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伯恩艾伯*相對而反襯

有時候艾伯李斯特會優秀到伯恩哈德需要重新確認他還只是個十四歲的孩子這件事。積極的學習態度和無懈可擊的應對進退,舉一反三的聰穎和在適當的時機露出符合那歲數的稚氣的笑容……總在他覺得可以將所謂未來交付給少年時,卻又無比想親自將他護在自己羽下永遠不讓他飛翔。 所以說他偏心也好私心也罷,最近幾個月伯恩哈德把他的休假全給了艾伯李斯特。指導艾伯李斯特的劍術、槍術、戰術,和他一起看書或者散步。那些時間總是寧靜平和得讓他忘記很多事情,應該刺眼的白日只覺得溫柔,應該感傷的夕陽只覺得祥和,應該疲倦的夜晚只覺得夢幻,他甚至把太陽與夜空和艾伯李斯特的瞳孔與短髮做聯想,一種堪稱戀愛的荒唐。 伯恩哈德開始明白原本不是很情願地成為代理教官的胞弟弗雷特里西,現在為什麼會說出照顧小孩也沒什麼不好這種話,他甚至還說:「小鬼頭真好啊,看著他們就等於看著未來,閃閃發光呢。」 閃閃發光這四個字形容得還真是恰如其分。在伯恩哈德眼底,艾伯李斯特更是如此這般閃閃發光的存在。距離上一次愛上某個人已經是很久以前了,甚至是執著於某項事物的感覺都難以記憶了,他不免困惑,甚至感到些許畏懼。為什麼是他呢?怎麼能是他呢? 伯恩哈德自知一無所有,他擁有的只有此時此刻還活著的奇蹟而已,他相信每出一次任務他便更接近終結,他的名字隨時會被刻在並列佇立的石柱上頭,而在那之下徒有黃土。他從來不是為了獲得而活,而是為了結束。 但艾伯李斯特不一樣。他的歲數僅只有他的一半,那生命稚嫩而擁有無限可能,只要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了,他還會前進到很遠很遠的地方,而不是只有在這裡而已。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才無可救藥地被吸引吧。他不禁很想看看那裡有怎樣的風景,而這個少年會有怎樣的姿態、怎樣的神情。 偶爾伯恩哈德會從這些想像中猛然回神,十四歲的艾伯李斯特仍然是十四歲的他,這讓他感到安心然而惆悵。對他而言,避免終結的方法僅有永遠不要開始而已。所以所謂情愛也是。如果註定充滿遺憾,為什麼還要讓它發生呢? 可是少年只管創造與獲取。艾伯李斯特的視線和舉止所給予的種種暗示都直率得讓伯恩哈德無法招架。想及他喜歡這個孩子就覺得痛苦,想及這個孩子喜歡他更覺得痛苦,因為他無法滿足,使得他產生佔據和掠奪的欲望。 「好了。收拾一下,回去吧。」伯恩哈德擱下訓練用劍,下了指令,艾伯李斯特欠身答是,將器具簡單整理好後跟在伯恩哈德後頭。 「……」艾伯李斯特瞅著伯恩哈德的背影,想著要長高要變強之類的事,如果有一天能與這個男人並肩同行就好了,或許可以看見他看見的,彼此的距離也就不會感覺這麼遙遠了。 他們不明白的是其實他們彼此的想像相去不遠。包括在給予與得到之間的不平衡,以及對於未來的海市蜃樓般的期待。 艾伯李斯特一直記得伯恩哈德說過的話,他們是為了結束這一切而活,這句話令他感到悲傷,雖然很正確,但他還是想盡全力去懷疑甚至否定。他的父親曾告訴過他,就是因為人總有一天要走向衰亡才更要認真踏實地過每一分每一秒,為了實現自我而活,那包括自己的理想以及所有自己覺得重要的人事物。 他知道他現在還不夠資格,但他活著是為了保護那些他覺得重要的人事物。不再獲得也沒關係,但他不想再失去了。艾伯李斯特單純地這麼想著。他想伯恩哈德是失去了太多才會那樣說。所以他想要趕快變得更堅強。如果能夠給予對方一些東西就好了,他願意付出所有一切,只要對方願意接受。 對艾伯李斯特而言,從家鄉被渦吞噬以後的所有都是伯恩哈德給予的。包括目標、安慰、理想、鼓勵、技能,以及他的生命本身。 「伯恩哈德先生明天又要出任務了?」 「嗯。」 「……祝您順利。」 「……嗯,謝謝。總有一天也會輪到你們吧。」 我會等您和不要等我,誰也沒有說出口。伯恩哈德開了自己的房門,要艾伯李斯特跟著進去。 「今天剩下的時間就拿來讀書吧。」 「是的。」 艾伯李斯特兩手接過伯恩哈德為他挑選的書籍,在對方的引導下與他一同坐到床沿,彼此的距離永遠比上一次還要更近一些,彷彿在試探,試探允許和到此為止的界線究竟在哪裡。 兩人都翻開書頁,紙張沙沙摩擦的聲音明明很輕在這安靜的空間卻造成極大聲響,他們各自將一口歎息隱瞞在裡頭,解除一瞬間的忐忑,他們已經幾乎要貼肩依傍而坐了,下一次該怎麼辦呢。 小心翼翼地呼吸著,將注意力盡量轉移到文字上面。沒什麼困難的。一定只是維持現狀罷了。在覺得不可能再接近的時候那就是到此為止的意思了。 艾伯李斯特抿著唇,暗記著書本上對渦怪物弱點的敘述。