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艾依艾伯*頌歌

我做了夢。意識到自己正在做夢的夢。 我的感官很明晰,讓我誤以為我右眼根本安然無恙的程度(我摸上右眼眼窩做確認,那裡用眼罩遮著,裡頭是空的,我自己最清楚了)。 我的身體很輕,走路像是用跳的,跑起來就像隨時飛起來都不值得意外一樣,感受風刷過臉龐耳際颯颯作響,好舒服,讓我想起小時候常登上去的那個山丘。 不可思議。因為這是夢吧。 還滿愉快的。我想。不是什麼惡夢。我沒有被一直追趕(其實我也不知道到底後面是什麼反正我就是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也沒有一直墜落(從哪裡墜落又要墜落到哪裡其實我也說不出來),不是永無止盡的殺戮(雖然我挺喜歡的但連做夢都在做的話總是有些膩),也不是深陷迷宮之中(走不出去真的還滿令人煩躁的。儘管我不知道走出去會有什麼或是為什麼我要走出去,以及我是從哪裡進來以及為什麼要進來……夢嘛,誰會去想這麼多呢?)。還滿愉快的。真的。 除了艾伯也在的這件事外。 我最近不太想見到他。嗯。就連在夢裡也不想。我討厭他我喜歡他卻不回應我這點。我知道感情這種事無法勉強,何況我跟他都是男人。還滿怪的。我自己也知道。可是我不想見到他。這讓我很痛苦。 其實他要做什麼是他的自由。所以即使在風和日麗的日子去和皇妃喝下午茶也沒什麼關係。 天空很藍,沒什麼雲,天氣極佳,艾伯卻叫我帶著傘,因為當(他和她的)下午茶結束之後,會下雨。 「怎麼可能。」 「你是認真這麼反駁我的麼?」 艾伯微微一笑,在太陽底下閃閃發亮。有光芒的不是太陽吧,在我的眼裡,有光芒的東西是艾伯的……好肉麻啊,還是算了吧。 我當然不是認真的啊。會有午後雷陣雨這種事,我會不知道麼? 「艾伯都知道,我會不知道麼?」(好吧,這句話不是認真的。因為事實上,我知道,艾伯知道的事情有些我不知道,我不會知道或是我不想知道,那麼我將永遠不會知道。) 轉著雨傘,我輕得像是要飛起來,就算衣服吸飽了水分沉甸甸的也毫無影響,眨眼間就來到了擺著下午茶組的庭園。 皇妃的蛋糕只吃了幾口,艾伯的那份根本沒被動過。 「請問可以給我吃麼,我是說,如果我有這個榮幸的話?」 「准將怎麼了麼?」 她的眼睛看起來好聰明,好討厭啊,我在她眼中一定一文不值,雖然這是無所謂啦,只是我不能接受啊,她對艾伯投以的有價值的眼神,我不能階受,艾伯的價值不是妳能決定的,為什麼非得這樣不可呢?妳中意他又怎樣,妳是皇妃又如何……只不過妳可以給艾伯想要的東西……好討厭啊。 「被我吃掉囉。謝謝招待。」 將精緻小巧的三角蛋糕一口塞進嘴裡,酸甜的野莓餡擠到嘴角邊邊。嗯,艾伯喜歡的口味呢。不過不好吃。艾伯比較好吃呢。 我把艾伯吃掉了。以一種抽象但是直接的方法,把他肢解開來吃掉了。人體肌肉和骨骼的組合非常精巧呢,絕對比柔軟得不堪一擊的蛋糕要細膩多了。而且很溫暖,不會燙,剛剛好的熱度。那也是理所當然,就是人的體溫嘛。 其實艾伯要做什麼是他的自由。所以即使在辦公桌前一個人發呆想著別人的事情也沒什麼關係。 把這個艾伯也吃掉。這次從無心拿筆批閱公文的手指開始。偷懶是不好的啊,艾伯常常這麼說。雖然文書工作確實很無聊,不過也不能那麼恍神吧!艾伯在想誰呢?(不要回答我,我其實不是真的那麼想知道。應該。大概。) 其實艾伯想做什麼是他的自由。