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艾依艾伯*泡沫(2)

在一個懸浮起來的感覺後,又重重地墜下。艾伯李斯特失去力量往下傾落,雙膝跪到草地上,痛不痛已經不是他能思考的事,體液黏稠的糾纏從觸覺開始佔領其他感官,看見的嗅著的聽到的,都是情欲。 艾依查庫的白濁撒在艾伯李斯特的股間,順著那輪廓流下的軌跡緩慢像從他毛孔裡泌出似的。 艾依查庫將艾伯李斯特的雙腿往自己的方向拉近,艾伯李斯特自然伏低上身,提高臀部,將自己平常看不到的地方全部奉上,就在對方視線確實的掌握之下。 兩手捏上臀肉,仔細小心地確認那形狀和質地,揉擰,白皙的肌膚上留下紅色的手印,因為手勁的壓迫,還有自己的血,拓印了艾依查庫的指紋。 「呼…嗯…啊……」青草、泥土和血液、體液的味道不和諧地交合,艾伯李斯特本能地在每一次吸吐中洩出呻吟,感受到有個柔軟但有力的東西打開身體滑了進來。 「啊…不行……」宛如應許的拒絕,艾依查庫親吻著艾伯李斯特的後孔,伸舌就像交換深吻那樣,重疊熱度,分享體液。 身體內側的蠢動不安了全身的血液,艾伯李斯特右臂上的血還在流,但真正汩汩流淌而出的卻是別的東西,無法言說,暫時無法言說。他的面頰沾上了草露像淚水,由上而下浸透全身,他浮搖著腰臀,若不是下一秒傳來的貫穿的痛楚,他可能會就這樣忘記自己的名字。 「呃、呃、啊……!」從喉頭發出低啞的呻吟,艾依查庫這次確實地將硬挺的欲望往艾伯李斯特體內犯進,艾伯李斯特身不由己地接受,連好好吞嚥也做不到,唾液垂下嘴角,在穿刺的痛覺之中意識到自己的荒唐。 艾伯李斯特呻吟然後本能地想逃,他蜷曲復又伸展、扭動著身子,對侵犯者而言卻是配合的暗號,艾依查庫兩手牢牢掐住艾伯李斯特的兩側骨盆凹陷處,深深地刺入又幾乎全部抽離而出,然後再一次深深地埋入。體液黏稠了兩人結合的地方,發出被踩濺般的水聲,那些透明或混著白濁的稠液舔舐一般順著臀部的線條滑下,有全身被纏繞蔓爬的錯覺。 艾伯李斯特的五感皆沉入情欲的混沌。明明疼痛,卻有快感。為什麼?他無法思考,兩手無力伏在草地上,有射精的衝動卻一直在那個邊緣得不到緩解,難耐感幾乎令他崩潰,性器不停泌著淚液般的透明體液。 「啊、呃……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的聲音帶著哭腔,其中懇求的意味已然壓垮了他原先應有的驕傲和自尊。 為什麼他一點也不覺得厭惡或反感?簡直要戳破他真心的疑問閃現的瞬間,忽然世界翻轉了九十度,他變成仰躺,艾依查庫驀地停止一切動作,只傾下身伏貼在艾伯李斯特身上,像在等待著什麼。 艾伯李斯特辛苦地喘著,頓時耳際只剩下自己喘息的聲音,反而令他不安。 「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閉上雙眼,用盡全身力氣伸長雙臂,環抱住艾依查庫的脖頸。感覺到他蓬鬆的頭髮掠過鼻尖一陣搔癢,然後唇上有溫軟的感觸,他知道那是親吻,沒有抵抗地接受了。 「艾伯!」忽然,不遠處傳來艾伯李斯特熟悉的聲音,夾雜驚愕和不可置信。 艾伯李斯特知道那是真正的艾依查庫,是他知道的那個艾依查庫。但他現在卻在跟誰接吻呢? 艾伯李斯特沒有力氣睜開眼睛,任憑門齒被另一個人的舌尖撬開,並且回應了一個飽含性暗示的深吻。 還不如殺死我!艾伯李斯特在失去意識之前這麼想著。 未完。 後記: 還不如殺死俺! 上課很無聊又不小心撇了這篇。 啊噢啊噢啊噢啊噢(說說人話)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