭請他繼續的時候。又或者是在恍惚暈熱的吐息之間,輕咬過下唇然後請求親吻……諸如此類。 伯恩哈德微皺起眉,又想嘆氣了,艾伯李斯特卻在這時嘗試想要下床。 「……嗯唔……」艾伯李斯特兩腳才剛踩到地上,又坐了回去,手扶著床沿,表情有點難看。 伯恩哈德拿了眼鏡很順手地幫艾伯李斯特戴上,剛剛的雜念已拋諸腦後,開口第一句話是:「不要勉強。」 「不是……呃……」艾伯李斯特隻手推了推眼鏡,隻手困窘地扯著伯恩哈德的衣角,伯恩哈德自然低下身去配合艾伯李斯特的高度,聽到他小聲說道:「還留著那個……在裡面……」 「……」伯恩哈德默然,伸手碰上艾伯李斯特的臀部。 「等、請等一下!」艾伯李斯特慌張地想要阻止。「會、弄髒……」 伯恩哈德動作停格,面無表情地看著艾伯李斯特垂低頭,黑髮間隙裡那張羞恥得通紅,擰著眉像是奮力在忍耐著什麼的表情。他又忍不住想嘆氣了。 「艾伯李斯特。」 「是的……?」平常回答總是俐落簡潔的艾伯李斯特此時卻盡顯遲疑。全是因為他的緣故麼?伯恩哈德自問,明明答案明擺著在眼前。 「你到底想要我怎麼做?」 「……請照您喜歡的去做。」 交換了一個眼神,交換了一次輕淺的親吻。伯恩哈德心想,這孩子真的長大了,但果然,仍然,這孩子對他而言總是可愛的。 完。 後記: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好爽。 俺覺得覺得好爽的自己好煩。 可是好爽。(凎) 然後雖然很無聊 可是這個兩個人的第一次大概是這樣 伯恩哈德:艾伯李斯特=2:2=中O+X出:咬+被中☆出 這般夢幻的設定(凎 啊啊…… 俺有罪(慣例的賢者時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