所以即使約了誰到館邸裡來泡茶聊天(還聊得挺開心的)也沒什麼關係。 迅速把那個人解決掉,艾伯抬眼瞅著我想要我做個解釋。 「我好餓,艾伯。」 雖然我已經吃了兩個艾伯了,照理說應該飽到想吐了(兩個成年男人份的肉應該也差不多有三分之一頭牛了吧!),但因為這是夢吧,沒有道理可言啊,我就是餓啊。 好像有很多野獸的母親會吃掉自己的小孩,不完全是因為自己肚子餓,而是因為那個孩子太虛弱有可能沒辦法長大,或是那個孩子身上沾到了別人的味道而讓母親有「這孩子不是我的」的錯覺。一切都是本能所致。 不過還有一種說法是說,母親因為太擔心自己的孩子了,忍不住想把孩子吃回肚子裡才能安心,所以就吃掉了。我想我能體會。(雖然我沒有生過小孩而且未來也沒有機會生。) 啃咬他的頸動脈,吮吸他的熱血。艾伯一點也沒掙扎,只是悶哼一聲,喉結上下滑動,然後一切靜止了下來,只有我吞嚥的聲音,咕嚕咕嚕,豪放地牛飲,在舌尖上的鐵鏽臭味滑到喉嚨以下就變得甜美無比,令我頭暈目眩,就像喝醉,舔著溢出嘴角的部份,還有野莓果醬的酸甜。 脫掉他的衣服,讓他回復到最原始的樣子,然後撫摸他的胸與腹,感受肌肉的韌度,精瘦的體格讓我隔著皮膚也摸得出他的肋骨位置,用力按壓的話還可以確認一些器官的位置。 怦通、怦通。我興奮了起來,右手掌心情不自禁停留在他的左胸。怦通怦通。他的心跳。怦通怦通。明明我聽不到自己的心跳如今卻能清楚感覺到他的心跳。怦通怦通。 好想要啊,我想要艾伯的心。 指甲掐進少見日曬而顯得白皙的胸膛裡,凹陷然後印下我的手痕。這次從心開始吃。左手掏出腰際上的匕首,邊用右手確認位置,瞄準了骨頭的間隙,我舉高匕首刨刺進去,這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我很順手地打開他的胸腔,切斷血管,然後甩開匕首,小心翼翼地將他的心捧在雙手之上。 它還在跳動,在我的手心上一顫一顫的,楚楚可憐,上面的血管清晰浮起,像繩結一般將它捆綁住了,我嘗試解開它們,但沒什麼用,只好用咬的了。 柔軟又溫暖的觸感就像在接吻,我不禁閉上了眼睛,做了點想像,伸出舌頭去舔舐,然後輕輕啃咬,像是要印上吻痕那樣,但大概我太大力了,表層黏膜破了,一些組織液和血流了出來,我全數嚥下,酒醉的感覺又更強烈了,頭重腳輕,視界晃動旋轉。 「啊啊……」我不禁恍惚地呻吟出聲。 像是要飛起來。不如說是飄起來。沒有重力的狀態。只剩下引力。我離不開艾伯。我想要艾伯的心。給我。我只要這個就好了。那麼我一定不會想再繼續……再繼續……再繼續做這種夢了。 我仰頭,卻發現左邊射來一道光線,刺眼得讓我頓時醒神。 我轉頭去看,那是艾伯房間裡的窗,朝東的,每天早上曙光都會從那扇窗照進來,散佈在房間各個角落。所以艾伯總是很早起,他說,因為光很溫暖,光很耀眼,光很美麗,光很吸引人,所以他自然而然就會醒過來,然後可能會看著日出發呆一陣子。 就像現在這樣,穿著一件輕薄的白襯衫,站在窗前,一手扶在窗檻,向外望去,襯衫的釦子只扣到第三個,鎖骨和胸口毫無防備地接受陽光,讓它們刺穿進去,刨出黑影。 「……艾伯……」 我捧著他的心,叫喚他。但艾伯沒有回頭,紋風不動,好像沒聽到似的。所以我提高音量,又叫了好幾次。 艾伯、艾伯、艾伯、艾伯!我邊叫邊想。這是我的夢,為什麼連在我的夢裡也不好好看著我呢?我踉蹌著腳步,頭有點痛,像是宿醉,可是比起這個我要看看艾伯,我要艾伯看看我。 「艾伯、艾伯、你看、你看、你的心、你的心、在我的手上…艾伯!