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伯恩艾伯*思想犯

「準備折返,感覺快下雨了。」 伯恩哈德先生收起劍,我點頭應諾,才剛提步往回走,一顆雨滴打在頭頂,我反射性地抬起頭,還來不及眨眼,就像是有人往我臉上直接潑倒一盆水那樣降下了暴雨。 鏡片被打濕,視線所及全都是水珠,滂沱雨聲也浸透了聽覺,我低下頭,拿下眼鏡。真是誇張的大雨,我的前髮已經開始滴水不止,大衣吸足水分,掛在肩上沉甸甸的,衣褲緊貼著肌膚,黏膩不適,我忍不住想嘆氣,卻在那之前感受到一股拉扯的力量。 「呃!」 伯恩哈德先生抓過我的左手然後開始跑起來,太過突然,原本拿在手上的眼鏡失手滑了出去,根本沒有機會撿,我們就這樣在失控的雨幕中奔跑。 「啪搭啪搭啪搭啪搭」雨打在草葉上、打在我們身上臉上和我們踩濺出水花的聲音混雜在一起,自己的呼吸聲像隔著一層薄膜似的,反而很模糊,視界更是無法聚焦,雨絲灰紗般罩住伯恩哈德先生的背影,看起來好遠好不現實,但這個速度和握在左手上的力道卻絕對是真實的。總有一股奇妙的感覺,難以言說。 要跑去哪裡?我想。並不是特別想知道答案。 伯恩哈德先生帶著我越過平坦的草原,進入森林,我們都知道那森林入口的地方有遺跡,殘缺的圓形建築的廢墟。 我們進入有頂可供遮蔽的區域,但彼此都已經渾身濕透,雨幕將我們隔在這一側,那從上而下覆蓋大地的聲音巨大得像是在誇耀它的勝利。我皺眉瞇眼,設法聚焦,眼前仍是模糊一片。沒了眼鏡我確實也算是個完全的失敗者了。 伯恩哈德先生的手轉而輕觸上我的臉頰,他不知何時脫了手套,赤手的熱度更顯出雨水的冰涼,我忍不住想更靠近他一些。 「還好麼?」 「……我看不見。」我抬眼,果然伯恩哈德先生的臉也是模糊不清的。 「眼鏡呢?」 「掉了。在您拉著我跑的瞬間。」 「……」 伯恩哈德先生沉默了,我有些好奇他的表情,可是怎麼樣也看不清楚。 伯恩哈德先生主動彎身湊近我,縮短我們之間的距離,他的五官輪廓漸漸明白,在他鼻頭上的雨水從我臉頰滑落的時候,視界裡的伯恩哈德先生便是唯一清晰可見的事物了,他的表情依舊淡漠,只有眼底多少含著情感。儘管有時候我會想那是不是只是我主觀認定產生的誤會。 「會冷麼?」 「……不會。」 伯恩哈德先生的吐息很近,很像要接吻,我下意識閉上了眼睛,可是什麼也沒發生,再次睜開眼,對上他的視線,我感到一陣羞恥,但卻換他閉上了眼睛。 「真安靜。」伯恩哈德先生這麼說。 雨聲嘈雜,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別的聲音了,彷彿也沒有了別的存在。我伸手握住他的手,一種奇妙的感覺又湧上心頭。 「……伯恩哈德先生。」我嘗試叫他的名字,想確定他的存在。我知道那奇妙的感覺是什麼,是一種錯覺,好像從一開始我們就總是在一起那樣,其他什麼都沒有,就只有我和伯恩哈德先生、伯恩哈德先生和我而已。 「艾伯李斯特。」 穩重的嗓音落下,輕柔的親吻落下,單調的雨聲讓時空概念變得很曖昧虛幻,只有臉上手上唇上的伯恩哈德先生的溫度是真的。 後記: 原本只是小劇場可是超過一千字了想說就發文吧(爆)俺永遠都有想看伯恩艾伯四個字洗版的夢啊,I have a dream(哩加賽 就順便把以前伯恩艾伯的小劇場撿起來了。唉唉……俺真廚啊。有什麼辦法。俺也很無奈。想當初俺我多麼相信伯恩艾伯是總有一天會被諸多大手發揚光大的官方CP。哈哈哈。實在是講出來也沒有人會笑會吐槽的程度。(像這樣的愛情~讓我苦惱~總一個人又哭又笑~) 伯恩艾伯俺已經妄想到不知道該怎麼說了,他們已經是俺心中最理想最夢幻的夫妻了!以上!(爆) 無限地思念對方所以無限地為對方著想又無限地思念對方,因為無限地為對方著想所以不能表現出對對方的這份無限的思念……煩死了凎!