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伯恩艾伯*無以名狀

「艾伯李斯特。」人偶少女的聲音清澈但是平板無起伏,作為戰鬥開始的信號倒是很適合。艾伯李斯特聞聲提起劍來,從人偶少女的身邊大步邁前幾步,做出備戰態勢。 「是誰?」艾伯李斯特小聲地探問,倒也不是特別想要人偶少女做出立即而正確的回答,反正他很快便會親眼確認。 「伯恩哈德。」人偶少女再度唱名,就像被旁白揭示幕名而登臺的演員一般,伯恩哈德的「影子」從樹林中現身。紫灰的髮和鬱綠的眼瞳,太陽穿過葉子間隙的縮影將他的身形剪成零碎的斷面,大衣逆著風飄揚,讓他的影子變得很巨大,濃烈而毫不隱藏的敵意全在那迫近的每一步裡。 艾伯李斯特屏住氣息,即使這不是第一次和伯恩哈德的「影子」戰鬥,但仍因為對方屹立不搖的強大氣勢而手心滲汗。 眼前的男人不是他知道的伯恩哈德,而只是沒有靈魂和精神的記憶與時空混亂交揉後產生的碎末,就連能不能稱為「伯恩哈德的一部分」都還有待商榷。打倒這樣的他不是難事,沒問題的。艾伯李斯特心想,直直看進伯恩哈德晦暗無光的眼底,揣測他的第一步。 風吹得很響,刮著眼膜,乾澀得幾乎要流淚,艾伯李斯特仍謹慎地不敢眨眼,他沒有錯過伯恩哈德提腳猛地拉近彼此距離的瞬間,但實在太快太突然了,意識到時已經近得不可再近,艾伯李斯特反射性地採取守姿,聚集了荊棘的能量,卻在這時他看見了,應該沒有語言的「影子」,眼前的男人卻開口了,雖然沒有聲音,但光看他的唇形就能明白,那些字詞是:這裡、不是、世界、的、盡頭、艾伯李斯特。 艾伯李斯特驚愕地瞪大雙眼,發現周遭的荊棘除了自己的白青色之外,還布滿了微妙的赤紅。 「呃!」 荊棘纏繞,以很快的速度如火光的爆裂,艾伯李斯特吃痛地悶哼出聲,大衣和袖口,面頰和頸項,劃破的聲音跟風擾弄樹葉的聲音一起清脆地傳進耳裡,只有自己聽得見,皮膚和微血管綻開,很小、很淺,但卻刺痛得令額際浮出冷汗。 「艾依查庫。」人偶少女的聲音再度傳來,乘著風有如咆哮般,接著被點名的艾依查庫快速地抬起大劍,介入荊棘之間,伯恩哈德後退了,但艾依查庫沒有停下來,腳一蹬,大大地跨出步伐,以不輸方才伯恩哈德的高速逼近他,然後毫不留情地筆直落下劍鋒,用盡全力的憤怒一擊。 「影子」在樹影之間像海市蜃樓般消失了,什麼都沒留下。艾依查庫收起劍來,轉身看到人偶少女已經擔心得緊緊挨在艾伯李斯特身邊。 「欸、不要緊、不要緊!雖然流血了,但這種程度只要舔一舔就好啦!」艾依查庫一派輕鬆地拍了拍人偶少女的頭,話是為了讓她安心才說的,視線則落在艾伯李斯特身上,帶著些許困惑。 「……」艾伯李斯特默然承認自己的失態,斂眸收劍。 或許不正常的不是那個「影子」,而是自己吧。艾伯李斯特暗自歎氣。 回到大宅後,伯恩哈德看到艾伯李斯特臉上的血一直流到下巴,脖子上的血則浸濕了前襟不禁皺起了眉頭。 「因為擦了又會繼續流所以就乾脆不擦了。」人偶少女搶先想解釋些什麼,但伯恩哈德還是開口問道:「怎麼傷的?」 「被您的茨用傷的。」艾依查庫乖乖地回答,被艾伯李斯特瞪了一眼後卻好像事不關己似地別開了視線。 「因為我的不注意。」艾伯李斯特簡短認錯,坦白承認總比矢口否認好看多了,邊說邊下意識想用手背擦去頰上的血,卻被伯恩哈德制止。 「好好清理傷口。」伯恩哈德盯著艾伯李斯特早已沾滿血漬的白色手套,語氣淡然卻有命令的味道。 艾伯李斯特感受得到一旁艾依查庫簡直看好戲的視線,不禁感到窘迫。 「這種傷舔…舔一舔就好了。」他竟然用了艾依查庫的話!艾伯李斯特簡直想給自己一個雷擊。 接下來人偶少女和艾依查庫被留在大廳,只能目送伯恩哈德牽著、拉著、扯著艾伯李斯特離開。 「哎呀……」對於人偶少女困惑的眼神,艾依查庫也只能聳聳肩了。 艾伯李斯特被帶到伯恩哈德的房間,被示意脫掉大衣、手套、解開領子然後坐到床沿上,他都乖乖照做了,只是兩人都沉默,讓氣氛莫名地有些緊張。 伯恩哈德準備了清水跟毛巾,放到艾伯李斯特面前,艾伯李斯特自行拿起毛巾開始擦拭血痕。其實傷口根本不需要清理的,那幾道傷實在小得可憐,只是破皮的程度,跟被紙割到差不多,只是刺痛不斷罷了。 「……伯恩哈德先生…」 「嗯。」 伯恩哈德轉身往櫥櫃裡翻找,只單音應了一聲表示他有在聽。 「世界會有盡頭麼?」 「……你覺得呢?」 「如果有的話,那麼盡頭之外是什麼?」 「你覺得呢?」 「那是世界的終結的意思?」 「你覺得呢。」 「如果有終結,那應該還會再開始才對。」 「嗯。」 「伯恩哈德先生。」 「嗯,我在聽。」 「……請說說您的事吧……我想聽。我也想說我的事,想讓您聽。」 「嗯。」 伯恩哈德拿著小巧的外傷藥膏走了過來,艾伯李斯特剛好擰出了一灘混合了血液而變成微妙粉紅色的清水。 「真的不用…呃!」艾伯李斯特才想拒絕,忽然伯恩哈德隔著布手套的指尖從太陽穴滑進髮絲間,然後臉頰的傷痕上落下一個柔軟但是疼痛的感觸。 艾伯李斯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眼,伯恩哈德依舊是那樣溫溫的淡漠:「不是說舔一舔就好了麼。」 「我並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說,我在聽。」 「你…您這是在玩文字遊戲麼?」 「嗯。」 伯恩哈德指腹輕抹過艾伯李斯特的臉頰,不知不覺已經不再流血了,那些傷口小得幾乎看不見在哪裡。 完。 後記: (= =) 俺原本想以「曖昧」為題可是俺的欲望有如脫韁野馬噢齁齁齁齁齁齁地讓整個變得虎頭蛇尾(爆) 俺好想看甜到俺想叫奶奶的伯恩艾伯(何種因果) 好像每隻野生遇到俺家艾伯李斯特都很有戲(?)這篇的野生伯恩哈德是源自於有一次遇到一隻L4野生伯恩哈德,他竟然放了機智拉近距離然後不攻擊不防禦……真是何種因果……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簡直天使…… Give me more時間…時間不夠用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