為什麼!你不看我!」 走不到,沒辦法往前,但我的腳步明明還是一樣的輕盈,像是要飛起來了,但我沒辦法靠近艾伯。 我忽然感到害怕和不安。這個夢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從哪裡開始的?什麼時後會醒過來?我在哪裡睡著的?明天是幾月幾號?我下一個任務目標是什麼? 正當我感覺到我眼睛鼻子一陣酸楚,就像小時候要嚎啕大哭前的預感時,艾伯慢悠悠地轉身面對我。 「……」艾伯張口說了些什麼,卻沒有聲音。他的表情背光我看不清楚。不要這樣啊。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艾伯想說些什麼,而他又在想什麼,又是用什麼表情在看我的? 「艾伯!」我奮力向前,伸手抓住艾伯的手臂,我聽見啪答一聲,他的心摔到了地上。 「……」 我看見了。看得很清楚。就像我的右眼還存在,視界最原始時完整那樣。艾伯擰著眉,半瞇著眼睛,很痛苦的樣子,在說著些什麼,可是沒有聲音,因為頸部缺了一大塊,斷裂的動脈汩汩流著鮮血,肌肉組織部份壞死呈現燒焦般的黑色,隱約還能看見纖白挺直的骨樑。 我讀了艾伯的唇語:住。手。艾。依。查。庫。已。經。我。對。你。你。我。 我不懂啊。我不懂啊。我不懂啊、艾伯!你只要跟我說那句話就好了!為什麼連在夢中也不行?也做不到? 我撕裂他的白色襯衫,然後伸手進他的左胸膛,拿出他的心。熱呼呼的。怦通、怦通。一顫一顫。我立刻咬了一大口,液體和筋拉扯的聲音很滑膩,我又興奮了起來,好餓,很想繼續吃,於是我狼吞虎嚥了起來。 又吃了兩個,只剩下實在咬不下去的骨頭。我坐在床沿,還是覺得好餓。好餓。飽不了。為什麼呢?我確實吃進去了。跑去哪兒了?艾伯跑去哪兒了? 我看著沾滿血液的雙手,飢餓難耐地連指甲縫裡卡的肉屑都舔掉,然後我輕輕啃咬著自己的手腕,舌尖抵在動脈處,感覺到脈搏的起伏。怦通、怦通。我忽然意識到他在我的身體裡。好餓啊,這樣的話,只能吃掉吃了他的我了,不然怎麼辦呢,好餓啊。啊。都怪這個夢,怎麼會這麼長呢? 啊。這個夢怎麼都不會醒呢? 完。 後記: 這樣飆了一篇吃人梗,俺大概可以比較冷靜了,確實打完之後俺冷靜了不少(????? 北夜辰北鼻說她要畫吃人梗俺太開心了…!!!!!!(有截圖證據別想逃額額額額額額額) 第一人稱寫起來很愉悅,但是也比較有風險。如果可以表現出俺心中艾依查庫的一片癡心就好了(???? 其實重點就是「艾伯我想從頭到腳把你給吃掉」跟「不會醒的夢」…想著想著果然還是覺得死後世界太棒了,艾依查庫你可以好好在死後世界跟伯恩哈德先生一決勝負(????? 其實俺覺得艾伯李斯特也可以吃吃艾依查庫,不過他應該不會真的做囉(連做夢都不會)應該最多只會自己騎上去用下面的mouth吃(虧你說得出口)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俺愛您/ 說到吃人梗不得不說一首歌:倉橋ヨエコ-いただきます 可以去youtube聽聽看喔! あなたを食べても良いですか~愛しているから良いでしょう~他の誰かに~盗られるんなら~私の血となり肉となれ☆ 其實解釋成性愛也不錯。吃人絕對不只有一種吃法俺相信大家更明白性意味的方法(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