(←萌到很生氣) 這對用幾個tag來表示就是:強x強、低溫x低溫、溺愛x溺愛、我嫁x我嫁……真是嶄新啊……(屁啦) 嗚呃呃……簡直是這個悲慘世界的綠洲啊,即使有性愛也很柏拉圖(????) 廚臭……唉……ˊ~ˋ 下面有撿起來的噗浪發表過的小劇場兩篇,【如果的戀情】跟【愛情死後的世界】 【如果的戀情】 〔如果的戀情〕*連隊時期 伯恩哈德完成任務回到主營已經有三天了。艾伯李斯特是仔細拗著手指一天一天數的。三天對他而言很久了。是很了不起的忍耐了。 三天應該夠讓伯恩哈德先生休息,去彌補任務期間的疲憊吧?艾伯李斯特心想。希望如此。三是個超過就算多,剛剛好的完美的數字。對他而言是的。 往伯恩哈德寢室的方向走,艾伯李斯特不斷在心裡練習事先設計好的台詞。您好…不。日安,伯恩哈德先生。請問您是否有空…不對。是否願意幫我看看我的姿勢,可以的話,希望您能給我一些批評。我想不會花太多時間…不對…時間不是我能掌控的,伯恩哈德先生說得算…哎……怎麼說好。 想到這裡剛好也到了伯恩哈德寢室的門口,艾伯李斯特提醒自己打招呼的方式,要先說日安喔,卻不知怎地感覺心跳加快頭昏腦脹地,總覺得自己等一下一定還是會脫口而出一句怯生生的您好,最糟的是說不出話來。那樣可不行。笨透了。 「艾伯李斯特。」 艾伯李斯特才剛舉起手想叩門,伯恩哈德的聲音卻從旁邊傳來。 「呃啊。」呃啊?這算什麼。 「聽說你著涼發燒,醫務室和宿舍卻都見不著你的人,你朋友可擔心了。」 伯恩哈德邊說邊走近又一邊脫下自己的外衣,艾伯李斯特嘴型還維持啊的樣子,呆然地讓伯恩哈德將外衣披在他肩上,另一份體溫疊了上來,更讓艾伯李斯特意識到自己身體在發熱這件事。 「身體狀況不好就不用說其他的了。」 艾伯李斯特無可辯駁地低下頭去,總覺得頭重腳輕,沒辦法好好思考。都是因為感冒吧。比自己想像得還要嚴重。真慘。 「回去睡一覺,把汗發出來,會好很多。」 伯恩哈德的指尖掠過前髮髮梢,還以為要碰到了,艾伯李斯特下意識地閉上眼睛,但是什麼都沒有,再睜開眼,伯恩哈德的背影已經距離自己有數步的距離了。 「……」艾伯李斯特拉攏披在肩上有些滑掉的外衣領口,在自己微熱的吐息間聞到了別人的氣味。這是別人的衣服有別人的味道也是理所當然的,此時卻覺得很特別,意義非凡。 艾伯李斯特搖搖晃晃地跟上去像剛學步的小獸,雖然思緒因為不正常的熱度而混混沌沌迷迷糊糊,但他還是知道的,自己只不過是很想見見這個人而已。 〔戀情的如果〕*死後世界 「這次隊伍成員是瑪格莉特、伯恩哈德、艾伯李斯特。」 人偶少女這麼宣布,短髮的女工程師以唯美溫柔的笑容作為回應,伯恩哈德則中規中矩地應了一聲是,戴著眼鏡的帝國騎士雖然也做了禮貌的回應,卻若有所思。 伯恩哈德瞥了穿著帝國軍服的艾伯李斯特一眼,然後將新月背上身。 來到這個「死後世界」已經好一陣子了,伯恩哈德也恢復了不少「生前的」記憶,雖然仍有很多回憶像夢一樣虛實難辨,就連此時此刻,他都很難斷定這就是所謂現實。 而這個穿著他陌生的軍服、戴著眼鏡的黑髮男人他是認識的。在死之前就認識了。不過記憶中的他年紀更輕,大約才十來歲左右,而且身分還是他的後輩,或甚至可以說是學生。 他第一次看到對方使出茨的技巧時,確實有些驚訝,但只是第一時間那麼覺得,之後膨脹的是一種懷念跟熟悉的感情。 不過對方好像不是這麼覺得。或許是不記得了吧。看到自己也會運用茨能量的時候,艾伯李斯特的表情有些微妙。看起來很冷靜,但並不是毫無反應,卻沒辦法正確解讀是怎樣的情感。 伯恩哈德只確定,艾伯李斯特好像不太喜歡和他一起出任務。 隊伍行進間,伯恩哈德和現在算是他們上司的人偶少女討論了關於艾伯李斯特的事。 「下次可否安排別的人。」 「咦,你討厭他們兩個麼?」 「不,不是。和女工程師無關。是想艾伯李斯特或許並不情願於與我出任務。」 「你怎麼會這麼想。」 「……」 伯恩哈德再瞥了後方殿後的艾伯李斯特一眼,人偶少女也跟著看了過去。 「不如問問他。」