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艾依艾伯*早晨的惡魔

泡了兩杯咖啡,艾依查庫捧著其中一杯,邊呼氣吹涼邊坐到床沿,看著還躺在雙人床上熟睡的艾伯李斯特。 艾依查庫瞅著艾伯李斯特的睡臉發呆良久,然後打了個呵欠,抬頭看向窗外,感覺時間實在不早了,再不叫他起床的話大概又要生氣了,雖然現在叫應該也會生氣。真麻煩啊。艾依查庫暗暗歎了口氣,在心底抱怨著艾伯李斯特在某些地方還像小時候那樣任性得理所當然。 雖然要說的話他還是很喜歡啦,連同艾伯李斯特任性得理所當然的地方。有句話是這麼說的不是麼?喜歡上就輸了。艾依查庫知道自己早就輸得一塌糊塗。 「艾伯、艾伯!」將馬克杯接到左手,艾依查庫伸出右手輕輕晃了晃艾伯李斯特的肩膀,他慢悠悠地睜開眼,艾依查庫立刻拿起床頭櫃上的眼鏡幫他戴上。 「……」艾伯李斯特眼神呆滯,瞥了艾依查庫一眼,又立刻閉上眼睛。 「欸!起來啦、艾伯!吼!總覺得你最近愈來愈鬆懈了耶!剛剛那傻得要命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啊!比小時候的你還要」「好吵。」「嗚噗!」艾依查庫還沒說完,艾伯李斯特抬手一揮,直擊艾依查庫的正面,像被輕輕呼了一個巴掌。 艾依查庫一愣,連這種軟綿綿的攻擊都躲不了,看來他也是愈來愈鬆懈了。總覺得有點震驚。 艾依查庫放下咖啡,將襯衫袖口粗魯地捲至手肘的部份,然後捉住艾伯李斯特的雙肩想要把他拉起來,但在艾伯李斯特的上身懸浮起約十公分眼看就要成功時,艾伯李斯特伸出雙手攀住艾依查庫的手臂,又用力地往後倒,反而變成他強拉著艾依查庫趴到他身上去。 「艾伯……」 「……」 艾伯李斯特依舊閉著眼睛,艾依查庫真想叫以前在帝國對艾伯李斯特崇拜到不行的同儕們看看准將這副賴床貪睡的樣子。 「艾伯。」艾依查庫又試著叫了一次,但艾伯李斯特仍然沒有反應。 艾依查庫撇撇嘴,決定使出最終手段。他俯首親吻艾伯李斯特的耳後,然後在他耳邊低喃:「難道你在誘惑、嗚噗!」艾依查庫的正面又吃了一記,艾伯李斯特側過身,自己撐起上身,偏頭面無表情地瞥了艾依查庫一眼。 「早安啊艾伯,我有幫你泡咖啡喔。」艾依查庫傻呼呼地笑,他知道艾伯李斯特已經清醒了,再開玩笑可不得了。 「嗯,謝謝。」艾伯李斯特轉過身,拿起咖啡啜了一口,又瞥了艾依查庫一眼,艾依查庫才遲鈍地想起來艾伯李斯特現在只穿了一條內褲。 起身從衣櫃抓了件白襯衫,艾依查庫替艾伯李斯特套上,然後從背後像是環抱住對方那樣幫他扣釦子。 「抱歉。」艾伯李斯特禮貌地說了一句當作道謝,眼睛一閉感覺睡意又湧了上來。他也知道自己是鬆懈了,不過這艾依查庫也有責任。 「嗯、不、不會。」 「……」艾伯李斯特才有些困惑艾依查庫語氣怎麼沒來由地帶著遲疑,感覺他手指關節的骨頭直撞著自己的下巴,睜開眼睛發現他正慌慌張張地想幫他扣最上面的釦子。 「現在是夏天,扣這麼高是要熱死我……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拉開艾依查庫的雙手,卻發現他滿臉通紅、彆扭羞澀的樣子。 