人形骨骸般、持劍的怪物似乎沒有視力可言,所以遠處狙擊為上策,太過接近容易受到狂暴的無差別攻擊……而伯恩哈德斂眸幾乎半休憩著,手上的書已經不是第一次看了,不需要仔細地逐字閱讀,他只是想和艾伯李斯特一起讀書而已。 在重複幾次翻書的聲音之後,太陽的顏色變成濃稠的金紅,伯恩哈德抬首看向窗外,目測大概晚餐時間快到了,忽然下一秒感覺到右肩上有一股重量。 「……」伯恩哈德側頭,瞬間呆楞地看著全身往他這邊傾斜的艾伯李斯特,很快便意識到對方那平穩的呼吸,想必是不小心睡著了。 伯恩哈德伸手將艾伯李斯特的小腦袋輕壓向自己,並且梳著那柔軟的黑髮。當自己意識到的時候也有些驚訝,自然而然就這麼做了。 伯恩哈德傾首,然後闔上雙眼,希望艾伯李斯特是熟睡而不是淺眠。他知道他早就想這樣直接碰觸他,他知道一旦觸碰了就會開始覺得眷戀。 艾伯李斯特屏住氣息,其實他只是打盹並不是真的睡著,卻錯過了那個醒來的時機,他現在只忙著希望對方不要發現。 再久一點。更近一些。還要再久一點,還要更近一些。 當伯恩哈德扭頭往艾伯李斯特的額際印上親吻而艾伯李斯特感覺到的時候,他們心中的那個關於「這份情感應該永遠隱藏起來」的假設確確實實地被推翻了。 未完待續。 後記: 未完待續也是內容(這要用多少次) 好煩噢,伯恩艾伯好萌噢。(這又要講幾次) 希望下回他們可以(表面上)若無其事地牽牽小手。 明明伯恩哈德都是可能年近三十的大人了還談這麼青澀的愛情沒問題麼…萌死我也。(頹毛得) 雖然是兩情相悅但完全無法心意相通,這就是年歲差愛情的醍醐味啊(爆)何況是含蓄內斂x含蓄內斂的組合!不過在俺心中含蓄內斂x含蓄內斂=萌的無限大啊(← 伯恩哈德R4應該會急速進入所謂混沌的回合吧…不然就是先在別人的R卡裡面出現… 同樣是被混沌纏身,瑪格莉特瑪媽媽是因為執著,但相反地伯恩哈德他卻是毫無執著(R3看起來他已經放棄了很多事情,包括最基本的求生) 瑪媽媽被混沌纏身於是開始和拉姆羅索一起這個那個(推廣、探究渦的力量?) 伯恩哈德被混沌附身卻是開始毀滅世界…!! 而且伯恩哈德是用「混沌の魔に取り憑かれ,被混沌的惡魔附身」這種字眼,感覺已經完全失去原本的人格了…大概就是因為他的毫無執著才讓惡魔有隙可入吧。 這時候又要說到限定台詞了 這應該是惡魔狀態吧→「死よりも深い闇。見せてやろう」 「就讓你看看比死還要更深的黑暗吧。」 那這是怎麼回事啦媽媽→「世界の涯ては、ここではない。エヴァリスト」 「艾伯李斯特、這裡可不是世界的盡頭。」(vs艾伯李斯特限定) 伯恩哈德的英文別稱The Long Arm譯成執法者,俺想這個「法」可能是毀滅世界這件事。 然後胞弟弗雷特里西的棄子真的很有早死臭(?)俺腦補中兩個人應該會同時被惡魔附身,但弗雷特里西拒絕了,所以這個棄子是對於惡魔而言的棄子(於是弗雷特里西保持原本的模樣[負責炒熱氣氛的連隊前輩]死亡。幾乎所有角色的敘述都是描述其接近死前的狀態,所以得此想像) 當然許多人想像的伯恩哈德是因為弗雷特里西死亡所以憤世嫉俗地想毀滅世界的捏他也不是不可能,按照艾伯與艾依那樣基情滿點的狗血劇情來看(爆) 不過那樣就會顯得伯恩哈德口嫌體正直(????? 伯恩哈德曾說「他們倆能活到現在是個奇蹟」,他應該早就做好訣別的準備了。(包括自己的死亡也是) 所以就算會悲傷會痛苦,但是會接受。那樣的伯恩哈德卻因此而想毀滅世界俺覺得…嗯~口嫌體正直☆當然不到那個時候事情會怎樣發展沒有人說得準。 結論是(? 伯恩哈德你看看你,誰叫你不把艾伯李斯特帶在身邊ˊ3ˋ(啥 如果伯恩哈德也跟瑪媽媽一樣是因為執著而被混沌附身的話,那一定是跟艾伯李斯特有關囉俺懂俺懂(爆 說起來十四歲艾伯李斯特的tkb應該是粉紅色的吼……嗯……胚囉胚囉(Ex解放劍) 俺最近也很喜歡看攻方被愛撫,但果然還是最想看小艾伯生澀的咬咬(話題怎麼變到這裡來的) 長大後如果變得技巧不錯那真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呢。對俺內心的野獸而言(Ex解放劍) 一開始是您教我做這種事的不是麼之類的言語責備…真煩啊,好萌(頹毛掰掰 長大後由艾伯李斯特開始主導的話那真是年上年下的浪漫啊。我已經不是小孩了喔的主張什麼的,對攻方而言仍然是那麼年輕美味(那是對妳而言吧)的肉體什麼的…唉……ˊ~ˋ簡直荒淫無道。 什麼?根本是俺在意淫伯恩跟艾伯而已嘛?是這樣沒錯(凎 能無限趨近於受方的攻方是俺的喜好啊…相對地能無限趨近於攻方的受方更是俺的浪☆漫☆啊(Ex解放劍(哼哼沒用的,頹毛的HP比烏波斯還多喔) 後記字數直逼內文的事實……!!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