人偶少女這麼說,很心血來潮地,伯恩哈德根本來不及說不用,她就扭頭朝艾伯李斯特丟出一句:「艾伯李斯特,你不想要和伯恩哈德一起出任務麼?」 「呃?沒…並不會。」 艾伯李斯特的回答明顯僵硬不自然,伯恩哈德忍不住脫口一句:「何必勉強。」明明其實對方怎麼想對自己而言都無所謂的,卻好像不是那樣。 「不是勉強。」人偶少女搖了搖頭,反駁了伯恩哈德的話。 「他只是在你面前很緊張而已,心跳頻率平均會上升40%。」走在前面的女工程師補充了人偶少女的話,像分析研究那般說明道。 緊張啊,伯恩哈德想起了回憶中那個十來歲,身高還矮他一大截的艾伯李斯特,在面對他的時候也給戰戰兢兢的感覺,他是否也還記得呢?伯恩哈德像是要求本人證實般正眼看向艾伯李斯特,只見帝國騎士皺起了眉頭。 「總之,我只是聽命來完成任務的而已。」 ** 【愛情死後的世界】*死後世界的伯恩哈德x艾伯李斯特,兩個人已經兩情相悅了,該做的都做了,只差沒補拍婚紗跟宴請百席這樣。人偶少女跟蕾格烈芙大人應該差不多大小喔? 四人組成的小隊在森林裡成一路魚貫而行,人偶少女和蕾格烈芙並肩走著,體型大小差不多的兩個人從背後看來還真像一對雙胞胎,至少比某對真正的雙胞胎人偶看起來要名符其實得多。走在她們後頭的艾伯李斯特不禁這麼想著。 伯恩哈德則殿後,背著新月慢步走著,因為好一陣子沒有活動身子的關係而顯得有些慵懶,最近他的工作真的只有「殿後」,老實說真是無聊得緊。艾伯李斯特也是,不知道多久沒拔刀過了。伯恩哈德看著他依舊走得磊落大方的背影,不知不覺走得近了一些,隱約看得見他大衣領下太陽蒸出的汗水。 最近很熱。夏天到了。伯恩哈德沒什麼特別意義地隨想著,不經意地發現艾伯李斯特的頭髮上沾著幾抹綠色。 樹葉……。綠得不可思議。大概是剛剛穿過灌木叢時勾到的吧。 伯恩哈德邊想邊自然地伸出手想去幫他撥掉。 「呃、?」伯恩哈德根本連他的髮梢都還沒碰到,艾伯李斯特卻嚇了一大跳,有些慌張地轉過身來:「怎、怎麼了麼?」 「……葉子,在頭髮上。」 「啊、嗯……謝謝您。」艾伯李斯特撥撥頭髮,幾片小巧的綠葉便慢悠悠地飄落下來。 「抱歉。」 「為什麼您要道歉?」 「沒先說一聲就忽然想要碰你。」 「我只是、嚇了一跳,如果您想碰的話……呃、不是……總覺得有點緊張。」講到後面自己都覺得不知所云,露出了苦笑。還真是不簡單啊。艾伯李斯特暗自在心底歎了口氣。 伯恩哈德將可愛這個感想默默地自己收著,再度伸手去撫摸艾伯李斯特的黑髮,被太陽曬得溫溫的,更顯柔軟。 「伯恩哈德先生……」艾伯李斯特好像想掙扎,但又沒有動作,伯恩哈德莞爾:「還有沒撥掉的。」 「是在做些什麼,再不跟上要落隊了。」蕾格烈芙稚氣但是凜然的聲音傳來,兩人才發現隊伍拉長了,立刻跟了上去。 「他們剛剛那樣是在做什麼?」距離拉近了之後,人偶少女和蕾格烈芙的對話就變得清晰可聞了。 「所謂的夫妻恩愛。」 「哦。」 「……」艾伯李斯特表情頓時凝重了起來,伯恩哈德則是有些無奈。最明智的方法是假裝什麼都沒聽到。他們都很明白。 「什麼是夫妻?」 「所謂的互相承諾並建立家庭的男女。」 「哦。」 「嗯。」 「可是他們都是男,女呢?」 蕾格烈芙在這個時候停下了腳步,整個隊伍也跟著煞車。她抬頭往斜後方瞅著艾伯李斯特數秒鐘,然後有如發表宣誓般深吸一口氣後才開口說道:「吾想,艾伯李斯特,可以。」 艾伯李斯特默默地低下頭,推了下眼鏡。 「可以什麼?」人偶少女又繼續問了。 「使用『老公』或『親愛的』之類的詞彙稱呼伯恩哈德,在玄關迎接伯恩哈德歸返時使用『要先洗澡、先吃飯還是……」 總覺得話題往非常不可思議的方向推進了。艾伯李斯特已經無法忍耐,果決地打斷蕾格烈芙的話:「請不要舉那種奇怪的例子!」 「汝不說麼?」 「當然。」 「為什麼不?」 「……伯恩哈德先生?」 大家肯定都被這個炙熱到很瘋狂的夏天燒昏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