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櫻青*相對而論

櫻井抄寫著黑板上的字,才打下一個頓點,感受到從左側吹來的微風,忍不住轉頭看向窗外,天很藍而太陽很高,午休快到了吧,他想。頭轉回正面,視線卻不由自主飄向右側,落在靠走廊第一排的最後一個位子上,他的同班同學兼社團隊員的青峰大輝難得沒有睡覺,但仍不能期待他有認真上課,只見他左手托腮,右手拿著手機,發呆似地兩眼眨也不眨直盯著手機螢幕看。 在等電話還是簡訊麼?櫻井猜想。不過也只是猜而已,沒有想要知道答案的意思。自從他們打贏誠凜之後,青峰就開始常常在上課的時候看著手機,卻不像其他同學一樣在偷打遊戲或跟情人互傳簡訊,只是看著螢幕,一動也不動,一開始櫻井還懷疑他睜著眼睛睡覺,實在太荒謬了。 果然是跟誠凜的人有關吧。櫻井心底其實有答案,只是一直沒有繼續仔細探究。 把黑板上剩下的內容抄進筆記本之後,下課鐘也剛好響了。教室一如往常進入吵鬧的午餐時間,櫻井才剛彎腰從抽屜拿出便當袋,一隻手臂攬過他的肩膀,把他壓得挺不起身子來,他顫抖不已,一如預想聽見那低啞的聲線,帶著他那隨心所欲的笑意說道:「良,咱們去頂樓!」 「是、是的……非常抱歉……」櫻井戰戰兢兢地抱著裡面疊著兩個便當的便當袋,在青峰面前極盡謙卑之能事地絕對服從。 在他跟著青峰往頂樓走去時,他默默回想一開始自己的便當被青峰這個吃一點那個吃一點最後全部吃掉的慘烈情況,一直到現在特地多做一個給他吃,還陪他到頂樓吃午餐,或許下一次就是陪他蹺課去睡覺,再下一次說不定就連社團活動也要跟他一起蹺掉了。 兩人坐到頂樓水塔層陰影下,櫻井拿出便當給青峰,得到他一句輕挑的「謝啦」,視線甚至沒有交會,青峰咬著筷子打開便當後就吃了起來。櫻井抿唇,他剛剛也想太多了,再怎麼說他只是做便當給他吃的良,並不是可以一直陪著他的良。又不是女朋友,真是荒謬。櫻井慢吞吞地打開自己的便當,總覺得今天自己的調味做得不大好,聞起來既不香嚼起來也沒味道。 櫻井不安地瞥看盤腿坐在對面扒飯扒得很起勁的青峰,如果被他罵不好吃怎麼辦呢?他開始盜汗,心跳加快。 青峰感覺到他的視線,抬起頭來,臉頰鼓鼓的,揚眉不耐煩地「啊?」了一聲,櫻井正襟危坐,就像要磕頭那般連續低頭好幾次,然後直道歉:「不好意思!抱歉!對不起!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 「……」青峰默默看著,咀嚼然後吞嚥。 「嗚……」為什麼被強迫做便當還要對強迫自己的那個人道歉呢?櫻井意識到自己的悲慘,眼眶頓時盈滿水氣。 「之前就一直在想,為什麼你這傢伙要一直道歉啊?挺煩人的。」 「對……唔……」櫻井才想問青峰,為什麼他都不會覺得抱歉呢?堂堂正正地在課堂上睡覺,堂堂正正地蹺掉社團練習,堂堂正正地吃他的便當,堂堂正正地在比賽時遲到,堂堂正正地在籃球場上用他怪物般的球技把對方打得落花流水。有什麼好抱歉的?他知道青峰一定會反過來覺得困惑不已吧。 「呼,果然很好吃啊。」 「唔!」 青峰放下筷子和不知不覺已經空了的便當盒,身子一側便往櫻井左肩上傾倒,櫻井受到這突如其來的壓力不禁往反方向晃盪過去,但很快憑著毅力重新平衡並定住上半身。 好重、好熱,好重、好熱。但櫻井保持沉默,抿著唇,心臟跳動頻率就像在籃球賽場上奔跑的當下那樣急切快速。他又開始覺得悲慘,知道青峰之所以靠著他並不是因為他特別可靠,同時在這個瞬間意識到自己想讓青峰覺得可靠。 「你乾脆去烹飪部好了,嗯──雖然我不確定有沒有。」青峰慵懶地說著,很明顯是在開玩笑,但櫻井下意識回了一句:「我還是喜歡籃球!」 「所以我要待在籃球部……對不起。」櫻井愈說愈小聲,最後附帶的一句道歉還比前面那句大聲清晰得多。 「……」 櫻井閉上眼睛,還以為青峰可能會對他出手,撞他揍他還是什麼的,但青峰只是繼續靠著自己的左肩,從接觸的部份可以隱約感覺到青峰的呼吸,他好像深呼吸了一次,之後一直保持著平穩的狀態,應該沒有生氣吧。 「哼嗯,是嘛。」 櫻井畏懼地睜開眼睛,偷偷瞥向青峰,發現他閉上眼睛,感覺隨時睡著都不奇怪。大概是對他喜歡籃球這個話題不感興趣吧。但櫻井卻無法克制地又衝動問了一句:「青峰你也一定很喜歡籃球吧?」 「……嗯──」青峰稍微停頓一下才曖昧地應了一聲,感覺是不置可否,小聲唸了一句:「我想睡覺。」櫻井緊張地吞了口唾液,盡量保持絕對的安靜。 櫻井小心翼翼地扒飯,慢慢咀嚼間他想起了以前的事。 