「……你在想什麼?」艾伯李斯特瞇細眼睛問,艾依查庫紅著臉,還不敢對上艾伯李斯特的視線,用食指指著自己的脖子,說道:「紅紅的……」 「……紅紅的是你的臉吧。」艾伯李斯特很是無奈地歎了口氣,繞過艾依查庫跳下床,到梳妝鏡前照了照,脖子上確實佈滿了明顯的吻痕,他又歎了口氣,邊整理著領子邊說道:「反正是夏天,蚊子很多。」 「這個世界有蚊子麼?」 「……」 艾伯李斯特側頭瞪了艾依查庫一眼,艾依查庫卻是傻傻地扯出一個笑容,臉頰上還帶著紅暈。 「哎呀只要釦子扣到最上面就看不到了啦,真的。」 「……那來幫我扣。」自己雖然不是扣不起來,但比較費力,當然艾伯李斯特也是故意的,走近艾依查庫,主動把他的手抓到衣襟上,艾依查庫眼神往旁飄移,緊張得手心滲汗。 「你害羞什麼,還不是你弄的。」看著艾依查庫過頭的反應,艾伯李斯特忍不住失笑。 「就是因為是我弄的才害羞啊!吼!」艾依查庫惱羞地駁道。 艾伯李斯特不禁笑出聲來,覺得邏輯很奇怪的艾依查庫很可愛的自己大概也很不正常吧。 「不過這樣真的很熱。」艾伯李斯特吐了口氣,剛好合身的領口已經悶出一層薄汗了。 「嗯……」艾依查庫漫不經心地答應一聲,側身過去想撈件褲子給艾伯李斯特穿。 艾伯李斯特忽地一把抓過艾依查庫的肩膀,然後俯首往他喉結右側咬了一口。 「呃!」艾依查庫悶哼一聲,但沒有反抗,感覺艾伯李斯特從啃咬變成吸吮然後親吻,順序好像有點顛倒了,不過能達到目的就好。 艾伯李斯特順便替艾依查庫扣上釦子,從來都不曾把釦子扣到最高的艾依查庫不習慣地晃了晃腦袋,被束縛住的感覺比悶熱更令他難以忍受。 「我又不介意被別人看到。」 「真巧,我也不介意。」 「欸欸欸、艾伯不可以!」艾伯李斯特才做出要解開釦子的動作,艾依查庫便急忙阻止。 「那你也不可以。」艾伯李斯特不容拒絕地丟下一句,逕自從衣櫃拿了件長褲套上。 艾依查庫扯著領口,總覺得難以抑制嘴角上揚,只好拿起馬克杯若無其事地喝起咖啡。 「艾依查庫。」 「怎、怎樣?」 「我的腰帶呢?」 「我怎麼會知道啊!」艾依查庫邊這麼說,邊放下杯子,往凌亂的床上翻找。 完。 「弗雷特里西先生、伯恩哈德先生,早安。」 「噢、天啊,那領子是怎麼回事,你們倆不熱麼?」 「哈哈,今天要去森林出任務,怕被蚊子咬啦!」 「這樣噢……嗯?這個世界有蚊子麼?」 「……總有會咬人的吧。」 後記: 謝謝泱泱北鼻的點文!好開心噢嗚嗚嗚嗚嗚嗚嗚 俺非常認真地想著裝這兩個字的意義… 可是俺腦內一直出現艾依查庫嬌羞的樣子… 一想到艾依查庫嬌羞的樣子俺就覺得俺再也回不去了。(瑞凡臉)(親愛的你早就回不去了(不如說妳到底從哪裡來的)) 愈想愈覺得死後的世界是個好地方啊… 簡直比高中生還要無憂無慮(?) 打這種幸福快樂的短篇也會覺得很幸福快樂,呼呵呵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俺好希望有人點伯恩艾伯文啊…(←)以前都不玩點文的,一玩才知道真的有其有趣之處…不過會忍不住揣想點文的人希望看到怎麼樣的內容,這點還滿可怕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