國中的時候櫻井在隊上不是特別突出的成員,大概跟自己的性格也有關係,他不太善於和別人合作,至少他沒辦法和大家打成一片什麼的,他知道自己性格上的膽怯和畏縮,有好幾次因為同儕之間的問題他都有想退出籃球部的念頭,但喜歡籃球的想法讓他堅持到底。 那個時候他就知道青峰大輝了,帝光中學奇蹟世代的一員,和自己同屆。櫻井不曾和他站在同個球場上面對面,只在觀眾席看過,每次都是令人屏息的比賽,青峰的強令人驚嘆。但比賽並不能稱作是精彩,因為帝光實在太強了。尤其到了後期,每場球賽差分幾乎都是以倍計算,只要計分板上某校旁邊是帝光兩個字,對該校而言就意味著敗北。同時,青峰的出場頻率也降低了。 櫻井一直記得青峰在球場上的樣子,他並不是最中心的角色,但仍是整個隊伍當中的重心,他在球場上穿梭奔跑,準確敏捷地得分,每一次堪稱奇蹟的進籃後,他沐浴在歡呼及隊友的興奮中,露出不帶勝利感而只是純粹「你們看我做到了」的開心笑臉,燦爛到不行,總讓櫻井感到又羨慕又嚮往,同時被感染到那股興奮,忍不住跟著笑起來,覺得籃球真的很有趣,覺得自己真的很喜歡籃球。 那樣的青峰不可能不喜歡籃球的。儘管當櫻井來到桐皇,驚喜地遇到青峰後卻發現他和自己想像中不太一樣。 櫻井沒有再看過青峰像國中比賽時那樣笑過,他不知道原因,但還沒有遲鈍到沒辦法猜出個所以然來。 「欸。」 「是、是的!」 青峰忽然開口,櫻井猛然回神,嚇得差點打翻了便當,他正想要道歉,青峰卻難得主動地問他有關於籃球的話題:「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籃球的?」 「咦?呃……小、小學的時候吧……」 「哼嗯……」 「那、那你呢?青峰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籃球的…?」 「……」 櫻井用眼角餘光瞄看青峰的反應,他仍閉著眼睛,淺淺地呼吸著,在這個角度看不到他的表情,櫻井抿緊唇瓣,又陷入思考與想像。儘管部長今吉學長常說還好青峰是隊友,他絕對不想和這種超越常識的強大面對面一較長短,但櫻井憧憬著那種感覺,緊張不安但卻無比興奮期待,想好好看清楚青峰的進攻與防守,同時也想讓他看看自己的。 然而,櫻井又想了,如果對現在的青峰而言籃球已經不是因為喜歡才去做的,那就比翹課睡覺還沒有意義了。 左肩開始感到痠麻,櫻井抱著被揍的心理準備左移重心,把重量推回青峰背上,對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著了,沒有反應。 「贏了也沒有意義,如果不開心的話…」 櫻井一口氣扒了好幾口飯塞進嘴巴裡,他竟然自以為是地說了那種話,但青峰終究沒有反應,空氣裡只剩下自己的心跳聲,他知道他是想再看看青峰那樣子神采奕奕、自信煥發的燦爛笑容,那或許和籃球已經沒有絕對的關係了。 完。 後記: 什麼啊,結果是一見鍾情麼?(挖鼻(凎 感覺青峰只要喊一聲「良」,櫻井就會把一切都獻上去了。(爆 青峰真是個壞男人啊(搖頭)值得一上再上(頹毛掰掰 俺實在不喜歡自耕這個詞。 兩人身高差十七公分,這沒什麼大不了,黑子大大可是168公分卻擁有平均身高180起跳的後宮佳麗三千呢(不對) 櫻井和青峰同樣是處女座,櫻井的性格實在是……俺覺得他比青峰還要討厭輸很多很多倍。真可愛啊,這小子。 而且會畫漫畫什麼的,可以自己出同人誌(並不可以) 他的便當備受青峰肯定,忍不住想拿他跟特技是料理的火神比較…嗯~好美味啊(← 櫻青雖然俺也有想到滾床的地方,不過果然還是清純的交往比較棒啊,身為隊上唯我獨尊的王牌青峰大輝最要好的隊員櫻井良,在各種方面被強迫、壓榨、配合等等,兩人卻在這之中逐漸互相認識了解,感情也逐漸加溫,變成一種熟年夫妻的模式……嗯,good(← 說到底為什麼青峰會叫櫻井的名字啊?嗯?大家都櫻井櫻井地叫,總不可能忘記他叫櫻井吧。難道是因為良比較好叫麼?嗯?不管是怎樣都好可愛啊可惡。(青峰說的都是對的) 總覺得櫻青是可以意外地很順利長久地走下去的一對。嗯。good。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在說自己冷門或是自稱自耕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俺…哀莫大於心死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